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第一古屍案 文物價值驚動世界(圖)


古屍
圖為曾經出土的古屍(資料圖片)
古屍
古屍身上所穿的衣服看得出有些華麗

楚天金報12月30日報導 這是一起令人髮指的盜墓案件,若非辦案人員快速出擊,也許,在墓中完好保存兩千多年的戰國古屍就會化為泥土了。今年12月20日,記者在荊門市公安局巡警支隊,聽該支隊副支隊長徐洪鈞介紹了該案偵破的前前後後。



古墓之鄉舉報盜墓

"那是1994年3月8日上午10點左右,我清楚地記得,當天隊裡的內勤放假了。"今年12月20日,曾經為荊門市沙洋區(現為沙洋縣)刑警科科長,現為荊門市公安局巡警支隊副支隊長的徐洪鈞,在支隊接待室吸了一口煙後,開始介紹這起榮獲集體一等功的案子。

當時,沙洋區四方鄉郭店村村民阿成(化名),幾乎是跑步3公里,來到四方派出所報案,聲稱郭店村一座特大古墓--後定為"郭家崗一號墓"--被盜掘。

四方鄉位於江漢平原西部,南端與楚國古都紀南城毗鄰。這裡,散佈著高大的楚莊王墓、妃子墓群等300多座楚墓,而那些無封無堆的平地墓葬更是無法統計。墓葬裡面文物應該很多。當時的四方派出所所長王海林一聽古墓被掘,當即帶著干警戴清堂、鄉文保員李太彪,直奔現場而去。

"郭家崗一號墓"距離四方集鎮南約四公里。王海林發現,古墓被掘開了一個直徑約1.5米的大洞,洞口周圍散放著挖出來的五花粘土和黑漆棺木碎片。

鄉文保員李太彪、民警戴清堂和所長王海林先後被繩索吊下墓洞,他們勘查發現,5米多深的洞壁直抵墓室頭廂,洞底被擴成直徑2米多的空間,足足可供三四人同時活動。墓室的頭廂、邊廂都已撬開,七八寸厚的棺木被鑿開了直徑約一米的窟窿。3人下到墓室後,都曾在墓內的泥水中摸索找尋,結果卻發現墓中文物已被洗劫一空。具有一定文物保護經驗的王海林,根據墓葬的規模和絲綢碎片推斷,估計這是一座很有價值的古墓葬,墓中一定有貴重陪葬品被盜走。王海林隨即帶領民警展開調查。不久,有村民閃閃爍爍地告訴專班民警:墓中可能挖出了一具完整的古屍。

聽說挖掘出了古屍,王海林立即將案情向沙洋公安分局、荊門市公安局作了匯報。荊門市公安局領導明確指示,沙洋警方一定要組織精兵強將抓緊偵破此案,盡早將案情查個水落石出。徐洪鈞帶領刑警開始接觸這個案子。

3月9日一大早,四方派出所大門口出現了一份舉報材料,上書:"挖大墓的至少有十幾人,其中有郭店三組的郭孝平、李立新、李華等人。墓內有存放完好的古屍體(女屍)、竹書、絲綢等數不盡的古物,價值無法估計。"

舉報提供的線索與專案組掌握的部分情況相吻合。專案組經過一天偵查,證實了這份舉報材料的可靠性,遂決定在3月10日子夜抓捕相關盜墓人員。

不服抓捕暴力抗法

"那天晚上煙雨濛濛,我們刑警科也派出3人參與抓捕行動。"徐洪鈞介紹,派出所幹警和分局偵查員共10人,兵分兩路,分別由王海林所長和官副所長帶隊,冒雨向郭店村三組閃電出擊。

在抓捕組路經郭孝平姐夫家門的時候,突然發現一人見到有人詢問,撒腿就跑。民警戴清堂當即認出這人正是要抓捕的對象郭孝平,便緊追上去,其餘干警見狀,也及時圍堵過來。但是,由於天黑路滑,加上干警們又不熟悉地形地貌,眼看郭孝平朝野外越跑越遠,大家顧不得泥濘路滑,盯著黑影,爭先恐後地追上去,終於在三四百米遠的地方,將郭摁倒在泥水裡。

就在干警準備將郭孝平帶走時,郭的姐姐、姐夫、愛人等七八個人,拿著鐵鍬、木棒趕來,有的箍住干警的腰身,有的抱住干警的雙腿,有的拉住干警的胳膊,堅決干擾民警給郭孝平戴手銬,更不許將其帶走。這時,王海林所長適時鳴槍示警,但這夥人仍不顧一切地阻攔。經過十幾分鐘搏鬥,干警終於突破包圍,將郭孝平抓捕歸案。

然而,抓捕郭孝平的一場意外衝突,驚動了左鄰右舍,其他盜墓賊獲知郭孝平被抓,如驚弓之鳥,連夜逃遁。

一封家書撬開嘴巴

郭孝平到案後,先是撒潑,後很快便交代,他於1993年7月,夥同其弟和江陵縣的3人,盜掘一座古墓的犯罪事實。民警調查發現這起案件早已了結,江陵的3名主犯已在1993年冬被判刑,郭孝平弟弟也被押送勞教。當時,法院因考慮到郭孝平家庭的實際困難,且又初犯,才對他免於刑事處罰。

