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烏有之鄉」,反思人禍教訓

2009-01-09 04:05 作者: 胡星斗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烏有之鄉」終於露出了其鼓吹邪教、反對改革、蠱惑人民的真實面目。中國開放三十年了,還有這樣一幫愚民,欲回到文革,開歷史倒車,真讓人啼笑皆非,深感中國數千年皇權專制的偉力。請欣賞附文(烏有之鄉創立邪教的奇文.)

不要以為這只是幾個秀才的沽名釣譽,要知道「烏有之鄉」如今是中國影響最大的崇毛、反改革、要為文革、四人幫平反的集團,其網站上鋪天蓋地的是反改革的言論,沒有見過他們發表一篇正面闡述改革開放的文章。

誠然,現在的中國,大家都有言論自由,應當允許他們表達自己的觀點。但是他們鼓吹個人崇拜的社會運動,已經走到了反人類、反人民的邪教道路上,我們不得不予以揭露和抨擊。他們也忘了:在毛時代,他們有這樣的言論自由嗎?或許,他們當年作為紅衛兵小將曾經「火」了一把,自由了一回,所以直到現在他們對批鬥、抄家的自由還是魂牽夢繞,但是,那是聖旨下的自由、毛式「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自由,自由完了,不就抓的抓、殺的殺,剩下的趕到農村,以免在城市鬧事嗎?

現在的極左派勢力已經相當猖狂了,魏巍在《一位革命老人對未來的幾點思考》一文中鼓吹新的革命:「革命的對象,是黨內走資派和篡黨奪權的修正主義叛徒集團。」毛新宇在《表揚張宏良、劉永佶,炮打官僚黨》一文中主張「對當權派給予徹底否定、猛烈抨擊、全面揭露」。「所有思考中國問題的人,求同存異,聯合成最廣泛的統一戰線,迫使腐敗無能的當權派退卻,是乃當務之急。」http://www.dajun.com.cn/wenji080101.htm。可見,烏有之鄉絕非孤立,動機遠非單純,他們旨在否定改革開放,否定堅持改革開放的現政權。
極左派所崇拜的毛邪教教主是怎樣為害中國的呢?難道極左派們忘記了,還想再來一遍嗎?

1、蘇區大肅反(參考高華:《毛澤東在江西蘇區「肅AB團」的歷史考察》等):30年代正當滿懷崇高理想的共產黨人與敵人浴血奮戰的時候,在湘贛中央蘇區、閩西蘇區、湘鄂西蘇區、鄂豫皖蘇區卻發生了數次消滅自己人的大「肅反」(肅清反革命)運動,至少有數萬人被屠殺。毛澤東當時是總前委領導,始終處於大肅反的組織者地位。毛認為贛西南蘇維埃政府與地方軍隊中有大批AB(反布爾什維克)團分子,甚至超過1/4。

事發的起因是毛澤東反對李立三中央進攻武漢、長沙、吉安等大中城市的戰略方針。這在中共紅一方面軍內部有不少爭議,出現了「罵前委對抗中央」的言論以及不滿前委領導的情緒,毛澤東認為這就是「AB團」的進攻。

打AB團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蘇區的權威剛剛建立,卻遭到敢於直批毛澤東的李文林為首的贛西南地方紅軍和黨組織對其權威的挑戰。結果,最先被逮捕的就是江西行委書記李文林等120餘人,以後逐漸株連達到4400到5200人之間,殺了幾十個AB團團長,永新縣接連把六屆縣委打成了AB團,只允許一個自首,其餘全殺了。毛澤東在給上海黨中央的信中說,一個月的工夫,在他的管轄下,整個「紅軍中破獲AB團四千四百以上」。

老紅軍蕭克回憶道:「軍政治部告訴我們,你們那裡有AB團,並具體指出幾個人……就憑這一句話,根本沒有別的材料,就把他們抓起來了。提審他們時都不承認,一打,一審,就承認了,還供出十幾個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幾個人抓起,再打,再審,又供出幾十個」。被捕的人被「雙手吊起來用牛尾竹竿子毒打」,或者「用香火或洋油燒身」,「一批批一批批綁出去殺了」。

