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利益集團是很狼的一代

2007-05-15 00:05 作者: 蒯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的朋友無法理解中國的樓市和股市,何以如此的非理性?香港的學者問筆者,市場非理性的背後,注定是經濟政策的非理性,何以經濟政策會如此的非理性?筆者無言以對。當我們的目光,越過政策,檢視那些制定政策的人們,不禁一陣陣淒楚。這是怎樣的一代人啊?

任何有經濟常識的人都知道,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和股市泡沫源於貨幣政策。中國的貨幣政策,包含了三重對民眾的剝奪:

第一、絕對低存款利率。絕對的含義,就是無論是比較通貨膨脹,無論是比較國際金融機構標準,無論是比較貸款利率,都是絕對的低水平。這意味著,剝奪存款人應得的利息收入。筆者估算,這種剝奪絕對值可能高達8000億元人民幣。這就意味著,每年民眾失去8000億元的收入,而中國的市場也同時失去8000億元可能的消費;這就直接導致內需嚴重不足,過度依賴對外貿易,外匯結余過快增長;這也就使得民眾生活改善緩慢,貧富差距迅速拉大,社會矛盾日益突出;不過,卻導致一些特殊企業獲得超額利潤。

第二、利息稅。國家財政收入來源應該著眼於三個方面:國有資源的轉讓和使用收費;法人和自然人的收入所得;財產轉移、商業經營和商品交易過程的必要稅費。但是,我們卻竟然長期選擇了利息稅。從民眾羞澀的錢袋中拿走不道德的稅收。相對應的是,理應建立起來的,針對富有人群財產和收入的課稅卻遲遲無法建立和無法有效實施。利息稅,作為國家困難時期,民眾幫助國家的一種手段,無可厚非。但是,歷經數年,國富至此,仍刻意刻薄取財於貧苦民眾,雖取財而失德,意義何在?

第三、高存貸差。中國無論企業還是個人,富不過金融。中國的腐敗和低能,濫不過銀行。然而,中國的貨幣政策,卻給予銀行等金融機構高於世界普通標準數倍乃至數十倍的存貸款差額,形成銀行在低能、低效、貪腐之下,仍然保持極高水平的收入。這種存貸差收入,本質上就是對民眾存款收入的剝奪和對銀行關聯利益團體的利益轉移輸送。隨著大型銀行的海外上市,由民眾提供的所謂利潤,也就是被剝奪的存款收入,成為全世界投資者分享的乳酪。

除了這三重剝奪,還有更為嚴重的政策導向:那就是政策性驅逐。負利率,特別是高額實質負利率,對民眾持有資金,主要是存款有強烈的驅逐效應,迫使民眾資金追逐增值資產,以達到保值和增值的目的。否則,高額實質負利率將迅速吞噬他們可憐的存款。與此同時,由低利率轉移出來的8000億元的利益輸送,形成金融機構、壟斷企業、大地產商等低利率受惠團體的高額回報,最終表達為這兩年某些企業高速利潤增長,這就使得A、B、H股股票,變得如此美麗,足以構成對民間資本的強大誘惑。在中國相對狹窄的資產市場中,只有兩個可以容納民眾資金的蓄水池:樓市和股市。民眾在負利率驅逐下,蜂擁衝入。

於是開始最後的剝奪:富人對窮人的剝奪。或者說新利益集團對民眾的剝奪。這是在現行制度與法律範圍之內,通過資本控制、信息控制、甚至政策調整進行的,合法合理合情的,有組織、系統的、大規模的剝奪。

筆者對中國經濟實質經濟效益甚存懷疑。在GDP超過10%的背後,全部淨資產回報率僅為1%。筆者懷疑,這百分之一也是由利率轉移構成的。實質淨資產回報率,若計入應付資金成本、環境成本、社會成本,應該是負數。也就是說,中國企業實際創造價值的能力十分脆弱,而大規模的利益再分配正成為制度和政策焦點。溫家寳總理對中國經濟有清醒認識,2007年3月15日全國人大記者招待會上,總理指出中國經濟狀況存在著「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

