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十大中國禁聞


 2008年十大中國禁聞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2008年將成為歷史。中國人在這樣的辭舊迎新的時候,總喜歡回首過往,以展望來年。眼下各大媒體的2008大事回顧呀、十大新聞呀也都紛紛出爐。那麼,我們也特別製作了這樣一個中國大陸2008年的十大禁聞。都是中共官方諱莫如深、三緘其口,羞羞答答的不願讓人們瞭解更多、探究更深的重大新聞事件。這些事件有些發生在2008年,但其影響也許會一直持續到未來的什麼時候。有些發生在2008年,但其實早在此前就已經埋下了伏筆。總之,要瞭解中國大陸2008年過得咋樣,就不能不來說一說這十大事件!


十大中國禁聞之十:年初大雪 千萬人受災有苦難言

主播詞: 2008年初一場罕見的大雪,選在了中國的傳統新年前夕到來,沈重的壓住了半個中國,阻斷多個重要的鐵路動脈,也切斷了數百萬家庭一年裡僅有的團圓時刻。

長江中下游地區145個民用機場因積雪結冰被迫關閉,大批的旅客為了回鄉困守在車站,造成難以形容的混亂。

這場1954年以來最嚴重的冰風暴,總共襲擊中國19個省份,同時癱瘓了重要的燃煤能源系統,高達8千萬人,在冰天雪地裡度過半個月缺水斷電的日子。

熬不過飢寒交迫的人在等不到救援的情況下死去,中國媒體報導的主旋律卻還是在當局出動數十萬軍警搶險成功上作文章,讓許多人有苦難言。

正文:
1月26日,一場鵝毛大雪來得蹊蹺,冰凍了安徽、河南、湖南、湖北、重慶、四川等中國19個省份,持續將近一個月。

正值中國傳統新年前夕,大雪硬生生地終斷了多條交通命脈,飛機停飛,道路難行,250萬歸鄉心切的人擠爆了中國各大車站。

在中國南方交通樞紐的廣州車站,一夕間擁入50萬的人潮,為了取得一票難求的車票,大家前呼後擁,有人昏倒,有人行李被踩成爛泥,也有孩子受到驚嚇嚎啕大哭。

一名女子被擠倒在地後,被密密麻麻的人群踩踏死亡。

失控的秩序,迫使廣州當局出動14萬的保安人力維持穩定,然而警察的大聲叫罵和拉扯,似乎更增加了混亂。

警察:「快點走啊!快點走!壓死人了!」
民眾:「走不了啊!前面都是人!」
民眾:「我們昨天晚上六點就在這裡等,等到現在了還沒回去!」
民眾:「唉呀!嚇人!差點都頂不住了,人壓人的。」

但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與家人團聚的心情,買不到車票的大批民眾,有些乾脆駐紮在車站。

廣州之外,暴雪在各地也釀成災害,1月29日一輛大客車在貴州遵義山區的一條公路上滑入谷底,當場25人喪生。

在中國第二大城市上海,當局警告市民在非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要出門。

另外根據官方統計,全國農作物受災面積達到1186萬公頃;倒塌房屋48.5萬間。166萬人被緊急轉移安置,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500億元人民幣。

更為嚴峻的情況是,交通要道的癱瘓,也打亂了運送煤碳的系統,這對4分之3能源都仰賴燃煤的火力發電站的中國,是重大打擊。

超過一半的省份,8千萬的人口,在沒水沒電,糧食短缺下迎接新年。

不少人在飢寒交迫的等待中死去,民眾對官方公布的「雪災造成全國129人死亡」的少量數字感到懷疑,因為僅僅在一個地區,就死了幾十人。

湖南郴州市民眾:「物價漲的很高,白菜以前幾毛錢一斤,現在要兩塊多,死很多人,因為下雪有的年紀大的死掉,現在家裡沒有東西,找不到水吃啊就死掉了,死掉的人數有幾十個人家。」

老百姓們在漫長的大雪災中吃苦受罪,而中國媒體的報導重點仍然一貫以「政府組織搶險救災」為主,這讓許多人大為不滿。

貴州遵義村民:「現在老百姓的莊稼全都受害了,我們貴州以前哪裡凍死過豬啊,(最近)小豬凍死的太多,從來沒有這種氣溫。貴州就這麼腐敗啊,那些當官的整天就哄老百姓,今天到這裡救雪災,明天到那裡救雪災,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反正他們就是騙老百姓。」

湖北民眾:「有的地方救災的,其實就是(做)一點點東西,讓記者拍一下錄像,拍一下照,都是作秀--天災人禍,上面肯定有一些錢下來,下面地方官,正好藉此機會再撈一把。」

此外,在大半個中國都摸黑度過的情況下,四川自貢舉辦的奧運燈會,卻以前所未有的規模亮著,耗電亮相當於2500戶家庭的用電,形成了官與民的強烈反差。

中國總理溫家寳在雪災爆發的第3天,曾經拿著擴音器走入各個車站,向政府救災工作的不足向人民道歉。可是,卻沒有看見地方負責人或鐵道部、交通部、民航總局等職能部門的負責人在現場組織救災的相關報導。有評論認為,在大風雪災難面前,中共國務院和地方官員的腐敗無能和推卸責任的種種弊病暴露無疑。

十大中國禁聞之九:京奧連串造假 宣賓奪主成最大看點

主播詞: 中共砸下超過420億美元辦了一場史上最昂貴的奧運會, 試圖打造超級大國的形象,但是燒了這麼多錢,招來了一片抱怨和譴責聲。《美國廣播公司》(ABC)報導稱:『為了「完美」奧運一路造假』(Faking Their Way to a Perfect Olympics),這可以說是對北京奧運最形象的比喻,從開幕開始就爆出一連串造假事件,使2008年的北京奧運,成為「造假奧運」。下面我們來逐個看看奧運到底有哪些造假醜聞。

正文: 首先爆出來的是開幕式煙火造假,據奧運開幕式視頻效果工作小組成員高曉龍透露,只有跨入鳥巢的最後一個腳印是實景拍攝。其他28處焰火全部是歷時近一年製作的電腦畫面。