當紅軍中曾經反對毛的人肅清得差不多了,毛澤東便著手對付江西共產黨人。1930年12月3日,毛澤東派李韶九去江西領導人所在地富田。當時毛給了李一張單子,單子上都是那些對毛有所不滿的人。毛下令要「來一個大的破獲,給以全部扑滅」。12月5日,李韶九帶著一連人馬日夜兼程,趕往富田,立即逮捕了段良弼、李白芳、謝漢昌(紅二十軍政治部主任)、金萬邦(省蘇軍事部長)、周冕(省蘇財政部長)、馬銘(省蘇秘書長)、劉萬清(原四軍政治部主任)等8人。從7日到11日,李韶九不分白天黑夜,四處捕人、審訊。10日夜,李韶九下令槍斃要犯17人;11日夜,又下令處決24人,其中有省行委員7名。12月9日,富田肅反人員兵分三路,掀起更大規模的捕人狂潮。由於李韶九等人的濫捕、濫殺,終於釀成了揭竿另立的富田事變。
省行委常委叢允中曾經說:「李韶九捕捉AB團是受毛澤東指使,是毛澤東希望將江西老幹部一網打盡,造成清一色的毛黨,好安安穩穩地當皇帝」。

項英、任弼時等人都認為打AB團、肅反擴大化的原因是幫派主義,毛澤東應負主要責任。當時中央派來的三人團之一的顧作霖,嚴詞斥責毛澤東:「毛澤東從來不檢討自己,而一味武斷地把反對你的同志當作反革命殺了!你是什麼立場?」

毛澤東領導的總前委反AB團運動,導致了非常嚴重的政治後果。據蕭克上將回憶,僅在其四軍即打AB團佔全軍人數五分之一。黃克誠說:「如果不是毛澤東在組織路線上失掉了一部分人心,要想在中央蘇區排斥毛澤東,當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

江西肅反後來又擴展到其他紅區。賀龍回憶:「洪湖的區縣幹部在肅反中是殺完了。紅三軍中到最後有的連隊前後殺了十多個連長。夏曦在洪湖一直殺了幾個月,只在這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閩西蘇維埃政府35名執委和候補執委中半數以上被殺害,僅1931年5月中旬就逮捕了「社會民主黨分子」1670人,其中 700餘人被處決。紅四軍主力4個師12個團的幹部中,僅倪志亮、王樹聲倖免,余皆被殺;僅30團被殺的幹部就有500人之多。白雀園大屠殺,殺不過來自己的「同志」,就用機槍掃。

薄一波說,死在自己人手中的共產黨員比死在國民黨手中的共產黨員多得多。

1935年,遵義會議決定張聞天接替博古在黨內負總責,成立由周恩來、毛澤東、王稼祥組成的三人團(軍事指揮小組),周恩來任團長,毛澤東協助周恩來指揮軍事。但是毛澤東反客為主、反臣為君,篡黨奪權長達十年,直到1945年才名正言順地成為「中央政治局主席」。

2、朝鮮戰爭:在冷戰的情況下,美國為了與蘇聯抗衡,避免毛澤東倒向蘇聯,一開始極力拉攏即將奪取政權的毛。內戰之初,美國就停止了對蔣介石的一切援助,宋美齡赴美求援空手而歸;國民黨政權撤出南京,蘇聯大使館跟著跑,唯獨美國大使館不動,美外交人員留在炮火連天的南京要「與中共接觸」;蔣介石逃到臺灣,美國政府發表聲明,稱國民黨是「被中國人民所拋棄」,允許共產黨軍隊進攻臺灣;美臺之間連續9個月斷絕了所有的往來,毛澤東積極準備「解放臺灣」的戰爭;美國發表聲明,支持新中國加入聯合國;英國開始了與中國的建交談判,美國還提出以5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換取與毛建交(見《作家文摘》)。可是抱著極左思維、一心想倒向蘇聯的毛澤東卻說:「不要急著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建交。」「政治是不可以用金錢購買的。」就這樣,毛澤東錯過了一次營造有利的國際環境的機會。不但如此,此時的斯大林、毛澤東還慫恿金日成率先發動了「解放」朝鮮半島的朝鮮戰爭。但隨著美軍的介入,北朝鮮敗回三八線。斯大林於是又慫恿毛澤東與美軍作戰,想以此削弱蘇聯的東方強國——中國,並阻止中國統一的大業。斯大林假裝許諾為毛的軍隊提供空中支援和武器裝備。果然,毛澤東上當了、決定參與朝鮮戰爭。本來,中共政治局開會,由於大多數人反對出兵朝鮮,毛澤東一度作罷,可是,後來,毛與彭德懷一席話後,未經政治局討論,擅自作出了出兵朝鮮的決定。而斯大林此時卻表示不提供空中支援了。結果,中國人民志願軍以極其劣勢的裝備參戰了,犧牲30多萬人、後期供給被美軍切斷而餓死凍死30多萬,總共死亡70 多萬人(見《遠東朝鮮戰爭》),而美軍才陣亡5萬4千2百46人。不僅中國人民付出了慘重的生命代價,而且朝鮮戰爭至少造成了兩大極其嚴重的長期後果:一是美國改變了其防守範圍繞過臺灣的戰略,開始阻止兩岸統一。朝鮮戰爭之後,美臺更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可以說毛澤東保了朝鮮,丟了臺灣。照理說,稍微有戰略頭腦的人和有民主決策機制的政權都會先解決自己的內政(臺灣)問題,然後去管別人的事(反對出兵朝鮮的林彪、聶榮臻等人就是如此的主張),可是毛澤東說:「別人有困難,我們不管,於心不忍啊!」毛的好斗和輕率性格完全矇蔽了他的戰略頭腦。二是朝鮮戰爭後,西方國家開始對中國進行全面的封鎖,致使中國 30年閉關鎖國,關起門來搞「超英趕美」的大躍進、窩裡斗的文化大革命。

