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遭男友虐待潑一臉熱水


同居三年,就被未婚男友虐待三年,每次提出分手,就會遭到男友百般虐待,多次施暴。當女友再次提出分手時,男友竟拿起一壺剛剛燒開的水向女友臉上潑去,導致女友嚴重燙傷。25日,記者採訪了這起令人髮指的家庭暴力中的受害人和施暴者。

多災多難 丈夫沈迷賭博服毒自殺

25日上午,36歲的章榮愛獨自躺在南昌的朋友家裡,忍受著身體和內心的雙重痛苦。23日晚上,男友把一壺熱水潑到她的臉上,導致章榮愛臉上大面積燙傷,左眼視力模糊。

眼前的章榮愛,纏滿繃帶的臉已經嚴重變形。潰爛的嘴唇不斷有膿水流出,說話聲音很微弱。面對記者,章榮愛的淚水不斷從眼裡溢出,記者也因此聽到一個令人心酸的故事。

章榮愛是南豐縣東坪鄉邱坊村人,平時老實本分。20歲那年,她與同鄉青年王炳髮結婚,次年生有一女,雖然掙錢不多,但一家人不愁吃,不愁穿,過得還算幸福。不料幾年後,丈夫王炳發沈迷賭博,欠下很多債務,每到年關,很多人上門催債。2001年春節前,王炳發選擇了服毒結束自己的生命,留下當時年僅9歲的女兒。

婚介撮合 與男友結識半年後同居
喪夫之後,家庭的重擔讓章榮愛萌發了為女兒找個爸爸的想法。2003年7月,經南豐縣商貿中心二樓的一家婚介所介紹,章榮愛認識了比他大5歲的廖建平。廖建平家住南豐縣洽灣鄉上店村,一直在家務農,因感情不和與妻子離婚,生有一子。

一個喪夫,一個離異。章榮愛雖然對廖建平瞭解不多,但接觸了半年後,兩人就開始同居。2003年年底,在收受了廖建平的5000元彩禮後,兩人在沒有辦理結婚證的情況下開始同居。

丈夫去世後,考慮到女兒讀書,章榮愛在縣城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住下,一邊打工一邊照顧女兒,工資不高,卻也能勉強度日。廖建平加入這個家庭後,並沒有帶來多少改變。按理說,經歷了離異的變故,廖建平應該好好珍惜這段來之不易的姻緣。但同居後不久,廖建平脾氣突然變得很暴躁,經常對她拳腳相向。

經常挨打 分手擔心報復忍氣吞聲

2004年2月,章榮愛發現自己懷孕了。考慮到沒有辦理結婚證,章榮愛問廖是否留下。廖很灑脫地說:生,為什麼不生?

等到肚子裡的孩子有了4個月時,廖突然提出要章把肚子裡的孩子打掉。

「廖建平認為,孩子一旦生下來,他原來的兒子就會受到排擠。」章榮愛告訴記者:「我起初不同意。為這事,廖建平常常對身懷六甲的我大打出手。」

一天深夜,在外面玩樂的廖建平回家, 只因章榮愛開門遲了一點,廖建平不顧女友已有身孕,將其暴打一頓,導致她的腰部,臉部受傷。因為是孕期,章不能吃藥打針,躺在床上一個月不能動彈。

不久後,章榮愛還是被廖建平逼迫去醫院做了人流手術。每當提起分手時,廖建平便揚言殺了她們母女倆。章榮愛經常看見,廖建平將一把刀藏在枕頭下面。

2006年4月的一天,忍無可忍的章榮愛再次提出分手,睡在一旁的廖建平從枕頭下拿出刀,這時,章榮愛的女兒跑了出去,章趁機打電話報警。民警將這把刀收繳,對其進行了批評教育。

