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欺騙我兩年 結果讓我感動


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就像夢一般。但它卻是那麼清晰,清晰到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它的存在。

  第一次見到炎是在公司招聘客服部經理的評委席上,我帶著那份出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去應聘,短短半個小時的面談,像過了半個世紀.本來認為自己不會緊張,但到現在還是忘記了他們的提問,忘記了自己的回答,只記得評委席上每個領導個個表情嚴素,只有他始終在歪著頭微笑.

  一個星期後,我聽到了一個似曾耳熟的聲音「雪,恭喜你成為我公司客服部經理,下星期一你可以來公司人事部報到」拿著電話.良久,我才反映過來,興奮的問了一句:真的是我嗎?」「是你,艾雪!相信我們會合作愉快的!」

  放下電話,我以最快的速度撥打男朋友電話.聲音提高八度:我應聘上了,他們給我來電話了!」「是嗎?我就知道我老婆是最棒的!」「今天我請你去吃海鮮!」是的,從高中第二年開始相戀直到大學畢業,我們已經熟悉了對方的每個動作,每個眼神在大學裡,我們是公認的郎才女貌,他的身邊不停地有女同學圍繞,不停的接到女同學邀請他參加舞會的要求.我也從一開始的小吵小鬧到後來的慢慢適應,始終在跟著他的變化而變化.但我卻始終和男同學保持距離,我曾經認為沒有一個人能代替他在我心中的位置!

  風風雨雨,酸甜苦辣,本來我和鵬結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我萬萬沒想到,我的人生竟然從此開始發生了那麼大的轉變.

  去公司的第一天在電梯碰到炎,我主動地說了一聲:「你好.」他還是微笑的看著我:「你好!恭喜你!我是市場營銷部李炎.」」我知道!公司裡最年輕的領導!」「不,第一,我不是領導,我也是個打工的;第二,就算是領導,從今以後我不是最年輕的,而是你!」我微笑,心裏暗喜,對呀!從今天開始,我也是公司的一員了

  在這個平均年齡只有三十五歲的年輕化團體裡,每個人都是那麼精力充沛,剛開始工作的我,不免有些心裏壓力,但總是在晚上下班見到男朋友鵬的時候,變的很輕鬆.我們閑談的時候,會計畫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回老家看看各自的父母,那段時間,我認為一切就會這樣的繼續.

  三個月以後的那天早上,我剛到辦公室,一位禮儀小姐手捧一大束鮮花,敲門而入「您好!小姐,有位李先生給您訂的鮮花!祝您生日快樂!」生日?噢,對呀,今天是我的生日,這段時間只是努力的工作,竟然忘了自己的生日.「謝謝」可是?可是李先生?禮儀小姐出去後,竟然忘了問怎麼是李先生,我認為一定是男朋友送的,一定是她們搞錯了.

  辦公室的電話響起,「雪兒,玫瑰你可喜歡?」「李炎?」「是啊!今晚賞個臉一起吃飯好嗎?」「啊、、不好意思,我今晚還有別的事情!」「沒關係,改天好了,只要你開心就好!」放下電話,我長噓一口氣,隱隱地,我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但顧不了那麼多了,也許是有點自作多情了,可是,我自已忘了,難道鵬也忘了,怎麼先前他一直沒有提起過?我想,如果晚上我去的時候,他確實忘了,我就會假裝很生氣,實際上,像這種事情,我是不會很在意的,畢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

  中午去餐廳吃飯的時候,公司裡一些女同事總是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似乎還在偷偷地議論什麼,不經意地,我聽到有人在說:今早李炎給艾雪送了一大束玫瑰,八成他倆好上了!「不會吧,我聽說艾雪有男朋友!」「有男朋友怎麼了?李炎要是追求你,你會拒絕嗎?」「那倒不會!」、、、、、、

