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易做替罪羊:王奉友 楊斌 仰融 袁寳璟


過去的這段時間裏有一件事情,即炒的比較熱鬧,但還有些真相內幕又被隱含了。這件事情就是發生在遼寧瀋陽蟻力神事件,董事 長王奉友已經被共產黨叫依法逮捕 了。報導是這麼講,遼寧省公安廳在12月7日的時候,以「因組織、策劃、煽動蟻力神養殖戶集體上訪,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對遼寧省的蟻力神的法人 代表王奉友實施刑事拘留」。而作為上百萬的今天被矇騙的蟻民對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憤怒,明確講說:中共政府開脫其罪責,以王奉友做替罪羊,轉移百萬蟻民的 強烈要求,返還保證金的這個視線。

 富豪易做替罪羊:王奉友 楊斌 仰融 袁寳璟

蟻力神 王奉友

這件事情從發生時比較突然,就是在海外媒體當中看起來時比較突然。因為蟻力神他是從1998年開始後,經受 過中共內部包括,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就是所有相關機構組織的這種審查,而這個審查是前後大規模的,前後有三次,審查的過程當中,最後的結論就是說 他的經營方法、運作方法是可行的,而且跟那個欺騙、詐騙的角度是不一樣的,因為它們之間是有本質區別的。

而王奉友自己也是以這個成功者企業家的身份,包括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露面,來向年青學子講述他成功的經 歷,是個代表性的人物。不成想在這種背景下,一直到11月23日情況急轉直下,作為王奉友在媒體當中,到底他公司值多少錢,前後最多我看到,說有八百四十 多億,有的說有兩、三百億,什麼樣的說法都有。一開始大家都認為王奉友跟那個官,結合在一起在騙老百姓。

因為在王奉友整個經營的過程當中,可以看出遼寧省 政府內部的官員,跟他的這個關係太深刻了,包括省長、包括薄熙來,這樣一連串的痕跡就非常深刻。比如說薄熙來做遼寧省省長、省委書記的時候,王奉友也就開 始在遼寧取得了這種傳銷,或者直銷的這個執照。而且允許他在遼寧省境內,以這樣的方式進行經營,這種執照就非常說明問題。因為大家知道,在國內很多人特別 是這種官宦子弟,所謂有門路的,他一直做一種買賣,叫做票證的生意,包括出口配額,只要需要國家出示文件的這樣的東西,都可以把它作為一種買賣交易的一種 產品,有在做這種中間客去幹這種事。

做中間客的人,就一定是在官場當中是有通的,他才能做。生意人是要花錢買通這條路。所以這就是官與商之間的關係,在我 看來就很清楚,其實王奉友在這過程當中,一定是透過這樣的渠道,以薄熙來為代表的遼寧省的官員敢干,另外薄熙來轉到商業部任商業部長之後,那他很快地在商 業部又取得了許可的這種文件,所以這個一連串的過程就表現得比較清楚。

這在網上大家一開始就說,蟻民和網民都把矛頭直接衝向王奉友,認為是這個官商勾結。而遼寧省政府包括瀋陽市 政府,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就立刻聲明這是商業糾紛,跟省政府沒有關係。因為上百萬的蟻民,是非常大的數字,所以事情發生的那一、兩天的時候,有幾萬人 去包圍了遼寧省省政府,幾千名警察都調過來,對付養螞蟻的蟻民,這是很荒唐的事。

接下來情況就急轉直下,海外網站突然出現個消息,說這個王奉友為什麼出現 這種情況,本來公司應該沒有問題,為什麼出現這種狀況,噢,發現了,說是原來跟這個遼寧省的省長的兒子,在去年的時候做生意,生意出狀況了,因為遼寧省省 長的兒子要做什麼綠化植被的生意,結果賠了,大概 涉嫌幾千萬資金,而這錢是從王奉友的帳上拿過去的,今天王奉友想往回拿,拿不回來了,因為那個錢叫非法集資。那王奉友一怒之下,就把這個遼寧省省長的兒子 給告上去了。法院是共產黨開的,那商與官在打官司的時候,大家成了對立的時候,這問題就急轉直下,情況就改變了。翻臉,這公子扭臉就開始壓,首先切掉市場 宣傳這部分,在遼寧省境內拿掉了他的廣告,不許這,不許那。

