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市為什麼大漲大跌


主持人:謝謝。那傑森您怎看呢?

傑森:我對這個事情很矛盾。也有人分析說,中國平安大喊:我要集1千2百億、1千4百億。結果把股市砸成這樣子,結果一看砸成這樣子了,然後就說好了,我現在真不集了,我不集了。好像搞成一個鬧劇,它很愚蠢的發一個消息,把股市砸成這個樣子,它又說我現在先不搞了,而且它還說對不起,把大家搞的很亂,自己又一分錢都沒得到。

所以整個事情是不是它有意搞,股民也在分析說是不是它真的有意在折騰股市,就是說把股市搞低了,將來它能低價買進,這個也是中國莊家的一個手腕。

但是就我看來的話,這次股市跌的程度,把很多股民真的跌怕了、跌傷心了。而且再有一個,你剛才談到了中國股市非流動股的現象,就是大小非的問題。

"大小非解禁"(小,即小部分。 非,即限售。 小非,即小部分禁止上市流通的股票。反之叫大非。 解禁,即解除禁止。 小非解禁,就是部分限售股票解除禁止,允許上市流通。)特別是8月份"大小非解禁"進入今年的高潮。

事實上大小非解禁意謂著當時幾乎是白給我的股票,五毛錢、一塊錢買了一個股。解禁哪怕你現在股市就是說稍微反彈一下子,漲到10塊錢,那我都是將近20倍的賺,我幹嘛不拋呢?萬一明天再跌了呢。

所以說我感覺現在股民擔心的就是大小非解禁這個事情,整個中國股市罩上一個巨大的陰影,如果股市一旦反彈,只要有一個高起來,就可能有一個大量新的股票進入市場,把你這個錢沖淡了,那麼股市就上不去了。

如果股市真的努力往上衝,衝不上去跌下來,這麼幾個來回,股民就徹底慘了,喪失信心了。所以我自己感覺整個來說可能像草庵分析的情況,但是因為有"大小非解禁"一個巨大利空的消息,我覺得上漲空間受到的壓力非常的大。

主持人:我覺得這次感覺給人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給人搞不清是怎麼回事,而且我最近有人給我發了一個股民的議論,說這個中央電視臺雖然是中央的喉舌,但終於有一回站在人民的一邊,他說它重磅砰擊證券會在印花稅上撒謊,說證券會不作為。但是之後經濟半小時、經濟信息連播、證券時間三個節目就被停播,我想問您一下,您覺得這給您什麼樣的一種信息呢?

李凡:首先肯定是它的評論員自己說的,不是中央電視臺自己的人在講這樣的話,那評論員多少是講了真話,恐怕也不代表中央電視臺的意見,中央電視臺本來並不想去冒犯這個政府,但是它控制不住,一下子說溜嘴了。

主持人:說不定這些人也受了損失。

李凡:因為它也控制不了評論員,馬上手腕上就是抽起鞭子打幾下,就說你這節目也不讓你播了,那樣就好像一種鬧劇的樣子,好像顯得政府很沒有肚量,幾句話馬上就受不了了。

主持人:請問草庵居士,您覺得中國的股市和國際的股市有什麼根本不同的特點?

草庵居士:國際股市基本是透明的,首先是審查的時候並不是由政府來審查,而是由上市公司的營業所去審查,比如說在紐約就由美國的證交所去審查。

而中國大陸不是,中國大陸是中央政府審查,誰能上市誰不能上市,由中央政府拍板來訂,這是其一。第二是法律上的不透明,中國的法律跟美國的法律方面的證券法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在美國的話,你如果有欺詐的話,那要進監獄的,而且你所有的會計師、律師,包括老總都要進監獄的。

而在中國你可以看到上市公司的騙子做假帳是沒有人管的,而且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不假怎麼上市呢?所以它在造假,公開造假在騙。

