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要統一世界和香港的騷亂


這一集向大家介紹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怎樣向全世界輸出毛主義,要統一世界的情況。節目內容來自著名作家張戎女士的著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第五十三章 --"樹不起來的毛主義"的第一部分。


毛澤東在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對中共扶植的澳大利亞毛主義黨領袖希爾說,他認為"這個世界需要統一"。" 希待勒想統一世界,日本想統一太平洋地區。但是他們都失敗了。照我看,統一世界的可能性並沒有消失。""我認為,這個世界是能夠統一的。"

毛 顯然認為這個角色非他莫屬。他說美國、蘇聯都不行:"這兩個國家人口太少,到處打起來人力就不敷分配。而且,它們都怕打核戰爭。他們不怕別的國家死人,可 是怕自己的人口死掉。"哪個國家人口最多呢?哪個國家的領導人不怕自己的人民死掉呢?自然是中國,自然是毛澤東。他夢想著在不久的將來如願以償:"再過五 年,我們的國家就有條件了"。

正是為了實現統治世界的野心,毛髮展核武器不惜一切代價。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國在本土進行 了一次攜帶核彈頭的導彈試驗。沒有任何一個核國家敢這樣做,因為梢有偏差就等於自己往自己人民頭上扔下一顆原子彈。這枚核導彈在中國西北部穿行八百公里, 飛行軌道下有人口稠密的城鎮。這種類型的導彈在不攜帶核彈頭的冷試驗中,曾屢出差錯。三天前,毛指示做這次試驗時說:"這次可能打勝仗,也可能打敗仗,失 敗了也不要緊。"他不在乎原子彈掉在中國人民頭上,不顧老百姓的死活。

幸好發射成功。這當然是"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但成功 是僥倖的。負責導彈研究的七機部一院副院長說:該導彈進入小批生產階段時,"問題接踵而來。""故障表現非常相似,都是在起飛不久即向前翻滾,所不同的只 是時間早晚而已。其中的一枚剛起飛二十二秒,就向前翻滾在空中墜毀。"官方懷疑"階級敵人破壞",有的科學家被迫害致死。毛生前未能擁有他嚮往的洲際導 彈。中國的第一枚洲際導彈是一九八零年發射成功的,那時毛已死了好幾年。

一九六六年十月的那次成功,也許有個外來因素。納粹德國 的一名主要導彈專家皮爾茲當時秘密在中國工作,一位印度外交宮在北京看到他跟三名德國同事一起。皮爾茲來中國前曾在埃及主持核武器研製工作,但中國用高薪 和更好的技術條件把他引誘了來。中國也曾努力引誘別的德國核專家,可是美國出更大的價錢把他們弄到美國去了。

攜帶核彈頭的導彈試驗成功後,毛十分樂觀。 雄心勃勃的毛對核試驗人員說:"我們中國不僅是世界革命的政治中心,而且在軍事上、技術上也要成為世界革命的中心,要給他們武器,就是刻了字的中國武器(除了一些特殊地區),就是要公開地支持,要成為世界革命兵工廠。"

在這樣一種趾高氣揚的心態下,毛要把對自己的個人崇拜在全世界推向高峰。'宣傳毛澤東思想,成為中國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務。官方自吹自擂地宣布全世界已進入 毛澤東思想的新時代",不惜血本地把小紅書推銷到一百多個國家去,聲稱"這是世界人民的大喜事","世界人民最愛讀毛主席的書","喜得這紅寳書,就像久 早逢甘露,霧航見燈塔。"中國對外人員傾巢而出,威脅利誘,逼著人家頌揚毛。

緬甸是一個例子。中國外交官向華僑和緬甸國民散發小紅書和毛像章,規定華僑學校的學生老師揮舞小紅書、佩帶毛像章、唱語錄歌、向毛的肖像三呼萬歲等等。緬 甸政府認為這些舉動是對它的權威的挑戰,在一九六七年中下令禁止。毛生氣了,要外交機構鼓勵華僑公開抵抗緬甸政府的法令,流血死人在所不惜。這引起緬甸全 面排華,禍及所有華僑。"

毛讓他扶植起來的緬甸共產黨大打內戰,推翻緬甸政府。一九六七年七月七日,他說:"緬甸政府反對我們更好,希望他同我們斷交。這樣我們可以更公開地支持緬 甸共產黨。"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召見在中共五十四軍受訓多年的緬共骨幹,要他們"返回緬甸鬧革命"。這批人的中國妻子隨著他們去了緬甸。

當初緬共骨幹為了找妻子,在大街上到處看,看上哪位漂亮姑娘,由陪同的中國軍官出面問女孩的單位住址,然後到她單位去進行政治審查,合格後單位領導找女孩談話。女孩們有的受寵若驚,有的不情願。對不情願的要"做工作",說這是"政治任務",直到答應為止。

緬共的營地裡掛著毛的像,每天要向毛的像敬禮,背毛語錄。打了勝仗開慶祝會,對著台下的緬甸老百姓,宣傳隊唱的是"毛主席語錄歌",跳的是"忠字舞",喊的是"世界人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和在中國沒什麼區別。