因為他做這個螞蟻,那個東西都是補藥,那個東西就靠說,就靠吹,沒有別的辦法,那根本就是那 個。那個花的錢就非常的大,那給拿掉了不讓干了,那就完蛋了。所以在這種背景下,王奉友就出狀況了,到後來一直影響到包括中央電視臺的這些廣告都停掉了, 這麼一大攤子,這麼一下就完蛋了。一直發展到今天,把王奉友給抓了,說是王奉友掏錢買了多少多少人,這些人去聚眾鬧事。

剛才我們提到這篇文章就提到說,遼寧省下屬的各地方電視臺在12月10新聞節目當中,就播出來說這個公安廳 對王奉友實施刑事拘留,也有這種畫面。但是蟻民們對這件事非常的憤怒。那瀋陽一位蟻民代表表示說:「新聞裡說,為轉嫁蟻力神集團因經營不善,造成資不抵債 的矛盾,所以王奉友去幹這樣的事,去煽動啊什麼什麼。

他說這簡直就是放屁!因為王奉友挪用養戶保證金的罪,難道不犯罪嗎?這是政府其實就是中共,與王奉友 合夥來騙老百姓,定個什麼聚眾鬧事罪,唱雙簧而已。該還錢時不還,老百姓沒有組織,都是自發的從各地到省政府來的。今天扣到王奉友頭上了,這是轉移老百姓 堅持討還保證金的視線。」

也有人說,這是節目在給政府解壓,給人一種沒有王奉友煽動,就不會有幾萬人到省政府上訪,說這是胡說八道。 因為我們都是自己來的,這是中共自己在唱雙簧。瀋 陽蟻民:「這裡的黑幕太大了,官商勾結的內幕太黑暗了,這是有史以來最驚人的詐騙案!實際的內幕貓膩是什麼,老百姓目前不可能知道。

我們都感到「蟻力神」 事件,如同宮庭政變一樣,來的太突然、令人始料不及。今天我們是欲哭無淚!」這個故事有一點大家可以看出來,王奉友作為中心人物,他已經被推到最前線了, 被殺、被剮到底怎麼樣結果,那就是局勢而定。

但是在瀋陽,官殺商那是有歷史的,有根據的。而且就在這幾年幹掉好幾個。大家知道最早的時候就是楊斌,這個 楊斌在瀋陽上了個荷蘭村,他本身是荷蘭籍的一個企業家,在全球的資產排行榜,也是名列 前位的,但是就在他想跟朝鮮做生意的時候,不久突然他就被幹掉了。被冠以金融罪,他的家庭,他相應的人都講這件事情冤枉,但是無論你喊出什麼樣的聲音,都 是沒有用的,他被遼寧省的官員給除掉了。

緊接下來另外一個富翁就是仰融,那仰融曾經 在國內是財產居一居二的這麼個生意。他主要是車廠,主要是製造汽車的。那在這過程中也是在很突然的狀況下,前後幾個月的時間就把他幹掉。慶幸的是仰融當時 是在海外,跑出來了沒有在國內,這樣的話沒有把人怎麼樣,但是整個他的資產,這些東西都被沒收掉了。

另外一個鬧得比較大的就是袁寳璟,這是大概發生在零六年,就是去年的時候,那袁寳璟去年三月份被幹掉了,而 且被幹掉的是哥四個,死了仨,有一個被判了無期, 那有消息透露講,說袁寳璟是非常年青有為的,他就是很有本事,在短短的時間裏頭,快速積累資金,他在北京號稱北京的李嘉誠,他是這麼個人。

幹掉他的說法是 講雇凶殺人啦,就是殺商業對手,因為錢的事情,作為他當時的身價,就有幾十億的這麼一個人,為錢去殺人,他老婆說不大可能,這是第一。第二呢即使去殺一個 人,結果哥仨都賠進命去了,這種判決是非常少有的,那第三,在法院宣判後立刻就給幹掉,中間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很多人就講說袁寳璟死得冤。