朝鮮戰爭中,美軍抓獲中國戰俘2萬餘人,其中14000人去了臺灣,6673人在經歷絕食等「鬥爭」後終於返回大陸。一開始,毛澤東鮮花迎接,後來,全部戰俘打成了「投敵叛徒」,被開除出黨,大部分被折磨致死。

3、文字獄:封建社會文字獄密佈,朱元璋殺了數萬讀書人,雍正、乾隆製造了無數的文字獄,死者延頸相望。可是,與毛澤東的文字獄相比,古代統治者也是小巫見大巫,自嘆弗如。

第一文字獄胡風案:胡風因寫《關於幾年來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被毛澤東說成是「反革命意見書」,共牽連2100多人,許多人被整死,如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彭柏山被活活打死。胡風被抓10年後才被判刑14年,刑滿後又不釋放,他上書要求釋放,結果被判無期徒刑。

第二文字獄《劉志丹》小說案:劉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寫成歌頌劉志丹的小說,結果被毛澤東說成「利用小說反黨,這是一大發明。」副總理習仲勛被打成「彭(彭德懷)、高(高崗)、習反黨聯盟」,12000人受到迫害,許多人喪命。連習仲勛吃過8次飯的飯館經理也被誣為「習仲勛的交通員」而被捕,株連烤鴨店、湖南飯店等50幾戶,逮捕10多人,打死6人。國家經委副主任賈拓夫被害死,一機部副部長白堅被斗致死,湖南勞動局副局長劉宗煥被專政隊沉河,活活淹死,工人出版社社長高麗生被打死,連為李建彤帶過路的陝北貧農王悅賢、劉景華也被打死。

除了「文網」,毛澤東同時還給中國人民布下了戶籍制度、票證制度、勞動教養制度、勞改制度、人民公社制度、政府壟斷資源制度(公有制)、計畫經濟、管控型社會的天羅地網。

4、反右運動:毛澤東以其自誇的「引蛇出洞」的「陽謀」,號召老百姓給黨「提意見」,人們不知是計,暢所欲言,結果一共揪出55萬右派份子(加上沒有戴右派帽子的右派,為180萬人)。按毛澤東的話說:右派份子其實就是反革命!可憐,一個陰謀造成了多少個家破人亡!自此,毛澤東的鬥爭矛頭從「階級敵人」轉向了人民內部。
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後,又有300多萬人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

