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女青年被強迫帶上避孕環 後續(組圖)

-- 強權勢力逼散一對戀人


【中國信息中心報導】"未婚女青年被強迫上環案"最先由《中國輿論監督網》進行報導,中國信息中心於2004年10月29日對此事件進行過追蹤報導,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 2005年4月24日,法院作出重審判決,本案受害人陳建超、霍秋麗獲得賠償6萬元。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劉樓鄉黨委副書記兼紀律書記鄭衍香、計生辦主任趙書霞以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計生辦副主任徐衛東以非法拘禁罪被判處管制六個月。一時間,陳建超、霍秋麗成為當地的"名人"。在當地隨便找人聊起她,對方會毫不遲疑地說:"哦!你說的是那個被強行上了節育環的大姑娘吧?"在汶上縣,這件事甚至被人們編成歇後語廣為流傳:"大姑娘上環--你有嗎?"

贏得官司的陳建超、霍秋麗仍然高興不起來。這對戀人在打贏官司後卻處處遭遇當地權貴勢力與黑惡勢力的威脅與騷擾,霍秋麗在擔驚受怕、惶恐不安之中度日如年,最後不得不選擇與陳建超分手,回到了菏澤市單縣的老家。

最近,中國信息中心在對陳建超進行了採訪,陳表示:說不恨他們是不真實的,而最恨他們的是霍秋麗,因為他們給她的傷害最大。但是,他們是執行者,是計畫生育的政策太壞了,太荒唐了,是這個制度太壞了。

強行上環時,她被掰成"大"字形

2004 年4月16日,與陳建超建立戀愛關係的霍秋麗從老家山東省菏澤市單縣來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劉樓鄉陳村看望陳建超,不巧,陳建超外出河南打工。單縣距汶上縣近200公里,中間要倒三四次車。像前三次一樣,霍秋麗決定在陳家住一晚,順便幫陳建超年近70的父母為小麥打藥。

次日下午5時左右,霍秋麗正在路邊配藥水,一輛飛馳而來的紅色麵包車戛然停在路邊,幾個大漢跳下車來,後下來的一個女的問陳建超母親:"你認識陳建超嗎?"陳母連忙點頭:"俺兒子,能不認識?"

"就是她!"領頭的女人指著霍秋麗大喊,幾名壯漢衝上來就把霍秋麗往車上架。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也沒有出示什麼證件。"霍秋麗今天回憶起當時突如其來的一幕,胳膊還不由自主地收縮。

"準是遇見人販子了!"她當時想。陳建超的母親踉蹌著上前阻攔,被人推倒在地。正在地裡鋤草的農婦鮮桂花目睹了一切,"老太太不讓他們抓人,被幾個男青年像打夯一樣摔倒幾次,當時昏倒在地。"

"你們不能打老太太!"霍秋麗大喊道。

"再說,再說打你!"霍秋麗的臉上立即被狠狠地打了兩巴掌。

汽車一陣顛簸後停在一個院子裡。霍秋麗後來才知道,這是汶上縣劉樓鄉計畫生育辦公室,抓她的是計生辦主任趙書霞,而審問她的則是劉樓鄉黨委副書記鄭衍香。

在鄉計生辦二樓一間辦公室,霍秋麗被命令兩腿伸直,坐在地上。

"我犯啥法,你們為什麼抓我?"霍秋麗問。

"你做的事你還不知道?"鄭衍香反問,"陳建超人長得醜,家裡又窮,你一個小閨女到哪兒找不到對象,幾百裡地跑到這兒來?"

"我們是自由戀愛,對脾氣就處,犯哪條法了?"霍秋麗辯解。

"看你再反抗!"話音未落,一個大漢上去就是一巴掌,鮮血順著霍秋麗嘴角流了下來。

"下去看她懷孕了嗎?"鄭衍香發出命令後,霍秋麗被帶到一樓的計生辦服務站。見死活不願意檢查,醫生勸她:"就像檢查身體一樣做個B超,看看有沒有毛病。"

做完B超,霍秋麗被帶回二樓。有人向鄭衍香匯報:"沒有懷孕!"

