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奇冤:雙案從天降 十年未昭雪

2008-10-29 09:26 作者: 王亦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讀過《基督山伯爵》的朋友,一定都會為主人翁平白蒙受"奇冤"而頓足哀嘆,也會為他終有一天能夠為自己的"奇冤"昭雪而拍手稱快。然而這只不過是小說,我們這裡要說的卻是真人真事和"真冤"!

郭晏溱的第一樁冤案

郭晏溱生於1958 年,世世代代都靠打漁為生。在他兒子三歲那年,妻子跟他離了婚,兒子由他撫養。他和母親、兒子三人一起生活,兒子由老母親照料,他每日出海捕漁,日子過得倒也安生。

1997年4月30日,安徽人程巧滿(女)23歲,經溫嶺市職業介紹所介紹到郭的船上做小工,後兩人相戀同居,並拍了結婚照準備結婚。

97 年6月15日,同居一個半月後,程巧滿突然去溫嶺市公安局狀告郭晏溱強姦她,公安局叫她去礁山邊防派出所報案。程託人轉告郭,只要其拿出9000元錢給她,她就去撤回報案。郭晏溱因為自己根本沒有強姦,所以就沒有答應她的要求。

97 年6 月 19 日,郭晏溱有事外出,將漁船停泊在礁山渡婁小碼頭,礁山邊防派出所遂將郭的漁船扣押到派出所門前的岩倉裡。

97年6月20日,郭晏溱見漁船被扣押,就到礁山邊防派出所去查詢,結果被該所邊防民警駱雪亮等二人關押了四天四夜。這四天四夜裡,郭每天只能吃一頓剩飯,每晚 9 點後遭到刑訊逼供,兩條腿都被打殘。由於沒有得到及時治療,給他留下了終身殘疾。

97年6月24日上午,郭晏溱的漁船又被礁山派出所開到該所東面的船排邊,下午又把郭晏溱關進看守所達 79 天,郭在看守所裡遭遇非人待遇。這段時間正值颱風季節,因颱風來時無人照看,漁船被颱風造成毀滅。

97 年 9 月11 日上午,郭晏溱被武警中隊的張班長等幾個人從"監獄"中抬出來,送骨傷科醫院治療,下午給他辦了取保候審的手續。郭晏溱在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住了 23 天,經MRI 等放射片和門診病歷證明,醫院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症、左膝關節韌帶撕裂傷。此後,郭晏溱一直醫治,並無明顯好轉,政府不給低保,郭從此背上了沈重的債務。

98 年2 月23 日,郭晏溱向溫嶺市"兩會"申訴,要求溫嶺市公安局賠償其因被打致殘、漁船滅失造成的損失,要求政府解決其老母幼子的生活問題,並要求嚴懲對他進行刑訊逼供的駱雪亮等人。但"兩會"把皮球踢回到溫嶺市公安局。

99 年10月20日,郭晏溱又向臺州市中級法院提起國家賠償申請。

2000 年9 月19 日,臺州市中級法院賠償委員會舒家元、樂美峰兩名法官來到溫嶺法院,說是要與郭晏溱調解。最後由於郭晏溱所陳述的諸多事實都無法呈上"證據",而不予處理。

郭晏溱的第二樁冤案

幾年的冤案纏身,使得郭晏溱家徒四壁,債臺高筑。老母病重,兒子尚未成年,郭晏溱也無力照顧。遭遇這樣的家庭變故後,郭晏溱的獨子郭加榮小小年紀成了個社會遺棄的流浪兒,只能靠偷搶為生。

2000年10月8 日,17歲的郭加榮和幾個同是未成年人的窮孩子用水果刀逼出租車司機交出 270元錢。此後,他們又用同樣手段作了五次案。但這些未成年人經驗不足,能量不大,搶了六次,一共搶了兩千多元。

2000 年10月28日,郭晏溱接到兒子郭加榮的刑事拘留證,正因為自己的冤案得不到昭雪而焦頭爛額的他,這下更是雪上加霜。

2000年11月 7日,他叫人扶他到臺州市檢察長接待日去上訪,認為兒子"犯罪"是被政府逼的,要求依法無罪釋放他兒子。副檢察長林平叫他拿出三千元錢來,取保候審。但郭晏溱已經一貧如洗,哪裡還拿得出三千元?

2001年 1月2日,郭晏溱又叫人扶他去臺州市檢察長接待日上訪,向檢察長葉阿東提出同樣的要求。葉阿東說他會向上級請示,然而始終並無答覆。

2001 年4月5日,郭加榮案開庭審理,法庭為他指定了辯護人。郭晏溱作為法定代理人,要求為兒子辯護,卻被駁奪了辯護權,法庭不許他辯護。

2001年4月 9日法庭作出判決,判處郭加榮14年零6個月徒刑。(中國法律規定,有期徒刑最長15年,而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搶了不到兩千元現金,竟被判了14年半!)

2001年5 月23日郭加榮被押解到浙江少管所(杭州下沙)執行改造。郭晏溱被剝奪上訴權。

2001 年10月,郭晏溱聽說身為第九屆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成員的夏家駿先生一位"青天",排除萬難,輾轉找到夏先生。

2001年10 月 31 日,夏家駿先生給全國政協寫信為郭晏溱訴冤,但石沉大海,毫無結果。

十一年漫長上訪路

從97年案發初始,郭晏溱就在不斷的申訴,上訪。2001 年3月5日至今,他已經到北京去告了7年22 次狀,不是被送進被浙江訪民稱為"閻羅殿 "的北太平莊的"京浙賓館、儀化賓館"等地下室,就是被強行押送回當地(無住宅)不管死活。其間還多次被打押拘留。今年又"兩會"期間,郭晏溱再次到北京呼喚"青天",結果又被送進"閻羅殿"達 11 天,受盡折磨。

2008 年7月13日,他又一次去北京上訪,結果被北京派出所關進馬家樓。至7月16日夜22時許,溫嶺市公安警車把他從北京押到溫嶺市老車站附近的保安頭王德明承包的糧食招待所裡,此後他在王德明等人私設的黑牢房裡被關了3個月。據郭晏溱陳述:這期間他們多次想要謀害我,都沒有得逞,他們甚至還在我喝的水裡下毒,被我發覺,水我現在還保留著,作為證據。2008年10月13日上午他們才把我放出。這件事情還沒有完,我還是會去上訪,還會繼續懇求黨中央有關領導為我主持公道、昭雪冤案!

奇冤在身,雙腿致殘,老母病故,兒子入獄......郭晏溱已經走了11年漫長的申訴上訪之路,這條路究竟還有多長?郭晏溱還能再走多遠?最終結果又會如何?我們無法預測,甚至也不敢預測,其實也不忍預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