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大被包養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DV拍下全程(圖)


張超:女,19歲,雲南大學旅遊文化學院經濟系工商管理專業大二學生。

生活中的張超是怎樣一個人?"普通女生。"很多學生都這樣說。與她相熟的一名男生說,她並不是那種長得很漂亮或者在校園很活躍的那種,打扮像其他一些女生一樣比較時尚,但不"跳"、不是很前衛,很多人都是在事發後才知道張超這個名字。

繼吉林導遊徐敏超狂砍20名路人之後,古城麗江最近再次發生惡性事件。雲南大學旅遊文化學院19歲大二女生張超,和她的男朋友等人,將包養她的當地大款殺害、分屍,並用DV全程拍攝下來。有人稱之為"雲南大學女馬加爵"。

處於社會轉型期的大學生,其心理狀況值得關注,而此事也暴露出獨立學院在快速擴張中,對學生教育、管理諸多方面存在問題。放在疑為教育產業化的背景下審視之,或許對整個教育體制有所裨益。

有消息說,兩人幽會時木對張有虐待行為。另有消息說,木曾在張面前炫耀他有一張300多萬元的銀行卡。

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據介紹,這就是嫌疑人將屍體沉河的地方,事隔多日後,河裡漂起麻袋,引來路人好奇。

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案發多日後,沉屍的河邊還有一堆使用過橡膠手套。

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村民介紹,這就是木鴻章老家的房子,但裡面已經6年沒有住人了。

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張超是這所大學的大二學生。

女大學生殺死大款碎屍

張超是這所大學的大二學生。

去年12月19日夜,張超叫上男友和他的一個朋友,在木的3層別墅裡,把牙籤扎進木的手指甲縫裡,逼迫他說出銀行卡密碼。達到目的後,張超男友說,就不要他的命了吧,但張超堅持要殺,並碎屍裝進不同袋子。碎屍有兩個目的,一是表達憤恨,二是以為這樣就不會被人發現是誰。

駭人聽聞的是,張超手持DV,把殘害、分屍木鴻章的過程全程拍攝了下來。

作為一名城市背景成長的女生,張超為何如此殘忍?外界推測她是否有心理問題,對此,張文逸介紹說,據校方調查,張超在北京讀中學期間"德智體是正常的 "," 只有一點引起我們注意,她的家庭有些特殊情況。她父母所在煤礦沒有煤可挖了,處於倒閉破產狀態,父母都下崗,經濟不太好。"

2007年12月19日,雲南麗江公路管理總段路橋施工隊項目經理、39歲的工程師木鴻章徹夜未歸。大約9點多,他的妻子李女士撥打他手機,兩次都無人接聽,第三次撥打時,手機已經關機。

第二天一早,李女士打電話給丈夫的司機,司機說昨晚並沒有和他在一起。向交警朋友打聽,昨晚也沒有交通事故發生。家人開始報警。

12月21日,警察首先在麗江城郊的玉河中村找到了木鴻章的坐騎---一輛深色帕拉丁越野車,停靠在離天上人間娛樂城300米遠的一處僻靜村道。"它停這有兩三天了,一直沒動,完好無損。"鄰近一戶村民說。

22日,警察在玉龍縣護城河一帶發現木的碎屍,裝在不同袋子裡多處拋屍。

23日,警方控制犯罪嫌疑人:雲南大學旅遊文化學院經濟系工商管理專業大二女生張超,她的男朋友,以及她男友的一名男性朋友。據說,這個男性朋友的女友,也是張超的校友。

24日,警方進入這家學院進行調查,校方才知道張超涉案。

這是繼去年4月吉林導遊徐敏超狂砍20名路人之後,寧靜的古城麗江又一次陷入惡性事件風波。

娛樂城裡認識兩個男人

一個是"少爺"男友,一個是大款情人

天上人間娛樂城是麗江最高檔的KTV夜場,上面懸掛著橫幅---"學習貫徹十七大精神,深入開展法制宣傳教育"。它與雲大旅遊文化學院不到10分鐘車程,去年5月開張後,張超與另一名女生經人介紹,來到這裡兼職,陪客人喝酒、唱歌。在這裡,她認識了決定她一生的2個男人:她的男友,和她的大款情人木鴻章。