"再拉下去看看生過孩子沒有!"霍秋麗又被帶到一樓檢查,其結果是"檢查不出來。"

"下去,給她放環!"鄭衍香所說的"環"是節育環,當然是已婚婦女才用。

"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儘管心裏十分恐懼,霍秋麗還是鼓足勇氣大喊道。

"來到這兒,就由不得你了。"她聽見鄭衍香丟下一句話。

幾名醫生強行把霍秋麗摁在手術台上,其中四個男醫生各攔一隻手腳,把她掰成"大"字型,另一名面無表情的女醫生七手八腳地在她下身"工作"起來。不一會兒功夫,一個節育環被強行放入只有24歲、尚未結婚的霍秋麗的子宮裡。

"寫上,說她生過孩子!"書記鄭衍香對負責記錄的鄉計生辦副主任劉傳社說。

五天"狗牢"生涯

上環後,被連推帶搡地關押進了鄉計生辦西邊的一個獨門獨院的小屋裡。房子有兩道鐵門鐵窗,裡面擺著一張用幾根木板支起的簡易的"床",室內陰暗潮濕散發出陣陣霉氣。昏暗中,就在霍秋麗驚魂未定時,床底下突然躥出一個動物,嚇得她魂飛魄散......

未婚女青年被強迫上環

 

"狗牢"裡的霍秋麗,陳建超所拍照片之一

"汪!汪汪!"一條黃毛狗跳到霍秋麗的跟前,伸長脖子狂吠,霍秋麗驚叫著往後退。因房間狹窄,退到牆角後她爬上床,渾身發抖,睜大驚恐的眼睛與黃毛狗對壘。屋裡到處是狗屎狗尿,潮濕、惡臭。計生辦的人"咣當"一聲鎖上門走了。

顯然,霍秋麗不是第一個被關到這裡的人,她進屋時已有一名女子蹲在裡面。不到一個小時,女子被人接走,霍秋麗聽到女子家裡的來人對女子說:"給你交了1000元,這才放人!"

當天夜裡,霍秋麗下身疼痛,手腳冰涼,她感到無助、絕望與心寒。想著自己守了24年的貞操被一枚冰涼的B超探頭捅破,如今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種莫大的悲哀與慚愧一起湧上心頭,讓霍秋麗產生了死的念頭。只有死才能逃出這個人間煉獄般的鐵房。她環顧四周,房間除了床沒有別的硬物,又無法上吊自盡,她用頭猛烈地向牆撞去......

霍秋麗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天已露出朦朦亮。也許尚存一絲求生的慾望,也許因身體乏力,霍秋麗的頭被碰了一個大包,沒有死成。"建超,救救我,我快支撐不住了!"霍秋麗想哭,但干啕哭不出聲。與狗為伴的第五天,她感到自己靈魂正天塌地陷般下沉,霍秋麗隔一會兒便用指甲摳、掐自己的身體,用肉體的疼痛來抗衡精神的崩潰。她腦海不停地閃現著男友的身影:"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等建超來救我!"

就在霍秋麗在"狗牢"裡用微弱的聲音呼喚著戀人的名字時,陳建超星夜兼程從河南趕回山東老家,開始了一場營救愛情的泣血之路。霍秋麗被抓後,兩名村幹部趕到鄉里瞭解情況,計生辦明確答覆,要放人可以,交 4000元。晚上9時多,鄉計生辦的人放入一張人都可以漏下去的小床,陳建超的姐姐送來被子,霍秋麗裹著坐了一夜。

18日一早,陳建超從河南趕回老家。在被拘禁的小屋裡,霍秋麗放聲大哭:"俺沒結婚呢,以後咋見俺爹娘呀!"陳建超強忍著憤怒說:"我就是扒房子、賣孩子,也要為你討回公道!"

關押中的霍秋麗度日如年。她被規定,每次吃飯時間不能超過5分鐘。平常不能出屋,有時趕不上送飯時間,她只能在屋裡大便,屙了屎,狗就跑過來吃光。

4月21日,小屋裡又關進三名婦女。其中一位只因一個月沒到鄉計生辦查體,就被強行放了節育環。

此時,陳建超的日子也不好過,他的母親被醫院確診為腦震盪。他四處托關係放人,但毫無進展。

最初,陳建超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遠在河南打工,何以判定他倆非法同居?但終於他從知情者那裡弄清其中的貓兒膩:鄉里規定,舉報一名沒有查體的婦女獎勵2000元,而獎勵就從罰款中來。

4000 元"贖金"對家中一貧如洗的打工仔陳建超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他急得團團轉,欲哭無淚,只好跑到縣裡找人說情。鄉政府還算給面子,說交2000元也可以先放人。但陳建超翻箱倒櫃連2000元也拿不出來,心急火燎地又跑到鄉政府哀求:"放了我女友,我打工還債行嗎?"