我在一個國內鋼材價格網上,看到一個一年前的文章,這個人寫了這麼一篇東西,他揭示幾個內容,我覺得挺有看 頭。他說袁寳璟及其兄弟們的毀滅,給中國人的思考,再過一千年也是個很好的話題,他說結合自己的閱歷,跟中國的富商們談談體會,希望有一個忠告。他說有位 學者叫範東興,在有關袁寳璟的案件中,說了這麼一段話,看完那並不複雜的案件報導,我心情很沈重,這一判決絕不像一個厚道的政府所為,從這一判決,我們看 到的不是平常心,而是某種狠毒心,藉助該判決所呈現的國家殺人,比本案袁氏四兄弟殺人,就更加恐怖了。

這段上來給他自己理解蓋了個帽,就是說一點可以肯定,國家殺人,這個政府不厚道。我說你還是沒看清楚,他不 是國家,是以中共的名義,佔據了位置的這些歹徒,貪得無厭的利用國家的名義,在剷除自己的異己。殺掉富商,實際是以這個罪源,是殘酷的方式。竊取財富的方 式。這人講,他說富商應該學到什麼。第一,商人的財富在國家的暴力機器面前是沒有重量的,這在中國尤為如此,他說第二,天下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 益,那他這個就直接談到官商結合之間的關係,第三,一定要牢記農夫和蛇的 故事。

這個意思就是說,這裡當然就把官,特別現在都是公子哥上臺,他就是蛇,狠毒的沒有境地,那第四,切記不要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家人拉進自己的商業活動, 特別是當你的生意像一個帝國一樣,一定給你家人安排好退路,第五,生意就是生意,那不是你的全部,為了生意上的慪氣而去搏命,這意味著你在商業界的徹底失 敗,其實他就講了,錢乃身外之物,不要去爭。

這是在探討人生了,我們可以從另外角度,你看他緊跟著說,第六,沒有金錢確實能都不能,但是金錢不是萬能的, 有的時候他確實連「能」都不能,這個就是說錢的關係,人人都認的,但是人人都離不開它。他說第七,財富只有嫁給了權力,那才是登堂入室的貴婦,否則就永遠 是入不了流的三陪小姐。我覺得他倒是蠻貼切的,就是他蠻有感觸地說法。其實這錢,他本來人們交換的一種手段,一種中介媒體,是因為人的貪婪,把它賦予了那 麼多的含義。他說第八,經商就不要去爭訴,訴則終凶。

你要去訴訟的話,一定會以凶,惡的結果而結論,他說處事不要多言,就是不要多說話,言多必失,這是一 種技巧,人所生存的一種方式,那第九,你一定要認識到,在一個官本位的社會中,商人永遠是像雞蛋那樣是易碎的東西,官家永遠像石頭一樣,堅硬的東西。

官商之間我曾經跟大家介紹過,他就是狼狽為奸這種關係。官通過商獲取錢,把錢合法化。商通過官竊取機會,這種機會不是你白手起家創業的機會,使你垂手可得的機會,這之間的這種關係。

我們反過來說可以看出來一點,在整個遼寧出現一個狀況,這五、六年裡頭,就揀有錢人殺、幹掉。遼寧這個現象 非常有意思,就是說他為什麼幹掉,這些當時在國內 都是數一數二的企業家。而都是官在干,都是冠冕堂皇,利用政府的說法,利用法律的藉口,下手是非常狠,一定砸得你家破人亡。

所以我相信今天遼寧的出手,如 果說以薄熙來為代表這種狠毒,只是一個開始,那後面將會鋪到全國。因為錢這麼賺,特別當後面出現問題的時候,直接找大戶才能賺到大錢,但是過去的兩三年裡 頭,很多人在這風浪裡頭掙著大錢了,後頭讓你不吃肉了,改吃素了,他吃得了嗎,他吃不了,他吃不飽,他一定揀大個的殺,因為掙錢還管什麼道義不道義,這就 是金錢觀一定的做法。

那好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