緊接著是假唱風波,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11日在接受電視採訪中說,小女孩林妙可的獨唱《歌唱祖國》,其實是由7歲的北大附小學生楊沛宜幕後代唱。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出鏡的小孩是林妙可,聲音是楊沛宜的聲音。原因一個是為了國家利益,我們出鏡的孩子,從形象上,給人內心感覺上,從表情是無可指摘的,林妙可在這方面是相當不錯的。但在聲音方面,楊沛宜是所有孩子中,他們認為是無可指摘的。」

陳其鋼還表示,這個決定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高層所下。

此外,開幕式上來自56個民族的兒童代表,事後證明都是由銀河少年電視藝術團,挑選出來的漢族兒童扮演;

而著名鋼琴家郎朗和五歲小女孩李木子共奏鋼琴的經典場面,最後也被眼尖的觀眾視穿:連鋼琴蓋都沒打開,也被稱為『假彈奏』;奧運主題歌《我和你》,被網民揭發,是剽竊了瑞士的音樂《天堂之路》。

另外為了應付比賽現場空城局面,北京奧組委承認用假觀眾來填充觀眾席,營造氣氛。
當然更嚴重的,應該是年齡的造假。奧組委規定女子體操的參賽資格必須年滿十六歲,但是西方媒體一直懷疑三名中國選手的年齡,其中獲得兩金兩銅的何可欣和楊依琳被揭發只有14歲,正面臨國際體協的調查。

美國前體操教練卡羅力對此感到氣憤,他說,謊報年齡和使用興奮劑一樣糟糕。

中國近年在國際上受到一連串的造假醜聞困擾,包括假食品、假藥、假新聞,但是北京奧運造假讓人感情上很難相信。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指出,張藝謀在奧運開幕式演出後宣稱他最滿意女童假唱的節目,顯示他徹底淪為中共的宣傳工具。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搞政治宣傳夾在中間來騙人,公然的在小孩子唱歌這樣天真的節目中弄虛作假,所以可以看到現在我們中國社會的特點,就是我們常說 的一個字──假,張藝謀這種做法跟中國的貪官污吏沒有兩樣,一樣的完全腐敗。」

時事評論員橫河則認為,造假是中共一貫本性,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共只有在假的環境當中它才能生存,所以它不僅要讓自己假,它也要讓大家都假,這才能形成它的生存環境。但實際上就破壞了我們中國人的生存環境。這不僅影響到中國人,也影響到全世界的人。

十大中國禁聞之八:美國搖滾天團為中國民主發聲

主播詞: 前面看了2個沈重的議題,2008年十大禁聞的第八條,我們選擇了不少觀眾已耳熟能詳的「槍與玫瑰」樂團(Guns N』 Roses)。

不用多說,應該已有不少人已經知道理由了,這個睽違14年的美國搖滾天團再次出擊,放棄了大片的中國市場,首選主打歌『中國的民主Chinese Democracy』,直接唱出了中共打壓法輪功和傳教士的作法,等於自己挖掘地獄的墳墓。

當然,這張專輯沒有任何意外的,遭到了中共的封殺和批評;不過「槍與玫瑰」在幾乎沒有任何宣傳的情況下,在全球仍然創下了百萬張的銷售佳績,有媒體甚至還說,在金融風暴來臨的當下,這樣的銷售量簡直是個「奇蹟」。一起來聽聽這張被中國禁賣的專輯吧。

正文: 配音:
Blame it on the Falun Gong
把那嫁禍給法輪功
They'll see the end
他們已經看到了結局
and you can't hold on it
可是你卻堅持不住了
(請先播放這一段音樂)

不是西藏、不是新疆、而是直接挑上最敏感的法輪功摃上中國的民主牆,一如「槍與玫瑰」(Guns N』 Roses)的肆無忌憚,睽違14年依舊未變的本性。

打開CD印入眼簾的內頁,是一雙鮮紅的手舉著鮮紅星星,上面佈滿著染上血色掙擰的小人物,有點怵目驚心,彷彿告示著中國的土地上沾滿了人血。

這張燒掉1300萬美金打造的最新專輯『中國的民主Chinese Democracy』,前前後後在世界各地換了14個不同的錄音室,歷時14個年頭。

儘管專輯名稱注定了一上市就被中共封殺的命運,但「槍與玫瑰」美國重金屬搖滾天團的地位仍然穩如泰山,11月23日的全球發行日,首批出貨CD便高達300萬張,拿下當週全球各大排行榜的銷售冠軍。

首發單曲『中國的民主』在iTunes的下載率居冠;MySpace上的試聽點擊一天多達300萬次,刷新之前由美國黑人天後碧昂絲創下的250萬次記錄。

Q雜誌更是將「槍與玫瑰」列為「50組死前必聽樂團」之一;滾石雜誌則把他們選進了「史上百大經典藝人」名單。

今年46歲的主唱Axl Rose極少接受媒體訪問,即便新專輯如火如荼的在市面銷售,也沒見過他的身影;據唱片公司給的說法是,Axl Rose在製作完專輯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連歌曲的MV都沒有拍攝,現在大家看到的版本都是網友自製。《華爾街日報》找出Axl Rose在1999年一次的電視採訪中,談到他當時已決定了,以『中國的民主』作為專輯的名稱。

的確,打從上一張專輯,1993年的翻唱大碟『The Spaghetti Incident?義大利面意外事件』發行之後,全世界便聽說了「槍與玫瑰」已進錄音室灌唱下一張全新大碟『中國的民主Chinese Democracy』,只是沒料到,這一等就讓大夥兒等了14年。

事實上Axl Rose這些年一直持續關注著中國的民主發展,甚至為了這張專輯,也早已做好放棄中國市場的準備。

Rose的助手貝塔.萊貝斯(Beta Lebeis)向《華爾街日報》表示,Rose近年來訪問過中國的不少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和西安,但他擔心自己再也得不到入境簽證,因為那裡的一切都受到了控制。

貝塔.萊貝斯(Beta Lebeis)也說到,在這張專輯發行之前,「槍與玫瑰」今年已放棄兩場在中國演出的機會。

至於中共政府方面,除了下令「禁賣」,旗下的官方媒體也攻擊這張專輯是企圖控制世界「陰謀」的一部分。

不過威權中國終究敵不過網路力量,不少中國歌迷通過MySpace完整收聽專輯裡的14首新歌曲。

其實早在80年代,「槍與玫瑰」已吸引了許多中國的追隨者。那時的中國正處於叛逆期,重金屬成了抗議性音樂。尤其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之後,「槍與玫瑰」一曲『別哭Don't Cry』,幾乎成了中國一代吉他手的必練曲目。