"不!2000元少一個子兒也不行!"女書記鄭衍香鐵著臉斬釘截鐵地回答。她見陳建超下跪求情放人,被惹火的鄭衍香紅顏勃怒:"你再在這裡丟人現眼,連你一起抓起來!"鄭衍香言出必行,果真指令派出所所長以"擾亂工作秩序"為由將陳建超關押起來,10個小時後才放他出來。

僥倖逃出後,陳建超明白在縣鄉無法營救戀人,只好踏上了高層營救之路。

"狗牢"照片救了她

陳建超一次次地到鄉政府找領導,一次次地被拒之門外:"領導不在家,領導開會去了......"。一次,陳建超忍不住在鄉政府院子裡大吼:"你們再不管不問,我就到省裡、到北京去告,看看有沒有說理的地方?!"一位鄉里的幹部指著他的鼻子說:"進了計生辦的門,哪有不交罰款的,不罰你就算你燒高香了,還想到處告狀?鄉里拿20萬元陪你打官司!"對此,心細的陳建超和以往一樣進行了錄音。

陳建超多長了一個心眼,臨行前隔著鐵窗偷拍了幾張女友在"狗牢"中的照片揣在懷裡。他七轉八彎,甩掉了跟蹤的尾巴,像特工似地潛入濟寧市檢察院。

未婚女青年被強迫上環

 

"狗牢"裡的霍秋麗,陳建超所拍照片之二

"太猖狂了!"檢察院的一名領導看到關押在"狗牢"裡的霍秋麗被折磨得如同魔鬼模樣的照片後義憤填膺,在濟寧市檢察院,一位負責人聽了事件經過後拍案而起:"這是嚴重的違法行為,別說霍秋麗沒有違法,就是有,他計生辦有什麼權力抓人!"4月22日,當陳建超跟隨檢察官來到"狗牢"解救霍秋麗時,她沒有人們想像中那樣的驚喜。她見到男友時,披頭散髮,像個乞丐,目光呆滯,定格在那兒挪不動腳步,怔怔地望著陳建超,喃喃自語:"建超,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嗎?"陳建超一個箭步衝上去,抱著戀人嗚咽不止。

關進"狗牢"120多個小時,改變了妙齡少女的一生。"出獄"後的霍秋麗時而哭時而笑,更多的時候望著天花板發呆。"我沒臉活下去了,我沒臉活下去了......"身心遭受重創的霍秋麗常常從惡夢中驚醒,見到陌生女人便以為是計畫生育官員,驚恐地呼叫,她的精神幾近崩潰。

"有我在,別怕!"陳建超日夜陪在女友身邊,煮排骨、熬雞湯,用溫情為戀人療傷。霍秋麗的意識時而清醒時而糊塗,還常常做出神經質般的舉動。有一次她在男友懷裡哭訴時,用手指甲狠狠地掐陳建超的胳膊。陳建超默默地忍受著,他知道這是女友勾起了不堪回首的"狗牢"回憶時下意識的痛苦反應。
  
半個月後,陳建超見女友情緒稍微有所穩定,便將訂婚戒指輕輕給霍秋麗帶上,讓她通過憧憬新娘幸福時刻抹去她腦海中地獄般的記憶。豈料,霍秋麗驚叫一聲,將戒指扔在草叢中,歇斯底里地狂喊:"不要!不要給我帶節育環!"

"阿麗,你挺住啊!"陳建超這時明白了一個道理:只要施暴者一天不受法律制裁,女友的尊嚴就無法討回,她這一輩子恐怕很難擺脫心理陰影。看著被毆傷住院的母親和面容憔悴的半瘋戀人,陳建超決定豁出去了,拚上命為戀人討回一個公道。

尋求正義路漫漫,檢察官"突然變臉"

陳建超第二次到了濟寧市檢察院,接待他的還是那位曾經拍案而起、當初義憤填膺的檢察官,此時的說話卻很"委婉":你先回去吧,要對我們有信心,我們會秉公處理的,你回家等消息吧。

日復一日,兩個星期很快過去了,那位副書記照樣還在上班,鄉計生辦也一切照舊。陳建超的希望也隨著日子一點點地破滅。
  
當陳建超第三次到了濟寧市檢察院,仍是那位檢察官,但他此時的說法卻與前兩回大相逕庭:"你不經鄉政府允許,私自拍照,不能作為證據;你沒有告訴別人就錄音,這也是違法的,也不能作為證據。霍秋麗沒有和你結婚就到你家裡住,你們就是非法同居。不要再告了,否則就追究你的責任。"失望至極的陳建超強壓住憤怒,問:"那鄉政府非法關押人,又打人,就不違法嗎,為什麼不抓她們?我告訴鄉政府我要拍照他們會讓我拍嗎?"啞口無言的檢察官惱羞成怒:"你給我滾出去!"
  
