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新年我們在三亞的驚魂遭遇


十多年沒有陪父母親外出旅遊了,我們作子女的一直很內疚。父母親都快七十的老人,腿腳也一年不如一年。和家人商量後,我們決定今年新年專程陪二老外出旅遊,經過反覆考慮和選擇,最終我們選擇了北海和海南三亞。

  我們是自駕出行。2月15日出發,途經陽朔、北海,最後於2月25日中午抵達三亞。應該說,在這之前的一路行程中,我們是很愉快的。父母親也心情舒暢。

  而這一切的美好,在三亞卻飛灰煙滅!

  三亞,短短的9個多小時,給我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痛和憤怒!!!

  2月25日中午2點過,我們自駕到達三亞。根據朋友的介紹,我們找到了位於市區勝利路的望海花園,在這裡找了一家家庭旅館,名字叫做麗景港灣。老闆是東北人。客觀地講,房間還是比較乾淨,價格也不高,因為已經過了黃金週,所以房價已經大幅下跌,70元/間。我們去的時候,剛好剩兩個普通標準間,但老闆說客人還沒有退房,要下午五、六點才退房。我們說沒關係,請老闆先找個地方把我們的行李放下,等晚上回來再搬。老闆是個女的,同意了。這個過程,我們和老闆之間都還算是比較融洽。

  放下行李,外出吃飯。吃完飯後已經是下午3點半多一點。因為到晚上的時間不是很多了,去別的地方時間肯定不夠用,於是跟父母親商量了一下,決定去一個花費時間不太長的地方,問了一下餐館的老闆,他們推薦我們去天涯海角。

  開車經過三亞灣,四點過幾分,我們到達了天涯海角景區,購票入內。

  停好車,剛從停車場出來,我們就被一群人圍住:有兜售紀念品的,有拉我們坐船的,當然還有很多攻略上講的帶你逃票的。我們都不予理會,在售票窗口買好了票進入了景區。

  從景區的大門到天涯海角那兩塊石頭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我們一家人從海灘上慢慢走了過去,差不多用了半個小時左右,在這個過程中,身邊一直跟著好幾個兜售什麼貝殼、珍珠項鏈的小商販。這群小商販基本上都是一些中年婦女和小女孩。不停地給我們說她們的東西如何如何好,價格又如何如何便宜。因為來之前我在網上查了大量的資料,知道三亞這個地方的旅遊秩序不太好,敲詐遊客的現象比較多,所以到三亞之前就告訴家人,凡是在景區遇到兜售所謂紀念品的商販,一律不要理睬,要買東西,我們到正規的商店購買:比如很多網友推薦的「品茗閣」。所以,在這群小販糾纏的過程中,我們一直都很有禮貌地拒絕,或者不予理睬。

  當我們到達刻著「天涯」兩個字的大石頭時,這裡人山人海,擁擠不堪。當我們剛剛站定,剛才一直糾纏著我們那幾個中年婦女樣的小商販又圍了上來,可能覺得我和我太太是年輕人的原因吧,她們沒有圍住我們,而是圍住了我父母親,把手裡的東西高高地舉著,都快湊到二老的臉上,不停地要求他們買。我父母親一直都說:「不用了,我們不買。」這樣的情況大約持續了有五分鐘左右。後來,我在外面叫我父親說:「爸,我們一家人在這拍個合影吧。」父親回答說:「好」。但是那幾個中年婦女一直圍在旁邊不肯離開。於是我父親對她們說:「大姐,麻煩你們讓一下,我們要照個相,東西我們真的不買,謝謝了!」

  我父親說這句話時,我就在離我父親不到1米的旁邊,所以聽得很清楚。父親的話剛說完,那幾個中年婦女其中的一個瞬間換了幅面孔,氣勢洶洶地說:「憑什麼讓你?這是大家的地方!」我在旁邊聽得很清楚,於是對父親喊道:「爸,那我們換個地方拍吧,過去一點就是。」於是父母親從那群人中擠了出來,跟我們朝另一個地方走過去。當我們走到另一處人稍微少一點的地方準備拍照時,那幾個中年婦女又擁了上來,站到我父母親的跟前,繼續糾纏著叫賣,說:「買一點嘛,老闆,買一點嘛,我們的東西真的很好!…………」父親可能有些煩了,說:「我們說過了不買,請你們讓一下,我們要照相了!」還是剛才接話的那個中年婦女,又大聲吼道:「我們憑什麼讓你?憑什麼讓你??我們想在哪賣東西就在哪賣東西!!你不買就到別處去照!不要妨礙我們做生意!!」