《華爾街日報》訪問了一位中國東北的學生Nicreve Lee,他目前正負責維護一個名為槍與玫瑰在線(N'R Online)的網站(www.gnronline.cn),他說自己一開始以為「這是一首反華歌曲」。但後來漸漸明白了歌詞的含意,他認為Axl Rose的方向沒有錯。



十大中國禁聞之七:國際人權獎得主 中國監禁

主播詞: 法國斯特拉斯堡時間12月17日中午,歐洲議會議員們全體起立,給予大型電視屏幕中的女子熱烈鼓掌長達一分鐘,她是來自北京的曾金燕,也是今年『薩哈洛夫獎』得主胡佳的妻子。

35 歲的胡佳是中國著名的維權人士,他長期關注環境保護和愛滋病毒感染者的權益,並為其他的弱勢群體仗義執言。如今這位國際人權獎得主,卻因為堅持說真話的個性而鋃鐺入獄,他的妻子曾金燕也在被禁止出國的情況下,通過網際網路發表獲獎感言,她說,「替胡佳寫這份致謝辭,既讓我感到不幸,又讓我感到榮幸」。

正文: 配音:今年是『薩哈洛夫獎』成立20週年的日子,也是自民主人士魏京生獲獎之後的12年,歐洲議會第二度將這個象徵歐洲最高榮譽的人權獎,授予了中國人,他是年僅35歲的胡佳,北京知名的人權活動人士。

可惜的是,這兩名亞洲地區的得獎者,都因為先後被中共政府判刑入獄而無法前來領獎。

原本預計親自前往法國代替胡佳領獎的曾金燕,護照卻遭到當局沒收,她最後通過網際網路傳遞了一段自己的錄像,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甚至令不少人當場落淚。

曾金燕:「他還說薩哈洛夫獎在中國是非常重要的,他也相信將來,時間會證明他是正確的,...當然從我個人的角度,我是希望他愈早回家愈好,胡佳也曾經說過,他希望自己是中國最後一個因言獲罪的人,但是事實很不幸,在2008年的4月3號胡佳被法庭宣判入獄,4月3號以後,還有比如是黃琦、曾紅玲、陳道君,他們都先後因為他們發表的言論,或他們發表的文章,被當局逮捕,甚至有先判入獄的,這說明中國言論自由的情況還是很糟糕。」

曾金燕還說,她計畫用5萬歐元的獎金設立基金會,用來緩解維權者家屬們所承受的苦難;她的談話獲得了現場全體歐洲議員們起立鼓掌一分鐘。

歐洲議會主席波特林(Pöttering)在他的主席位右邊,為胡佳留了榮譽座位,波特林說,壓迫者濫用他們的權利,壓制正常行使自己權利的人們,但是終將以失敗收場。

胡佳是國際上影響較大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他把所接觸到的社會不公現象,訴諸於文字和語言,公開呼籲社會關注。他的直言不畏,卻使得中共當局感覺非常「刺眼」。

胡佳曾向外國記者說了這麼一段話:「VIT的意思就是very important trouble-maker,他們認為我是搗亂份子,是這個社會不穩定因素。」「中國的執政黨恰恰希望利用奧運會來確立,它所謂和諧社會統治的合法性。」

隨著胡佳愈來愈多的公開言論,他被軟禁在家的時間也愈來愈長,直到去年年底,他通過電話向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就中國的人權狀況提供證詞之後,正式遭到逮捕。2008年4月,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作出裁決,判囚胡佳3年半刑期。胡佳入獄後,呼籲釋放他的呼聲不斷。

「全球營救胡佳委員會」發起人唐柏橋:「他始終堅持做人的良知。非常不容易,本著良心說話,本著良心做事,十年如一日。他遭受的迫害非常深重。無數次被軟禁、被恐嚇、被跟蹤,家門口國安都建立了崗哨。但是他不屈不撓,堅持不懈的做維權運動。包括愛滋病、環保、六四、法輪功的權利、上訪的訪民,都是他關懷的目標。」

各國官員幾個月來也不斷利用與中共官員會晤的機會提及胡佳的事件,但不見奏效。

德國歐州議會議員海爾加∙特律普(Helga Truepel)甚至透露,中共官員曾請她吃飯和送禮,同時對她進行威脅,如果『薩哈洛夫獎』頒給了罪犯胡佳,他們將會中斷與歐洲議會綠黨的關係。但她強調「歐盟在中共壓力下不會退縮」。

特律普並在11月底試圖到北京探望曾金燕和她一歲的女兒,但受到門口警察和保安的阻擋。

歐州議會議員海爾加∙特律普:「歐盟議會頒發薩哈羅夫獎給胡佳,兩年前我在北京與曾金燕會過面,因此我今天想拜訪她,我帶了禮物給她的孩子,我還試圖和她講話。」

儘管胡佳的妻兒目前仍然處於警方的監視之中,但也正因為頂著巨大壓力下而堅持不變的信念,讓許多人為之動容。

歐洲議會從主席到各國議員都配戴寫著「自由」兩個中文字的徽章,至少胡佳夫婦的這份勇氣和堅定,全世界都感染到了。

十大中國禁聞之六:中國經濟神話的破滅

主播詞: 今年股市大幅暴跌、房市持續低迷以及大批企業倒閉和民工返鄉潮是2008年中國經濟最顯著的特點。而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對於原本搖搖欲墜的中國經濟來說是雪上加霜,中共官方媒體所鼓吹的經濟神話掩蓋不住金融風暴衝擊下的危機。
正文: 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中國股市狂跌,A股大盤從6124的最高點跌到最低1664點,跌幅近70%,市值蒸發掉二十二兆元,每天平均蒸發九百一十三億元。平均每名股民虧損三十八萬元,平均每天損失一千五百七十七元。而中共官方宣揚的所謂奧運行情不但沒有出現,反而在奧運開幕當天股市就大幅下跌,使股民期望落空,再次慘遭損失。

今年中國房市極度低迷,截至11月份,大陸70個大中城市的房價連續四個月下跌,跌幅達40%左右。大陸房地產開發商全都面臨融資困境、降價促銷、股價暴 跌的困境。北京、上海等城市均出現大規模的"退房潮",業主集體要求開發商退房。