而中國政府根本沒有人在管,所以可以看到在中國,你如果騙了一百塊錢可能要進監獄,但是你要是騙了幾百億的錢,那你是英雄,是國家的財富,國家的寳貝,你是上市公司的老總,所以這個區別是非常的大的。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您說到這個法律監控的問題,那我們看溫家寳在3月30日去老沃訪問的時候,記者採訪的時候說:中國經濟的深層問題得到改善之後,完善的法律監控讓股市在公正條件下進行,中國股市才會走向良性。

這對股民影響也很大,剛才正好談到這個法律監控問題,您認為溫總理所說的中國法律監控的問題,他的問題到底是什麼?

草庵居士:在這點上,就等於溫家寳在告訴大家一點,就中國經濟問題不解決,政治問題、法律問題都不能解決。而經濟問題怎麼解決?經濟問題要在政治透明的情況下,在新聞自由情況下、在有監督的情況下才能解決。

所以他當時講這話,我看了講了一句,這就是在告訴大家,中國問題無解,沒有辦法解決。他想要經濟一切都良好的情況下,才能談解決法律及政治問題,這不可能,這做夢!只有在公平社會才有出現良好的政治、經濟環境。

主持人:好,謝謝草庵先生。那傑森您怎麼看呢?

傑森:對,我基本上跟草庵的觀念是一樣的。其實這個話是溫家寳在海外說的,沒在國內說,然後國內也沒把這個原話按原文來報導。

因為至少溫家寳這句話,說出了兩點他的看法,一是中國的經濟有深層的問題,不是一個表面的問題,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是一個深層的問題,不是一個表面的問題,不是個簡簡單單立刻能解決,是個深層的,深層問題就事實上有點傷筋動骨的問題。那麼再一個中國的股市現在至少是沒有正常的法律監控。

主持人:是不公平的。

傑森:是不公正的場所。是一個大戶屠宰小戶,莊家屠宰小戶,就是任意宰割,割肉的地方。要解決這個問題,就是經濟問題非常困難我們先放一邊,你談這個法治問題。事實上我們知道在中國股民幾乎已經用大戶操縱股市,大戶就是莊家,事實上這個是賭場的名詞。

莊家拿了股以後就是把股市往下砸,砸低以後買,低位震盪以後買,買下來以後迅速抬高,抬高以後高價賣出。整個操縱股市,股民全都是明明白白的,股民能做的只是跟風。

主持人:您所說的股民是指散戶的股民。

傑森:散戶。整個來說這種大戶做莊收集籌碼然後最後再......

主持人:我覺得有點像賭博一樣。

傑森:完全這個詞只有中國這麼用,什麼莊家、什麼籌碼,這些全都來自於賭場,但是中國股民非常嚴肅的用這個詞來描述中國股市的現象。換句話說中國股民本身都不把股市當成一個正常的長投資場所。他都看成是短期投資或短期賭博的一個概念,而且甚至允許像莊家這樣子不合法的因素在。

你在美國你要說誰是莊家,FBI已經去抓你了。但是在中國那個非常明顯,很多大的機構事實上都在做一個莊家,今年我們機構連鎖就在吵這個,把它打下去拿到籌碼以後再拋。整個一下子必賺無疑。

整個過程中,中共全是睜隻眼、閉隻眼,這個過程連股民,小股民都能看見整個股市的曲線,所以說這個事情對中國股民非常非常不合理的,但是法律卻是放任不管的,這就是跟中國法律系統不獨立有非常大的關係。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紐約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請講。

楊先生:大家好,剛才說到這個幾個問題一個就是溫家寳、一個就是股市,然後就是CCTV。溫家寳也知道經濟改革到了一定程度非得搞政治改革不可,但是他又沒有那個本事、又沒那個能力,所以他只能就是跟著貪官污吏跑,讓他往東他不能往西,讓他往西他不能往東。他也是有怨言,但是又不敢大聲的發出來。