審訊快到天亮的時候,郭孝平又吞吞吐吐地交代了曾經參與盜掘另外三座古墓,參與銷贓文物十餘件,得贓款2000元的犯罪事實。此後,郭孝平再也不談盜墓的事情,更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參與盜掘"郭家崗一號墓",也不知道該墓被盜的情況。警方只得將郭孝平收審。

後來的20多天時間裏,郭店村三組先後有9名盜墓人員投案自首,並有3名案犯被抓獲。專案人員進一步瞭解到,"郭家崗一號墓"在1994年春節之後多次遭竊,大量文物已流失到文物販子手中。有人交代,郭孝平等8人從該墓中挖出一具古屍。"但是,挖出古屍的人大都逃竄了,古屍到底在哪裡?警方只有從郭孝平身上尋找突破口。"徐洪鈞介紹,到4月8日,專班民警已經對郭孝平進行了8次審訊,但他依然對盜竊"郭家崗一號墓"以及女屍問題守口如瓶。

4月8日下午,王海林等人再次來到郭孝平家中,做通郭妻的工作,郭妻承認丈夫郭孝平參與了盜掘"郭家崗一號墓"的犯罪活動。郭妻還當場給丈夫寫了一封信,規勸他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爭取寬大處理。

4月9日上午,王海林等專班民警第9次提審郭孝平,並閱讀了郭妻的親筆信。郭孝平這才開口交代自己和他人盜竊"郭家崗一號墓"的部分情況,但是卻沒有談到古屍的問題。

4月11日,參與盜墓的陳必華迫於壓力投案自首,並坦白了參與盜掘"郭家崗一號墓"的經過,稱古屍被郭孝平等拖出來後就不知去向了。

緊接著,專班民警第十次提審郭孝平。這次,郭孝平終於全部交代了挖掘古墓藏匿古屍的經過。

膽大妄為瘋狂毀屍

"實際上,四方鄉郭店村村民的盜寳慾望,是被文物販子提著一沓一沓的鈔票誘惑起來的。"徐洪鈞介紹,這裡的墓葬群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仍然基本保存完好。1990年代,一幫文物販子背著成捆成箱的鈔票,開始出現在四方鄉。在文物販子的遊說下,四方鄉的老百姓開始躁動起來,"要起水(賺錢),找死鬼(挖古墓)"、"辛辛苦苦忙一生,不如晚上挖個坑"之類的鼓動性順口溜,開始在村民中傳播開來,一些村民無事就在田地裡用金屬探測器等簡單器械探寳。

1994年2月18日下午,郭店村六組組長侯某和磚橋村九組村民馮某在任大塚子和郭大塚子之間的油菜地裡,探出了異常--當時他們不知道下面就是今後的"郭家崗一號墓"。當晚,他倆即邀約了一夥人趕來盜掘。但他們還沒挖到一米深,就被郭孝平和本組的幾個村民轟走。

此後經過郭孝平等村民的多次盜掘,墓內的文物已經所剩無幾了。2月27日晚上8時,村民郭永昌邀約陳某和磚橋村的盜墓老手李宜海等6人,再次對這個墓葬進行盜掘後,沒有找到什麼他們認為值錢的寳貝,遂打開內棺,接著發現裡邊躺著一具屍體,屍體上蓋著絲綢,完好無缺的樣子。李宜海見屍體的頭上挽著一個簪,頭髮還是完完整整的,就狠狠地將這束千年古發一把扯了下來。這時,突然有人提醒"毀了古屍要殺頭的",李宜海等於是急急忙忙地用稻草將棺木蓋上,又朝洞裡掀了一些泥土,倉皇逃離現場。

3月7日深夜,賊心不死的李宜海邀約郭孝平以及李立新、李華等九人,又鬼鬼祟祟地來到了"郭家崗一號墓",準備在古屍上找寳物。

這夥盜賊先將墓洞中回填的泥土清除乾淨後,就迫不及待地用繩索將郭孝平、李華、李宜海、李立新四人放入墓坑。四人匆匆忙忙地扒開棺木,一具女屍完好的面孔赫然出現。盜墓人顧不得什麼陰森恐怖,當即一擁而上,扳著女屍已扯光頭髮的腦袋,在她張開的嘴巴裡用手指亂剜一通,但是他們在女屍的嘴裡卻沒有發現什麼。郭孝平發現屍體上有五顏六色的絲綢,覺得這些也能值不少錢。就和眾人商量,決定將屍體拖上去,把衣服扒下來賣錢。

可是棺木洞口太小,屍體拖不出來,郭孝平立馬出洞回家,拿來做木匠用的斧頭、鑿子,三下兩下很快就將洞口擴成直徑1米左右的窟窿。眾人於是上呼下應,拉的拉,送的送,一會兒工夫,就將這具在5米多深的地底下安睡了兩千多年的古屍扯到了地面上,甩在泥水中。