 我父親聽了這話很生氣,說:「你說得很對,這是大家的地方,你們可以在這賣東西,我們更可以在這裡照相!我們已經讓了你們一次,你們太不講道理了!」

  我父親剛說完這句話,在我們一家人都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那個中年婦女突然舉起手裡的項鏈,一下子朝我父親身上砸去!!!口中叫道:「我們想在哪賣就在哪賣!關你屁事!」事發突然,我們都愣了一下,我趕緊跑過去,隔在父親和那個女人中間,指著那女人說:「有事好好講,你憑什麼打人???!!!」那女的吼道:「不買就滾開!」我還沒來得及說話,父親在身後氣憤地說:「一群土匪!太不講道理了!」剛說完這句,那女的突然一下轉到我父親身邊,用力一下子推在我父親身上,我父親完全沒有防備,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沙灘上。趁我父親還未站穩,那個中年婦女迅速彎下腰,把我父親腳上的拖鞋一下子扯掉,「啪啪」幾下砸在我父親臉上!!!看著我父親如此被打,我急了,衝上去就把那女的推開,說:「你再這樣我就對你不客氣了!」話音剛落,沙子鋪天蓋地地從身前身後朝我們撒過來!我趕緊回頭看,身後已經圍了五六個剛才賣東西的小商販,正揀起海灘上的沙子朝我們不停地拋撒。看到這情景,我母親和妻子也趕緊跑過來,大聲地叫道:「住手!不准打人!」然而沒有用,沙子越撒越多,圍著我們的人也越來越多,從剛開始的五六個很迅速地增加到十幾個人,從開始的撒沙子,很快地發展到拉扯和推搡我們,拳頭、腳不停地打在我父親、我母親、我太太、我和我七歲的兒子身上!!!我拚命地推開扑打我們的人,護著我的家人。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從我身後衝過來一個男人,勒著我的脖子,一下子把我摔倒在地,頓時,拳頭、腳雨點般地落在我身上。急於保護我的家人,我根本顧不上怎樣保護自己,忍著疼痛拚命地從地上掙紮起來,當我從地上爬起來時,差不多有四五個人圍著我,不停地毆打和抓扯,我身上的穿的下午剛買的島服很快就被撕得七零八落,連內褲都完全露在外面!!!而我看到我父母親也被十幾個人圍著,不停地被推來推去,拳頭和巴掌打在我父母親的臉上「啪啪」著響,我太太正被幾個女的圍著,頭髮被扯著,肚子上挨了一腳,已經痛得彎下了腰,孩子嚇得哇哇大哭,渾身上下都是沙子!!!

  因為我身上沒有電話,腰包在我太太那裡,我拚命地朝我妻子喊道:「快報警!快報警!!」毆打的過程差不多持續了有十幾分鐘,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一個遊客站出來,更沒有一個景區的保安出現!!!

  我和太太護著父母親艱難地向來時的路退去,而圍過來的小商販越來越多,更多的沙子撒在我們身上,更多的拳腳加在我們身上!我母親的臉已經被打得紅腫,父親的眼鏡被打爛,我的身上也滿是傷痕!

  當我們退到沙灘上面的小路時,終於過來了幾個景區的保安,把我們隔在了一邊。這時候我才有空問了妻子一句:「你報警沒有?打110沒有?」妻子說:「打了好幾個,一直沒人接!!!」我說:「接著打!」剛說完這句話,隔著保安又有拳腳飛過來,聽到叫囂聲:「打死你們,還敢報警!」保安護著我們,問:「要不要去派出所?」「當然要去!」於是,我們一家人被保安帶到了景區派出所。

  總算是進了派出所,我們被帶到一個房間裡,而那群人卻站在外面的壩子裡,繼續地朝我們比著下流手勢,口中仍然在不停地威脅我們。房間的窗口處,也不停有人在那裡向我們吐口水!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左右,派出所的人沒有一個過來問我們情況,也沒有制止外面那群人的行為。

