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是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的情人

2008-10-20 00:21 作者: 席琳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6年 6月11日,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因生活腐化墮落被免去職務!一位部級官員因為私生活問題「落馬」,立即引起媒體的強烈關注。據媒體透露,劉志華不僅貪財,而且好色,直接扳倒劉志華的,就是一盤長達60分鐘的性愛錄像帶,而性愛錄像的男女主角,就是劉志華和他的一名香港情婦。
  
劉志華擁有多個情婦,為了讓這些情婦為自己服務,劉志華竟然在北京長城邊設立了一座豪華「行宮」,作為他貪財獵色的工具。然而,情婦之間矛盾重重,劉志華對她們也大多是 「始亂終棄」,令她們頗有怨言。近日,劉志華一名相好多年的情婦,在《知音》講述了她和劉志華交往的點點滴滴……

我叫席琳,今年28歲,出生在上海一個中產商人家庭,2001年從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畢業後,我加盟一家香港房地產公司駐北京分公司,任公關部經理。
  
2002年9月的一天,老闆說,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要來我們公司考察,讓我陪同他接待,我一聽,心裏頓時無比興奮,要知道,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他這麼大的官呢。
  
事前,為了防止在接待過程中出什麼紕漏,老闆向我介紹了劉志華的簡單情況:劉志華,1949年4月出生,祖籍遼寧盤錦。1977年,在北京京西當煤礦工人的劉志華考上北京經濟學院勞動經濟系。1981年,他大學畢業,被分配到了北京市勞動局,後擔任局長。1999年7月,50歲的劉志華成為北京市副市長。2001年5月,劉志華還兼任了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主任。劉志華在北京市房地產發展中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他不僅分管北京市建委、市國土資源局、房屋管理局、市規劃委員會及體育、軌道交通建設等重要領域,是北京市住房制度改革領導小組組長,還分管2008年奧運會工程建設工作,成為北京市政商兩界炙手可熱的人物,被尊稱為「明星市長」。聽了這些介紹,我眼前不由浮現出一個高大的政治家形象。

然而,見到劉志華的第一面,我不禁有些失望,他長得黑黑的,一點也不帥氣。更令我反感的是,他一看到我就色迷迷地死盯著我,半天都不說話。直到老闆讓他上車,他才回過神來。

晚上,老闆設宴款待劉志華,特意把我安排和劉志華坐在一起。席間,劉志華旁若無人地對我問長問短,不住地誇我天生麗質,溫柔大方,還說我氣質中有一種無法言說的高貴。他的讚揚,讓在場的人、包括老闆對我刮目相看,我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

飯後,老闆讓我送劉志華上車。在車子啟動前,他拉住我的手,說:「席小姐,你是我見過的最有魅力的女性,歡迎你有空到我們市政府‘指導工作’!」說著,把印有他電話的名片遞給我。我有點不知所措:「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這晚,我失眠了,想到劉志華對我的巨大好感和某種曖昧的東西,我既興奮又惶恐。

第二天,老闆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說:「席小姐,昨天的宴會,你表現得不錯啊。」我說:「—般啊,我只是做做陪吃的工作。」老闆說:「劉副市長是左右我們房產商命運的大人物,如果能得到他的關照,我們公司的前程將無限美好。看得出,劉副市長對你很有好感,你可要抓住機會,為公司的發展出把力喲。」我不置可否。老闆於是拿出一個邀請函,是北京市建委招集全北京市各房地產商開一個聯誼會,主持人竟是劉志華。老闆說:「我最近非常忙,去不了,你就代表我出席吧!」說罷,他衝我曖昧地笑了笑,囑咐我小心應對,如果我能讓劉志華關照公司,他會把我的收入增加一倍。