廣州房地產經紀人陳先生表示,廣州數千家開發商和房屋仲介商倒閉,房價下降了40%至50%。

陳先生:"一手的話他,之前是一萬五一萬六的當時也有人買,後來跌了之後八、九千也買的到了,跌了百分之四、五十啊。... 現在出臺一些政策其實都是沒用的,救不了市的,現在還是那樣子,現在交易量現在都很低,減少百分之七十...。

在金融風暴尚未登陸中國的年初,由於原材料漲價,人民幣升值以及勞動合同法的實施等一連串打擊加工出口貿易業的動作,中國經濟火車頭--珠江三角洲數千家企業倒閉和遷移,一些港臺和外國投資者也被迫撤出。金融危機後,由於海外訂單急劇減少,珠江三角州和長江三角州爆發大規模企業倒閉潮,據官方數據,今年上半年就有6.7萬家小企業倒閉,其中大部分屬於出口企業。

工廠倒閉引發大陸"民工返鄉潮"。旅美中國經濟問題專家草庵先生指出,整個廣東和江浙地區企業大量倒閉導致超過四千萬人失業,遠非中共官方統計的830 萬。

如此,在國內經濟危機以及全球金融危機雙重衝擊下,中國經濟實際情況遠非中共官方媒體大肆鼓吹的中國是全球經濟"救世主"的形象。


本臺特約評論員橫河先生表示,中國60%到70%的生產能力是依賴於整個西方購買力。因此中國經濟無法在全球金融風暴中獨善其身。
橫河先生:"那這樣的話在全球發生經濟衰退的情況下,你政府再控制金融,它控制不了國外市場的萎縮。那麼這個問題就牽涉到它和全世界的經濟體系是連在一起的,很難獨善其身的。"

對於中共當局宣稱在2010年底前用4萬億元拯救中國經濟的說法,大多數專家置疑資金來源以及所帶來的成效。

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所謂中國自己標榜要挺身而出救世界經濟是假,中國政府為紓解地方財政困局呢,正在想方設法去爭...地方政府財政為什麼會陷入困境呢,我覺得主要就是中國房地產市場進入了艱難時勢。「土地」這個財富之母,已經不能再為這個地方財政生產金蛋。"

伍凡:"政府投資會造成市場機制的失衡,對企業和民間投資形成了不對稱、不公平的競爭環境,從而會抑制甚至會擠出這方面的投資,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就會發生。由於民間投資行為是擴大內需的主要力量,投資效益十分顯著,但政府投資的負面作用,內需不僅不能擴大,反而會因此下降,結果是得不償失。"

草案居士認為,目前中國大陸出現的工廠倒閉潮,預示著中國經濟已處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從現在開始,到明年上半年這段時間內,中國大陸經濟會出現一個大滑坡。

他說:"而大量的失業已經出現了,而這個企業的(倒閉)蔓延將會逐漸逐漸整個向全球、向中國的全部境內去蔓延。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國政府承認它已經稅收下降了,而且整個經濟增長率下跌了,其實這都表明整個中國經濟處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而這種境地,隨著時間的擴散的話,中國經濟惡化的程度會越來越嚴重。"

十大中國禁聞之五:楊佳的刀挑動中共神經

主播詞: 『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這句出自北京青年楊佳的話,已經成為中國網際網路和民間廣為流傳的一句經典台詞。這個手持著刀,不顧一切衝進上海警局殺害警察的青年,他的故事,成為一段傳奇。

中國民間輿論的普遍傾向裡,幾乎見不到責怪楊佳的聲音,人們把這位執刀殺警的嫌疑犯,塑造成了「為民除害」的英雄。楊佳的事件同時震驚了海外,人們恍然大悟,原來在中國老百姓心目中,所謂的「人民保母」才是真正的「惡棍」。

楊佳的刀似乎也壯大了小老百姓們的膽氣,他們不再畏畏縮縮,因為楊佳開了先例,隻身對抗了中國共產黨這部國家機器下的重要零件。

一個普通青年楊佳掀起的「打倒共產黨」效應,挑動了中南海的神經;11月26日中共當局訊速處決了楊佳以平息這波「反共」聲浪;但是,楊佳殺警折射出中國社會長期存在的「官民對立」,已經難以收舍。
正文: 距離北京奧運只剩一個月,2008年的7月1日,28歲的北京青年楊佳突然孤身持刀闖入上海閘北區的警察所,造成6名警察死亡的案件轟動全國。

這起案件對為了舉辦奧運,極立維持「社會穩定」的北京高層是一大衝擊。楊佳案硬是延後到奧運結束後審判,但這並沒有消退人們對楊佳殺警動機的好奇。

有媒體披露了調查結果,發現楊佳在2007年曾被上海警方污賴為偷車賊,還遭受了嚴重的毆打和虐待;獲釋後的楊佳打算起訴警方濫用職權,但案子卻遲遲不被受理,此後一年,他不斷上訪尋求解決,也不見結果。

犯下殺警案件後,楊佳一度拒絕警方做口供,他語出驚人的回應是:「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輩子背在身上,那我寧願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給我一個說法,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楊佳的故事博得了民間的普遍同情,以及對中共司法黑幕的憤恨。網際網路上網友們對他的支持率高達九成,楊佳被譽為「現代荊軻」、「快刀大俠」。楊佳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 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的名言也不徑而走,廣為流傳。

9月1日,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楊佳死刑。但楊佳案的證人沒有到庭、辯護律師也由官方指派、楊佳母親又突然失蹤,諸多司法不公正現象,都加重了民眾的不滿情緒。
10月13日二審宣判維持死刑。當天,上千名的上海民眾在法院門口聚集聲援,他們整齊劃一的穿上印有楊佳照片的T恤,公開喊出「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成為中共建政59年來的首次景象。

訪民瀋月蓮:「我今天就是來聲援楊佳的,楊佳是我們的榜樣,是民族的英雄。我們中國老百姓沒有人權、沒有說理的地方。」 「天滅中共!我反對共產黨,誰相信共產黨,就死路一條。」


訪民段春芳:「我們這些訪民都給警察打過了,還有無辜的人都給他們打死、害死。我們都是楊佳的證人,他並不是為他自己的事情,為了正義,因為警察在中國老百姓的心裏,這普遍的就是黑社會的代理人,警察是個工具,隨時來綁架、還有毆打、甚至是暗殺這些行為,政府默許了他。」

