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捂死腦癱女兒 曾奔走20年救治(圖)


母親捂死腦癱女兒 曾奔走20年救治

李道紅說,後悔殺了女兒

母親捂死腦癱女兒 曾奔走20年救治

父母辛苦照顧張菲20年

"我只是擔心,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誰會來照顧她。"這是一位殺死患腦癱症的女兒的母親在法庭上對自己的辯白。昨天,來自江蘇銅山縣的農村婦女李道紅被控故意殺人罪,在北京海淀法院受審。

事件·殺女

2007 年1月19日,冬天裡一個寒冷的下午,來京給女兒治病的李道紅在一家公寓房間裡,把200餘片安眠藥餵進女兒張菲的嘴裡。她告訴女兒,這是給她治腿的藥。女兒不會說話,看到這麼多的藥,卻還是很順從地一口一口地服了下去。看著漸漸熟睡的女兒,李道紅將枕巾、被子覆蓋在女兒的臉上。

李道紅就這樣結束了20歲女兒的生命,20年來,這條生命給她帶來過做母親的歡樂,也帶來了始料不及的勞累。女兒出生後就患有重度腦癱症,不會說話、不會走路,只會用哭鬧來與人交流。但她依然一口飯一口飯地將她餵養到了20歲。

離開房間時,李道紅特意把1000元現金平鋪放在枕巾上。

庭審·棄辯

李道紅今年47歲,卻已是滿頭白髮,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在法庭上她沒有聘請律師為自己辯護。對於檢察機關指控她給張菲服用大量安定類藥物,後將枕巾、被子覆蓋在張菲面部,導致其機械性窒息死亡的罪行,李道紅沒有任何異議。

庭審中,李道紅稱,她是騙女兒說那些安眠藥是治腿的藥,女兒才肯吃的。而當法官問她為何要在枕巾上平鋪1000元錢時,李道紅說:"我想她要是能醒過來,這錢就留給收留她的人;要是她死了,這些錢就用來給她安葬。我還給她留了些吃的。"整個庭審過程只持續了短短半個小時。

公訴人最後提出,經司法鑑定,李道紅患有神經障礙,作案時處於發病期,但具有刑事責任能力。而鑒於李道紅盡心盡力照顧被害人多年,並且作案目的是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和女兒痛苦,建議法院從輕處理。法院將擇日對此案進行宣判。

被帶出法庭時,李道紅失聲痛哭,她說自己現在很後悔,她只是擔心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誰會來照顧女兒小菲。

案外·求情

庭審結束後,一直等候在法庭門外的李道紅丈夫張明和他的大哥張聰仍然遲遲不肯離去,張明對記者說:"我一年多沒見到她了,你能讓我看看你們拍的畫面嗎,我想看看她現在好不好。"由於系此案的關鍵證人,按照法律規定,張明和他的大哥無法參加旁聽。

開庭之前,張明和張聰就早早地等候在法庭門口。"當時我不在場,我出去給她們娘兒倆買飯去了。"張明對記者說,失去女兒他很痛苦,但他也十分理解妻子做出這個舉動的苦衷。"我們這20年來,帶著孩子四處尋醫,這次帶她來北京也是看病的,可醫院都說治不好。我們那天推著孩子直到深夜11點才找到住的地方,太狼狽了......"張明說著號啕大哭起來,並跪下身對面前的記者們表示,他希望法官能對李道紅從輕處理。

張明的大哥還掏出李道紅大女兒寫給法官的一封求情信,信中的言語間流露著女兒對母親的一份心疼。"妹妹大小便失禁是常事,母親總是默默地洗著妹妹的衣服,眼淚就吧嗒吧嗒地往水盆裡掉,也許在別人家看不到這樣的畫面,但在我們家,這就是母親全部的生活。青春期的妹妹只准母親抱著她去廁所,而母親想要抱起她卻越來越吃力。母親很可憐,沒有文化,家裡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很傷心,但是我和在念高中的弟弟都不想本來已經殘缺的家再失去媽媽......"

和李道紅大女兒委婉的表達方式不同,作為張明兄長的張聰很為這位弟媳婦"抱不平"。"我想不明白,她20年為女兒操勞,回頭卻還要為女兒來坐牢。"張聰說,其實死去的不痛苦,活著的才痛苦。在張聰的印象中,侄女雖然不會說話,但也十分懂事。"這孩子,以前給她餵藥,她從來都是咬著牙,閉著嘴,不肯吃的。但是這一次,給她餵藥的時候,她是張開嘴的。"張聰說,也許,小菲也知道,她媽媽累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