出了老闆辦公室,我心中五味雜陳。看來,老闆是要借我來討好劉志華,想攀附這棵大樹了,他希望劉志華看中我的年輕美貌。可是,作為一個未婚的女子,卻要成為商業上的犧牲品,我又有些不甘。我有心拒絕老闆,但此時,我的弟弟在英國留學,需要大筆開銷,而我父親的公司由於經營不善,出現大面積虧損,家裡的經濟陷入嚴重危機。如果我不能想辦法扭轉局面,那我們席家就無法在上海立足了。想到這些,我又對和劉志華的交往充滿期待。

忐忑不安中,我打電話向一位好朋友徵詢意見,她勸我說:「雖然你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公司的公關部經理,可是,你面對著很多競爭對手,這樣的處境難說好壞。而且,如果你不能為公司帶來巨大的利益,別人為什麼用你呢?劉志華雖然不是你真正的白馬王子,可他能給你巨大的榮耀和數不清的金錢,也許他就是改變你命運的‘福星’。你可要抓住機會喲!」我頓時開竅了。

幾天後,我穿上新買的名牌服裝參加聯誼會,劉志華看到我來了,高興得合不攏嘴,眸子裡閃動著慾望。雖然圍上來不少漂亮女人向他搭訕、獻媚,可他的眼神始終在我身上。我感到機會來了,能攀上這位大權在握的副市長,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於是,我決定放長線釣大魚。

通過幾次交往和聊天,我看出劉志華果然是一個好色之徒,但我在劉志華面前卻表現得生性高傲,不讓他輕易得手,這樣才能顯出我的與眾不同。在我的引誘下,劉志華開始魂不守舍,經常莫名其妙地給我打電話,說肉麻的話,還隔三差五約我出席各種宴會,文采一般的他甚至寫一些奇怪的詩,在半夜發給我,我感到,他可能已經打心裏愛上了我。

我大方而體面地接受劉志華的邀請,對他適時地表露好感,但為了證明自己「愛情」的純潔,我從不向劉志華提經濟上的要求,在房地產投資的項目上也從不藉助劉志華的政治力量謀利或尋求方便。甚至一起逛街購買價格高的商品時,我都是自己主動付錢,接受劉志華的禮物後,我也會回贈禮品。當然,這些我們老闆都會給我「報銷」的。當知道我是「真心愛他」後,劉志華激動地把我擁在懷裡,為找到我這個善解人意的紅粉知己而興奮不已。

2002年聖誕節這天,我和劉志華在「老北京」茶樓喝茶。我告訴劉志華:「我父母年事已高,下有一個弟弟還在英國讀書,雖然自己留學還參加了工作,但賺的錢並不多。我這輩子最內疚的是沒本事,不能讓父母過上好日子。」說到動情處,我還掉下了眼淚。我的話引起了劉志華的共鳴,他上前摟住我的肩膀:「沒想到你一個小女孩還這麼孝順,今後我會關照你的。」

當晚,劉志華親自開車把我帶到一家五星級賓館,我們這兩個各懷心思的男女,終於同床共枕在一起了。纏綿後,劉志華拿出一萬元給我,被我拒絕了。我說:「你把我看成是什麼人了?我是真心喜歡你!」

有了第一次後,我們開始頻繁交往。為了方便約會,劉志華還租了一套豪華公寓作為我們尋歡作樂的窩點。與劉志華同居後,他讓我辭去工作專門在家伺候他,老闆為公司的事請我幫忙時,都要登門帶著重禮拜訪我,看到昔日高高在上的老闆居然低三下四地來求我,我心裏感到十分愜意,覺得自己這步棋走對了。為了讓劉志華按我的要求辦事,我按照三級片裡的招數,每天都把他服侍得飄飄欲仙。我的體貼和慇勤讓劉志華心花怒放。

劉志華說,有了我,他深深體會到了從別的女人身上得不到的感覺:那就是成功男人妻妾共榮的成就感。雖然我一再表示跟隨他是因為愛他,但劉志華也清楚,要維繫我們的關係,他肯定是要給我一定回報的。