象徵「人民保衛者」的警察,在中國老百姓眼裡是「黑社會」;這起案件所反映的問題,
已經超出楊佳案本身的意義。旅居紐西蘭的民主人士潘晴表示,楊佳案是一個受迫害公民挑戰中共暴政的典型案例,因此才能引起龐大中國民眾的共鳴。

潘晴:「楊佳如果說在中國能夠走通依法維權的一條道路,沒有人會願意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正因為在當今的中國所有的依法維權,所有的上訪,所有的傳統的維權方式,都被這個暴政堵死了,楊佳做到了這些老百姓心裏所想所希望做的事情,所以楊佳事件造成這麼大的震盪和影響。」

楊佳事件發揮的影響力始料未及,據説震動了中共高層;11月26日,官方媒體新華社悄然地發布快訊,指楊佳已在上海被執行死刑,完全沒有留給外界反應的時間,連楊佳的親屬都是在事後才得知消息。

楊佳案最終塵埃落定,但未經公正審判便倉促處決楊佳的作法,令許多人無法接受。當天,騰訊網一小時內,超過九萬網民留言,但幾乎全遭封殺,只顯示七十多條官方言論。

其他中國各大網站也幾乎全面封鎖有關楊佳的言論。

自此,這位年僅28歲的刀客,成了一段傳奇,而傳奇的效應,還在繼續。

12月10日人權日前夕,38名上海訪民突破重重封鎖到達香港,宣佈成立「中國冤民大同盟」,十多名訪民並即場宣布真名退出中共一切組織,大同盟主席瀋婷表示,組織的成立是受到楊佳案的啟發。

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瀋婷:他們就是認為從楊佳這個案件開始,他們是應該向中共討說法的時代開始了,就是要在現行的法律之下和專業人士結合在一起,用和平、 理性、有理有節的方式,來爭取自己的權利。

有些委屈要一輩子背在身上
我寧肯犯法
你不給我一個說法
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播放盤古樂隊唱的一段音樂)

旅居瑞典的盤古樂隊把楊佳的經典說詞製成了歌曲,他們說,楊佳作為中國維權里程碑的人物,值得傳唱歌頌。

2008年的官民對立事件頻繁,由普通民眾、退伍軍人、教師等組成了各行各業的抗議群體,從楊佳案老百姓公開喊出打倒共產黨。

BBC中文網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楊佳案暴露了中國警民衝突的嚴重,警察在民眾中形象之差,激起的社會反思已經遠遠不是一件楊佳案本身,可以見到,一波要求法治、公平的和諧社會的呼聲呼之欲出。

十大中國禁聞之四:川震禁忌:「豆腐渣」是不能說的秘密

主播詞: 走過7個半月,超過220天的煎熬,5月12日四川大地震釀成的悲劇揮之不去。其中最讓人揪心的,是7000多所學校建築頃刻夷為平地,造成數萬名小生命遭到活埋的場景。家長們認為,是質量不佳的「豆腐渣」校舍奪走了孩子的性命,要求政府進行調查;然而等了又等,等到的是司法部門的干涉和封口。家長們要求的賠償訴訟落空,因為「豆腐渣」被政府認定了,是不能說的秘密。

正文: 配音:原本應該與家人一起迎接新年到來的年輕生命,卻消逝在花開的季節。

一張張照片是孩子們燦爛的笑容,誰都沒料到這將永遠納為回憶。

進入冬天的12月,55歲的康而貴(音)回到昔日的舊房子,依舊不舍;他看著原本就讀北川聚源中學,16歲兒子楊波的照片,悲從中來。幾個月來,康而貴與其他失去孩子的家長們一樣,急切的希望找出建蓋「豆腐渣」工程的凶手,但無奈政府以高壓封口作為回應。

康而貴:「就是說不滿意也滿意了,滿意也滿意了,現在就是把你壓服。」

(footage: CHINA-QUAKE-WINTER)

12月23日,在四川德陽,當地法院同樣以令人匪夷所思的理由,拒絕受理有關「豆腐渣」校舍奪走學生性命的訴訟案件。

在都江堰市的新建小學,多達300名孩童死亡。新建小學的教學樓在地震10幾秒內便瞬間倒塌,而臨近的建築物卻安然無恙。

500多名家長身穿印有「決為遇難學生討回公道」的T-shirt,聚集在垮塌的校舍前舉行悼念,但很快遭到警方的驅逐,並且禁止他們接受外國記者採訪。

不幸遇難的8歲孩童楊欣雨(音)的父親楊勇,希望政府能給他一個答覆。

楊勇:「一定要追查追究建築商、還有老師,老師的責任問題,為啥她在一樓會跑不出來?」

楊欣雨的同學胡文靜(音)同樣是地震中被壓垮的小生命,他的父親胡建反覆看著女兒剛過8歲生日時的錄像,心情難以平覆。

胡建:「極度悲痛悲傷中度過了這段時間,畢竟失去的是最親愛的親兒,心肝感到無比的悲痛。」

然而,家長的心情政府卻是充耳不聞;現在看來,如何「隱瞞」豆腐渣才是政府認為需要做的頭等大事。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新聞部編輯朱欣欣認為,豆腐渣曝露的是官商勾結的內幕,政府必然竭力阻止調查,因為豆腐渣的根源,就是這些中共官員。

朱欣欣:「中共政府一直號召海內外民間捐錢給各地政府建學校,包括所謂的希望小學,海外華人華僑和大陸中國人也積極響應了,可是,中共政府目前遙遙領先世界各大強國的國家財政和外匯儲備花到什麼地方去了呢?據最新流傳在新華社記者之間的一份電子郵件揭示,中國各大高幹子弟包括地方諸侯的子女,以江澤民家族、李鵬家族為主,正在以每年千億的速度瓜分中國人民的財富。」

目前,還是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單位或官員,出面道歉和說明誰應該負責校舍崩塌的問題。

