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集團背後的廣東省原省長黃華華家族

2007-04-14 14:32 作者: 楊小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年頭,罪犯買通公安刑警,刑警保護罪犯。受害人反而沒處伸冤。

廣東省原省長黃華華梅縣老家有一幫犯罪團夥,借黃華華家族的聲勢,在全國範圍內作案,仍獲得廣州天河區公安刑警人員的包庇縱容。

這一個犯罪團夥專門從事賣淫騙婚的勾當。它活躍於北京廣州深圳等富有的城市,召集貧窮農村地區的男女,嚴格訓練後,遊獵大城市富有的人群,進行賣淫和詐騙異性錢財的活動。

我叫楊小華(化名),是廣州市居民,於2005年初認識一名名叫黃柏生的湖南人,聲稱美國留學回來,在廣州定居,因為他喜歡廣州,而且他的「乾爸爸」是黃華華的老鄉,他們平時常到黃華華家走動。我初識並不以為意。不久在他的邀請下去他廣州家中做客。他的這套公寓在廣州華景新城逸雅居32B和33B,是一個有室外涼亭的頂樓,大門有兩個出口,分別在頂樓和下面一層,都是B號。

他的家中有不少藝術品,他聲稱喜愛收集新派藝術家的作品作為投資,愛看參考消息,又大講留學美國的種種故事和回國後的感受,和我所認識的海歸朋友非常相似。他家中像簿中果然有許多和黃華華及家人的合照。

幾個月後我們拍拖,他提出要結婚,帶我去新建的樓房看房子,並建議我出買房的首期。我覺得太過倉促,開始有所懷疑。

首先,我們還沒見過雙方家長,怎麼就怎麼快決定結婚,更何況買房子怎麼大的事。他聲稱自己的家族上代非常顯赫,他的爸爸曾經是江青的保衛員,他的舅舅在國安工作,所以家庭希望他低調,不願隨便帶人回家。

我說不對,你既然準備和我結婚,我就不是什麼閑雜人等,不見你我的家人說不過去。他支吾以對。

慢慢地,我發現更多疑點。我發現每次去他家(事實上只是一個沒人住的公寓),總有這個 「乾爸爸」跟前跟後。而且每次他們都似乎很警覺的樣子,不讓我在樓下小區的花園中拉他的手,怕被保安看到。

和他在一起,常常有許多電話找他,聽起來全是女人的聲音。他辯解說很多女人追他。那我問他為什麼選中我,他笑說「你笨嘛」。

閑談之中,他提到他的許多兄弟姐妹分布在國內幾個大城市,和父母之間常常溝通,並告訴我每次他和我會面,總會把會面的話題告訴他的家人。他們家族甚至有一個參謀小組,專門為他分析他的女朋友,來判定是不是他的最佳人選。

有幾次,他居然說出什麼「別把我當小白臉」「有很多富婆想包我」的話。時不時又叫我把身邊未婚的女朋友介紹給他。

我將這些話告訴家人和朋友,他們認為可疑。立即調查在逸雅居的那間公寓,發現業主叫李美琳(Ms Li Mei Lin),也是湖南郴州人,而且黃柏生手中持有的信用卡(中國銀行郴州信用卡4563511900002666515),就是這個女人名下的。

我趁他不注意,寫下他手提電話中的十個來電號碼。通過和對方的談話,我發現他們大多是被騙的單身大齡女子,有廣州,深圳,北京,甚至湖南,而且條件很好,很多有海外親戚,有一個甚至海外留學歸來。她們和我談話後非常震驚。

另外幾個女人對我的疑問躲躲閃閃,一會兒說她們認識黃柏生,一會兒改口說不認識。

我決心將這個騙子繩之以法,於2005年6月在廣州金盾網110上報了案。誰知等了兩個多月沒有下文。我又用電郵催問,仍然沒有回覆。當時局長信箱形同虛設,根本送不出郵件。

後來,我去天河刑警大隊報案。那個姓黃的刑警聽完了我的故事,竟然懶樣樣的問:你既然沒有損失,來報案幹什麼? 我氣極了: 他騙我感情,而且分明是個職業騙子,背後有一個團夥,不知害了多少人,你們不把他繩之以法,他們會繼續害更多無辜的人,難道法律就不管了嗎?