5、大躍進與大飢荒:毛澤東於1958年南寧會議上批判「反冒進」,認為「冒進是馬克思主義的,反冒進是非馬克思主義的」,並指責對浮誇風持懷疑批評的人舉的是「白旗」,是「觀潮派」、「秋後算帳派」,毛提出要「插紅旗,拔白旗」。於是,大江南北競相吹牛,「放衛星」。更要命的是,1958年毛澤東在北戴河會議上又提出全民大煉鋼鐵,滿腔熱情的農民把鋤頭、鐵鍬、秤砣、鍋等都扔進土爐裡「煉鋼」,煉鋼爐滿山遍野,爐火通宵不息。當年本來糧食豐收在望,可9000萬人上山煉鋼,農民讓糧食爛在了地裡,無人收割。彭德懷急了,以詩疾呼:「青壯煉鋼去,鋤禾童與姑;來年日子怎麼過,我與人民鼓與呼。」果不其然,大躍進、大煉鋼造成了大飢荒。據當時國家統計部門的統計,中國人口減少了2000萬。若加上每年本應增加新生人口一二千萬,所以,實際的餓死人口在4000萬左右(最新的專家研究報告:死亡4120萬。楊繼繩確認從1958年到1962年期間,中國餓死3600萬人。因飢餓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數為4000萬人。餓死人數加上因飢餓而少出生的人數,共計7600萬人)。也就是說,三年飢荒的死亡人數是抗日戰爭中中國人犧牲、被屠殺、餓死的人口總數的2倍,相當於向中國農村投了四百五十顆廣島原子彈。連歷史上從未餓死人的天府之國四川也餓死了八百萬人(楊繼繩書中確認超過一千萬人)。這是毛澤東對人民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參見楊繼繩《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記實》等)

至今一些人不僅不思悔過,反而信口雌黃,把三年飢荒說成是「自然災害」(對這麼大的中國來說,局部的自然災害沒有哪一年斷過,但事實是,學者們考證的結論也是,那三年中根本沒有大的全局性的自然災害。其實,毛澤東一輩子最擅長弄虛作假。根據《炎黃春秋》、《百年潮》雜誌的報導,《沁園春·雪》是胡喬木原創,毛改動四個字「原馳臘像」,就據為己有),甚至烏有之鄉的極左學者聲稱餓死人是捏造的,這是對幾千萬死去的同胞的極大侮辱,是對中國人民的高度蔑視。

據楊繼繩《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河南省發生人吃人的慘劇時,信陽一百萬人死於飢餓時,河南省至少有二十五億斤糧食庫存。而臨近的湖北省至少有十三億斤糧食庫存,僅動用這兩省的庫存,根本不會餓死人。明知道大面積餓死人, 毛澤東還大幅增加當年的全國徵糧庫存額度。

另據報導,大躍進中,河南省委浮誇的糧食產量為實際數字的幾倍。省委硬說農民有糧不交。為追逼糧食,僅信陽地區就逮捕和拘留12000多人,其中703人被打死在拘留所或獄中。後來,信陽地區餓死100多萬人,其中息縣餓死10萬人,村莊減少639個。可省委書記吳芝圃因批判彭德懷有功,易地做官,被毛澤東調任中南局書記處書記。而彭德懷、張聞天、黃克誠、周小舟等人因如實講出大躍進中的問題而被打成反黨集團。

1959年,中國竟然出口糧食400多萬噸,足夠2000萬人吃一年。可是,毛澤東為了爭當世界革命的領袖,也顧不上國人餓死了。毛澤東甚至說:「人總是要死的,孔夫子不死的話還在懷仁堂與我們一起開會呢」。隨之大笑。

王稼祥建議在國內困難的情況下減少外援,實事求是,量力而行,結果被毛嚴厲批判,指責為「修正主義」。

中國在60、70年代共援助阿爾巴尼亞100億元,該國僅200萬人,相當於每家獲得中國援助2萬多元,而當時中國國內幾乎沒有萬元戶,除毛澤東總共違規違法獲稿費570萬元外(當時全國僅他一人有權獲稿費,見後)。

另外,鄧小平曾經告訴李光耀,中國援助越南200億美元。援助紅色高棉10億美元。朝鮮戰爭中國支付了63億元費用和560噸物質。另據在日本出版的對朝文件披露:中國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向北朝鮮總共提供了超過8000億人民幣的援助,相當於現在的一二十萬億元。

大飢荒後,召開了一個 「七千人大會」。因劉少奇要立碑紀念飢荒中死去的人民,還說「喊萬歲是封建意識」(毛澤東在1950年的國慶口號中親筆加上了「毛主席萬歲」),在黨的 「八大」時根據彭德懷的提議、劉少奇第一個表態支持,取消了「毛澤東思想」的提法,毛澤東對劉懷恨在心。江青後來稱: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七千人大會的惡氣。