  臨近晚上下班的時候,省公司召開電話會議,要求各部門加班完成一筆單子,心裏雖然有些不平,但在各別談話時嘴上還是說著沒問題,一直到晚上十點下班男友始終沒有打來電話,女人天生的敏感迫使我來到男友家,用我自己那把鑰匙打開了男友的房門,突然的,我的大腦「嗡」地一聲,頓時一片空白,我看到了經常在電視裡看到的那一幕,臥室的門虛掩著,床頭昏暗的燈光照出了躺在床上的一男一女,那個女的,那個女的竟然穿著我的睡衣、、、「哐」地一聲,我像逃命似地逃出了那座樓房,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鵬!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在心底不停地問著這樣一個問題,那一刻,我是希望他追出來的,給我一個解釋,但是直到我回到我的住處,他也沒有追來,我一遍一遍地在手機上編寫簡訊罵他沒良心,說我會恨他一輩子,但是又被我一遍一遍地刪掉,因為那樣會顯得我太脆弱。
我趴在床上,看著床頭那張在海上照的照片,那時我竟然感覺那麼幸福。我始終在盯著手機,我想等他打電話來,狠狠地罵他一頓,然後再等他來求我,可是一晚上,我也沒等來一個電話,一夜之間像做了一個噩夢,我想不通,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第二天早上,我強打起精神去上班,上班前,我在鏡子前練習著微笑,可是,鏡子裡的那張臉是憔悴地,眼睛是腫的,那笑也是皮笑肉不笑,上電梯前,我想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衝進辦公室,可是,人倒霉的時候,就連喝涼水也塞牙,在電梯裡我又碰到了炎,他看著我的臉,臉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問號,一改往日微笑的表情,問我:」你怎麼了?眼睛怎麼腫成這樣?我故作輕鬆地回了一句:」沒什麼,昨晚我養地小狗死了!」「噢!天哪!你養的是什麼狗?不如明天、、、」電梯門開了,我加速走了出去沒等他把後面的話說完。那一天,我不知是怎麼過來的,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工作,我無數次地摁著鵬的電話號碼,但沒有一遍摁上那個OK鍵。三天過去了,鵬一直沒有來找我,我假想了很多種情況,是不是那晚是他的朋友躺在那張床上?是不是他生病了?我放下所謂地面子,再也想不了那麼多了,就算真的不愛我了,也要給我一個理由。

  等待鵬接電話的時間是漫長的,甚至我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電話響了很久,他終於接了,聽到他說話時,我那一肚子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雪兒,我對不起你,你忘了我吧!」「不,我不想聽這些,你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我們到底怎麼了?」「雪兒,在這個世上,你值得任何一個男人去愛你,只要你將來幸福就好了。」電話那邊傳來挂斷地聲音,我再打過去的時候,卻被告知已經關機。過了一會兒,門鈴突然響了,我當時甚至感到驚喜,我以為是鵬來了,他肯定是在逗我,心跳又在加快,那時我完全忘記了鵬的背叛,可當我打開門的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炎。

  「怎麼?你好像一點也不歡迎我?」「噢!沒有,有事嗎?」「如果沒有什麼不方便的,我是不是可以進去?」儘管我當時認為他來的特別不是時候,但出於禮貌我還是把他請了進來,同時請進來的還有一隻寵物狗,「你怎麼了來了?」我心不在焉地問.「那天,你說你的小狗死了,我看出你很傷心,所以想再送你一隻,但不知你以前養的是什麼犬種,這隻吉娃娃我相信你會喜歡的,我養了它快一年了,現在把它送給你吧!」「這,這怎麼好意思!那天,那天,我只是隨便說說的!」「你這家收拾的真乾淨,所以,我決定以後我的家交給你收拾!」「說什麼呢?」我甚至用的是生氣的語氣。「我想讓你做我老婆!」這話在炎的嘴中說出來像是認真的又像是在開玩笑。「你別跟我開這種玩笑,我有男朋友的!」儘管鵬背叛了我,但我並沒有想因為那晚的事情就和他分手,畢竟我們在一起六年了。「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你怎麼知道?」「啊、、啊,像你,像你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孩要是說沒有男朋友,除非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炎在說這話時是有點吞吞吐吐地,甚至有些不自然「我是認真的!艾雪!你相信我,不過,我會給你時間考慮地,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噢!對了,不要考慮太多事情,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吧!」炎走了,我的大腦一片混亂,但並沒有把他說的話當回事,我還是希望鵬這時能給我打電話,我好告訴他,他要是再對我不好,我就要考慮別人了,但是房子是寂靜的,沒有一點聲響,那只小狗在我的腳邊依偎著。