據天上人間工作人員王鶯鶯(化名)透露,張超男友是雲南德宏人,今年二十七八歲,離異,"長得比較高大帥氣,為人低調、冷靜,穿著談吐有一定品位",曾在昆明一家夜場做經理,去年5月來到天上人間,因人生地不熟,便從最底層的"少爺"(男性服務生)做起。

"少爺"收入主要來自KTV包房客人的小費,最低是每個包房100元,關係熟絡的,還可介紹朋友消費,得到一筆訂房費。"少爺"收入從1000元到3000元不等,最高可拿到4000元。而陪客的小姐,小費至少是200元,如果出臺包夜,至少是1000元。

張超的情人木鴻章出手闊綽,他妻子證實:"他在朋友、親戚、父母面前,都是幾千幾千地花,身上常帶有1萬元以上現金。"他生前一名朋友說,每次應酬他總是主動買單,別人相爭,他就開玩笑說:"我是有錢的!"木鴻章曾在昆明一所理工科大學就讀,業務水平較高,是公司領導的得力助手,"在麗江做工程的人裡算是專家,因為其他人文化都不高,"也許正因如此,他在應酬中和朋友們並無很多共同語言,顯得比較孤獨。

張超一名同學說,木鴻章認識張超後對她很好,一個月給她3萬多元。知情人士表示,兩人經常在木的一棟3層別墅裡幽會。

目前尚不得知,張超最先認識的是哪個男人,但王鶯鶯發現,她和這名大她八九歲的離異男子相戀了,併發展到訂婚的階段,"她大方,活潑,隨和,兩人挺相配的。"

至於張超是否出臺,她男友是否知道她同時與木鴻章保持親密關係,王鶯鶯表示不知情,只說:"她身邊一些女伴都是跑紅塵的,在這個環境裡,她可能也會偷偷出去賺些錢花。"

根據王鶯鶯的說法,張超在天上人間兼職2個月後,學校發現了,報告到當地文化部門,文化部門出面,娛樂城不敢再用兼職學生,張超便離開了。此時,張超男友也來到另一家夜場做經理,張超常常在下午下課後跑去陪伴男友。一度她提出想再去夜場兼職,但男友不同意。

在一次麻將桌上,木鴻章手氣不好,便打電話叫來張超,張超幫他贏了12萬元,最後木只給她2萬元,這激起了張的憤恨。有消息說,兩人幽會時木對張有虐待行為。另有消息說,木曾在張面前炫耀他有一張300多萬元的銀行卡。

去年12月19日夜,張超終於把她的憤恨與慾望發泄出來。她叫上男友和他的一個朋友,在木的3層別墅裡,把牙籤扎進木的手指甲縫裡,逼迫他說出銀行卡密碼。達到目的後,張超男友說,就不要他的命了吧,但張超堅持要殺,並碎屍裝進不同袋子。碎屍有兩個目的,一是表達憤恨,二是以為這樣就不會被人發現是誰。

駭人聽聞的是,張超手持DV,把殘害、分屍木鴻章的過程全程拍攝了下來。

拋屍後,張超等人並沒有跑遠,她拿著木鴻章的銀行卡幾次取錢共十多萬元,警方據此最終鎖定犯罪嫌疑人。當警察出現在她面前時,她似乎很鎮定,說:"我知道你們來幹什麼。"

據說,她還提了個要求,如果要判死刑,希望是注射方式,而不是槍斃。

出事後才發現彼此的陌生

師生眼中的普通女生,妻子眼中的好好丈夫

張超今年19歲,是雲南大學旅遊文化學院於2006年招收的第一批北京生源中的一個。1月2日,她母親經過3小時飛機和9小時夜班汽車的顛簸趕到麗江時,她父親還生病在家。"她母親情緒很激動,警方不能安排母女倆見面,只讓送幾件禦寒衣服。"學院學生工作部主任張文逸說。