章榮愛告訴記者,每次受虐待時,她都會打電話報警。而廖建平總會把手機奪走扔掉。至今,被廖建平扔掉的手機已有兩部。

為逃避男友的侵擾,章榮愛戴著女兒經常變更租住地,但還是難以逃脫廖建平的魔爪。章榮愛遭受家庭暴力長達3年多,也曾多次嘗試離開,卻又不得不屈從於男友的威脅。此後,每當章拒絕廖碰她時,廖就狠狠地打她。章不敢分手,因為廖還威脅說要殺死她和孩子。
6次墮胎 患上嚴重婦科病男友不聞不問

雖然不斷變更租房,但南豐縣城小,廖建平每次都能輕而易舉找到他們母女倆,並賴在床上不走。

在不到4年時間,章榮愛懷了6次身孕,每次都被逼打掉。如今,她已經患上嚴重的婦科病。而每次人流,廖建平總是不聞不問。章榮愛說,只有第一次引產時,廖建平買了10個雞蛋給他補營養。

章榮愛說,不僅如此,在月子裡,廖建平還常常要她幹活。

去年一天晚上,喝得醉醺醺的廖建平還拿著接通電源的電線,要把章榮愛母女倆電死,也是因為女兒跑得快呼救,廖建平的行為才沒有得逞。

變本加厲 花心男友魔爪伸向女兒

有了這些「教訓」,章榮愛決定與男友分手,並不斷變更租房。然而,廖建平緊緊跟隨,甩也甩不掉,強行和章榮愛同居。有一次,他竟把魔爪伸向了章榮愛只有14歲的女兒。

章榮愛說,去年下半年,她在廚房煮飯,14歲的女兒在房間裡看電視。突然她聽到女兒的哭聲,女兒告訴章榮愛,廖建平摸她胸脯,還說一些難聽的話。見章榮愛很生氣,廖建平解釋說,看見孩子一天天長大,想看看她的胸脯有多大。

章榮愛不敢將女兒放在出租房內,送到娘家去了。

男友開水潑向女友臉

今年4月23日晚,廖建平又賴在章榮愛的出租房內不走,驅趕了三次,廖建平都是從前門出,又偷偷從後門進來。廖建平告訴章,他同意分手。廖建平用熱得快燒了一壺開水,章榮愛沒有想到,一場劫難向他襲來。

晚上8時許,廖建平把熱得快拿到房間繼續燒水。不一會兒,壺裡的水沸騰起來,廖突然起身,用左手緊緊揪住章的頭髮,右手提起熱氣騰騰的水壺,朝毫無準備的章榮愛臉上澆去。

章榮愛被燙得臉火辣辣的,痛得在地上打滾,大喊「」,臉上頓時冒出許多嚇人的水泡。站在一旁的廖建平不但不施救,反而用手抓破章臉上的水泡,一陣鑽心的痛楚在章榮愛的臉上蔓延開來。

當晚,章榮愛被家人送進南豐縣人民醫院,醫院經過診斷後,建議她到南昌大學一附院救治。

24日下午,章榮愛在南昌大學一附院接受治療。經檢查,章的臉部大面積燙傷,頸部和左右手也不同程度受傷。

醫生告訴記者,燙傷程度達到二度,極有可能毀容。

南昌談判 施暴男子被民警抓獲

昨日下午3時,廖建平從南豐來到南昌,在電話中表示要和躺在病床中的章榮愛「談判」,正好記者在現場採訪,決定將計就計,等待廖建平到來。廖建平剛剛到南昌市深圳農產品市場,就被南昌市公安局京山派出所民警抓獲。

在派出所,廖建平一再強調章榮愛是他老婆,打她是家事,沒什麼了不起。他告訴記者,打章榮愛是因為實在愛她。他這次到南昌來,就是希望章原諒她,他將全力治好她的傷。戴著手銬的廖建平此時還天真地認為,他並沒有過錯。

「你認為章榮愛會原諒你嗎?」記者問。
「可能不會了,這次傷害她太深了,我有點後悔!」廖建平答道。

「為什麼這麼殘忍地向章榮愛潑開水?」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心喜歡她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