陳建超迷茫了:"為什麼是這樣的結果,檢察院的三次說法為什麼前後差別那麼大?
  
一位律師告訴看過陳建超的材料後說:那位副書記和鄉計生辦不但構成非法拘禁罪,而且還侵犯了你們的人身權利,如果告一定能贏。同時,律師也說: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在中國的現在,民告官的官司是非常難打的,儘管你告的僅是個鄉鎮副書記。

在濟寧沒有說理的地方,就到別的地方。陳建超決定上北京。為了防止出現不測,在第三次踏上控告之路前夕,他給女友留下了一份《愛情遺囑》:"阿麗,如果哪一天我慘遭暗算,請不要哭,更不要倒下。當你露出微笑的那一天,我的墳墓上會綻開一株野花,芬芳著你的美麗,帶你逃出煉獄般的記憶......"

上訪的路越走越窄

2005年以來,陳建超被中國百姓喉舌網特聘為特約通迅員。上圖為陳建超近照
傷情鑑定、體內節育環、"狗牢"照片,件件確鑿證據足以讓施暴者鋃鐺入獄。然而,劉建超和女友在與權貴的鬥爭中,步履維艱,危機四伏。
  
陳建超執意要扳倒政府官員的消息傳出後,當地一位官員嘲笑他說:"一個打工仔也不掂量一下自己,鄉里準備拿出20萬元陪你打官司,你娃兒玩得起嗎?"
  
陳建超偏不信邪。然而,他告狀路上處處碰壁,有關部門對他的控告材料不僅不受理,而且還威脅他:"你娃兒私自偷拍照片,當心公安局抓你坐牢!你最好學乖一點,免得再惹火燒身。"陳建超沒有畏懼,因為他做了各種不測的心理準備。
  
日子一天天過去,施暴者們相安無事,照舊趾高氣揚地上班。陳建超見在當地告不了,像做賊般地進京遞交控告材料。因沒有錢,他在火車站候車室裡睡著了,被警察當成盲流盤查。蒼天有眼,7月14日一條消息讓他興奮不已:"狗牢"引起了最高人民檢察院的關注,批示山東濟寧市檢察院依法查處。奇怪的是,高檢的批示在濟寧市卻泥牛入海,波瀾不驚。
  
"一個小小的鄉幹部,難道就可以為所欲為而無法無天了嗎?"全國婦聯被陳建超為了公道的執著而感動,將情況反饋給最高人民檢察院。國家計生委"羞憤"。陳建超這一次背著戀人告狀的舉動震動了汶上縣。縣政府火速派員赴京,對陳建超說:"你回去吧,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回到家後,他在縣城某單位上班的親戚找到了他,向他轉達了縣委、縣府的意思:如果不告並修改材料,說沒有非法拘禁這回事,就給陳建超10萬元補償費。而且這位親戚還說:縣領導告訴他,為了汶上縣的安定團結,要求親戚必須當成政治任務來完成,否則後果自負。

"不!"陳建超一口回絕,"就是給我100萬,也挽回不了我女友的尊嚴。"收買和威脅讓陳建超為了難,此時他的家陷入了困境。為了告狀,他家的糧食賣光了,親友借遍了,正在上小學的孩子的學雜費也拿不起了。學校考慮到他家的現狀,作了適當減免,一位好心的親戚又代繳了部分學雜費,孩子才沒有掇學。怎麼辦,是繼續告,還是忍了,陳建超不知如何是好。可想起戀人滿臉的淚水,想起年邁的母親痛苦的表情,陳建超咬咬牙,繼續告!

