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逃出廢墟血手刨出妹妹(圖)

2008-05-25 22:19 作者: 記者 柯娟 攝影 張哲睿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6歲少年逃出廢墟血手刨出妹妹
16歲的賈龍

「妹妹要是不轉到我們學校,她不會碰到這場地震,我一定要救她出來。」地震後,16歲的賈龍被埋在廢墟下,生死一線間,這是他心中一個堅定的念頭。「我一定不會死,哥哥一定會來救我。」廢墟下,這成為支撐14歲的妹妹賈佳堅持下去的最大信念。

賈龍用手把埋在廢墟裡的妹妹刨了出來,不僅刨出了妹妹,他還勇敢地、一次又一次地衝進已成一片廢墟的都江堰向峨中學,用早已血肉模糊的雙手和單薄瘦弱的肩膀,連刨帶背,營救同學和老師。

而妹妹賈佳被送往醫院後,在手術書上勇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意截去自己的左手,並對流著淚的醫務人員說:「不要哭,我能活著已經很幸運了。」

廢墟下 救出妹妹是唯一念頭

講述者:賈龍(16歲)

身份:都江堰向峨中學初三學生

在成都的363醫院裡,這對小兄妹儼然是最受大家喜愛的人。因為喜愛,醫院的醫生護士時不時都會過來看看他們,和他們聊聊天,看一看賈佳那燦爛的笑容。因為感動,很多素不相識的人來到醫院,送來書本、衣服和食物。賈佳性格外向,和誰都能聊。而賈龍很多時候就坐在一邊,帶著寵溺地看著活潑的妹妹。只是,有時眼角瞟向妹妹左邊那截空蕩蕩的衣袖時,臉上會閃現一絲心痛……

妹妹年初轉到我們學校讀書,我的教室在三樓,妹妹在四樓。她成績很好,又是班上的文體委員,能歌善舞。逢年過節,她自己會先跟著影碟學跳一段新舞蹈,然後教給同學,所以她在學校裡很受歡迎。每個星期五,爸爸會騎摩托車過來接我們回家。我和妹妹一起坐在車子後面,風吹拂著她的頭髮,掠過我的臉龐,感覺痒痒的。我不停地躲,她在前面壞笑,笑聲特別清脆。我很愛聽她笑。

5月12日,我們正在埋頭寫作業,突然感覺腳下的地板一陣晃動。在向峨鄉,因為開山放炮,經常有晃動的感覺,我們開始都沒在意。緊接著,教室晃動得越來越厲害,不知是誰喊了聲「地震了,快跑」。我們剛衝到門口,腳下一空,我本能地抱著頭掉了下去。隨之而來的是一片黑暗,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死了,我用力地呼吸了一下,發現沒事。

黑暗中,我第一個想起了妹妹。如果不轉校,她就不會碰到這場災難。我不能讓她死在這裡,我一定要救她,這個念頭越來越強烈。廢墟之中,我發現身體和手都可以動,我開始用力刨掉壓在我身上的東西。我得自救,才能出去救我的妹妹。我刨出一個小洞,看到了光線,呼吸到了滿是灰塵的空氣,可是壓在我胸膛上的那塊石頭卻怎麼也推不動。一個叔叔經過我的身邊,我大聲喊他,他幫我搬開了那塊石頭,我腳上一使勁,爬出了廢墟,卻感覺脖子上一陣刺痛,我猜肯定在流血。可我顧不上,我得趕快找到妹妹。

我站起來才看到,學校變成了一片廢墟,倖存的老師和趕來的家長都在廢墟裡搜救活著的人。憑著記憶,我往妹妹教室的方向走去。廢墟之上,我碰到妹妹的同班同學李運濤,他說他從四樓跳下來逃過了一劫,並把我帶到一塊廢墟中,說他聽到了妹妹的聲音。李運濤趕著去救其他人,我喊了聲「賈佳」,妹妹答應了一聲,聲音還是那麼清脆。我心裏一陣狂喜,開始搬那些東西。我雙手血肉模糊,真的很痛,手背上有塊肉都挂掉了,可是那時我顧不上這些,能救出妹妹就行。

終於,我刨出了妹妹,看到她左手臂上挂掉了一大塊肉,隱約能看到骨頭,可這個傻丫頭好像感覺不到疼痛。我趕緊把衣服脫下來包住她的傷口。這時,我聽到底下還有人在喊救命。

一次次衝進廢墟 救出同學和老師

我把妹妹扶到了操場上,確定她安全後,我又跑回那片廢墟。這時餘震不斷,一些磚頭還在不斷往下掉。我心裏也怕,可是聽到那一聲聲的「救命」,我還是往前跑去。搬開石板,我看到了妹妹的同學趙燕,我把她背了出來。就這樣,一趟接一趟,我又背出了劉銀和一個不認識的同學。最後一趟時,我看到班主任晏寧,她坐在門衛室,雙腿血肉模糊無法動彈,而餘震已經讓門衛室搖搖欲墜。我趕緊衝過去,將老師背在身上。可是老師太重了,我背了幾次,連步子都邁不動。老師讓我自己先走,不要管她。我還是繼續背,不知哪來的力氣,終於背起來了。我一步一步往操場挪去,我的鞋子也不知去哪了。光著腳踩在那些磚頭瓦礫上,疼得我額頭直冒汗。從門衛室到操場,可能就100米,我卻走了10多分鐘。還好,大家都安全了。