  從那以後,我每天上班都會收到李炎委託禮儀小姐送來的鮮花,對於這些我總是很冷漠地簽收,李炎從來不過多地問什麼,上班時間碰面,他會很客氣地打招呼,只有在中午下班或晚上下班時,他才會打來電話,說一些關心地話,公司裡同事說什麼地也有,有說我不知好歹的,有說我假清高的,對於這些我都可以置之不理,炎越是這樣,我就越想見到鵬。

  我開始找他,先是打電話關機,然後我去他的公司,公司裡人說他一個月前就辭職了,什麼原因沒有人知道,我去他的住處,房子卻已換了主人,他們說鵬一個月以前就搬走了,一個月的時間,他像空氣一樣在這個世上蒸發了,我打遍所有可能知道他下落人的電話,沒有一個知道他去哪了。我向公司請了三天假,回了一趟老家,他的父母說,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回來了。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公司上班的那天早上,炎捧著一大束鮮花進來,說:「艾經理,是不是我托禮儀小姐送花太沒有誠意了?今天我、、、」「出去!」我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了,竟然發那麼大的火「李炎,我告訴你,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了,你真心也好,假意也罷,我都不需要!我這已經夠亂的了,拜託你,讓我清淨一段時間好嗎?」從李炎地表情上,我能看出他的無奈,但他什麼也沒說,放下鮮花走了出去。
晚上下班以後公司裡變得寂靜,我想也許所有的同事都回家了吧,我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前,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個滿屋子裡都是鵬的影子的家。辦公室裡一片漆黑,這時突然有人在敲我的門,我感到了一種害怕,一種不詳,「誰?」「我,艾雪!」是李炎的聲音。「已經下班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我想和你談點私事,關於你,還有你曾經的男朋友!」我頓時在椅子坐直了「你進來吧,門沒有鎖!」「你怎麼不開燈呀?」炎說著,隨手把辦公室的燈打開了。「你剛才說什麼?什麼私事?什麼關於我曾經的男朋友!」「我怎麼和你說呢?你的,你曾經的男朋友找過我!」「他找你,他找你幹什麼?你們認識!?」「不,不認識,我給你聽一段錄音吧!」炎這時從懷裡拿出一支錄音筆,我的神經開始緊張,我預感到,肯定是鵬有什麼消息了。「雪兒!我知道我走後你肯定會找我,其實你沒有必要這麼做!我不值得你再繼續找我,忘了我吧!我一向是比較花心的,這你知道!不過你也不錯了,我不再愛你了,你的身邊又出現了炎,就讓他繼續愛你吧,你和他結婚吧,我也去和另外一個人結婚了、、、、」「夠了!關掉,我不想再聽了!」我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我走到炎面前,大聲地嚷著:「假的,全是假的,他為什麼會這樣的話?為什麼?你告訴我?」炎關掉了錄音筆,一聲不響,任憑我在他面前聲斯歇底。我不停地在流著眼淚,我認為我不能接受他這樣背叛我的事實。「李炎,你告訴我,他不是那樣的人,他是那麼愛我!對不對?對不對?!」我已泣不成聲。「不,他不值得你愛他了,不值得你想他了,你把他忘了吧!他已經把你給賣了,賣給了我!」「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他說他需要錢,他聽說我很喜歡你,就找到我,說只要我給他兩萬塊錢,他從此就不再見你!」「胡說!天哪!李炎!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不覺得你以這樣的理由追求我太卑鄙了嗎?」「艾雪,你清醒一點好嗎?不管這個理由是不是很合適,我想讓你明白的是,你必須忘了他,這樣你才能在痛苦中解脫,我是真心愛你的!」「出去!出去,我不想再聽了,你可以走了!」我的傷心頓時變成了怒氣。「艾雪,你認為我是在騙你嗎?那好,剛才他的錄音你已經聽了,我這有一張收條你看一下吧,我要向你證明,你必須忘了他。」

  收條

  今收到現金兩萬元整,自本人收到現金之日起,我保證不再和艾雪有任何聯繫。

  鵬

  哈哈哈,我開始大笑,是他的筆跡,我和他同學六年,一個標點符號我也能認出是他的字,「兩萬!兩萬?」我冷笑「在他的心裏我就值兩萬塊錢了,你?李炎,花了兩萬買了我?你不覺得花的太多了嗎?你應該再和他講講條件的!」李炎猛地抱住我,他的聲音開始哽咽「雪兒,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也許,我們都錯了,也許我們不應該這樣,也許這樣會更加傷害你,我錯了,我不該聽他的,你想哭就哭吧!」炎把我摟地緊緊地,我開始大哭,哭完就開始笑,真荒唐!我曾經竟然愛上了這樣一個人,六年啊,六年我竟然不瞭解他!

