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達賴喇嘛的消沉

2008-05-28 14:29 作者: 譯者 何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英國《金融時報》記者聯合報導譯者/何黎

達賴喇嘛一向以樂觀與微笑的形象著稱,在與國際媒體的會晤中,他時常會迸發出一陣陣富有感染力的笑聲。最近,為爭取對西藏事業的支持,達賴喇嘛出訪歐洲。然而,在他最近的行程中,當他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我們發現,這位72歲高齡的諾貝爾獎得主對於600萬藏人的境遇,表現出的是一種抑制的、近乎消沉的心情。

在本報45分鐘的採訪中(採訪地點位於諾丁漢賽馬場旁邊的一所酒店,與他在印度北部的流亡居所相比,這裡肯定就像是另外的一個世界),達賴喇嘛流露出一種與日俱增的無奈和挫折感。他表示,自己以和平方式尋求西藏自治的承諾,正失去年輕一代藏人的支持。他在採訪中表示:"我不再在意自己是否正在失去影響力。"

然後,當我們問及達賴喇嘛如何看待故鄉前途時--自1959年以來他一直沒有回過西藏,身著紫紅色袈裟長袍的他聳了聳肩。"我真的感到很無助,就是這樣,我盡了最大努力。半個世紀以來,我一直無家可歸,只有一個目標。我通過道德訴求來幫助西藏人民的做法是不是已經失敗了?行啊,就算它失敗了吧。可我還是一位佛教徒。與普通政客相比,我的想法略有不同。"

在這些艱難的日子裡,這種無助感可以理解。然而,2008年應該給他提供了重要的機遇,讓他可以從中國政府獲得西藏更大自治權的切實承諾。中國政府決心在今年夏天舉辦一次成功的奧運會--許多藏人曾以為,這可以對中國政府構成壓力,迫使其做出讓步。

然而,至少已造成6萬人喪生的一場大地震,讓中國在一夜之間從"惡徒"轉變為受害者,令國際社會對西藏的同情漸趨枯竭。自3月份的拉薩騷亂爆發以來,中國招致了如潮的批評。

達賴喇嘛承認這一點:"當然了,一開始,人們對這次大規模地震的受害者表示出更多的關注。"

但他仍然堅信,西藏問題現在被逐步邊緣化的原因之一,是中國拒絕讓外界見證對人權的鎮壓。

"正在進行(對僧侶的)再教育,這是很顯然的事情。有些地方有人被捕。這也是我為什麼經常向國際社會和中國政府表示:'請讓更多的人到那裡去,讓他們自己看看發生了什麼。'"

達賴喇嘛抓住了一線希望。中國政府決心在奧運臨近期間保持西藏的穩定,因此同意下月與達賴喇嘛的代表商談西藏地區的未來。當然,達賴喇嘛對中國政府的動機表示懷疑。他問道:"這樣做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奧運,還是要解決西藏的實際局勢?我不知道。"

不過,達賴有一系列要求,首先是對拉薩騷亂中被捕的示威者進行公正審判。至於西藏的政治解決方案,他堅稱自己並未追求西藏的完全獨立,而只是"切實可行的自治"(realistic autonomy)。他還暗示,他要求的不是在以往幅員更為遼闊的所謂"歷史上的西藏"進行自治,而只是目前的"西藏自治區"。

但他堅持認為,無論藏人居住在哪裡,中國都必須賦予他們更多的權利。"我們尋求的是真正落實(藏族)少數民族的權利,他們正面臨文化和語言的滅絕,我們在為所有這些人而努力。"

無論下個月的談判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達賴喇嘛與中國領導人之間的關係仍會高度緊張。不過,達賴喇嘛對中國國家主席和總理謹慎保守的路線表示理解。

他表示:"我對胡錦濤和溫家寳表示同情。他們管理著10多億人口的國家,要面臨許多錯綜複雜的問題。文化大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的傷痕仍然存在,另一代人身上又經歷了天安門事件造成的創傷,腐敗現象很多。"

"今天的中國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國家。舊傳統遭到嚴重摧殘,馬克思主義已然失敗。因此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期。所以,中國領導人更加謹小慎微。這很實際,也可以理解。"

然而,達賴喇嘛毫不掩飾中國侮辱性的激烈言辭給他造成的傷害。"如果有一些中國官員覺得,把我稱為'魔鬼'或'穿袈裟的豺狼'是合適的,這沒有什麼。可是中國成百上千萬純真的年輕人呢?如果他們真的覺得達賴喇嘛是個魔鬼,我會感到挺難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