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極的震區作秀掩蓋不了依然故我的專制本性

2008-05-21 05:20 作者: 張世航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次才知中共的表演欲之強,雖專業演員而不及之。遭空前巨難的川蜀,其震前徵兆如蟾蜍大規模遷徙等,根本就提不起中共表演的勁頭。一俟房倒屋塌,中共立即精神抖擻的衝向屍骨纍纍的蜀地,在竭力發揮經年累月苦練的演技的基礎上,竟然還投入了若干的感情,也算勉強進入了角色。大約尚存一些良知的溫家寳是較適合此類角色的,大震發生後,基本沒怎麼準備就出現在災區,面對須即時發揮的場景,關鍵時刻,忘掉了幾句官話大話套話,擠出一分感情,現出一絲久久壓抑的人性。胡在這方面的素質遠不及溫,在北京緊急交代要務之餘,對語言動作表情的反覆揣摩還不敵溫的即興發揮,面對血痕斑斑的土地和斷腿少臂的死傷者,胡微胖的臉上依舊泛著笑容,舉止從容,和抗災一線的士兵搶鏡頭,讓人們停下救人去聽他的大官話(想來是一時記不得了台詞)。被胡緊緊抓住雙手的老農,胳臂彎曲欲縮,帶著明顯的驚恐神色瞪著面前這位位高權重者,而胡全心投入表演,精神高度集中,感官失靈,恐未覺察:又是一場獨角戲。雖然胡的表演功夫至此,然而想必也發揮到了極限,而坐守北京的其他高官,連胡的本領也沒有,唯一能做的,是在外國賓客面前擺出偽善或冰冷的面孔。

中共的演技不過如此,然而在表演方面素來有頑強的自信和良好的心理素質,受百般譴責仍面不改色,雖天下人皆謗之,仍能閑庭信步,我行我素,盡情表演,六四大屠時,攥著血痕纍纍的刀刃說"沒死一個人",這次總算逮著一次自認為是毫無責任的"天災",自以為是改變形象樹立權威的機會,豈有不好好演出之理,全黨上下努力發揮主觀能動性。無奈客觀物質條件極其有限,有時連道具都不好準備,除了"感謝共產黨"等幾個筆畫無力的大字,便是民宅坍塌殆盡的慘相,素來承擔著建立專制思想統治基礎之重任的學校,這次成為毀滅幼弱孩童身體的墓場;一些官府樓苑巍然屹立,最多是裂了幾道縫。巨大的災難,能將人間的本來面目以最明晰的方式還原。餘震頻頻尚且不倒的高樓,初震即癱成一片的廢墟,鮮明警醒;官民對立,貧富分化,民之脂膏的去向,一目瞭然。

視天下為私物的專制統治者,不高興時要殺人,高興時要傾舉國之力搞面子工程,給自己鑲金鍍銀,塗脂抹粉。外邦倘要相援,也得扮成"臣服""貢奉"之類的角色,才能博得專制統治者的歡欣。對那些堅持把援助和"人權""民主"一起送過來的國家,專制統治者每每龍顏大怒,推開外援。對專制統治者無足輕重的老百姓都是配角,多一些或少一些,對專制統治者而言只是一些數字,無關專制統治者的主角地位,老百姓瀕死的慘叫算是專制統治者盡興表演的伴奏。

獨裁者為主角的戲台上,王侯將相是重要角色,小民百姓是配角,有時候,專制統治者為了將戲演的漂亮,會想方設法的給配角分工。為了彰顯主角的偉大,小民百姓須逢喜而頌,逢災必捐。願意演或不願意演,都得接受相應的角色。大災後的神州大陸成了大戲臺,演技高明的真戲假作,演技平庸的假戲真作,最不會演戲的是孩子,我在本月中旬去鄉下做客,宴席上見兩個五、六歲的孩童,一男一女,天真爛漫,問他們"捐款了嗎",男孩子咬著手指,笑呵呵的說:"老師讓捐了,最少得捐一塊,俺把奶奶給的壓歲錢都交了。"我問:"多少錢?""三塊兩毛錢。"我的眼睛濕潤了,心隱隱的痛。但願純真至善的孩子的一點錢,不要成為善於表演的中共官僚們的囊中之物。這場大戲對退休人員最是開恩,不必在攝像機面前魚貫而趨捐款箱面前,瞅著工資存摺上面的扣除數字就沒事了:算是演出任務最輕的。中共的宣傳部門最是忙碌,號令頻頻,演的戲太多,簡直暈頭轉向了。

軍隊一直在辛辛苦苦的配合中共的諸多重頭戲,這場大戲自然少不了。可惜軍隊派系林立,不都聽主角的,真正能演戲的又須兼其它要務,主角心存顧忌,幾乎不敢讓御林軍投入角色。幸好軍隊龐大,除了空軍,有不關要害的簡裝陸軍可用,主角靈機一動,讓幾個人做做高空跳傘表演,其餘的跋山涉水,步行演出。因道具不足,有的只好徒手上場。

為了達到最佳效果,災民也不免要充當臨時演員。死去的人們總算避開了演出(個別情況下也未必);尚有一息的人們,有的成了重要角色。有所學校,只有兩個孩子活下來了,新聞反覆報導救出這兩個孩子的鏡頭,中央電視臺為了拍攝救出孩子的一剎那,還讓救援人員把剛拖出的行將嚥氣的孩子停留一會,讓他們選擇最佳角度拍攝,對於那些活活埋在同一所學校下面的三百個孩子,他們草草帶過。這樣的表演算是比較有創意的。

2008,為中共充分施展演技提供了廣闊空間,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面子工程尚未竣工之際,悲慘的蜀地和模糊的血肉,將中共上下許多人壓抑許久的表演熱情激發出來,為中共在奧運舞臺的演出提供了熱身運動的條件,在一心為私的專制陰魂的操縱下,人為的將國之災難演化為一場大戲。然而,避開官方媒體的層重煙幕,我們依然看到,在震區百姓哀號連天時,惟真正有良知的人們忘卻了角色和身份,不在乎利害得失,以寬宏的愛憫和堅韌的意志清除著專制帶來的種種救災障礙,為尚有一線生還希望的同胞付出血汗,登峰造極的震區作秀和依然故我的專制本性,都不能掩蓋他們煥出的光耀。他們,才是中華民族的脊樑,天災人禍的剋星,民主中國的希望。


(本文首發於"看中國"網站)

2008年5月中旬完稿


志同道合的朋友請聯繫本人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本人QQ: 50485326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