黃刑警聽了,仍然無動於衷,說:我平日不在這兒,今天剛巧值班,你不如下個星期再來跟我的同事談。 我要求他把事件大概記錄下來,他很勉強地做了。

兩天後,我打電話過去,又是這個黃刑警接電話。他一聽是我,忙推說案子已經報上去了,會有人跟進,叫我在家等消息。一直沒有音訊。

我的父母託人查到新的消息,這個黃柏生是湖南郴州人,(身份證號碼是432822196505250517),已婚,常常流竄於廣州深圳北京湖南梅州(黃華華老家)等地(從電話記錄上顯示),擁有幾個銀行卡(中國長城卡,工商湖南牡丹通,工商廣東牡丹通,中國銀行卡和中國銀行郴州信用卡)。銀行戶口中常有不規律的大筆進帳,也有有規律的小筆轉帳(後來經證實這些是有錢的富婆,有的是做生意的女強人,有些是有錢太太)。逸雅居那套公寓的物業管理住戶名單上,刪除了他們那戶業的主名字,保安員對關於這一戶的詢問也支支吾吾,明顯被收買了。他們買下這個單元,明顯是因為有兩個出口,便於事跡敗露後從另一個門脫身。

那些被騙的大齡單身女子,有幾個很慘,懷了身孕,還以為黃柏生會和他們結婚。其中有一個告訴我們,她看中一套房子,差點去銀行交首期,只是因為後來吵了架才臨時變卦。

看來,這是一個詐騙集團,平日派出受過訓練的男男女女賣淫,男的為有錢女人做「男妓」,女的做妓女,賺取「穩定」收入,同時向大齡單身男女騙婚,以結婚買房的藉口,騙對方的錢財。

我們將調查結果匯報給天河區刑警中隊,他們記錄下來,叫我們等消息。

不料過了不到一個星期,他們打電話來竟然說「查無此人」,並告訴我們要撤案,因為他們「很忙」,要「捉殺人犯」「沒功夫找騙子」!而且,「是你們兩廂情願」,不作犯罪論!

我想向他們繼續發問,被他們不耐煩地打斷:「你們沒有權查別人的私人資料……人家有隱私權……」,並警告我們不要再查下去。

什麼?!騙子有隱私權,受害人沒有報案權!這是什麼社會?!

後來,一位父母的朋友(聲稱商場上「黑白兩道都有人」)跟我父母解釋,現在國內這類騙子到處都是,尤其在廣州。廣州是先富起來的城市,是國內貧困地區的人打工撈世界的好地方。廣州居民海外關係又多,家家比較富裕,而且廣州女人比較保守老實,真拍拖,真結婚。女方家庭一定出很多嫁妝,因此往往成為外省騙子理想的目標。難怪現在廣州人流行這麼一句說法: 找對象一定必須是廣州人,並非歧視外省人,而是實在被外省人中的壞人騙怕了,上當上得太多了。

至於天河刑警隊急急把案子推掉,說明這個集團有後臺,連刑警都不肯管,可見警匪之間有極大的聯繫。他勸我們追究是很不划算的,因為第一我們不知道他的後臺有多大;第二,這類案子太「小」,公安根本沒興趣。當然,如果「孝順孝順」他們,他們會派人會查。但是想「贏」,孝順的數目必須比對方 - 詐騙集團多很多。可是你想想,人家犯罪集團是「出來做生意」的,每年當然花費大量金錢「孝順」公安換取「保護」。我們普通市民哪裡能和他們比。

即使把騙子抓起來,不過拘留罰款了事,整個犯罪集團的後臺還在,依然招兵買馬,大做生意。被抓的騙子放出來以後,「又是一條好漢」,甚至變本加厲地殘害婦女。我回憶起黃柏生在公共場合左顧右盼、注意餐廳門口走進的每個人的樣子,和他一向有點神經質的反應,還有他曾經提到過被別的女人傷害過所以有報復心理等,越想越像是個曾經因為同樣罪名在監牢中蹲過,如今放出來後繼續危害社會的專業騙子。

那些受害的女子不肯出來報警和作證,是因為她們出身於好家庭,又被騙有了身孕,所以不敢聲張。今天的中國大陸是個人們普遍認為男人濫交光榮,女人失身下賤的社會。騙子得手可以致富,失手連法律道德都無法追究。所以詐騙分子發現了這個「空檔」,難怪越賺越多,有錢買高檔公寓,滿屋藝術品,一口袋信用卡。這年月被專業騙子集團殘害了的婦女,反倒沒處伸冤。

沒有受害婦女的落案,這才成就我們中國「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和諧社會」!

廣州的罪案率之高,舉世聞名。沒想到,實際犯罪率比統計數字還高!市民都沒法報案了!

終於有個朋友從國外回來,勸我投稿國外網站,把這件事公布出來。我想很好,至少給我們受害人一個渠道,把事實說出來。就算警方不願抓罪犯,也要將黑幕通告天下,讓大家有所警覺:這個社會不安全!

在此,我並不想冤枉黃華華省長。我不知道黃華華家族是不是真的和他們有聯繫。就算有,他們未必知道這些老鄉在外做了什麼。 我們不能斷定這些犯罪份子一定有省長作後臺。可能他們僅僅買通了天河刑警大隊和小區保安員而已。我希望的結果是,假使黃省長一家真的和這些罪犯沒有瓜葛,請你幫我知會公安局受理此案。我要看到那些畜生不如的犯罪份子被繩之於法。(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