但劉志華也有為難的時候,雖然貴為副市長,大權在握,但每月工資單上就那麼幾千元錢,哪有閑錢來補貼情人?這時,劉志華動起了我的心思。

劉志華是具體負責城市管理、政法、民政、工商行政管理的副市長,每年在北京都有以億為基數的項目投資建設,許多商人為了在這份大餐中分一杯羹,不惜投以重金和美女來賄賂劉志華。在官場上,劉志華一直小心謹慎,不讓別人抓住把柄,但有時拒絕別人多了,反而會為自己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怎麼辦呢?劉志華開始認為:無論在官場還是商場,女人都是男人身邊不可替代的關鍵角色,許多你不方便說的話,不方便做的事,女人都可以幫你完成。他大言不慚地對我說:「其實,情婦也是人力資源,如果用科學的方法去管理,就可以將‘不良資產’變為優質資產。」他說:「你天天呆在家裡也很悶,乾脆你來幫我做事,幫我對付這些商人,我幫你辦一座休閑場所,你利用自己的學識,幫我應付一下官場上的事吧。」說著,把一個存有30萬元人民幣的存摺交給我。我受寵若驚,答應他一定把休閑場所經營好。

很快,劉志華以修建度假村的名義,在北京市郊懷柔寬溝建立了一座豪華的「行宮」。該「行宮」極其奢華,是擁有150個房間的建築,糅合了中國傳統庭院布局和現代玻璃鋼筋結構的不同風格,內部的裝修按照五星級的標準執行,厚厚的地毯,鑲著金邊的沙發,高挂的人造寳石燈具,無不顯示著其奢華。「行宮」實行全封閉式管理,裡面裝有大量監視器。而且劃分了很多區域,十分嚴密。車輛進入都必須嚴格監控。「行宮」開張後,劉志華委任我擔任總管,將「行宮」打造成其迎來送往的場所。

「行宮」開張後,一旦單位有什麼公費招待,劉志華就帶著客人來到這裡消費。隨後,在劉志華的授意下,一些機關都到「行宮」消費,反正都是公款消費,拿它們來討好劉副市長,正好一舉兩得。一時間,「行宮」天天爆滿。這樣,既不要自己花錢,又討得情人的歡心。劉志華驕傲地對我說,這是他獨創的「以商養情」的好辦法。

紙終究包不住火。漸漸地,我和劉志華的事傳到了他老婆耳朵裡,劉志華當著我的面,經常在電話裡和她爭吵。他的一些親戚都勸劉志華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千萬不要因為女人毀了自己。他們的勸說令劉志華疏遠了我。

我無法容忍自己苦心經營的這棵大樹從此遠離。我放下「行宮」的生意,使出渾身解數,每日將劉志華服侍得樂不思歸。面對我的風情萬種,劉志華又改變了主意。

一天,當我服侍完劉志華後,他擁著我,感慨地說:「能遇上你,真是我今生的造化啊!」我趕緊試探著說:「那你敢不敢和老婆離婚,然後跟我結婚?」劉志華的眉皺了一下,說:「我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鬧離婚,假如我因此而丟官,你也一無所有了。其實,結不結婚就那麼回事,你看我現在還不是你的嗎?」我自然也沒指望劉志華會離婚,我只是以此為藉口拴住劉志華。於是,我撒嬌說:「不行,即使你不離婚,也要給我一個舒適的家,得讓我配得上你這個大權在握的市長才行。」劉志華點頭答應了,他以為,我想要的不過是錢罷了。

而此時,我也開始抓緊機會實施自己的撈錢計畫,因為我發現,劉志華的情人遠不止我一個,我能否長期被他寵愛,還是個未知數。通過近一年相處,我漸漸知道了劉志華手中的權力有多麼大,於是,我趁去香港遊玩的機會,和香港的一家集團公司共同註冊了一家名為天樓的房地產公司,我作為幕後股東,準備以這家公司為幌子,在北京圈錢。

