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家

2008-12-08 16:08 作者: 宇庭(夏威夷)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Picture: no-family-007.jpg
 
        「我可以把租房合約改到我的名字嗎?」清瘦的可蘭乞求地望著我,那半含著淚的眼神,讓我回想起一年前她初來美國時的情景。
 
        那天,她的丈夫凌凌柒借來豪華的小轎車,把她們母女三人從機場接了回來。他們住的破爛的兩房一廳,經過粉刷裝修,外表雖然還是老舊,裡面還算明亮寬廣。凌凌柒把她們安頓在一間房裡;另一間房卻住著他的另一個女人華美和他們生的一個女兒。
 
        美國沒有法規阻止婚外生育,婚外情與外遇連總統克林頓都沾上;在中國尋花問柳,「包二奶」的榜樣比比皆是。凌凌柒這樣的安排,在許多偷渡客的眼裡,是「天作之合」與「齊人之福」,把他看成是「學習的好榜樣」。然而,可蘭那清秀的臉龐上,卻顯露出種種的憂傷。
 
        凌凌柒幾年前偷渡來美後,一直參與組織經營地下賭場。她的到來,絲毫沒有改變他的工作與嗜好。可蘭不得不面對他的朝秦暮楚,強顏歡笑,還要爭風呷醋。短短几個星期後,小小的住房變成「六國大封相」,吵鬧聲打罵聲哭喊聲吶喊聲,聲聲入耳。一段時間後,華美搬走了。從此,凌凌柒一三五上華美家,二四六歸可蘭,禮拜天就在賭場過。
 
        地下賭場是一個你坑人人坑你的地方,凌凌柒一直沒賺到錢,連房租都要女人來分擔。為了生活,可蘭不得不到唐人街的菜攤工作。隨後,凌凌柒連房租生活費都讓她獨力承擔了。前幾天得到消息,凌凌柒債臺高筑,跑去紐約了。
 
        賭鬼們背後談論可蘭,說她「腳頭不好,前腳來美,後腳撐掉凌凌柒的小家,還弄到他輸了底褲,債臺高筑」。華美帶著女兒平靜的生活著,聽說凌凌柒臨走時,她保證「守婦道」。
 
        我把租房合約改到可蘭的名字下,望著她的背影,想起了「楊門女將」與《烈女傳》裡的人物,思考著世風日下的滾滾紅塵中,什麼是真正的道德與「為家之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