百折不撓的申訴等來的是"免於處罰"

百折不撓的申訴終於迎來了一線曙光。2004年8月27日,汶上縣檢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對劉樓鄉黨委副書記鄭衍香、鄉計畫生育辦公室主任趙書霞和副主任徐衛東提起公訴。

起訴書沒有提及霍秋麗被綁架、強行上環、關進狗牢和陳建超母親被毆打等問題。

2004年10月26日,汶上縣法院作出判決:鄭衍香、趙書霞、徐衛東非法拘禁罪名成立,判決書稱,"三被告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非法拘禁他人,應當從重處罰"。"但鑒於三被告自願認罪,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

審判長張林這樣解釋三被告的"自願認罪表現":"取保候審期間及時到案,接受審判,承認這個事,都是悔罪表現。"

霍秋麗沒能親耳聽到審判長的解釋,但她清晰記得三名被告在法庭上說的每一句話。

法庭辯論期間,鄭衍香辯解說:"你們應當理解計畫生育工作的難度。"

霍秋麗的代理人宋恩珍律師說:"既然談理解,請你站在受害人角度考慮考慮,如果是你的姐妹,沒結婚就被強行上環,還和狗關在一起,這是共黨的天下嗎......"

話音未落,鄭衍香氣急敗壞地說:"你這是侮辱人!"

自從出事之後,霍秋麗就只關心電視中的法治節目,現在她一張口儘是法律術語:"他們只是口頭上認罪,客觀上不認罪。"她特別認同宋律師的話:"我看不出三被告有什麼免予刑事處罰的情節。"

法院判決後,汶上縣檢察院沒有抗訴。檢察院認為,抗訴應當是量刑極輕或極重,這個案子不符合抗訴標準。霍秋麗又向上級法院提起申訴。

2005年1月19日,霍秋麗再次來到劉樓鄉計生辦,她渴望計生辦能還她一個"清白"。但涉及霍秋麗案件的鄉幹部迴避,沒人理會霍秋麗身上的那只環。

而霍秋麗堅持要劉樓鄉計生辦"依法摘環,還我清白"。

對此,汶上縣縣委有關部門負責人有些不以為然:"真想摘環,隨便找個小診所就行了。"

為了給未婚妻討一個公道,陳建超已中斷了打工,變賣了家中的糧食。2005年為了到北京上訪,他變賣了家裡唯一值錢的家禽--母親餵養的兩隻大公雞。

"他們不還我未婚妻一個清白,我們就不結婚,這官司就一直打下去!"他揮舞著拳頭說。

"冷漠"的媒體

難道在濟寧、在山東省真得沒有說理的地方嗎?難道老百姓被打後只有把淚水和血水往肚裡咽嗎?最高檢察院的信在濟寧都屁用不起,還有誰能為百姓鳴不平?
  
這時,有人告訴陳建超,可以向報社和電視臺反映,求助於媒體和輿論的力量。陳建超便把照片和反映材料複印了若干份,向中央電視臺《今日說法》、《法治在線》、《焦點訪談》、《人民日報》、《農民日報》寄出。在濟南時,陳建超把材料送到了《大眾日報》、《齊魯晚報》、、山東電視臺的《道德和法制》欄目。在陳建超心目中,這些都是公正和正義的化身,是能為百姓申冤的。然而,現實又一次給了陳建超潑了一頭冷水。所有的媒體都保持沉默,沒有任何一家給陳建超回話。在濟寧,他和一家發行量較大的報紙記者聯繫,該記者明確告訴他:作為普通人,我對你家人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本著天地良心,出於記者的責任,我也想關注這件事。但我的家在濟寧,為了生存,我不能採訪和報導這件事。

贏了官司,墜入魔窟

就在陳建超、霍秋麗絕望之際,《中國輿論監督網》向他們伸出了援助之手,"華人國際"一幫人直接介入,關注著陳建超、霍秋麗的一舉一動,並及時公開陳建超、霍秋麗二人的遭遇。同時,陳建超、霍秋裡接受《世界新聞聚焦網》--"法制頻道" 記者魯寧平的建議,不再到省城、北京上訪。

在當時、當地人看來,根本沒有扭轉的機會,很多人不敢給陳建超二人作證或者提供證據,然而,由於國際社會的關注及民間輿論監督力量的介入以及後來媒體的跟進,很快出現轉機,2005年5月份法院對案件重新進行審理,相關責任人受到追究,事情獲得一定的"解決。"

改判的結果是:汶上縣劉樓鄉黨委副書記兼紀律書記鄭衍香、計生辦主任趙書霞以非法拘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計生辦副主任徐衛東以非法拘禁罪被判處管制六個月。陳建超、霍秋麗得到六萬元補償。

經過百折不撓的上訪,終於迎來了令陳建超欣慰的這一天。討回尊嚴的女友霍秋麗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她特意下廚給男友做了兩道他平時喜歡吃的酒菜,說了一席話令陳建超瞠目結舌:"建超,你為我討回了尊嚴,我好感動,咱倆要好好過日子,我將來給你生個胖小子......"

