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黑!被央視某同性戀編導潛規則的經歷


作為新人歌手,我一直和同性戀、潛規則、包養做鬥爭。之前為了個人的一些原因並不想多說什麼,而且鑒於自己的發展,我大多隻是敷衍了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個人在網上游動的頻繁。幾乎每一兩個月就能碰見同性戀、潛規則、包養的騷擾。實在無奈,我將對每次的這種騷擾在網上曝光。我只想說明一點,哪怕我找不到唱片公司,哪怕我自己發展不下去。我也不會在個人的史頁上添寫這麼一筆。我的脾氣就這麼倔強。說我傻也好,說我笨也好。請同性戀、潛規則、包養離我遠一些。

在網上寫東西,我張作甫還是那句話。我只當是自己的一個日記本,把想說的寫出來,為自己留點可回憶的東西。至於能不能找到唱片公司,還是發展,這都沒任何關係。重要的是自己的付出和努力程度。

某年元月份,我作客央視某節目。去北京的那天是一個姓吳的編導接待。在把我安排到住宿的賓館後,由於坐車比較累。我對該編導說,想先休息一會。這位編導突然一句話讓我非常的吃驚,他說,你長的好帥氣,好有男人味。其實這句話如果是女人說我到是沒什麼,可一個大男人說出來,並用那種眼神看的時候,我全身就起雞皮疙瘩。我坐在了凳子上,笑了笑。接著這位編導說,要不你去洗個澡吧,輕鬆一下,晚上我們就做節目。我想了想也是,就走進洗手間。剛關上門的時候,這位編導就隨著走了進來。我說,我想單獨洗,有人在我不舒服。編導說,都是大男人,你怕什麼。想想也是,於是我脫光了衣服開始洗了起來,但旁邊站著一個男人,心裏總是很不舒服。剛洗時,這位編導說,你腿上的毛好性感,我能不能幫你洗。這句話出來,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同性戀。我說,我習慣自己洗,我還是自己洗吧。而這位編導又說,其實你別介意。我想你已經知道是為什麼了。我恩了一聲。他接著說,其實男人都有需要,我以前不是這樣的。但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變了。我只是笑了笑說不介意的,但我不是同性戀。這位編導繼續給我做工作,我挺喜歡你的,就在見到你的第一刻起。我說是嗎?他點了點頭。我又說,但我不是那人。編導說,這樣好嗎?你可以想想,只要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安排你的吃住問題,並安排你到某酒吧去做歌手,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讓你頻繁上電視,在兩年內將你捧紅來達到你想要的,說著就開始用手在我身上摸。我非常的生氣,喊到,請你尊重一點可以嗎?我希望你能出去。這位編導看了看我後無奈的走了出去。

我洗好穿上衣服走了出來。並為了之前的大喊道歉。他笑了笑說,你發脾氣都那麼的可愛。我無語......

在之後的晚飯上、路上,他一直給我做工作。雖然我沒有說什麼,但心想自己的這些年發展總是沒有機會,也沒門路。也許是被他說准了我的痛處。我有點動搖。我對他說,你容我想想,我明天給你答覆。看的出,他非常的高興。

在晚上做完節目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編導晚上也來了,並邀請我去酒吧。我想了想對他說,你還是自己去吧。我晚上想想明早給你答覆,請你不要急好嗎?他沉默了片刻後就走了,並說讓我留幾天,他負責讓我好好玩幾天。我笑了笑並說了聲感謝。

一夜難眠,為了自己的發展,為了自己的前途,為了這等誘惑,我做起了思想鬥爭。當然,在想到自己的發展時,我是那麼的有信心。可一想到同性戀,我始終都過不了這一關。一夜沒睡,在一個晚上的鬥爭中,我還是堅持了自己,堅持了原則。我說,我是張作甫,我不能被人潛規則,我也不會做這種交易。決定之後,第二天早上8點,我拿著行李給節目製作人員打聲招呼就直接去了火車站,並將自己的手機關機。

等我回去之後打開手機,一條簡訊發來,有N個人呼叫過我,我一看號碼,就是這位編導的。禮貌期間我回了個電話,稱公司比較忙,並催促我趕回單位。吳編導說,他來找我找不到,節目組的人說你回去了。並說我把他沒當一回事。問我何時在來北京,來北京一定和他聯繫,他的大門為我敞開。我無語......,之後,我刪除了這位吳編的號碼,從此不在聯繫。雖然之後我多次去北京,時常也會想起這事,但我一直都不想再找這個人。

我想說,我不會為了走捷徑而做這樣的事。哪怕我失敗,哪怕我沒有發展,哪怕沒有伯樂的欣賞和提拔。我還是會對同性戀潛規則說,NO!NO!NO!這也就是我之前說的,我有機會,但我不能把握這種機會的原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