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步入蠻荒時期

2007-03-27 01:27 作者: 廖天琪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共政權的自信心增強,國家領導人週旋於國際政治舞台上時,也擺脫了以前的那種生澀彆扭,逐漸顯出一種圓滑世故。他們在亞非國家出訪期間,甚至還大把灑錢,拉攏窮國;在歐美地區也往往以巨額的貿易訂單來傾倒眾生。猶記九十年代初,每當手上沾血的李鵬以屠城總理出現在西方時,簡直就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經常被抗議的人群弄得灰頭土臉,抱頭鼠竄,落荒而逃。到了江澤民時代,人們對六四的舊恨加上鎮壓法輪功的新仇,令他每到一地,總受到不少討債喊冤的人的圍攻。如今到了胡溫這一代的所謂技術官僚領導人,舊賬算不到他們頭上,而中國起飛的經濟卻給他們平添了風光。

中國的人權狀況從天安門的大屠殺以來,一直如阿Q頭上那塊癩痢,見不得人,卻又偏被世人指指點點。早些年,北京政府心懷鬼胎,經常玩弄捉放曹的人質遊戲。每當有外國元首到訪,或是自己有求於人,要改善與他國的關係,並為自己爭面子加分兒的當兒,如申奧、入世、召開世界婦女大會、運動會之類時,就放幾個有名的異議人士,魏京生、王丹、王軍濤都是這麼被提前放出來的;吳弘達、宋永毅、高瞻也是同樣的道理被從獄中交換出來,又被送還他們已入籍的故鄉美國(高瞻只有綠卡,她犯了美國的法律,想來要入籍是不可能的)。反正出來一個,再抓三個,它手中的人頭牌源源不絕。這種做法是專制國家在國際道義的壓力之下的拙劣招架手段。當年蘇聯和東德共產黨兩個社會主義陣營裡的大國,在西方國家的壓力下,經常將有聲望的異議份子釋放,並逐出國門。東德共產黨當年曾將異議份子、甚至普通的「共和國叛逃者」當搖錢樹,讓西德政府出錢贖買。出於人道,也出於民心向背的政治原因,西德方面暗地裡花了大量的西德馬克,把一個個唾棄了馬克思的東德同胞贖買過來。北京政權比較滑頭,雖不公開喊出異議份子的「身價」,但也懂得下賭注的道理,只是並不總能贏。1996年放了魏京生,申奧並未成功。2001年7月北京獲得2008年奧運舉辦權之後次日,美籍華裔學者李少民就被宣判間諜罪並釋放回美。這樣赤裸裸的政治交易,真令人臉紅。

中國政府手中的那些異議份子人質雖然沒有人來贖買,但是上層很知道這些人的價值。在它認為恰當的時節,總會放幾個人作為獻給西方國家的禮物。這種可笑的做法,雖然沒有什麼效果,但是中方樂此不彼,反正是無本錢的買賣,樂得大方。最近幾年,由於網際網路的普及,很多網路作家短短時間就獲得了名聲。但是他們卻也是暴露在專制體制的審查和「安檢」第一線的人。兩週前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06年度各國人權報告》中指出,中國利用科技來監控審查因特網,並且對網路作家進行懲罰。事實上,中國的人權狀況正如人權報告中所說,在某些領域中其實更形惡化。

筆者認為中國政府這些年來,在人權問題上,開始轉向,逐步改變以前被動的角色,換成另外一種以攻為守,侵略性較強的策略:

1。以攻為守,倒打一把
在國際上,中國不再畏縮,反被動為主動,從被告的席上,跳到控訴者的台面。中國拉攏一些獨裁流氓國家抱團,2001年曾成功地把美國趕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現在針對美國每年發表全球性的《人權報告》,中國也在同一時間發布《美國的人權記錄》,這已經持續了八年了。其中對美國社會的個別暴力犯罪案件、反恐政策、虐俘事件和一些社會問題當作侵犯人權來攻擊,並責備美國「以人權為藉口乾涉別國內政」。除此之外,近年來還每年發布《中國人權白皮書》,宣傳政府如何在促進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上所作的努力。這個招數雖然拙劣低級,但是在布希政府不受歡迎的國際外交氛圍之中,還小有市場。