2004年5月,北京市為迎接奧運會,準備進行大規模的房屋改造工程,其中有一塊位於黃金地段的地塊招標。我知道機會來了,於是想方設法向劉志華推薦了天樓房地產公司。在招標過程中,天樓房地產公司根本沒有做這個投標達2億元的地塊的實力,其提供的資信證明也有虛假的痕跡。然而,在我要求劉志華對天樓公司給予「關照」的情況下,劉志華欣然應允。很快,在劉志華的指示下,北京的一家政府部門和天樓房地產公司簽訂合同,合資成立一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接著,劉志華在外方資金沒有到位的情況下,不僅以政府名義責成有關部門提供虛假驗資報告,還挪用財政預算資金作擔保,為天樓房地產公司貸款上千萬元。事後,天樓房地產公司先後送給劉志華和我數十萬元的貴重物品,這些物品,劉志華又悉數轉給了我。

在得到錢物後,我向劉志華又一次提出,要建一個我們共同的愛巢。劉志華只好找到一個正在求他批項目的香港外商,直截了當地希望對方能幫忙解決一套住房。

一個星期後,這家公司在香港挑了一套豪華的獨門獨院的別墅,過戶到我的名下。這套別墅也成了我和劉志華在香港行樂的「行宮」。為報答這家公司,劉志華為其攬到了北京一處房地產的開發權。

就這樣,在我的穿針引線下,劉志華和不少不法商人相互勾結,進行著大量權色、權錢交易,並樂在其中。短短几年工夫,他就受賄數百萬元,享受著坐擁金錢和溫柔的雙重幸福。

被劉志華包養後,我做了四次人工流產手術。這讓劉志華極為感動,他已把我當作準夫人來看待了。一直以來,劉志華都想再要個兒子,只是考慮到身居要職才不敢恣意妄為。

2005年1月,我又懷孕了。此時,北京市政府即將開始換屆選舉,劉志華看中了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位置,他做夢都想得到這頂烏紗帽。如果此時我借懷孕來要挾劉志華,他將面臨不堪設想的後果。於是,他對我好言相勸,許諾如果當上了常務副市長,一定設法離婚和我在一起。

我知道劉志華這是在敷衍我,不過這一次我正好以此為藉口控制住劉志華。我對劉志華說:「除非你把受賄得到的錢放在我手裡,我才答應你去做流產。」劉志華一心想當上常務副市長,對我的請求有求必應。於是,他甩給我100萬元,想以此封住我的嘴。

然而,世事難料。最終,劉志華常務副市長的夢想落空了。而此時,第五次流產的我卻在手術時發生感染,被診斷為將終身不育。我悲痛難忍,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劉志華身上。而此時的劉志華也因沒有當選常務副市長而鬱悶,我們第一次不歡而散。

由於我患上了婦科病,性生活受到很大影響。劉志華無法從我身上獲取愉悅,時間一長,他又耐不住寂寞,四處「偷嘴」。這時的北京,因為要迎接奧運,正在大規模進行城市改造,大批房地產開發商蜂擁而至,而他們攻關的主要目標就是劉志華。於是金錢和美色大肆擁入劉志華的懷抱。一個個新鮮情人投懷送抱,很快讓劉志華冷落了我。劉志華開始有意迴避我。就在我無計可施時,劉志華竟然收回了我「行宮」總管的職務,交由他的新寵範愛萍管理。我傷心而失望地感到,劉志華決意要拋棄我了。

自從劉志華很少來看望我之後,我感覺到了劉志華對我態度的變化。但我沒有責怪劉志華,作為一個優秀男人,他是沒辦法只對一個女人鍾情的。此時,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利用他的權力和地位為自己撈到更多的錢。這個機會,在我的盼望中,終於等來了。