沒有答案的答案,成了集權政府回應「豆腐渣」的最好詮釋。

川震禁忌:「地震不能預測」

主播詞: 瓦礫堆中的幼小生命令許多人肝腸寸斷,然而隨著救援時間的拉長,一椿椿內幕也一件件被挖掘,從悲慟中醒過來的人們在問:為何政府沒有事先預報地震?地震發生的突然,政府了結的也乾脆,把一切歸咎於天災不可測。於是,原本地震趨勢預測和評估水平在世界自稱已位於領先地位的中國,在「5.12」大地震後一夕間轉向另一個極端,一口咬定「地震不能預測」。
正文: 這是一場「天災」,但更多人相信,「人禍」加劇了災難的程度。

畢竟人們簡單的一個問題:「為何政府沒有事先預報地震」?都成了禁忌。

藉著各方專家的口,中共當局徹底否認地震可以預測;不過,看似堅定的口吻,隨著真相一步步浮上台面而宣告破滅。

證據顯示了,政府部門在大地震前,得到了地震專家們的充分預警,卻對民眾隱瞞實情。

早在2006年,中國的《災害學》雜誌已刊登龍小霞等四位陝西師範大學學者的論文《基於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區地震趨勢研究》,文中明確指出:在2008年左右,川滇地區有可能發生6.7級強烈地震。

2008年4月,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作出「在一年內蘭州以南,四川、甘肅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並將文字報告於4月30日遞交中國國家地震局、國務院、民政部等多個部門。

中國地震局研究員、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副主審耿慶國預測的日期更為準確,他根據強磁暴組合,估算地震的危險點在2008年5月8日的前後10天,幾乎是完全命中汶川地震的爆發。

但是,為何「知情不報」,成了另一個疑問。據開放雜誌報導,為了奧運聖火的傳遞和社會穩定,中共政治局常委投票決定是否發出地震預報,結果8人反對,只有溫家寳1人贊成發出預警。



十大中國禁聞之三:聯合國調查中共酷刑迫害法輪功

主播詞: 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最近公布一項調查報告,七年來首度對中國廣泛存在的酷刑表示深切關注。該報告除了要求調查三月份的屠殺藏民、對八九年六四抗議者道歉、停止迫害維權人士和律師外,特別要求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情況進行調查並要求中共對進行迫害的人繩之以法。報告一問世,立刻引起中共當局的強烈反彈。究竟中共害怕什麼?請看詳細報導。

正文: 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十一月三日到二十一日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總部舉行第四十一屆會議,審查各國酷刑問題。十一月七日和十日專門審查中共的酷刑,這是該委員會七年來首度檢視中國人權情況,引起各界的極大關注。

「法輪功人權」、「記者無疆界」、「大赦國際」等在內的十九家國際組織向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提交「影子報告」,反映中國人權狀況。「法輪功人權」主席陳師眾指出這次聯合國人權報告意義重大,是北京奧運之後,國際社會第一次重新審視中共的實際人權狀況。

「法輪功人權」主席陳師眾:中共雖然得到想要也就是主辦這次奧運會,但在國際社會也失去了信譽。國際社會不再相信他們的空頭支票和空白許諾,現在國際社會希望反酷刑委員會對於中共人權的實際情況,酷刑的實際情況有一個實際的報告,我想,這是國際社會對這個報告如此關注的根本原因。

「法輪功人權」提交的報告指出,中共在人權方面只是存在「紙上的進步」,中共製定了很多漂亮的法律但卻沒有實施。據知,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對這一點非常關注,首次要求中共交代法律實施情況。

「法輪功人權」主席陳師眾:這一點非常重要,可以說,是有歷史意義的。從1989年到現在,過去二十年來,中共都是用『紙上的進步』來欺騙國際社會,我們 這次指出實際的反差後,據我所知,這是國際機構第一次追究中共法律的實施情況,不是有沒有通過這個紙上的情況。

在反酷刑委員會報告涉及中共酷刑的內容中,除了關於藏民和維族民眾遭受迫害、六四屠殺的專題外,還有一個部分專門總結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迫害的情況,其中還特別要求中共對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提供詳細資料。

「法輪功人權」主席陳師眾:用大量鐵的事實,特別是聯合國人權特派專員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實際指控,用這樣的大量事實,證實了中共非但沒有遵守反酷刑條約,反而指令和推動他的惡警、勞教所大量使用酷刑,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團體;(專訪:0318-0347)

報告指出,聯合國人權專員收到相關指控,並且專員本人也注意到,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的迅速增加和中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同時發生。人權專員要求中共徹底解釋器官的來源問題。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的兩個作者、來自加拿大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參加了十一月七日和十日的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的會議。他其後在一個荷蘭研討會上,披露他們因為對中共活體器官的指控遭受到的壓力。在他們兩年前發表報告後,中共曾針對此報告發布一段短片,稱調查報告的證據是假的。

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我們面對的是中共政府,擁有百億美鈔,幾千個人做這個事。而在我們這邊,喬高和我自己只有兩個人,義務的半職在做這件事情。他們做出來的東西事實上支持了我們的報告而不是削弱了(它的真實性)。他們擁有這一切資源,卻無法回應(我們的報告的)事實,在我看來,恰恰證實了我們的報告。

麥塔斯先生還在發言中介紹說這一年多以來他們找到許多同類的新的證據,那就是很多法輪功學員證實他們在獄中被驗過血。

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為甚麼這些人被驗血,這不是為他們健康著想,因為他們在監獄裡是受酷刑的。驗血對於器官移植是必需的,因為移植需要血型的相容性。

前不久被荷蘭政府接收的聯合國難民法輪功學員於女士2005年在遼寧女子監獄的經歷,證實了麥塔斯先生的説法。

法輪功學員於女士:我們全監獄2000多名服刑人員,其中包括500多名大法弟子被強制抽血。那麼當時呢,還以為是正常抽血,可是抽血結果被輸入電腦之後,沒有告訴我們本人結果,有病的人沒有送進醫院治療,傳染病人沒有被隔離。

今年早些時候,聯合國人權專員諾瓦克(Manfred Nowak)也曾經要求中共解釋中國器官移植的供體來源問題,並引用中共官方的器官移植統計數字指出,中共即使承認從死刑犯摘取器官也遠遠不足以解釋巨大的器官移植數量,中共則謊稱沒有官方統計數字來搪塞。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二十二日的記者會上,攻擊反酷刑委員會的個別委員「蓄意」將審議活動「政治化」、「誣蔑」,有悖於「公正、客觀的職業操守」。臺灣及美國紐約律師童文薰認為,官方的反映這麼激烈,因為這項調查觸及了中共最高層,包括鎮壓法輪功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