  半個多小時後,進來幾個穿武警制服的人,其中一個帶頭的走進來就氣勢洶洶地說:「你們就是打架的那幾個人吧?」我馬上糾正他:「你錯了!是我們被打!我們是受害者!」聽了這句話,他語氣稍微放緩和了一點,說:「那你們是願意私了,還是去派出所?」那一刻我都懷疑我聽錯了,我說:「請問你是哪裡的?」他說:「我是天涯邊防派出所的。」我問:「那這個事屬不屬於你們管?」他說:「是的,歸我們管。」我說:「好,既然這樣,我們要求到你們派出所解決!」

  又等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左右,那個帶頭的武警叫來了景區的一輛觀光車,把我們和那群人其中的幾個人帶上了車,驅車到了離景區差不多十分鐘路的天涯邊防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後,又把我們一家人帶到了二樓的一個大會議室,說:「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們一會過來給你們做筆錄。」然後就出去了,我看了一下時間,這個時候5點40多一點。

  派出所的人出去了,我們開始了漫長的等待。整整一個多小時,沒有一個派出所的人過來詢問我們,或者叫我們做筆錄。而派出所樓下的壩子裡,已經圍了十幾個人,其中還站著五六個精壯男子,虎視眈眈地盯著樓上的我們。七歲的兒子想上廁所,不敢去,我們只好讓他尿在礦泉水瓶子裡!!!過了好久,終於進來一個當兵的人,我趕緊上去說:「請問有杯子和水沒有?我給我父母親倒杯水。」「在樓下那邊的廚房裡,你自己去倒。」我準備下樓,母親和妻子拉著我說:「不要去,樓下都是那幫人。」我又問那個當兵的:「什麼時候給我們做筆錄?」「等一下,我請示一下領導再說。」說完又出去了。

  又是漫長的等待,差不多又過了近一個小時,那個帶頭模樣的人終於進來了,說:「你們誰先做筆錄?」母親說:「我先去吧。」於是母親被帶到了會議室旁邊的一個房間。這時候,我對妻子說:「你打114查一下三亞旅遊局的投訴電話。」妻子很快查到了,我拔通了電話,問道:「是三亞旅遊局嗎?」那邊一個男的回答說:「是的,我們是三亞旅遊質量監督所。你有什麼事?」我說:「我們是四川來三亞旅遊的遊客,今天下午在天涯海角景區被人毆打了,請你們過來看一下。」對方問:「什麼原因?」我就把過程簡單地陳述了一下,電話那頭說:「這種事情不歸我們管,應該找工商局和派出所。」

  遊客在景區旅遊,出了事情,旅遊質量監督所居然說不歸他們管!!!強壓住心頭的怒火,我對電話那頭說:「我們現在只是向你們投訴,如果你們不受理,我們就找你們省旅遊局!」電話那頭說:「那你說一下情況吧。」於是我又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講完,我又補充說:「我們現在一家人都還在派出所,請你們過來看一看。」那頭說:「好了,知道了。」啪一聲就把電話挂掉。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母親還在另一個房間做筆錄。我父親今年都67歲的人了,身體一直不好,還患有心臟病。在等待的過程中,父親一直赤著腳,滴水未進,而派出所的人連問候的一句話也沒有。我看到父親的嘴唇已經變了顏色,面色也變得很難看,於是趕緊到另一個房間對正在給母親做筆錄的人說:「我父親現在身體有些不好,我們想先把父親送到醫院去看看。」那當兵的說:「我請示一下領導。」我說:「那麻煩你快一點,我父親有心臟病。」

  在會議室裡守著父親,看著父親越發難看的面色,嘴唇開始抖動,手腳也在發顫,我心急如焚。差不多半個小時過去了,終於進來了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後來才知道這人姓黃,是天涯派出所的所長。我趕緊對他說:「我父親現在很難受,心臟有點問題,你看能不能先讓我父親到醫院去看看?」黃所長聽了這話,沒有表態,只是點了一下頭,然後又出去了。

  焦急的等待,我無數次地問父親感覺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很難受,父親總是安慰我說沒事。而派出所的樓上,那群人仍然一直圍在那裡沒有離開。本來我打算先不管派出所這邊,把父親送走再說,可外面圍著十幾個人,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出去。
  