  炎把我送回了家,那晚我躺在我的那張大床上,不停地哭不停地笑!炎說他住在外面的客廳裡,叫我早點休息,昏昏沉沉地,我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別的什麼,我似乎聽到在很近的地方傳來炎的哭聲。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時,我聞到了一股飯香,走出臥室的時候,炎的腰上繫著圍裙,像昨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還是那樣微笑地說:「醒了!我們馬上就吃飯!」坐在飯桌前,我問他:「你不怕你那兩萬塊錢白花嗎?你怎麼知道我會嫁給你!」「嫁不嫁那是你的自由,只是鵬說你肯定會嫁給我的。」我再次冷笑!是啊,鵬是那麼瞭解我,我曾經也認為我是那麼瞭解他。

  「這樣吧,雪兒,我代你向公司請三天病假,三天後你必須振作精神,來公司上班,公司裡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你處理呢?你是堅強的,你是理智的,對嗎?不再去想那些了,讓那些過去吧!」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生,我只有嘴角微笑,他總是能給人以自信,從我第一次見到他開始。
我能感覺到炎對我的用心,他是那麼細心的關心我,可我不明白,當鵬提出給他要兩萬塊錢時,他為什麼會答應.但是就像鵬對炎說的那樣,我會嫁給他的,也許是認命!也許是放縱!也行是為了抱復!我和炎結婚前一個月的一天,本來約好一起去買戒指,可炎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實在是有急事得離開兩天,等他回來再去買,我問他去哪他也不說.

  我當時甚至害怕他這一去就不再回來,可三天後炎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一瞬間的高興變成了疑問「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你的眼睛怎麼這樣子?」「沒什麼,沒什麼,去買戒指吧!」炎故意不說,我也沒有再多問,也許在當時看來他的行為對於我還不是那麼重要!

  一年以後,在我和炎結婚一週年紀念日的那一天,我問他:「老公,你今天送我什麼禮物?」「嗯!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啊?這麼特別的禮物?」「是啊!來坐下!」我依偎在老公懷裡。「從前有一男孩和一個女孩特別相愛,他們可以說是郎才女貌,青梅竹馬,可是就在男孩和女孩大學畢業那一年,也就是他們計畫結婚那一年,男孩竟然查出了自己得了骨癌。」我猛地坐直了身子,我直直地看著老公,他完全沉浸在回憶裡,繼續講著他的故事:「後來,男孩想把他的痛苦講給女孩,但是他怕女孩跟他一起痛苦,何況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了,一想到他離開女孩以後,女孩可能會很久不能振作,他決定對女孩隱瞞這個事實,男孩並不怕死,他害怕的是他死後女孩會孤單,會沒有人照顧她,男孩很矛盾,他每天都想很多事情,但每一件事情都和女孩有關係。一次偶然的機會,男孩去接女孩下班,竟然在女孩公司裡碰到了從小一塊長大的玩伴,他們一直上到初中畢業,這個從小一塊長大的玩伴就轉學去了另一個城市,男孩欣喜若狂,沒想到在這能碰到小時候最好的朋友,而這個朋友竟然和女孩就是同事,男孩開始要求好朋友不要把他們認識的事情說給女孩,好朋友開始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男孩把他得了癌症的事情告訴了好朋友,要他一定替他保密,並請求他一定要答應他將來照顧自己的女朋友,好朋友既使再好,也不想拿自己的婚姻開玩笑,他開始接觸這個女孩,漸漸地,他發現,女孩竟然是那麼可愛的一個經理。」老公講到這的時候,我突然問:「為什麼男孩堅持不肯告訴女孩?」「因為曾經有一次男孩和女孩一起過馬路的時候,女孩沒有看到飛奔過來的車子,男孩急速的擋在了女孩面前,幸虧車子躲閃及時,男孩和女孩並沒有受傷,可女孩卻不依不饒地說‘如果你死了,我可怎麼辦呀’男孩說‘怎麼會呢,別瞎說’女孩又說‘不行,你發誓,永遠不要讓我看到你死,如果真的哪天我們有一個人得去死,那一個一定要是我!’男孩生氣了,這麼一點的小事竟然總是死呀死的,可女孩硬著要男孩發誓,男孩拿她沒辦法,說永遠也不會讓女孩看到他的離去,就為了這個誓言,他一直隱瞞,如果女孩看到了男孩病死在自己面前,她也許永遠不會振作。」