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童文薰:「為什麼中共這麼憤怒跟恐懼?因為存證信函後面就開始一系列的法律動作,而且他調查的跟審判的對象是什麼?就是領導人、就是主事者。」

陳師眾則指出,當中共廣泛運用酷刑時,也是在社會上形成暴力文化,這是最危險的。

「法輪功人權」主席陳師眾:當中共大量推動酷刑之後,在社會上形成了非常危險的『暴力文化』。因為中共警察、專政機制、專政系統一旦習慣使用酷刑之後,他們不僅僅使用酷刑迫害特定團體,而且對整個社會都使用暴力。大家看到很多社會上的截訪,對拆遷戶的暴力,這些手段當初都是運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現在卻用在了普通老百姓身上,這個非常危險,社會正在日益暴力化、血腥化。

十大中國禁聞之二:老百姓的有毒牛奶V.S中共官員的特供食品

主播詞: 牛奶是白的,製造牛奶的人心卻是黑的;正當世界擔心因為食用中國的有毒牛奶而受害時,有這麼一群人完全可以高枕無憂,他們吃著來自獨立系統供應,不受污染的高級食品,以確保他們的「身體健康」。


沒錯,這群人正是中共的高級官員;英國《泰晤士報》形容這些共產黨的菁英份子們,享受的特別待遇有如封建時代的帝王。


對比中共高幹的優質特供品,而中國的老百姓為著無處不在的有毒食品焦頭爛額,難怪有網友說,中國的食品早就「一國兩制」了,也因為如此,在面對層出不窮的食品問題時,高幹們依舊老神在在。


不過,中共方面可是極力否認「特供食品」的說法,到底事實為何,以下的報導可以給觀眾一個答案。
正文: 九月的中國社會,正籠罩在有毒奶粉殺死嬰兒的烏雲當中,無辜的娃娃食用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生病受罪,「中央機關食品特供中心」卻照常為中共高官們提供無毒有機的食品,讓中國老百姓們氣憤難平。

9月25日,「中央機關食品特供中心」突然在人間蒸發。中共各個官方媒體在網上都刊登了一篇157字的「闢謠」短文,表示沒有「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也沒有特供中心主任「祝詠蘭」這個人。

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網友們把消失的一切又找了回來:祝詠蘭主任在中央國家機關特供產品授牌儀式上的講話內容,傳遍了整個網際網路。

這個單位成立於2004年,祝詠蘭在授牌儀式上介紹,「為了照料資深幹部的健康,我們把提供健康食品視作是一項特殊任務」。

英國《泰晤士報》披露並列舉了中共菁英們的特供品,來自獨立的糧食供應管道,包括內蒙古無農業污染、不打荷爾蒙的牛只;湖北省乾淨河川湖泊所產的淡水魚;而高幹餐桌上的白米,種植在長白山山坡上,源引高山融化的雪水灌溉,比市面銷售的米貴了15倍。至於他們喝的茶,是產自西藏高原頂級茶葉,每磅價格超過 100英鎊。

在山東科爾生物醫藥公司網站上,也有一段有趣的影片:

「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副主任杜毅,山東省政協常委趙銘順,中共山東省委老幹部局副局長楊忻沂,山東省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劉愛玲等......科爾公司經過五年之久的時間,終於研發了高功效,安全的保健食品......授權...殼寡糖複合膠囊,科爾益康膠囊為中央國家機關特供產品。」

這段錄像雖然已遭到移除,不過根據希望之聲電臺之前致電特供中心分公司的調查,中共的說詞,百口莫辯。

問:你好!請問是國佑特供產品公司嗎?
答:嗯,對!

問:請問我想買你們的蔬菜米包,要怎麼買呢?
答:您是那裡的?

問:我是北京市的居民。
答:那你是零售,對嗎,我們暫時不做零售。

問:那如果是批發呢?
答:也不批發。

問:請問你們這是給國務院特供中心提供的嗎?
答:對

問:請問是國佑萬悅嗎?
答:對。

問:我想購買你們公司的有機蔬菜,請問怎麼購買?
答:你有有機蔬菜卡嗎?

問:請問你們公司是不是也是給國務院特供食品中心提供食品的呢?
答:對對對。咱們的菜品都是一樣的。菜品甚至好幾種,有家庭旅包,還有商務旅包。

有別於其他國家官員,中共高層另辟的食品安全管道叫人困惑;一位網路作家一語道破,他表示,很顯然,高官們知道老百姓吃的食品不安全!

確實,在毒奶風波沒有曝光之前,中國的有毒食品已行之有年:添加漂白劑的麵粉;加了雙氧水的死豬肉;摻了硫磺的銀耳...網友們細數中國的有毒食物多達55種,難怪有人感慨地說,「中國人從食品中完成了化學掃盲」。

《泰晤士報》也提到,銷往日本的毒水餃、含有致癌物質的魚、喝了會變瞎的假米酒,一般的中國消費者全盤接收,而中共菁英則是有感於中國食品提供過程充滿不安全而引發諸多悲劇,成立了特供食品中心。

但更值得深思的是,這一切問題直到出了人命才引起社會的重視,在這之前,中共政權對如此的危機不但視而不見,甚至刻意隱藏。

十大中國禁聞之首:民不畏死 維權抗爭愈禁愈勇

主播詞:
主播:在經歷了1980年代民主運動大震盪時期,當坦克壓過肉軀的剎那,有人緘默,有人悲慟,有人憤怒,但各式各樣的情緒,中國人只能往肚裡吞,地上的血擦乾後,若無其視的度過看似平靜的日子。

走下來的人們沒有遺忘,只是瞻前顧後。步入新世代的2000年,「維權運動」的名詞第一次在中國社會浮現,不冀望任何政治訴求,只要求在法律之下得到應有的保障和權利。

2004年『九評共產黨』一書的推出,有序地接軌了正在轉變的中國社會;2005年維權運動已走向成熟,並出現了一批勇於走鋼索的「維權律師」,司法先鋒走前線,民眾開始通過集會、遊行、法律訴訟、曝光媒體等多重管道,挑戰政府和大型企業的許可權。

