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姓名在美遇尷尬:「邢」成了「剋星」


在一個學生聚會上,有一位姓尤(You)的中國 留學生,為大家介紹兩位新來的中國同學。男的姓佘(She),女的姓何(He)。尤同學先介紹女士:「SheisHe!」老外皺著眉頭跟著重複:「她是男 的。」尤同學接著介紹男士:「HeisShe!」老外有點兒糊塗了:「他是女的。」尤同學最後指著自己說:「IamYou!」老外已經徹底暈了:「你是 我?

有一位姓尤(You)的中國留學生,為大家介紹兩位新來的中國同學。男的姓佘(She),女的姓何(He)。尤同學先介紹女士:「SheisHe!」老外皺著眉頭跟著重複:「她是男的。」尤同學接著介紹男士:「HeisShe!」老外有點兒糊塗了:「他是女的。」尤同學最後指著自己說:「IamYou!」

「剋星先生」

生活在美國的中國人,常常因為姓名遇到尷尬。

我有個姓邢(Xing)的男性朋友在美國一家銀行裡工作,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老外一看到他掛在身上的名牌,就會叫他「剋星先生」。有一次,竟然有個老太太叫他「Crossing先生」!英語裡把人行橫道叫Crossing ,簡寫成Xing,在美國的大街小巷,到處都可以看到「Xing」的標識。那個老太太大概以為,我這個朋友的姓氏「Xing 」也是簡寫,為了表示對他的尊重,於是稱呼他的「全稱」。

姓「徐」、「許」或「付」的朋友,也許會更鬱悶,因為「Fxxxyou」在英語裡是一句極粗劣、具有侮辱性的罵人話,人們往往把這句話裡的動詞簡寫成X或F,把You簡寫成U,所以,老外看到「XU」或者「FU」,心裏都會有點兒彆扭。我有個姓徐的朋友,他的孩子在學校裡被別的孩子稱為「Fxxxyou」,以此取笑他的姓氏。孩子氣哭了,朋友特意到學校去,和老師和校長打招呼,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

「徐」(Xu)被老外念起來更是五花八門,發什麼音的都有。據說,姓「奚」的還有被人當成羅馬數字「ⅩⅠ」而念成「Mr.Eleven」(十一先生)的。

在英語裡,「Q」後面肯定跟著「U」,如「Queen」、「Quit」等。只看到一個「Q」,老外會覺得很困惑,乾脆照著「QU」來發音,於是「秦」就成了「Queen」了。

除了發音,有時,姓名的意思也會引發尷尬。

比如,「李(Li)先生」在美國可能會被稱為「撒謊先生」(Mr.Lie)。在英語裡,「Lee」才讀成「李 」。姓戴(Dai)的會被人稱為「死先生」(Mr.Die)。如果姓戴的人做了醫生,會不會門庭冷落?找「死醫生」看病,多不吉利啊!

我兒子的家庭醫生是個中國女人,姓何,在美國考下了醫生執照。我第一次給她的診所打電話說要找何醫生,秘書說沒有這個人。我把她的姓氏(He)拼出來,秘書說,原來你要找的是Dr.He(男醫生)。我後來問過何醫生,她是女的,卻被叫做「男醫生」,彆扭不彆扭?她說沒辦法,每個老外看了她的姓氏都這麼叫,她不能挨個去糾正。

姓施的也一樣。老外發出來的音是「She」,就是「她」的音。我有個男性朋友,每次被人介紹為「Mr.She 」(女先生),都十分鬱悶。

關於「She」和「He」,報紙上登過這樣一個故事。在一個學生聚會上,有一位姓尤(You)的中國 留學生,為大家介紹兩位新來的中國同學。男的姓佘(She),女的姓何(He)。尤同學先介紹女士:「SheisHe!」老外皺著眉頭跟著重複:「她是男的。」尤同學接著介紹男士:「HeisShe!」老外有點兒糊塗了:「他是女的。」尤同學最後指著自己說:「IamYou!」老外已經徹底暈了:「你是我?」

和罪犯同名

我老公的名字屬於「張三」、「李四」之類的大姓單名,常常遇到同名的人,也常常因此遭遇麻煩。

我們從加拿大搬到美國西雅圖後去換駕照,我的很快辦好了,卻見老公在另一個窗口,和裡面的工作人員爭論。原來有一個和他同名的人住在俄克拉何馬州,有違章記錄。工作人員問我老公是否到過該州,老公說曾開車路過,他就讓老公先銷掉這個記錄再來。老公解釋說,他和留下記錄的那個人生日不同,社會安全號碼也不同,還能提供證據,證明那人違章時,我們還住在加拿大。可工作人員就是不給他辦駕照。

老公回到家,就給俄克拉何馬州的「國土安全局」打電話。

接電話的人說:「第一,既然你能證明自己不是那個人,我就不能銷掉這個記錄,因為這不是你的記錄;第二,既然你和此事無關,它不該影響你辦駕照。」

一聽就知道這是個明白人。老公問:「可辦駕照的人不這麼想,怎麼辦?」對方說:「你當著他的面給我打電話,我和他解釋。」

我們又跑回去,老公用手機現場撥通了電話。通話結束後,辦駕照的工作人員滿臉通紅、氣急敗壞地把電話扔回來,衝著我老公吼:「以後不要讓我接任何人的電話!」然後又在計算機上一頓亂敲,發現在加利福尼亞州有個和我老公同名的人,留有犯罪記錄。他問老公是否到過加州,老公實話實說:「到過。」於是,他又讓老公去銷掉加州的記錄。

老公立馬查到加州「國土安全局」的號碼,當場打電話。接電話的是位女士,聽了情況後有點兒生氣地說:「讓我和辦駕照的人講。」辦駕照的人橫眉立目,就是不肯接電話。「國土安全局」的那位女士說:「不用擔心,我會和他的上司聯繫,你很快就可以拿到駕照。」

兩天後,我們收到了這位女士從加州寄來的信,告訴我們她全都處理好了。老公總算拿到了美國的駕照。後來,老公上網搜索他自己的名字,光在美國和他同名的就有57個人!

我有個朋友,為生意上的事經常往國內跑。有一次,他一入中國海關就被叫進一個單間,行李被翻了個底朝天,工作人員把他的東西一件件地拿出來,翻來覆去地看,他的衣服脫到只剩短褲,連頭髮根都被用某種工具來回探了一遍。他猜,自己可能是跟哪個罪犯同名了,因為他的名字很普通。沒想到,他在回美國時,同樣的過程又來了一遍,他氣得大叫:「看來這還是個國際通緝犯!」我們安慰他說,等把那人抓住就好了,在此之前就別出去轉悠了。

我想,以後我如果有機會給孫子、孫女取名,一定越長越好,越怪越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