  老公在講著,我的眼裡開始充滿淚水,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再後,男孩導演了在女孩生日那天讓他看到他最背叛她的那一幕,其實,男孩並沒有背叛他,他太瞭解女孩,他知道女孩不會原諒他,他狠下心想讓女孩離開他,那晚那沒有去追女孩,可是他整整自己哭了一個晚上。好朋友不想再幫他這個忙了,不想幫他再隱瞞下去,因為他親眼看到女孩上班時候的魂不守舍,男孩想要跪下求好朋友,幫他這最後一回,為了女孩將來幸福。沒想到女孩並沒有因為那件事情決定放棄,再後來,他開始錄音給女孩,他不能出現在女孩面前,因為那個時候由於病魔的折磨,男孩的腿已經站不住了,他告訴好朋友,他走了,去了另一個誠市,他準備悄悄地離去,他寫下了最後一張收條,他告訴好朋友,如果聽了錄音她還不相信,你就把這把字條拿出來,然後以最快的時間讓她振作起來。」

  「女孩終於在看到那張男孩提前設計好的字條以後相信了,可是她很痛苦,她認為自己曾經愛錯了人,就在那一晚,女孩的同事感到很後悔,後悔不該答應好朋友精心安排下的這個騙局,他擔心女孩從此消沉下去,但是男孩是瞭解女孩的,男孩曾經對好朋友說,她是個表面看起來堅強,內心很柔弱的一個女孩,但是她決不會因為男孩的背叛而把自己打倒.女孩很堅強,三天後當女孩的微笑展現在同事們面前時,只有男孩的好朋友能看出在那微笑的背後,曾經有一顆被他們傷透了的心。」

  眼淚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老公開始將我摟地緊緊的,我不想讓自己哭出聲來,一年多來,我一直在努力地忘記鵬,因為炎對我太好,我抽泣著問炎:「男孩現在怎麼樣了?」

  「就在女孩答應同事求婚時,本來那天他們說好去買結婚戒指,可是男孩的好朋友突然接到男孩病危的消息,他的好朋友在電話裡大聲地問男孩,要不要見女孩最後一面,如果他願意,他可以馬上帶著女孩去見他,男孩用很虛弱地聲音告訴好朋友:‘不要!不然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求你!永遠都不要再告訴她事實,永遠不要再叫她傷心,好好對她!’

  老公講到這的時候,眼睛裡含著眼淚,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他胸前大哭!「當好朋友趕到的時候,男孩已經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我心底的意識告訴我不去想了,不要再哭了,可是任憑我怎麼一個勁地去擦流下的眼淚,可怎麼也擦不完,哭累了,我坐起來說了一句:「老公,對不起!」老公撫摸著我的頭,像一個父親對在哄自己的女兒一樣「寳貝,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如果你沒有怪我當時和他一起騙你,我就知足了,如果某一天,我先走在了你的前面,我同樣會希望會有另外一個、、、、、。」「不要再說了。」我摀住了老公的嘴「我們永遠也不要分開。」老公看著我一邊點頭一邊笑「好了!去洗把臉,今天你老公親自給你下廚做頓好吃的。!」

  三天後,我和炎一起來到鵬的墓前,炎一直在默默地望著鵬,我站在墓碑前,在心底裡對鵬說:「鵬,你好好睡吧!我不再誤會你了,炎告訴了我一切,我現在生活很幸福!我會想你的,願你在天堂裡一切都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