妹妹真的很堅強,她一直都沒哭,還不停地安慰其他同學。5月13日凌晨,救護車來到蒲陽醫院,我讓她趕緊上車,她卻一直讓那些比她傷得更重的人先走。我常常在想,如果妹妹的手能得到及時治療,也許不會截肢。

我的一個好朋友張露當時也在等候救護車,他頭部傷得很重。我對妹妹說,我得留下來陪他。妹妹讓我不要擔心,她自己上了出租車去了醫院。後來,我和張露被送到了成都市西區醫院。

我心裏一直很記挂父母,不知道他們的情況,他們也不知道我們的生死,肯定很著急。為了給父母報個信,5月14日上午,我和幾個向峨的同學一起坐上公車,先到郫縣。一路上很多好心人幫我們,我們就靠搭便車和步行終於回了家,見到了焦急的父母。

現在,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我感到很幸福。妹妹的一隻手沒了,但是她依然樂觀,這種樂觀讓我又佩服又心疼。我們都還活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我不慌 哥哥一定會來救我

講述者:賈佳(14歲)

身份:都江堰向峨中學初二學生

今年春節後,我才從彭州轉到都江堰的向峨中學,哥哥在這裡讀初三,我讀初二,直接進的尖子班。

5月12日下午14點25分,我們剛上完政治課,語文老師李軒(音)就走了進來,我們向老師建議說「想休息下」,李老師就喊我們先把作業做完。我低著頭,突然感到地板開始晃動,那晃動越來越凶,我們全班開始往門口衝去。我坐在最後一排,直接從後門跑到了走廊,剛一出去,樓就垮了,我往下掉,感覺很多東西砸在我身上,尤其是左手,被一塊預制板壓到,一點知覺都沒有,也感覺不到痛,但是我全身無法動彈。

震動終於停了。我周圍的廢墟裡被埋了很多同學,我看不到他們,只聽到他們不停地哭喊著呼救,那哭聲讓我心裏發怵。但是我沒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冷靜,我只是想,我肯定不會死,哥哥一定會來救我。我感覺到旁邊有同學不停在動,我被擠壓得更緊了些,這讓我很難受。我大聲喊:「冷靜下來,不要哭,不要亂動,等人來救我們。」

大約過了20分鐘,透過我頭頂上的一個縫隙,我看到很多人的腳在上面走,很多大人和老師過來喊名字,這時,我聽到了哥哥的聲音。他真的來了,他在喊我,我就知道他一定會來救我。

哥哥先是把壓在我身上的一些磚塊和木頭搬開,我的頭和大半個身子露了出來,這時我才發現哥哥的雙手已經血肉模糊,可他像是沒感覺到痛一樣,一刻不停地搬那些東西。可是壓在我左手上的那塊預制板太重了,他抓住一個正在邊上找自己孩子的大人,求他幫幫忙。很快,預制板被移開了,哥哥拉著我的右手,一使勁,我終於出去了。

我不怕 手術書上自己簽名

5月13日凌晨,我們在蒲陽一家醫院外的草坪上,等待救護車把我們轉到成都的醫院治療。四周坐滿了傷員,很多人頭破血流,而我的左手卻沒什麼疼痛感,我一直以為沒太大問題。救護車一輛輛地開過來,我本來可以很快上救護車,可是看到周圍有很多人好像比我傷得更嚴重,我就讓護士先扶他們上車。

這時,有很多成都的出租車司機志願過來接送傷員。哥哥攔了輛出租車,把我和另外3個學生送上了車。他的一個好朋友頭部受了很重的傷,他說要留下來陪那個朋友,於是我先走了。在車上,我們4個人都沒說話。我一直盯著車上的一個鐘,看著時針、分針一圈又一圈地轉著,心裏默數著時間。

的士師傅載著我們到了363醫院。我看了眼時間,那是凌晨3點,離我被救出來已經過去了13個小時。很快,我躺上了手術臺。醫生問我怎麼受的傷,我就給他們講我剛剛經歷的事,他們的眼眶都紅了。

在檢查完我的傷勢後,醫生說,「你的左手必須截肢」。我一下懵了,接著大哭起來。那是地震後我第一次哭,我邊哭邊哀求醫生:「叔叔,我想保住我的手。」在場的醫生護士都哭了。慢慢地我平靜下來,我想起哥哥那麼辛苦把我救了出來,想起有的同學可能死在了廢墟下。和他們相比,我真的算幸運的,失去一隻手又算什麼呢?由於沒有家人在身邊,醫生拿來手術書,我心裏也很難受,我對叔叔阿姨們說「不要哭」,然後在手術書上,一筆一畫寫下了我的名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