張超母親顯然不清楚,她唯一的女兒到底做了什麼。她向學校提出一個請求:"如果張超在這件事裡陷得不太深,希望學校能保留她的學籍。"

作為一名城市背景成長的女生,張超為何如此殘忍?外界推測她是否有心理問題。對此,張文逸介紹說,據校方調查,張超在北京讀中學期間"德智體是正常的 "," 只有一點引起我們注意,她的家庭有些特殊情況。她父母所在煤礦沒有煤可挖了,處於倒閉破產狀態,父母都下崗,經濟不太好。"

根據張文逸的說法,學校得知張超在天上人間兼職的事後,班主任特意和她父母通過電話,本是"教育和勸說她不要去",但他們的意思是已經簽了合同,還是等到合同結束之後。"我們猜測可能是家裡因為經濟狀況,才同意她去打工的。"

張文逸表示了他的為難,"學校不可能深入到這一個事情調查中去,又沒事實依據。"

生活中的張超是怎樣一個人?"普通女生。"很多學生都這樣說。與她相熟的一名男生說,她並不是長得很漂亮或者在校園很活躍的那種,打扮像其他一些女生一樣比較時尚,但不"跳"、不是很前衛,很多人都是在事發後才知道張超這個名字。

這名男生說,最近同學們議論起張超來,才發現"她說話的社會味比較濃,不像個大二女生",張文逸只瞭解到:"她學習一般。"

對木鴻章妻子來說,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又何嘗不是陌生的?"我絕不相信,絕不相信。"對外界傳言木、張兩人的包養關養,左臂纏著黑紗的李女士一臉悲慼卻又斬釘截鐵。"我們夫妻感情很好。除了出差,他從來沒在外面過夜,每次在外應酬,他都會主動打電話給我說,一般在晚上11點前他都會回家。"

她認為,丈夫被害只有"謀財害命"的可能,最多,她只相信丈夫是為了應酬,"在外唱唱歌、喝喝酒,逢場作戲嘛,那也就是普通男女朋友關係,這是很正常的。"

木鴻章生前一好友透露,在2個月前一次聚會中,李女士跟身邊女伴們說:"做工程的很多人都包養了情人,但我老公肯定沒有。"

如果她說的是真心話,那只能說明木鴻章在妻子面前表演的功夫很高。知情人士稱,他在麗江城郊的一處高檔住宅小區擁有一棟3層別墅,用來和情人幽會,張超僅是其中一個。

現在,李女士一直在家,沒有再去上班,她所任教的小學,離天上人間娛樂城只有10分鐘步行路程。"社會傳言給我壓力太大了!我擔心對我9歲的兒子造成傷害,我只對他說‘爸爸不幸遇難'。"

兼職大學生活躍在古城

直到警方5天後來宿舍調查,學校才知道張超殺人一直未歸

雲南大學旅遊文化學院離麗江古城不遠,打車十幾元錢就到,公交車也很方便快捷。在麗江,很多夜場、酒吧、超市、旅行社、手機城,都活躍著這所學校的兼職學生。

校方相關資料稱,學院重視每一個學生的創造能力,提倡個性化學習,以培養應用型人才為目標,尤其是力主打造成名牌專業的旅遊管理專業,非常重視多層次的實踐教學活動,而力主打造特色專業的藝術系,則"鼓勵學生跳出校園,參加大學圍牆之外的活動"。

"麗江是一座適合放下包袱的古城,對我們來說,這個包袱正好成為我們的抱負,我們的專業比在其他任何城市都更適合發揮。"旅遊管理系大四學生蘇銳煒說。他也是學院旅遊協會會長,常在校園與古城之間跑動。

這種寬鬆自由的學習環境,讓學生有機會和時間接觸社會,但實際上,更多的兼職學生,從事的並不是和本專業直接有關的行業,他們的兼職目的,似乎也不僅在為了提高學習水平。

蘇銳煒說,很多學生來自大城市,消費理念比較新潮時尚,他們渴望走出校園感受社會,而他的大二師弟何剛(化名)說,他兼職主要是為了減輕家裡負擔。

雲大旅遊文化學院是一所三本院校,藝術設計專業每學年學費1.2萬元,其他專業1萬元,住宿費每學年600-1200元,這對一些普通家庭的學生來說不是小數目。從大一開始,何剛就經常利用業餘時間去商場、超市,做一些廠家的新品推銷,每個月平均能掙七八百元。