2005年10月,北京市奧林匹克公園附近,一塊長600多米、寬100米左右的地塊被納入招標的項目,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信息顯示,招標底價為9.91億元,包括地價和地上建築價值。這是一塊極其誘人的「肥肉」,很多大型的房地產商開始聚集力量,準備投標。

我獲知消息後,得知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利用劉志華來獲取錢財的機會,如果能取得這塊地標,我將跨入億萬富翁的行列,於是,我不顧身體有恙,馬上趕回香港,聯合另外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和天樓房地產公司組成聯合體,積極準備投標。

就在這時,我獲知劉志華在我之後,又包養了10多名情婦,他還把這些情婦放在長城邊的「行宮」裡幫他賺錢。劉志華的一系列舉動,讓我看到了他對我的決然。但我又有求於他,只好放下面子去求範愛萍,願意屈居在她之後,共享劉志華。但範愛萍沒有理會我,還把我推到鏡子前,讓我看自己眼眉的皺紋和腰腹部的贅肉。範愛萍說:「你的美麗與青春都完結了,你有什麼資本與我搶劉志華。而且你現在的形象,已經不適合做別人的情婦了。」說完,決絕地將我掃地出門。

讓我悲哀的還不止這些,就在我煞費苦心想奪得這個高達億萬元的標的時,最後又慘敗給了範愛萍。原來,範愛萍是北京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的股東,她靠上劉志華的目的,也是想利用他手中的權力獲利,這次,她的算盤打得很準,最終,範愛萍代表的公司以17.6億元人民幣將該項目收入囊中。據權威人士分析,這塊土地因為和奧運會有關係,工程建設完成後,就可以穩賺20億元人民幣!簡直就是「巧取豪奪」,在北京轟動一時。

這場招標幕後進行的交易,我再清楚不過了。同時,我也痛心疾首,自己費盡心機走近劉志華,本想從中漁利,卻最終被他拋棄。想到自己這幾年在劉志華身上的付出,我不由悲從心來,心想,再跟他下去是不會有前途了,該離開他了。

2006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告訴劉志華我父親病重,要回上海,可能要長時間離開他了。劉志華並未挽留我,只是給我一個10萬元的存摺,算作分手費,要我為他的事保密。我提醒他在官場上小心謹慎,在對待情婦的問題上,不要給她們太多傷害。劉志華對我的話無動於衷,我無比失望地離開了。

在我離開北京後,仍偶爾和劉志華「行宮」裡一些要好的姐妹保持聯繫。她們告訴我,有一個叫張怡可的女孩因為獻身給劉志華卻牟利不成,反被她的老闆僱請黑社會敲詐了50萬元,她因此非常痛恨劉志華,想報復他。我有心打電話提醒劉志華,但一想到他對我的絕情,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2006年5月的一天,我聽說劉志華要去香港出差,行前,張怡可糾纏著要陪同他前往。在香港一家高級酒店裡,劉志華和張怡可瘋狂地做愛,而在同時,張怡可找幫手將劉志華和她的性愛錄像以及談話錄音全部悄悄地錄了下來。

後來,張怡可把這盤和劉志華的長達60分鐘的性愛錄像寄給了北京相關部門。接報後,中央領導非常震怒,責成中紀委、監察部火速查辦了劉志華。2006年 6月10日,劉志華被中紀委雙規,隨後對其正式立案調查。在劉志華落馬後,北京一批房地產老闆開始被逮捕接受審查,一直喧囂熱鬧的北京房地產界,陡然變得死寂一片。

如今,曾經由我大力經營的供劉志華行樂和搞權色交易的「行宮」已經被查封,裡面的他的情婦和同夥已經受到隔離調查,有的可能面臨牢獄之災。而我因為先行一步,且沒留下什麼明顯的犯罪證據,暫時無事。但是,想到劉志華的覆滅以及做情婦的屈辱日子,我心中立刻充滿無限懊悔。我衷心希望天下的女孩們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堂堂正正做人,用自己的勤奮和智慧打造屬於自己的真正幸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