  這時,會議室又進來幾個人,介紹說他們是旅遊質量監督所的。也算是等到他們來了。帶頭的人姓戴。他叫他手下的人拿出紙和筆,開始給我做筆錄,於是我又把事情的經過陳述了一遍,差不多做了半個多小時。做完後我對他們說:「我們現在不關心這個問題你們怎麼處理,我們只想能盡快安全地離開這個地方。你們作為旅遊局,也有責任保證遊客的安全!」姓戴的說:「這個事情由派出所管。」說完就帶著那幾個人匆匆離開。沒有一句安慰的話,更沒有說怎麼解決這個事情。

  終於等到母親那邊做完了筆錄。這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過。從五點過進派出所,已經過去了四個多小時,我們滴水未進。父親一直赤著腳,兒子又怕又餓,開始哇哇大哭。而派出所的人到現在都沒有給我們任何一點說法!我不停地安慰著父親,哄著小孩,無可奈何地繼續等待著。

  九點半的樣子,黃所長帶著下午到景區派出所接我們的那個幹事進到了會議室,身後跟著那幾個毆打我們的小販。坐下後,黃所長說:「現在我先宣讀一份文件。」具體文號我記不清了,好像是海南省旅遊局06年出臺的一個文件,大意是「堅決禁止流動商販在景區向遊客強行兜售商品的公告」。讀完後,那個幹事說,現在我宣讀對本次事件的處理意見:一、作為商販方,你們違反了規定,屬於非法經營;你們說遊客毆打你們(????真的是太卑鄙無恥的人了!!!!!)我們經過調查,詢問了當時趕到現場的景區二個保安,都證明沒有此事(萬幸,這一點總算給了我們一點公道。)二、作為遊客方,你們說你們被毆打,但提供不出人證、物證,(物證:我們被扯爛的衣服,被打壞的眼鏡,被搶走的鞋子,父母親臉上、身上的傷痕,難道這個不是物證麼???我們上哪裡去找人證???難道要當時在場的遊客給我們作證嗎???誰又願意站出來作證???難道像我們這樣在派出所苦苦等上好幾個小時,只為了給一群素不相識的人作證嗎???)所以,我們定性為是一起群毆事件,簡單地說,就是打群架。雙方都有過錯。我們的最終處罰決定是:對雙方各罰款100元。

  在宣讀這個決定的過程中,我們一家人始終一言未發,沒有替自己作任何辯解。因為我們只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而宣讀過程中,那群小販卻不停地打斷,不時地拍打著桌子,氣焰十分囂張。等那個幹事宣讀完處罰決定,其中一個男的猛地站起來,打桌子一拍:「你們派出所解決不下來,那我們就自己解決!」說完,這幫人就衝出了會議室。見此情景,我對黃所長說:「你們的處罰決定是否公平,事實是否準確,我們現在不提這個。我們只要求你們盡快地讓我們一家人安全離開這個地方!」黃所長想了一下,說:「好吧,我知道了。」然後又帶著那個幹事出去了。

  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那個幹事拿著一張紙進來,說:「這是我們的處罰決定書,你看一下,沒意見的話就在上面簽個字。」我拿過來看了一下,上面赫然寫著:「經調查,……屬於遊客毆打他人……處以罰款100元。」!!!!!!!!!!!!!我告訴那個幹事:「對不起,你們定性完全錯了,我拒絕簽字!我們可以交罰款,不是因為我們錯了,而只是為了我們全家能盡快安全地離開這個地方,但這個字我們不能簽!」那個幹事看我們態度堅決,就說:「不簽也對。」說完又出去了。

  等了一會,那個幹事又進來說:「你們先下樓吧。」我們以為可以離開了,於是就往樓下走,剛到樓下,就看到外面已經停了兩臺車,一輛出租車,一輛小車,車號分別是:瓊B51350,瓊O08482。車外站著七八個身份不明的男人,氣勢洶洶地盯著我們。見此情景,那個幹事說:「你們先到辦公室坐一會。」於是我們又被帶進了一樓的一個房間。我們進去後,不停地有人到窗口處來觀察,還有幾個男的在窗口指著我們說:「你們簡直膽大包天,敢跑到這裡來鬧事!」「老子等會砍死你們!!!」「老子讓你們活著回不了家!」辦公室裡就有派出所的一個人在裡面,聽著這些赤祼祼的威脅,居然無動於衷,半點反應都沒有。孩子被嚇得又哭了起來。

  到此時,我們對這個派出所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我數次要求先把我們安全地送走,但始終沒有得到明確的答覆。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完全地孤立無援。