儘管已經放假,在天上人間娛樂城旁的一家高檔餐廳,與張超同專業的大三女生段玉仍在奔忙。她笑意吟吟,熱情又帶些矜持地向客人們推銷白酒。她說,大三的課程不是太多,餐廳離學校又不遠,每天下午下課後,直到晚上8點半,她可以工作3個小時,一個月下來也能賺到近千元。

張文逸承認,在校學生考到導遊證的還是比較多,很多人在外帶團。何剛說,他聽說有的同學一年能賺到一二十萬元,"也不知道怎麼賺的,這還怎麼上課啊?"

除了經濟原因,很多學生反映,學校師資力量不是太強,教師授課質量不太高,學生們不太熱愛上課。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師說,他原來比較理想化,但進入學院後感覺辜負了學生,"學校學風不好。"

麗江一所高檔休閑會館的人事主管直言,她一般不錄用雲大旅遊文化學院的學生,因為有一次學校推薦了幾名"品學兼優"學生,但她去調閱學生的原始考卷,發現一些基本的題目都答錯了。

她還舉例說,她在古城酒吧裡邂逅一個葡萄牙背包客,他來麗江旅遊時被這家學院聘用為英語老師,"可是,他說的分明是葡萄牙英語。"

何剛則覺得,天天在教室裡看書覺得乏味,還是去校園外忙碌才覺得充實,學到的東西比課本上多,還更深切,這個忙碌主要就是兼職。何剛的班上,已有近半學生在外兼職。

還有些人是為了就業需要,認為提前進入社會,多認識行業人士和當地人物,對畢業後的去向可能會帶來幫助。

而對於外界傳言的女生在夜場兼職,這些學生都含糊其詞,而且都不約而同地說:"又不是我們一家,很多高校都這樣的。"

張文逸說,學校對學生兼職現象"沒有什麼特別瞭解","有一些學生通過學校去酒店賓館之類的實習,這是正常的,偷偷在外面自己做的,倒是不多。"

他說,學校不提倡兼職,因為學生以學習為主,必須完成學校專業,但學生利用業餘時間兼職,學校又沒辦法控制。

實際上,這家學院對學生的管理規章被很多學生認為"很嚴",比如針對晚上不歸宿現象,每晚11點之前,宿舍管理員都會例行檢查,班主任每週至少兩次巡查,確有需要留宿在外的,根據時間長短,分別需要班主任、系領導、院領導的批准;每次上課都要點到,3次未到的,取消學生對這個課程的考試資格,只能等待以後重修。

但這些嚴苛規定很難執行,曾在學院做過半年教師的曾偉(化名)對此評價是"走過場","很多學生在外兼職,都是請同學代點到,老師又不可能認識每一個人,不歸宿的話,請宿舍管理員和班主任抽抽煙,打好關係,也就沒事了,再說了,學校也不想太讓學生為難或者開除他,畢竟每一筆高學費都是學校收入。"

一個事實是,學院斜對面的村莊,住的很多就是來自學院的學生,他們或為了安靜看書,或為了方便兼職,或是情侶學生,但無一例外地,都能從容應對校方的管理。"只要不違紀,學生在外幹啥的,學校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在其他高校也很普遍。"何剛說。

張超殺人後連續5天,都沒有出現在學校,直到警方前來宿舍調查,學校才知道這回事。對此,張文逸解釋說,以為她還在外打工。

眾多非議中的獨立學院

案發後,雲大與雲大旅遊文化學院似乎都願意撇開彼此關聯

張超案發後,張文逸代表校方稱:"這是個人行為。"蘇銳煒也說:"她不能代表我們大多數同學,和學校也沒有關係。"