7、「四清」運動:造成死亡77560人,挨整532萬多人。

8、文化大革命:劉少奇、彭德懷、陶鑄、賀龍等被迫害致死。1967年8月28日,毛澤東下令開槍,打死「反革命」遊行群眾101人。大興縣殺「四類分子」325人,22戶被殺絕。湖南道縣農村紛紛組成 「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院」,大隊幹部隨意處決人,紅色大屠殺致死上萬人喪命。屠殺的手段有:刀砍、銃打、鐵烙、活埋、沉河、尖刀刺、鈍刀剮、鋤頭挖、繩子勒、石頭砸、數十人捆在一起用炸藥炸、幾十人丟進紅薯窖用火活活熏死,還採用砍頭、挖眼、割耳、削鼻、剖腹、割乳、切指、斷肢等種種手段,慘不忍睹。文革中,冀東案迫害8萬4千人,死亡2955人;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案致死14000人;內蒙古人民黨案致死11622人。廣西武鬥死亡10萬多人,廣西武宣縣、隆安縣、大興縣、上林縣、武鳴縣、蒲北縣、靈山縣、貴縣都發生了大規模的煮吃「反革命分子」心、肝、肉的吃人事件。葉劍英曾說,文革造成了2000萬人死亡(漢學家麥諾教授估計,非正常死亡773萬人),上億人受迫害。

原八屆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中,被定為「叛徒」、「特務」、「裡通外國」等罪名的佔總數的71%。

然而,一切的罪惡都被推到了林彪、四人幫的頭上。他們成了替罪羊。「五人幫」的罪魁禍首可以逍遙法外,不被批判,仍然是極左派愛戴的「偉人」。

可是江青說了實話:「我只是毛主席的一條狗!」

我們應當重新認識毛澤東。

毛澤東是腐敗的不擇手段的獨裁者:彭德懷曾斥責毛「後宮佳麗,粉黛三千」,在中南海成立文工團是在「選妃子」。毛澤東對女性見異思遷,道德墮落無人出其右 ——在夫人楊開慧身陷囹圄時,他與賀子珍合歡;在賀子珍赴蘇聯養病期間,他與江青同居;在與江青結婚時,他與許多女性「暗渡陳倉」。

毛每次外出,坐專列,警察、軍隊數千人保護他,一切人、一切車輛皆服從其特權——讓路。毛每次外出要花費上百萬元。毛去蘇聯訪問,也用專機把木板床運去(毛的樸素只是他的農民習慣而已。當要花很多錢維持他的「樸素」時,他毫不猶豫地折騰)。即使三年飢荒時期,全國到處都在為毛建豪華別墅。除各省市首府外,一些中等城市如包頭、鞍山等也競相傚尤,其數量之多,古今中外少有。外交部當時的總務司長等人從各地觀摩回來後說,有些地方裝修標準竟在北京釣魚臺賓館之上。

有些別墅是毛澤東親自交辦的。除廬山「美廬」旁的一處外,1959年6月毛回韶山時,向省委提出在滴水洞「造點房子」,說以後可以來此辦公、休息。這座別墅,連修公路、美化環境在內,1962年才竣工,耗資1億2仟萬元(那時30元可以夠一家人餬口)。有人計算,如果毛澤東用建別墅的錢去買糧賑災,可供湖南餓死的248萬飢民吃一年。

還是在全國到處都餓死人的時候,毛命令把人民大會堂北京廳改成「一一八會議室」,裡面的裝潢、傢俱、陳設、吊燈遠勝於克里姆林宮。而且,中南海的春藕齋也被重新粉飾裝修,成為毛的專用舞廳。在餓殍遍野時,毛居然把舞會由每週一次改為兩次,可謂鶯歌燕舞。

《毛澤東遺物事典》(紅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記載:三年飢荒期間毛澤東的菜譜(被宣傳為飢荒時期「不吃肉」):1961 年4 月26 日,幾位工作人員會同廚師為毛澤東精心製作了西菜菜譜,包括七大西菜系列,即魚蝦類、雞類、鴨類、豬肉、羊肉類、牛肉類、湯類。其中有:蒸魚卜丁、鐵扒桂魚、煎(炸)桂魚、軟炸桂魚、烤魚青、莫斯科紅烤魚、吉士百烤魚、烤青菜魚、菠蘭煮魚、鐵扒大蝦、烤蝦圭、蝦面盒、炸大蝦、咖喱大蝦、罐燜大蝦、軟炸大蝦、生菜大蝦等等。60 年代初,工作人員為毛製作的雞類西菜有:黃油雞卷(雞排)、軟煎雞徘、雞肉餅、雞肉元、大王雞肉餅、雞肉絲、罐燜雞、紅燜雞、蔥頭燜雞、青菜燜雞、紙包雞、雞丁敏士、椰子雞、奶油雞等等。60 年代初毛澤東吃過的豬肉類西菜有:烤豬排、烤豬腿、炸豬裡幾、炸豬排、餾豬排、法國豬排、意式奶豬等等,毛澤東吃過的西菜牛羊肉有:羊肉串、烤羊腿、烤馬駿、白燴羊肉、煎羊排、煎羊肝、牛扒、煎牛肉、咖喱牛肉、伏太牛肉、酸牛肉,燴牛尾等等。