中國國內建立了秘密營地,訓練外國的毛主義者。其中一個在北京西山,內容包括如何使用武器炸藥。"毛澤東思想"是每日必修課,雷打不動。

在這位"世界革命人民的偉大領袖"的光環上,有一大污點:香港、澳門仍然是西方殖民地。要收回它們再容易不過,只要截斷中國大陸供水供食品就行。當毛指責 赫魯曉夫"對美帝國主義實行投降主義"時,赫魯曉夫曾反唇相譏,說印度的尼赫魯剛剛收回了葡萄牙殖民地果阿,港澳的"殖民主義者放的屁不會比果阿的更香 吧?"赫魯曉夫挖苦說,毛是住在"殖民主義者的廁所旁邊"。香港、澳門於是便成了毛的一塊心病。有一次他主動對索馬里總理舍馬克說:香港"是特殊情況,我 們暫時不準備動它。這一點也許你們不瞭解。"

毛不願收回港澳完全出於實用目的。香港是中國最大的外匯來源,是獲得西方軍工技術設備不可或缺的要道。中國要進口的都在美國禁運的單子上,大多得通過香港暗地做交易。毛只能把香港留在英國人手裡,方針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在香港有一大批臺灣情報人員,他們所幹的事之一是向美國政府提供西方公司破壞禁運的情報,使西方公司因為怕受到美國制裁而不敢放手作交易。這批人是毛的眼 中釘。為了把臺灣情報網除掉,毛政權不惜採取極端手段。一九五五年的"克什米爾公主號(kashmir princess)"事件就是一例。

那年四月,周恩來要去印尼萬隆開亞非會議,中國包租了印度航空公司的"克什米爾公主號",可乘一百來人,從香港飛往印尼。臺灣特務以為周恩來會乘這架專 機,擬出一個在香港機場往飛機上放定時炸彈的計畫。中國政府在三月就獲悉這一計畫,但是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阻止它,沒有告訴印度航空公司,沒有告訴英國駐北 京代辦處,沒有告訴香港當局,更沒有告訴乘客--十一名中共幹部和外國記者。飛機在空 中爆炸,這十一個人和五名機組人員做了犧牲品。

飛機剛一落海,中共馬上宣布是臺灣特務在飛機上放了炸彈。萬隆歸來後,周恩來向港英當局提供了一系列臺灣特務名單,要求把他們驅逐出香港。英國政府人士懷 疑:"這起事件完全可能是中國自己製造的,他們做得出來......即使不是自己製造,他們也只想利用它而不想制止它。"英國人以為製造這起事件的目的是 "以犧牲自己人的生命,來做反對我們的宣傳材料"。

為了與大陸保持良好關係,港英當局滿足了周的要求,在一年中遞解了四十多名臺灣重要諜報人員出境,儘管沒有任何立得住腳的證據證明這些人犯了什麼法。蔣介 石在香港的情報網幾乎破壞殆盡。沒有這些人從中阻撓,毛政權經香港跟西方秘密做成了好幾筆為核工業服務的大生意,僅一筆就花了中國三百萬兩黃金。

文革開始後,毛政權在香港也搞起了對毛個人崇拜的活動,受到港英當局的壓制。毛感到有必要讓全世界看見他才是香港真正的主人。 在一九六七年五月一場勞工糾紛後,毛政權鼓勵香港左派搞暴力示威,以誘港英鎮壓,造成死傷。當有人被警方打死後,中國外交部馬上向英國要求賠禮道歉。英國 沒有按中國說的辦。

為了繼續擴大事端,北京給香港左派打氣,公開暗示會提前收回香港(《人民日報》六.三社論,周恩來六月二十四日講話等),使香港左派有恃無恐。在持續的暴力衝突中,又有數人死亡,但港英當局仍拒絕道歉。

《人民日報》七月五日社論號召香港左派把目標對準警察:"要嚴厲制裁這些壞傢伙,殺人要償命,血債要用血來還。"七月八日,周恩來派中共士兵穿著便衣偷越邊境,在當天的衝突中槍殺了五名警察。

這次行動是外交部的人在中國境內的沙頭角監督實施的。殺警察的目的是刺激警方報復,以造成更多的死傷,壓港英當局認錯。 港英當局寸步不讓,對付辦法是逮捕香港左派。中方能做的,除了從北京發抗議,就是組織人在香港到處放"真假炸彈"。港英當局的回答是繼續抓人。英國人在顯 示:我才是香港的主人。

毛的最大弱點是:他不能收回香港。周還特別擔心英國人會歸還香港,幾次在內部憂心忡忡地說:"搞不好,要搞出一個提前收回香港。" 英國人摸準了毛的底牌,將了毛一軍。中方騎虎難下。八月二十日,周恩來不明智地批准了一份"最後通牒"要港英當局四十八小時內釋放被逮捕的十九名新聞記 者。英國人置之不理。時間 到了,毛下不了臺,只得在北京進行報復。

八月二十二日,一萬多暴民放火燒了英國駐華代辦處,把英國外交官和他們的家人陷在裡面幾乎燒死,英國代辦被粗暴地揪鬥,英國婦女被流氓侮辱。

這段時間,一連串其他國家駐華使館、機構也同樣成了毛泄憤的對象。遭到圍攻打砸的有蘇聯、蒙古、印尼、印度、緬甸大使館,都是官方批准的,由外交部告訴紅 衛兵誰可圍,誰可攻,誰可砸。從百萬人遊行示威把使館圍得水泄不通,密密麻麻地貼滿大字報、大標語,到在毛巨幅畫像下用高音喇叭破口大罵:從砸傢俱燒汽 車,到對外交官和夫人孩子推搡恫嚇,一邊喊:"打死他!打死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