蘇銳煒說,這件事對同學們心理上帶來了一定陰影,擔心社會上尤其是用人單位因此對雲大旅遊文化學院另眼相待,"這對我們是不公平、不公正的,""學校裡什麼人都有,關鍵是看個人。"何剛說,在其他高校也有像張超這樣被包養的學生,而雲大旅遊文化學院很多學生也是很優秀的。

但作為曾經的教師,曾偉認為:"這與學校還是有不可分割的必然關係。"

雲大旅遊文化學院正面臨著辦學5年來最大的非議,麗江也承受著張超案帶來的治安和旅遊形象的負面壓力,官方因此諱莫如深。麗江市公安局政治部一名人士說:"此案連內部警訊都不能寫,更別說報導了,等到省兩會後再說吧。"

而遠在昆明的雲南大學,也再陷輿論非議中。4年前的冬季,也是在雲大校園,僅僅因為一把撲克牌的爭執,貧寒農家之子馬加爵先後錘殺4名室友。現在,有網友把張超稱為"雲南大學女馬加爵"。

雲大與雲大旅遊文化學院此時似乎都願意撇開彼此關聯。張文逸說:"把雲大旅遊文化學院當成雲大是不屬實的,它是企業自己投資建設的,只是以雲大作為支撐,利用了雲大優質教育和管理資源。"雲大宣傳部負責人說:"雲大旅遊文化學院是獨立學院,獨立法人、獨立招生、獨立場地、獨立財務。"當地記者透露,張超事件發生後,雲大試圖通過中央媒體,向外界申明旅遊文化學院的這種獨立身份。

獨立學院是由普通本科高校按新機制、新模式舉辦的本科層次的二級學院,是普通高校的優勢辦學資源與優質社會資本相結合的民辦高等教育機構。中國目前有獨立學院 318所,在校生146.7萬人,承擔了30%以上的本科生培養任務。教育部部長賙濟說:"高等教育規模要繼續有大的發展,不能只寄希望於公辦高校,大力發展民辦教育是必然的選擇。在這種形勢下,獨立學院發展異軍突起,是高教改革中的重大突破。"

雲大旅遊文化學院是滇西北唯一本科院校,成立於2002年,2004年經教育部批准成為獨立學院,設有14個專業、22個專業方向,學生7800多人,是最初辦學時的18.5倍。"學校每年都在建校舍,發展非常快。"一名大四學生說。

與現在雙方刻意保持距離不同的是,旅遊文化學院以往更願意把雲大寫進宣傳材料裡。學院網站稱:"雲南大學全面負責學院的教學和管理,"類似說法也出現在學院的招生廣告裡,這與教育部規定獨立學院"實施相對獨立的教學組織和管理"不符。另外,在2006年之前的招生廣告裡,學院也稱將發給雲南大學的畢業證書,亦與獨立學院"獨立頒發學歷證書"的要求相左。

曾偉透露,學院開辦之初,雲大派來大量教師,在兩校拿雙份薪水,後來很多人撤回,留下的中高層領導中,很多是雲大退休教師,學院每年向雲大交納高額管理費。張超案發後,學院領導還專門趕赴昆明向雲大作匯報。

這些都證明了雙方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雲南大學曾有3所獨立學院,其中1所因招生不足等原因關閉,現剩下滇池學院和旅遊文化學院。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育專家指出,獨立學院有公辦大學之名,少公辦大學之實;有民辦大學的籌資渠道,缺民辦大學的監管機制。從這個意義上說,獨立學院就像一個"怪胎"。疑為教育產業化的背景下,獨立學院蜂擁而起的同時,它們和本部的名譽均受到挑戰。

去年12月底,雲南大學黨委書記盧雲伍、校長吳松先後調任,其中吳松任玉溪市委副書記,部分教師傳言這種安排可能與發生在旅遊文化學院的張超事件有關,暴露出雲大對獨立學院的管理存在問題,但雲大宣傳部負責人說:"完全是兩回事。"

塵埃尚未落定,雲大旅遊文化學院稱:"將進一步對學生加大法制宣傳教育。"這與張貼在天上人間娛樂城的標語何其相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