【文正專欄】「兩個凡是」延浩劫 邪黨專政罪滔天(下)

2007-03-12 23:39 作者: 文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邪靈附體 禍害中華(44)

畫家嚴正學在所謂的
「十年文革浩劫」期後的悲慘遭遇並不是孤證,也不是最悲慘的。研究文革浩劫史的學者王友琴在《文革受難者——李九蓮》一文中記下了共產邪靈在所謂的「十年文革浩劫」期後繼續執行文革浩劫中那一套犯罪手段的罪行:
「簡括起來,李九蓮的經歷如下:
文革前曾擔任贛州第三中學學生共青團委宣傳部長,文革中任第三中學‘衛東彪’造反兵團副團長(‘衛東彪’的意思是保衛毛澤東和林彪)。 1968年分配到工廠當學徒工。1969年在給男朋友的信中有對林彪的疑問,被告發,她被抓起來。林彪死亡後,她在1972年被定為‘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多次申訴無結果。1974年春寫出大字報《反林彪無罪》要求平反,當地人組成了‘李九蓮問題調查委員會’。1975年5月被興國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毛澤東死後,她在監獄中對華國峰逮捕‘四人幫’表示不滿,還批評了鄧小平一句話。因此,她被當作‘惡毒攻擊英明領袖華主席’的‘反革命犯’被判死刑,1977年12月14日被處死。

在文革時代,有‘公安六條’,任何對毛澤東以及他的所謂‘無產階級司令部’的非議,都被當作‘反革命罪行’遭到嚴厲鎮壓。嚴厲程度超過了歷代歷朝以及別的國家。毛澤東死後,這樣的原則繼續延續。1977年2月22日,中共中央發出的‘中發〔1977〕六號’文件中說:‘對攻擊毛主席、華主席和以華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現行反革命份子,要堅決鎮壓。’這就是處死李九蓮的依據。

在華國鋒執政的時候,各地槍斃了一批與李九蓮情況類似的人,至少有50多人。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學生王申酉就是在這個文件下發兩個月後被槍決的。」

以隨時可變的共產邪靈附體組織發出的所謂的文件凌駕於法律之上,是中共向人類表明它所把持的非法政權乃非人類正常政權的一大罪證。這一大罪證中所包含的罪行高發期是文革浩劫時期和從1999年開始至今的中共非法鎮壓法輪功時期,所以,許多經歷過文革浩劫魔難的人都認為中共非法鎮壓法輪功是文革浩劫那一套的重演,且使用的鎮壓手段更為陰險、更為狡詐、更為無恥、更為毒辣、更為反人性。反宇宙。

許多人知道,文革浩劫中,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中共非法政權殺害炎黃子孫的許多犯罪手段都是反人類的、極其邪惡的。其中的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的罪行更是突顯中共這個邪教組織的邪惡本質。以下是曾廣為人知的兩件中共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的罪行:
其一:「被自己的男友出賣的無罪的黎蓮在1970年被處決,那一年她才18歲。為了避免劫刑場的可能性,黎蓮被秘密拖去另一個城市執刑。一輛救護車跟了上來。剛貼近,兩輛車都停了。兩名穿白大褂的人跳下救護車。囚車裡,四個人高馬大的武裝警察一下將黎蓮扳轉身,臉和身子緊貼車壁上。衣背往上一擼,來不及使用麻醉藥,一把鋒光閃閃的手術刀就在她的右腰處劃開了一個巴掌大的口子。沒幾下,一個滴著殷紅鮮血的腎,潑剌剌地落在潔白的瓷盤上。在一家醫院的手術室裡,一個奄奄一息的‘革命幹部’正在等著種植這顆從血泊中掠奪來的腎。「(《黎蓮》,見金石開編著《歷史的代價——文革死亡檔案》中國大地出版社1993年版)。