  我們想到了打三亞市政府熱線電話,查114,114說沒有登記。辦公室裡有幾份報紙:《三亞晨報》、《海南日報》,上面有熱線電話,打《三亞晨報》的,公布的七八個新聞熱線電話始終無人接聽。《海南日報》的打通了,接線的小姐聽了我的講述,說:「我們在海口,我給領導請示一下」,從此杳無音信。又打114查三亞市公安局的電話:0898—88868001,打過去一問,原來這是三亞110指揮中心的電話,當時我想:這下終於算是有救了。於是趕緊把這個情況對那邊講了一下,說我們現在在派出所都很危險,我們只想趕緊安全地離開。那邊的回答是:「馬上跟派出所聯繫。」等了十幾分鐘,我再打過去,接線的換成一個男的,很不耐煩地說:「我們剛才給天涯派出所的黃所長打過電話,沒問題了!」說完就把電話挂掉。我想既然三亞110指揮中心都給黃所長打過電話了,應該沒問題了吧。於是繼續等待,這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過。又等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黃所長走了進來,我趕緊問他:「現在怎麼辦?我們可以安全離開了嗎?」黃所長說:「再等等吧。」然後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在電話中說:「某處長(當時沒有聽清楚),我們這裡有幾個遊客,遇到點麻煩,現在走不出派出所,請你們派幾個警力過來。」

  聽到黃所長這樣講,我們也算鬆了一口氣,只要能安全地讓我們離開這裡就好。
  
  又是漫長的等待,黃所長叫的人始終沒有出現。差不多快到11點了,等到黃所長進來時,忍不住我問他:「黃所長,你們叫的人呢?過來沒有?」黃所長給了一個讓我們目瞪口呆的回答:「我覺得他們過來了沒什麼必要,就讓他們又回去了。」!!!!!!「那我們要怎樣才能離開?你們作為公安機關,有義務有責任保證我們的人身安全!我們現在請求你們,把我們安全地送回住地。」黃所長說:「我只能送你們到景區的停車場,出了那個地方,就不屬於我的管區了。再說了,我們為你們的事,一直到現在都沒吃飯。我叫了他們鎮政府的人過來,你們再等等吧」說完又出去了。

  十一點半,進來兩個人,自我介紹說鎮政府的副書記,同行的是天涯海角景區的保安隊長,叫楊雲。進來先給我們道歉,說讓我們受到驚嚇了,雖然只是幾句話,但總算讓我們得到一點點的安慰。副書記說:「你們先等一下,我去做下工作。」大約二十多分鐘後,他走進來說:「其實這只是一個誤會,我給那些人也說了,他們要求你們給他們賠個禮道個歉就算了,你們就可以離開了。你們看如何?」

  我們是受害者!我們是被毆打的受害者,現在居然要求我們向施暴者賠禮道歉!!!!試問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但我們沒得選擇,陌生的異鄉,沒有一個認識的人,為了家人的安全,我們只有選擇屈服。67歲的老父親阻止了我,走出去,走到那群仍然氣焰囂張的人面前,說:「對不起,我們給你們賠禮道歉了!」說完還給那群人鞠了一躬!!!

  12點半,在派出所整整被困了7個多小時,我們終於得以離開,在我們的反覆要求下,副書記和景區保安隊的楊雲用車送我們回到望海花園,而在這個過程中,那群人開來的三個車子,一直跟在我們後面。見此情景,父母親說這裡不安全,還是離開吧。

  雖然我們沒有在麗景港灣家庭旅館住,但那個東北女老闆仍然強行要我們支付一晚的房費。此時此刻,我們已經沒有力氣再跟她爭論什麼,匆匆付過錢,收拾好東西,我們連夜趕回了海口。趕到海口,已經是第二日凌晨四點過。

  這就是我們全家今年新年在三亞的遭遇。

  我們置疑:

  整個事件的過程中,天涯海角景區沒有出現一個負責人,給我們遊客一個說法。只是到了最後,才來了一個保安隊的隊長,象徵性地把我們送走。我們遊客購票到景區,你們就應該對我們的人身安全負責任,這是一個常識。但你們景區沒有做到,不旦沒做到,在遊客遇到意外時,你們連一個說法都沒有!作為一個背包多年的驢,我走遍了中國西部,到過很多南亞和東南亞的國家,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更沒有遇到過如此令人不相信的政府部門。(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