任何時代的法律、制度和政策,不可避免地打上那個時代人的烙印。一個時代的人民,特別是精英階層的的道德情操、知識水平、管制能力,決定了一個大時代的興衰。在審視中國經濟政策的時候,我們無法迴避,站在政策後面的人,也就是這個時代的精英。

中國經濟政策的非理性源於政府機會主義。政府機會主義出於中國當代的知識精英、政治精英和商業精英。令人愕然的是,當代精英中,主體正是五十年代出生的特殊一代人。他們出生於建國時期,成長於文革時代,改革開放初期進入社會。這代人吃苦耐勞、勤奮好強、精明幹練。他們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先鋒和主力,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大受益人群。但是,這是殘缺的一代人。文革的成長歷程,幾乎徹底地摧毀了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大多數未能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是,殘酷的政治和經濟現實,激發了這代人澎湃的慾望和野心;艱苦的生活,錘煉了他們的膽識、耐力和技巧。他們比他們的前輩和後輩,更具有從政和經商的能力,他們也更容易上位和發達。問題是,這代人畸形的價值觀和殘缺的知識結構,使得他們的才智和能力,具有某種邪惡的特徵。這種特徵,可以表達為一批墮落的人,如王雪冰、朱曉華、張恩照等已經出事的精英;也可以表達為他們掌控的經濟政策,如現行貨幣政策;還可以表達為學術觀點,中國式的市場經濟理論(國有資源轉讓和股份制改造);甚至可以表達為文化藝術,例如《滿城盡戴黃金甲》。

這是很狼的一代。他們成長于思想和文化的荒漠,他們擁有獨特的冷漠、自私、貪婪、凶殘,他們本能的懂得結黨集群,善於捕捉機會,勇於劫掠和吞噬。

這是很狼的一代。它們在形式上跟上了時代的變遷,補上了一些裝門面的教育,這一代精英手上,有土的和洋的文憑,有國外的護照和存摺,有西裝和高爾夫球棒,甚至有豪宅、名車和美女。他們由極端困苦轉入極端奢華。轉身即忘曾經和他們患難與共的民眾了。

他們是很狼的一代。他們還帶著那代人才有的謙恭與樸實,他們的圓滑世故足以欺騙他們厚道的上司和樸實的民眾。在習慣於傳長不傳賢的中國,終於等到了出頭的機會。他們在這十年裡,登堂入室,呼風喚雨了。

十分遺憾的是,這是缺乏道德良知的一代人,不忠,不義,無責任,無信用;不孝,不順,無紀律,無法治。這是知識殘缺的一代人,學習了一點市場經濟的皮毛和港臺富豪的生活品味,並不瞭解建基於基督精神的西方法律體系,也絕無西方當代精英的人文精神和愛國情懷。在失去中國傳統文化精髓之後,又不能把握現代西方文明實質。這種可怕的無恥加無知,一旦強力介入法律、制度和政策,將會使國家、民族和人民將付出高昂的代價。

他們是很狼的一代。但是,很狼卻不是他們自己的選擇。這是中華民族歷史悲劇的一個組成部分。問題是,誰來阻止這個歷史的悲劇的延續和發展。不可以任由他們成為國家和社會的主宰和靈魂。尤其不能對有害於國家民眾的公共政策熟視無睹,任由社會階層分化,任由西方勢力、買辦、新利益集團劫掠國家和國民財富,任由社會道德淪喪和腐化墮落。我們不能失去先輩們一個世紀的努力,重拾官僚買辦資本主義的老路,使中國陷於結構失衡,效率低下,民不聊生的困局。我們不能斷滅中華文明的香火。中國需要繼續前行和進步。

到了應該終結的時候了。一個偉大的國家,一個偉大的民族,應該懂得作歷史性選擇。掀過這一頁,開始新的篇章吧。看看我們的孩子們,他們擁有良好的教養,他們學貫中西,他們自信而堅強。中華民族需要偉大復興,真正的希望在下一代人身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