公民意識的抬頭,再次讓這個50年都一手在握的中共政權如芒在背;採取秘密抓人或判刑的方式,對內控制言論,對外封鎖信息。

但高壓鍋總有沸騰的時候,2007年廣西五萬民眾憤怒砸毀中國共產黨牌子的抗暴事件,似乎是為2008年此起彼落、愈演愈烈的群眾抗爭埋下伏筆。

同時,網際網路在這個時刻發揮的舉足輕重的作用不可忽視,2億的中國網友們幾乎同步把消息傳播全世界,令中共當局想封也封不住。在海內外相互呼應的情況下,中國群眾的維權抗暴,看來是愈禁愈勇了。

正文: 一年前,廣西博白五萬民眾抗議政府野蠻計畫生育政策,把共產黨牌子踩在腳下的鮮明畫面,撼住了許多人的目光;事隔一年,中國群眾非但沒有在高壓下屈服,反而愈挫愈勇,在上海喊出了「打倒共產黨」口號,在貴州、甘肅等地衝撞政府大樓,在重慶塗抹共產黨紅旗。中國社會的民間積怨有如火山爆發,氣勢驚人。

6月28日,貴州甕安縣15歲女學生李淑芬遭到官員子弟姦殺後棄屍河裡,而當地公安卻蔽護凶手的案子,怎麼也壓不住民眾的怒吼,數萬名甕安縣群眾圍攻縣府及縣公安局,放火焚燒公安大樓,有數十輛警車被推翻焚燬,民眾說,他們堅持要為李淑芬的死討回公道。

當時距離北京奧運開幕約一個月的時間,對極力想維持「社會穩定」的中共政府是一記震撼彈,據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作了重要批示,下達鎮壓。

由於當地警力不足,當局從周邊縣市緊急調去1500多名公安武警武力鎮壓,並在全城進行大搜捕。有民眾指公安使用催淚彈和高壓電棍,造成至少3人死亡,150多人受傷,有女學生被電棍擊倒當場昏迷,另有300人左右被捕。

香港有線電視突破封鎖現場採到受傷民眾,其中一人說:「他們公安就是偏向,就說他是無罪,他們有後臺!受害者沒有後臺,他們就把這個事情強制壓下去。」

另一位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的民眾也訴說了他被毆打的情形:「配合他們錄材料,調查當天早上發生的事情,當時我走在前面,忽然後面有幾個人就給我一直追著打,所以我就使勁地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但是沒有人幫我,就這樣,一直追得很遠。」

甕安事件被高調鎮壓後,當時轟動整個中國網際網路,數以百萬計的網友討伐聲不斷;尤其官方媒體引用公安說詞,聲稱受害者家屬所懷疑的凶手,實際當時只是在河邊做「俯臥撐」,難以說服人又可笑的理由,頓時讓「俯臥撐」成為中國網路熱門用詞,網友們付予它一個新的詮釋,意指「公然撒謊」。

奧運結束後的一星期,9月4日,湖南湘西吉首市各個主要街道,甚至是火車軌道,全部遭到十萬名「非法集資」案受害群眾的圍堵,交通受阻,還因此滯留了大批的遊客。
據瞭解,湘西企業在地方政府的默許下,以高利貸的民間融資方式取得約100億的龐大資金,但近期大陸經濟景氣下滑,企業還不了高額利息,畢生的積蓄要不回來,引起民眾恐慌。
這些投資受害者將進出湘西的大門堵住,數萬人牆並掐斷南北往來的鐵路動脈,想以此極端方式引起中央高層領導的重視。
但當地政府從外地調了幾十車武警與民眾展開對峙,並暴力抓捕了10多人。重兵駐守嚴防群眾暴亂的作法,讓民怨高漲沸騰,有些人直接了當的退出共產黨,以另一種方式表達抗議。

李先生:「共產黨我也退了,我現在非常糟糕,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我們湘西州的體育中心裡面全是住著部隊在裡面,二中哪裡都住著部隊,吉首這個事情很多人投很多錢進去,埋怨政府,這個防爆警察每個街道都有巡邏之外,他還有巡邏車,巡邏車有公安車,有防彈車,都在街上巡邏,手無寸鐵的人你沒辦法鬧出什麼,現在老百姓,畢竟還膽小,如果膽大的話共產黨早就推翻了。」

不過,受夠了打壓的民眾確實是愈來愈膽大了,10月13日,上海上千民眾齊聚高級法院,在中共建政59年以來,第一次集體喊出「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的口號。

11月17日,甘肅隴南也暴發了前所未有的五萬人抗爭行動,當地居民連續二天衝撞市委辦公大樓。

據瞭解,隴南市當地政府之前以低價徵收農民土地,接著又提出要他們搬遷住房,然而隴南市屬於汶川地震的第二大重災區,曾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政府不顧一切的要求搬遷,令55萬居民忍無可忍,他們圍堵政府大樓,砸毀辦公設施,焚燒警車以宣洩不滿。

民眾抗爭再次以鎮壓作為收場,當局調派大批武警到場,以電棍、鐵棒向民眾施暴,從網友們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到,七、八名警察同時暴打或強制拖行一個民眾,許多民眾血流如注,傷勢慘重,這次事件至少30人被捕,而死亡和失蹤人數,官方則一直未向外界公布。

當地民眾:「交警和民警拿著石頭打人,還有武警拿著防暴棍,把人群圍成一圈,圍在中間拿石頭防暴棍使勁的打,當場打死好幾個,這是我們親眼看到的。」

除此之外,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抗議、罷工事件此起彼落,幾乎沒有一刻停歇;先是各省份的出租車集體罷工,現在是重慶、湖南、湖北數萬名教師的集體罷課;珠三角一帶失業工人的討薪;毒奶粉受害者要求賠償;拆遷居民要安置;以及各類冤假錯案要公道要人權,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糾結一起,民間蒸怨一發不可收拾。

中共重慶市沙坪壩區的黨旗、國旗、軍旗、團旗、隊旗五面旗幟,也在2008的年末,象徵性的全部被民眾用黑色黏稠液體塗抺。

也因為如此,北京在12月罕見地把全國2,000多個縣委書記分批集中到中共中央黨校、中共國家行政學院等地,展開為期7天的培訓,以應付層出不窮的民間抗暴浪潮。

美國賓州中國問題評論員張軼東分析:這一舉措,表明中共中央預見到了中國的社會與政治矛盾的「總爆發」有可能即將發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