"改判"之後一月餘,劉樓鄉計生委幹部開車來到陳村陳建超家裡,"邀請"霍秋麗到劉樓鄉計生辦服務站取環。還是那些面孔、還是那間手術室,甚至於連手術臺都沒有改變,還是那名面無表情的女醫生,只是這一次少了四個掰著她四肢的男醫生。女醫生輕車熟路,冰涼的雙手伸進她的下身,取下了那枚最具象征意義、令她恥辱、令她痛苦不堪的避孕環。

據反映,這一案件成為山東省汶上縣劉樓鄉,乃至於汶上縣縣委縣政府"最大的恥辱",他們認為這個"改判"的案件給他們臉上"抹了黑",於是,縣委縣政府遷怒於一幫執行者,一氣之下將公安局、檢察院、法院、計生委及劉樓鄉的一把手全部調任或降職。

另據知情人透露,"改判"後,鄭衍香已調到縣委機關任職,趙書霞和徐衛東已分別轉任劉樓鄉婦聯的正副主任。

霍秋麗聽說後還是很高興:"這對鄭衍香他們是一個打擊。計生辦可以隨便罰款,婦聯可沒有這些‘油水'。"

陳建超、霍秋麗成為民告官取得輝煌勝利的典範。他倆的名字在山東省汶上縣、乃至全國無人不知,一時間,陳建超的手機成了熱線電話,網上的貼子鋪天蓋地。與此同時,兩人開始設計他們的未來--靠勤勞的雙手創造自己的愛巢。但是,他們的美夢做得太早了。

新的災難接踵而來--貴權勢力的騷擾與報復。

實際上,在陳建超、霍秋麗事件的真相在媒體曝光後,他們就聚焦在官權集團惡毒的眼光之下,當地政府及職能部門對他們恨之入骨,並唆使黑社會對他們進行報復。

從《中國輿論監督網》的理想論壇、《華人國際法制網》的追蹤跟貼可見一斑:

2004 年11月3日上午,中國輿論監督網發出了《緊急呼籲、緊急求援》的貼子,文中指出:理想論壇轉載的《【山東濟寧】未婚姑娘遭拘禁強行上環、關進狗窩五天、法院竟判決被告無罪》一文中提到的進京進省申訴冤屈的陳建超、霍秋麗兩人打來緊急求助電話,電話告知:文中涉及的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劉樓鄉計生辦主任趙淑霞的弟弟給陳建超家裡打電話,威脅陳建超及霍秋麗,稱他們不應該找記者進行報導,並將相關報導上網公開。這些人聲言,將帶人一會去抄陳建超的家,為此,記者給陳建超、霍秋麗兩人提出了建議:1、電話報警,緊急撥打110;2、給一直關注此事進展的北京《維權雜誌社》電話求助;3、給一直關注此事發展北京某雜誌駐濟南辦事處聯繫,徵得省政府方面幫助;4、建議兩人,暫時不要回家,躲避起來!

2004年11月3日晚上6時,中國輿論監督網發出了《再次緊急呼籲、緊急求援》的貼子,貼子稱:本呼籲基本沒有起到作用,就在剛才,筆者剛剛接到陳健超的電話,趙淑霞的弟弟終於下手了!現在,正在帶人在陳健超的家裡大肆打砸!在此,筆者呼籲理想論壇的朋友們行動起來,給陳健超提供幫助!尤其是山東省濟寧市以及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的朋友們,抓緊行動起來,聯繫他們,勸告他們停手,能協助報警,就協助報警!

再次敬告:違法者必受到法律的懲罰!中國輿論監督網等所有反腐網站將跟蹤報導這次打人事件!

又訊:"最新消息:歹徒打破了舉報人陳建超家的大門,還沒有來得及衝進家裡打砸其他東西,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公安局110已經接警,指令轄區劉樓鄉派出所出警!中國輿論監督網站長李新德、華人國際法制網站長魯寧平,已經分別致電舉報人陳健超,注意保留現場證據並及時傳遞給記者!"

"中國輿論監督網站長李新德的報導裡面,僅僅涉及到趙書霞的弟弟一點點內容,竟然招徠了其瘋狂的報復,實在令人難以想像!據悉,該趙做生意,號稱有錢,但是,他可能根本意識不到,金錢買不來人間的正義,更不可能通過金錢開道躲過法律的懲罰!"