鐘海源

其二,18歲的黎蓮在1970年被中共極其殘忍的活體掠奪了腎。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同樣的罪惡發生在中國江西省新建縣。鐘海源,一名贛州市小學教師,因堅持為李九蓮鳴不平而被中共非法抓捕,一九七六年四.五事件後,她在監獄裡公開說了「華國鋒不如鄧小平。」就被中共非法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在監獄裡,她數十次被嚴刑拷打,最後,她在被打斷小腿骨的情況下,居然站了起來,拖著沈重的鐐銬,在監獄的牆上寫下了「打倒華國鋒!」話語。就為了這句無罪的話語,她被中共非法判處死刑。捏造的罪名是「惡毒攻擊華主席」。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早晨,「鐘海源在死囚小號裡,從從容容吃完生命中最後一頓飯:四個小饅頭,一碗粥,一碟小菜。她坐在地上的草蓆上,一口一口慢慢吃著饅頭,細細咀嚼,邊吃小菜,邊喝粥,把所有的飯都吃的干乾淨淨。

之後,她拿出梳子,梳好了長發,將它們在腦後盤成一疙瘩,穿上一件挺新的花格呢短大衣,安詳的樣子讓人不可思議。

又是五花大綁,又是監獄裡批鬥,又是揪頭髮,彎腰低頭,又是挂大牌子遊街,又是背後插一個斬牌,又是用繩子勒住喉嚨,又是一長串威風凜凜的車隊……那場面遠遠勝過北洋軍閥,國民黨,日本侵略兵殺人時的排場!南昌九十二野戰醫院住著一位飛行員,高幹子弟,患腎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腎,且必須從活體上取。據說,女腎比男腎好,尤其是年輕女人的腎更好……

醫院通過部隊領導轉告行刑的一位副營長,不能一槍打死,要留活體取腎。
據行刑人員講:他把鐘海源提上卡車時,覺得她體重也就五六十斤,像個七八歲的孩子。因長期缺少陽光,她的皮膚潔白的幾乎透明,臉上淺藍色的毛細血管都能看見。

為了保護好她的腎,遊街時,一個頭戴白口罩的軍人示意押解人員按住她,從後面給鐘海源左右肋下打了一針。那針頭又長又粗,金屬針管,可能是給大牲畜用的,直扎進她的腎臟……竟然連衣服也不脫,隔著短大衣就捅進去,鐘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劇烈地顫抖。

到了刑場,架到指定地點,副營長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槍,然後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幾個醫務人員,把她迅速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在臨時搭起的手術台上活著剖取鐘海源的腎,一縷縷鮮血溢滿了車廂底版,滴滴嗒嗒濺落在地上。也許是車廂裡太滑,一位軍醫用拖把來回擦著底版上的血,之後又擠進一個塑料桶裡,幾次之後,竟盛滿了半桶血。

誰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鐘海源有沒有知覺,她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中國人一判了死刑,這個人就不再是人,好像就成了實驗室的青蛙,老鼠,她的腎也和鐵礦一樣,屬於國家所有,國家可以自由支配。

鐘海源沒有父母,丈夫在她被捕的第二天就跟她離了婚。但她的遺體卻沒有暴棄在荒郊野外,而是被九十二野戰醫院拉走,供醫生們作解剖標本。」(《殘忍的活體取腎早有先例——因聲援李九蓮鐘海源被判死刑活體取腎》)

在中共非法建政之前的人類歷史上,還未曾有過像以上兩件中共這樣邪惡的殘害無辜生命犯罪記錄。這也正觀照出被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許多人已喪失了人性,是一些披著人皮的魔鬼。幹的是殘害人類的罪惡勾當。這種殘害人類的罪惡勾當,中共一直不知悔改的在幹著。尤其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至今的非法鎮壓法輪功運動,中共的這種犯罪惡行更是邪惡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在全國範圍內、長時間的發生著,至今也未停止。這種反人類。反宇宙的滔天大罪,令人神震怒,是終結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的時候了,天滅中共在即。受中共殘害、毒害的人們快點清醒吧!認清中共是一個共產邪靈附體的邪惡本質,唾棄中共。退垮中共,應是炎黃子孫的正確抉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