眾人發現,這具古屍的皮膚竟然有彈性,都嚇壞了,覺得這樣對古屍確實大不敬。於是一陣嘀咕後,用繩索套住古屍的脖子,將這位倖存千年的"先祖"拖過坎坷泥濘的田地,拖過荊棘雜草,拖到了約30米外的另一個被盜掘的墓洞旁。這夥人用斧子斬斷套在古屍脖子上的繩索,並將女屍推入幾米深的泥水洞裡,又重新填上厚重的黃土後,狼狽逃竄。

"古屍"價值驚動世界

1994年4月14日上午,荊門市博物館考古人員在公安機關的協助下,從泥坑中發掘了這具千年第一古屍。"當時我也在現場。"徐洪鈞介紹當時的情況時說:這位被轉移、藏匿達39天的古屍重見天日的時候,雖仍未腐爛,但渾身已經發黑,並且傷痕纍纍。她的臀部、小腿、右手、踵部等處的皮膚大面積破損,髖關節、頸部骨骼已被拉脫,還有那截繩索依然繫在她的脖子上,繩索下有一道深深的勒痕。

面對如此珍貴的"國寳",考古人員驚呆了!他們更對恣意踐踏珍貴文物的暴行怒髮衝冠!我省考古專家譚維泗更是撫胸痛哭。

4月19日,劫難後的"郭家崗一號墓"被重新開挖清理,而除了已遭破壞的黑漆棺槨和攪和在泥土中的古絲綢片外,其他別無所獲。

5月10日,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一行26位考古專家親赴荊門市博物館,對"郭家崗一號墓"古屍做出鑑定結論:該屍屬戰國時期保存下來的一具女性屍體,屍長1.62米,距今已有2400餘年。該屍雖然在出土過程中歷經磨難,多部位受損,但仍奇蹟般地沒有腐爛,而且肌膚仍有彈性,四肢仍能彎曲,是迄今我國所發現的外形、皮膚、骨骼均保存最完整的最早的一具濕屍,屬稀世國寳,具有極高的歷史、科學、藝術研究價值。

不久,美國、日本等海外考古專家學者紛紛打電話,詢問古屍的情況。

化裝小販追回絲綢

為了追回流失的價值連城的古絲綢,沙洋公安分局根據荊門市公安局指示,組成了有四方派出所幹警參加的偵破班子,由徐洪鈞具體指揮。

1994年6月26日,民警偵查得知,盜墓賊將女屍身上的絲織品賣給了一個叫文昌海的沙市人。據查:文昌海滿臉絡腮鬍,身高體壯,行動詭秘,專以販賣文物為業,此人有"大哥大",說不準還有武器。文昌海兩次接頭、提貨都是駕駛一輛銀灰色吉普車。

徐洪鈞介紹,"當時不像現在有方便的個人信息查詢系統。"徐洪鈞他們在沙市公安機關翻閱戶口卡,最後終於查出,文昌海當年32歲,曾是沙市某紡織企業職工,已被開除公職一年多了,此人居無定所,1993年5月至12月,因販賣文物被沙市西區派出所收審。

6月30日上午,追捕組終於查出文昌海當時在其弟原居住地--沙市鳳凰城1門8樓32號。

偵查發現,當時文昌海並不在家。追捕民警於是派兩名公安干警化裝成賣香蕉的商販蹲在一香蕉攤旁,注視著馬路上的動靜。另兩名偵查員扮成過路歇涼者,把守在該樓的出入口。另有民警守候在樓梯口的另一隱蔽處負責接應。

下午4時許,一輛桑塔納轎車停在了樓梯口,車上走下一高一矮兩個人。4名偵查員見狀,假裝送香蕉,尾隨2人緊追上樓。這時,高個子走到4樓發覺身後有人跟蹤,便一口氣跑上7樓,掏出鑰匙佯裝開門。民警見其打不開門,便操著一口江陵話喊了一聲:"文昌海!"文昌海下意識地應了一聲。說時遲那時快,民警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了文昌海,另一民警閃電般掏出手槍抵住了文昌海的腦門,並迅速給其戴上了手銬。

經審訊,文昌海交代絲織品包裝在一隻灰色密碼箱裡,藏在荊州某汽車修理廠廠長王某的辦公室裡。他耷拉著腦袋告訴民警,稱剛剛聯繫上買主,沒想到卻落網了。

根據文昌海的供述,當晚9時許,追捕組一鼓作氣驅車荊州,抓獲窩贓犯王某,將女屍身上的絲織品繳獲。

經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鑑定,已追回的"郭家崗一號墓"失盜的文物中,除稀世國寳古屍外,還有7件屬國家館藏一級文物。包括殘褐色星點紋錦面夾襖、殘朱紅鳳鳥紋織錦夾衣、殘對龍對鳳對鹿紋錦衣、殘鳧紋錦被、殘菱形紋夾襖、單肩木鐵獻和迄今所見最為完整的一套楚國樂器虎座鳥架鼓等。

當年,主犯郭孝平、李華、李立新被執行槍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