說到中國的股市,中國的股市和世界上的股市都不同。中國的股市又不像股市又不像賭場,人家的股市都是往長遠的幾十年、幾百年的發展,它們這個發展就是在奧運之前,奧運之後中國也就沒股市了。

另外CCTV自從314它報導了這個布希的有關西藏的這個事件以後,它就改名叫做《遭殃電視臺》,不是《中央電視臺》它說什麼都沒有人再信了。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一下中國北京于先生的電話,于先生請講。于先生請問您在線上嗎?您請講。

于先生:我說中國股市在07年春節到530這段時間是前所未有的最好的時候。大家都說那次就是進股市就是彎腰撿錢,街坊四鄰都是這樣的興高采烈的。

然後財政部給大夥框了一傢伙,結果股市530半夜雞叫,一下子快刀子下來給大夥強給宰怕了。朱鎔基的時候大家管那個股市叫"豬市"就相對於牛市、熊市,這個中國總理姓朱,所以叫"豬市"。

現在中國總理姓溫,大夥管那個股市叫"瘟市",我覺得大家都知道中國股市是政府圈錢的工具,也知道老鼠倉,這個政監會根本就不監管,都是這些情況。但是老百姓他沒有投資的渠道,他把錢擱在銀行裡,這眼瞅著就貶值,這怎麼辦呢?中國股民是耗子給貓當三陪,要錢不要命,所以他也得去。

溫家寳講的中國經濟深層次的問題,他是故弄玄虛,什麼深層次的問題?你就這個問題,你在那故弄玄虛什麼深層次問題,所以大家都知道,中國股市就是一個賭場。

再有中國人天性就是好賭,大夥都知道這就是賭場咱們就是賭,所以現在就是賭奧運這一票,看誰把誰給玩了,所以中國股市就是在你國家整個的政治體制改革,沒有走上正軌,中國股市依然是個賭場。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于先生。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中國股市為什麼暴漲暴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者發表高見。熱線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

主持人:剛才兩位觀眾朋友談到尤其是北京那位于先生,他說到就是中國百姓他並不是不知道中國股市不是一個很健康的股市,他把它當成一個賭場就去賭,因為他們也沒有投資渠道。那您對這二位觀眾朋友所說的,有什麼要回應的嗎?

李凡:這個一方面是投資渠道的問題,另外一方面還有一個泡沫經濟的因素在裡面,就是過多的熱錢找不到出路,所以必然就是追捧有限的投資渠道,使得股票瘋漲。實際上530以前,剛才有一位朋友說到就是530以前股市是一個比較好的時期。

主持人:彎腰撿錢的。

李凡:對,彎腰撿錢。其實那個時候我覺得已經是一個很危險的時期。實際上如果處處都在談股票的時候,就是已經很危險了,這實際上就是一種泡沫經濟的表現。在這個過程中不但是股民在賭,連公司自己也在賭。

它為什麼要上市籌資呢?實際上籌集資金也不是為了因為需要資金用,而是它自己就覺得好像現在股票這麼高可以撈一把的時候,就是公司自己也知道,它就說我發行股票這麼撈一把,實際上它知道它的股票和市場的股票的價格應該是同等的。

這樣它自己就知道我發行不發行股票既不虧也不賺,但是如果這個公司自己知道了,我現在發行股票這個價格比這個價值要高,那麼我發行股票我就可能賺了,實際上它自己也參與這個賭博了,在這種時候它就給市場發放了一個信息,就是說現在你股票買低了。

實際上在西方看到的是相反的一個現象。在西方經常看到公司"回購股票",就是它知道我公司的股票價值,從它的盈利、從它自己的帳面上這個資產的情況是比市場上的價格要高,所以它回購,回購了以後,就能增強現有持股人的這個利益。但是中國現在的作法往往是相反,它就是賭一把的這樣做,實際上這麼做這也是一種不健康的做法。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