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囚徒楊春林在看守所受到警方虐待

2007-10-06 23:10 作者: 胡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吶喊出「要人權不要奧運」的黑龍江維權人士楊春林,自被刑事拘留和逮捕後,國保警方一直使用枉法無賴手段封鎖楊春林的相關訊息,並非法阻撓北京維權律師李方平和張建國會見楊春林。十一之前,黑龍江政法系統確認把楊春林一人作為集中打擊對象,而解除了相關失地農民維權者王桂林和於長武取保候審。但對於曾經和楊春林一道維權的當地百姓,黑龍江國保警方不斷實施警告、威脅,尤其在中共十七大召開之前。

2007年10月5日獲得消息,楊春林自被捕之後,在黑龍江省黑通看說所內受到警方殘酷對待。在羈押楊春林的黑通看守所中,有一種方法叫「釘籠子」,就是用鐵鏈把人的四肢完全拉扯開固定在鐵床的四個角,致人在同一姿勢下長時間無法動彈,受害者渾身非常痛苦難耐。整個過程中被受刑者的吃喝拉撒都在這個姿勢下解決。

楊春林被關押在黑通看守所119監號,他被捕之後,仍然向同監號的被關押者傳播人權、民主觀念並介紹維權案例。國保和監獄方嚴厲阻止他和同監號人的交流人權法治。據不完全統計,52歲的楊春林至少兩次被施加「釘籠子」刑罰,最短一次是1天,最長一次連續6天。在黑龍江的看守所中,使用「釘籠子」通常而言是3天至15天。相關還有「看籠子」,就是承擔清理被受刑者在釘籠子期間的大小便。現在楊春林經常被獄方驅使做「看籠子」的工作。被「釘籠子」非常屈辱、痛苦,「看籠子」也同樣屈辱。

在看守所中,黑龍江國保曾經給楊春林紙筆,逼迫他寫「悔過書」、「決裂書」,並說如果他肯認罪低頭,那麼就有可能被放回家。但楊春林沒有任何退讓。警方阻撓北京律師會見,就是擔心楊春林知曉海內外對他的關注,增強他的信心,同時也擔心楊春林遭刑訊的事情被曝光出來。黑龍江楊春林和北京的葉國柱、葉國強兄弟一樣,都是最典型的「中國奧運囚徒」。很顯然,中國政法部門現在的做法是完全與中國政府2001年做的改善人權承諾背道而馳的。此三人的案例,要特別呈送給國際奧委會和北京奧組委,不管他們能否有所作為,但他們應該知曉已經完全黑社會化和法西斯化的中國政法部門是如何來籌備2008北京奧運的……

據家人介紹,楊春林對事非常執著。早在18年前,遠在黑龍江34歲的楊春林就知曉北京的天安門事件,並一直關注著六四,他由此非常排斥專制體制下的種種謊言、恐怖和暴力。他很反感中國教育體制中那些被篡改的歷史和充斥著假話、空話、套話的政治教育,所以楊春林讓自己的孩子在初中時就退學,然後自己對孩子進行教育,並讓孩子學好外語。楊春林的整個家族幾乎都是基督徒,親屬們對楊春林的評價都是太執著、寧折不彎。

實際上,中國政法部門從來沒有停止過使用酷刑,用毫無底線的黑社會手段對維權者、異議人士、上訪者施暴已經成為警方的基本工作方式。和黑龍江一樣,遠在南方廣州的郭飛雄也曾經在2005年於北京、2006年於廣州受到過「釘籠子」的虐待。幾乎每一次都長達十多天。

由於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專制體制國家,人口在13億以上。就像中國一國的礦難人數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總和,中國的死刑人數也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我們有理由推測,中國一國侵犯本國公民人權的案例也可能遠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總和,只是諸如暴力計畫生育受害者、法輪功信徒、家庭教會成員、藏傳佛教僧侶等等億萬被傷害的公民難以全面為世界所知。而中國政府支持蘇丹和緬甸而間接引發的國際人道災難,其嚴重性和波及廣度實質上遠無法和中國國內的人權侵害相比。

胡佳

2007年10月6日星期六

被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非法拘禁的第141天於BOBO自由城家中

離2008年奧運會開幕還有307天

来源:新世紀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