"我們以及所有堅持正義的朋友們,將繼續關注這次打砸事件的進展,並期盼著法律之劍不會放過惡人!既然趙氏姐弟不甘心當新聞報導的配角,那麼,新聞報導會給其一個機會,讓其充當主角,不過,當這個主角的代價,不是用金錢能補償得了的!"

不幸還是發生了。2004年11月3日上午11時35分,趙書霞給陳建超的一個親戚打電話說:"今天就去抄他的家,你讓他在家裡等著!"接到"通知"的陳建超急忙把孩子安頓好,自己帶上霍秋麗躲到了外地。當日下午6時左右,趙書霞率領20餘人分乘4輛麵包車浩浩蕩蕩地來到陳村陳建超的家門口,撥通陳建超的手機說:"快出來,砸死你!"隨後將陳建超的大門和門窗玻璃砸壞,朝屋子裡和院子裡扔進不少石塊、磚頭。

這僅僅是2005年4月判處之前的一幕幕,2005年4月法院"改判"之後,按理說事態應該平息下來,但是,當事人的報復與騷擾並沒有停止,以"趙淑霞的弟弟"為首的有錢人,直接指使社會上的流氓地痞不間斷地到陳建超家裡進行騷擾。謾罵、污辱是家長便飯,並明目張膽地打砸財物器皿。有時候,半夜三更的,陳建超家裡的窗戶被"咣當"一聲砸爛玻璃,同時,一塊磚頭飛進室內,正在熟睡的霍秋麗嚇得哭聲不止。

陳建超每次遇到騷擾後都報警,打公安110,對方回答是:沒有人手。不出警。

陳建超再打上樓鄉派出所,但警察每次都是"姍姍來遲"--等滋事者離開後才趕到。警察都以"沒出現傷亡"及"證據不足"不予理睬。

婚期一拖再拖,就在2005年底開始籌備婚禮時,得知消息的黑社會組織又一次找上門來了,青天白日的,他們把霍秋麗從房里拉出來調戲,摸著她的臉說:"你想結婚啦?我們到時候來鬧新房好不好?"說著,是一幫人的淫笑聲。正當這些人準備離開時,陳建超一下子衝到車頭前,抱住了車門,用另一手給上樓鄉派出所打電話報警,這一次,派出所裡一個警員說:"你不是能耐很大嗎?告這些人去嘛,我們對他們沒辦法。"一幫滋事者開懷大笑。推開陳建超大搖大擺地離去。

霍秋麗猶如墜入魔窟,整日膽戰心驚,以淚洗面,幾近絕望。儘管陳建超一再安慰,但她心裏每時每刻都在驚恐萬狀,提心吊膽。

強權勢力逼散一對戀人

由於恐懼、更由於騷擾為斷,霍秋麗感到沒有人身安全,再也承受不住壓力,2006年9月,她向陳建超無奈地提出分手,沒能實現"為他生個胖小子"的願望。兩人痛哭一場離去。身心憔悴、遍體鱗傷地霍秋麗痛苦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從此,一對苦命人各分東西。

2007年11月,霍秋麗嫁給了當地一個青年。得知消息的陳建超痛苦不堪,他認為,是濟寧市汶上縣劉樓鄉強權勢力拆散了他與霍秋麗一段美滿姻緣。

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採訪

最近,陳建超接受了中國信息中心記者的採訪。

未婚女青年被強迫上環

2005年以來,陳建超被中國百姓喉舌網特聘為特約通迅員。上圖為陳建超近照 

記者:你和霍秋麗是轟動全國的"未婚姑娘遭拘禁強行上環,法院竟判決被告無罪"的當事人之一,現時,時間已過去三年多,你能說說你現在的心情嗎"

陳建超(以後簡稱"陳"):這件事對她(霍秋麗)、對俺,傷害太深,真是不堪回首。

記者:是的,正因此如此,我們才希望當事人說一下經過。

陳:事發2004年4月17日,俺戀愛對象是山東菏澤市人霍秋麗,她來俺家看看,因路程太遠,見到俺的七十歲的父母打(農)藥,就住下幫老人幹活。當天被劉樓鄉計生辦強行抓走,強行將她上環(避孕環),在鄉里5天5夜遭到非人的折磨。俺當時在河南修高速公路的地方打工,接到家中電話,俺從河南趕回,誓為霍秋麗遭到非法拘禁討公道。但俺處處碰壁......

記者:聽說,你們討回公道主要靠輿論的力量,你能說一說當時的經過嗎?