2。淡出「人質外交」
這兩三年最後放出的人質是2004年年底的徐文立和2006年5月的俞東嶽等人,但是他們都是已經接近牢底坐穿的階段。徐文立總共坐了16年大牢而俞東嶽也是在關了17年並且精神已崩潰失常時,才獲得「提前」釋放。胡錦濤政權比之他的前任,在人權問題上,更為潑皮無賴。他去年出席八國峰會,就在人權問題上紋風不動。後來到到亞洲和今年初到非洲訪問,自然也不用害怕這些自己本身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會對他發難。這樣一來,北京城府更深,今後恐怕連假惺惺作善意姿態都輕易不為了。

3。綏靖安撫,白臉黑臉的二分法
由於2008年的奧運在即,國際上有些呼聲,如果中國人權不改善,將進行杯葛。奧運茲事體大,國家體面、尊嚴在此一運,上面交待決不能弄砸了。因此,中國會允許聯合國酷刑調查專員諾瓦克和國際無疆界組織的代表團到中國訪問,甚至還讓他們見一些獄中政治犯和獄外的敏感人士。如此這般,果然杯葛奧運的聲浪小了。另外,讓一些異議份子作家出國訪問, 像寫「討伐中宣部」的焦國標和筆鋒銳利的青年作家余傑,被當作活動招牌的「自由人」,可以出國。然而,另外有大批的異議人士有時連自己的家門都無法在無人監視下進出。有些在黑名單上的人,再有份量的國外邀請,也扣不開緊閉的大門。有些流亡人士和外籍人士被禁於國門之外,但揭了毛澤東老底的作家張戎卻能返國探親。這國門的通行證是政府手裡的一張王牌,完全由上面掌控。

4。打造網路時代的電子長城,查禁網站、平面媒體和書刊
在諮詢爆炸的時代,中國人的「知的權利」被剝奪了。認識到電子時代因特網的力量已經突破了黨天下的天羅地網,中宣部的宣傳機器失去了壟斷、包辦信息的絕對權利。政府就一方面利用外國的高科技來打造電子長城,封鎖過濾它不願人民知道的信息和知識,另一方面不斷封閉一些言論自由的網站(天網、愛琴海、一塌糊塗、天山傳奇)、查封平面媒體的報紙、雜誌(冰點、財經6/21/2003,北京新報),取締禁止某些書籍(最近張詒和《伶人往事》等八本)。

5。罔顧國際輿論,對異議份子嚴打重判,絕不手軟
國務院的《2006年度各國人權報告》中提到記者無國界的報告中的數據,在中國有31名記者,52名網路作家被監禁。這個數字當然只是冰山一角。北京政權最近似乎突破了法律、道德、輿論等的臨界點,毫無顧忌、無所忌憚地將網路作家、維權和異議人士判以嚴刑。楊子立四君子的八年和十年,師濤、王曉寧的十年,加上陳光誠、高智晟、郭飛雄到嚴正學、力虹和無數其他知名和不知名的,無一不是極為荒謬的無中生有、羅織罪名,並且毫不遮掩地定罪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這種不在乎國際輿論指責的做法,顯示中共政權當前自信心十足,在觀察到國際社會並不對自己惡劣的違法行徑做出譴責和反應時,那麼它可能會為了政治需要,而做出其他違反本國憲法和國際法的極端行為,包括進行種族屠殺和發動戰爭。

總之,中共政權在人權政策上態度轉向強硬,對爭取民主、自由的個人來說,是將進入嚴冬的徵兆,對於社會的文明進步和民主法治而言,一個黑暗的時代即將開始。最為危險並且可悲的是,這種政治和社會的倒退和野蠻,是掩藏在華麗而炫目的繁榮假象之下逐步發展的。待到人們覺醒之時,社會人心已經病入膏肓,那時候,不會再有反抗,有的只是沉淪,民族精神和靈魂的沉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