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天使原來是密探

2008-12-06 09:23 作者: 張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生活,是件很幸福的事,幾乎每天都有人新知識的刺激,讓你不停地換腦筋,這不,剛剛看到一位美國大學的華人教授告訴我們,中國告密的學生,屬於具有獨立批判精神的人,而且即使在美國,也不允許在課堂上灌輸政治觀點,否則會被告上法庭。顯然,這位美國教授肯定沒有在中國上過大學,不知道那裡進行灌輸的其實另有其人,而被告發的教師,往往屬於反對這種灌輸之輩。但不管怎麼說,我們終於得知一種新的知識,關於告密者的新知識。

這種新知識的刺激還沒來得及平復,更新的刺激又來了,湖北大學數計學院某個班級,推行"小天使計畫",保證每個同學都有一個人在暗中監視著,定期寫被監視者的反饋,即監視報告,據說,這項活動開展以來,該班級沒有遲到的了,提前上自習的人多了起來。(武漢晚報12月4日報導)

鄙人真是孤陋寡聞,原來以為天使就是那些心地淳良,總是幫助人的美女,後來聽說天使不分性別,但個個是雷鋒絕對沒問題,沒想到,天使居然還可以是密探,暗中監視人,定期打小報告。其功能怎麼跟我們傳統文化裡的灶王爺差不多了,只是我們灶王爺每年只上天匯報一次,到時候把些粘牙的糖塞在他的嘴裡,就什麼也說不清了,這就是中國人為什麼臘月二十三要吃粘牙糖的緣故--中國人對付告密者有辦法。

不過,這種天使計畫,內容好像也不新鮮,文革時進過多年牛棚的父親告訴我,群眾專政的牛棚裡,就實行人盯人的監督制度,有哪個一不留神發了句牢騷,立刻就會被人舉報。其實,在那個年月,牛棚外面也一樣,我們中學,管這叫"一幫一,一對紅",落後的被先進的幫助,實際上是監管,這是明的,還有暗的,幹點什麼,反正總有人打小報告,當年我在跟人通信的時候發了文革幾句牢騷,最後上邊也知道了,到底是誰幹的,到現在我也不知道。

當然,即使在今天,在某些特殊的地方,還在實行這種制度,我們的各級學校,那些管理學生的老師和部門,依舊喜歡培養積極份子,喜歡不斷地聽取小報告,以便隨時掌控學生的情況。只是,這些默默奉獻的管理者,沒有湖北大學這種創意,居然把個密探行動命名為天使計畫。

讓人人互相監督,互相打小報告,是中國具有法家精神的帝制時代的一項發明,具體的制度,就是保甲連坐制度,這種制度,自打商鞅變法就開始實行了,但在王安石變法的時候,才有了名字,到了國民黨統治時期,也在部分地區實行過。將這種互相監督的精神發揮到極致的,還是文革,那時候,漫說鄰居、同事、同學會檢舉揭發,就是父子夫妻也難以信任,不知哪天你的一句在床上的牢騷,就被老婆匯報給組織了。按照美國某教授的說法,舉報自己老師的人,屬於具有獨立批判精神的人,那麼舉報自家丈夫,自己老爸的人,那獨立之批判精神更是了不得。

可惜,這種了不得的精神,以及按這種精神制定的制度,在最初雖然總能達到管理者的預期效果--所有人都老老實實,但其實讓人很難受。歷代的保甲制度,總是虎頭蛇尾,就是這個道理。武則天時專門告密整人的酷吏周興、來俊臣最後被人請君入瓮,也是這個道理。實際上,這是專制制度下,最惡劣、最沒有人性的統治手段,讓人人互相猜忌,互相敵視,互相告密,互相報復,結果是人人自危,全體生活在恐懼之中。把這種制度,強加給孩子,讓他們在學生時代,就學會互相監督,互相揭發,人人因為擔心被匯報而"自覺地"好好學習,遵守紀律,實際上是對孩子心靈的一種最大的荼毒和傷害。小而言之,會造成學生心理的扭曲,增加心理疾病發病的機率,大而言之,則毒化了學生的心靈,也毒化了學生生存的環境,培養人們從小就生活在恐懼裡,生活在仇恨裡,離現在我們政府大力主張的和諧社會,越來越遠。

這樣的獨立批判精神,還是請那位美國教授自家享用吧,這樣的天使,還是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吧,遠離我們的校園,遠離我們的孩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