陳:是男人要有血氣。俺不能看著戀人基本權利遭到非人性的侵權,俺要拿起法律武器,誓與地方惡霸鬥爭到底,可是上訪路上血跡斑斑,地方到處都是腐敗官,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俺跑北京、下濟南,拿著上級的批示送給汶上縣公、檢、法,可他們就是不立案。眼看著中國腐敗當道,已失去信心的俺遇上了正義之士--李新德老師,他把事件曝光在《中國輿論監督網》上,這樣,才引起一定的重視,終於有了一定的起色,汶上縣法院立了案。但只是對當事人判了免了刑事處罰,黨內處分之說。對此,俺感到社會對俺們不公平,官民犯法不同罪!於是,俺們第三次拿起維權武器再次上訪到北京,得到《中國維權雜誌社》季慶雲老師的大力相助,他多次來劉樓鄉實地採訪調查,並披露了事實真相。

記者:也就是說,要不是《中國輿論監督網》率先報導,法院不可能立案是嗎?

陳:是的。俺在為霍秋麗討還公道的事件中,主要靠李、季兩位老師通過輿論監督才得以沉冤昭雪。另外,俺要感謝國際社會及海外媒體的正義呼籲,感謝國際人權組織協會焦會長的直接干預,還要感謝《中國青年報》劉萬永老師,《中國新聞週刊》韓福東老師,《牡丹晚報》馬海峰、周峰兩位老師,福建的高上權老師,還有千千萬萬不知名的朋友、網友、對俺們的支持與幫助。

記者:被判刑了的劉樓鄉黨委副書記鄭衍香、計生辦主任趙書霞、副主任徐衛東的近況如何?

陳:他們還不是照樣當他們的官,所謂判一緩一,那是做給俺們老百姓看看的,聽說,鄭衍香調到汶上縣哪個部門任職去了,判刑,對他們絲毫不損,只不過給俺們出了一口氣。

記者:是他們給你們造成了傷害,你們現在還恨他們嗎?

陳:說不恨他們是不真實的,而最恨他們的是霍秋麗,因為他們給她的傷害最大。但是,他們是執行者,是計畫生育的政策太壞了,太荒唐了,是這個制度太壞了。

記者:你雖然討到了一個說法,但是,你終究與霍秋麗沒能結成連理,你現在是什麼心情?

陳:兩年來,俺的心裏時時在痛苦,她是被逼離開俺的。

記者:你愛她嗎?

陳:俺愛她!正是因為愛,俺才不顧死活地為她討公道。

記者:你們不分手不行嗎?

陳:不分手,日子沒法過了,她被嚇得不行,地方上的黑惡勢力三天兩頭上門來了,不是砸桌子就是踢門,俺家的門都被踢了幾個窟窿。你說她一個年輕女子,能不害怕嗎?她老是哭,只要一聽到狗叫,就嚇得躲進房裡;俺要出門打工,她不讓去,她說,你一走,俺就自殺。

記者:你為什麼不與她一起出去打工呢?

陳:俺和前妻生的兒子得有人照顧,他學習成績特好,他也受到威脅。

記者:你兒子也受到威脅?是哪些人威脅?

陳:也是那一幫人,他們揚言要打死俺兒子,俺害怕,不敢出門,得等兒子長大之後再考慮。另外,俺娘七十多歲,前幾年就病得不輕,要人伺候,俺想出門打工,但被困著,沒法出門。

記者:你兒子現在讀幾年級?

陳:去年,俺兒子上初中一年級。為了逃避他們,俺把兒子送到汶上縣城關鎮中學去讀書,這樣才好一些。

記者:就因為這些,她選擇離開你,是嗎?

陳:是的,她離開俺,是不得已的,俺沒能給她幸福,還給她那麼大的傷害,俺對不起她......,

說到這裡,陳建超的聲音哽嚥了。顯然是十分難過。

記者最後問:你現在成家了嗎?

陳:俺還沒有,由於牽掛她,一直沒成家。聽說她2007年11月已嫁人了,俺心裏才踏實一些了。

記者:她現在的情況如何?你有她的聯繫方式嗎?

陳:沒有。俺已給了她帶來那麼大的傷害,不想再打擾她。

經多方打聽,中國信息中心記者一直無法打聽到霍秋麗的消息,這位曾轟動全國的"未婚女青年被強迫上環"的當事人消失在茫茫人海裡了。

讓歲月摸去她那顆受傷的心,讓時光熨平她痛苦的記憶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