《黨史文苑》載:據汪東興回憶,1967年10月,毛親自查了自己的稿費存單,達570多萬(相當於現在的三個億左右),毛是當時中國的首富。而毛的文章卻大多為胡喬木、田家英、康生等人所代寫(「毛選」中的文章90%以上是秘書們所寫),《為人民服務》、《愚公移山》、《紀念白求恩》、《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等都不是毛的作品,只是冠以毛的名字發表或成為毛的講話稿,稿費全部歸毛。1964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批轉文化部黨組《關於改革稿酬制度的請示報告》——廢除了印數稿費的制度,只採用字數稿酬,後來全國報刊、出版以及任何創作又取消了稿費制度,全國唯有毛澤東一個人享受特權在拿稿費,而且是按印數稿費拿。毛的著作大多不是人民自己掏腰包購買,而是國家、單位花錢購買,發給人民,結果每個家庭都不止擁有一套兩套。著作不斷地再版,聲稱「手不沾錢」的毛澤東不斷地違規拿錢。

毛的錢是怎樣花的呢?據王彬彬的《為批評正名》敘述:毛的稿費收入首先是用於貼補生活之用。毛澤東每月工資404.8元,江青330 元,他們的收入是當時中國普通工人收入的十倍。但遠不夠他們開銷,於是每年從稿費中拿出一萬元(相當於現在的二三十萬)用於個人生活,結果毛還被宣傳為「艱苦樸素,粗茶淡飯」。從1965年至1976年2月,毛澤東先後9次提取了38萬元人民幣和2萬美元給了江青;從1967 年至1976年5月,毛澤東先後5次提取15萬元給了張玉鳳,又給了護士吳某2.5萬元,給了汪東興4萬元,但沒有見過毛拿自己的稿費去做公益事業或者救貧濟困——即使是對曾經養育過、乃至成就過他的偉業的「福地」井岡山、遵義、延安、西柏坡等長期以來相當貧窮的地區,「偉大領袖」也沒有掏過腰包。

毛澤東不但沒有感激過貧窮的鄉親,而且多次公然為日本帝國主義侵華叫好。比如日本首相田中訪華,田中為日本侵華口頭道歉,毛卻說:「我們還要感謝日本呢。沒有日本的侵略,也就沒有我們的勝利」。

毛澤東晚年曾經多次提出自己身後班子的名單:黨主席——江青;總理——華國鋒;人大委員長——毛遠新或王洪文。可見,隨著毛澤東的去世,毛家天下的班子已經形成,幸虧毛岸英早死了,否則他就是中國的金正日。

毛澤東創造了中國五大記錄:近代史上國土版圖最小的記錄(為倒向蘇聯,毛正式割讓了外蒙);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記錄(共死亡6000萬人以上);GDP佔世界份額最小的記錄(文革結束時中國GDP佔世界1.8%,而清末民初佔世界6%);國民生活水平排名世界倒數的記錄;控制人民精神、思想和私人生活最嚴密的記錄。

看看毛澤東最親密的戰友林彪是怎樣反思毛澤東的:林彪在日記中寫道:「主先臣後」,「主倡臣和」,「終生不犯錯誤之法……跟著轉、喊」,「勿講真理而重迎合」,「主席就是最大的群眾,他一個人頂億萬人,所以和他的關係搞好了,就等於對群眾搞好了,這是最大的選票」,「堅決的左傾高姿態」,「決議不好也同意——頭等大事,不然是書獃子」。葉群記錄的林彪講話還有:「三不主義:不負責,不建言,不得罪」,「三要:要響應,要表揚,要報好消息。」林彪正是按照這些原則投毛之所好的。

所謂林彪整人,只是對毛澤東想整的人說了幾句狠話而已,如對羅瑞卿、賀龍。羅瑞卿因為竊聽器的事而被毛欲置之死地,賀龍因為長期不願奉承毛而被毛懷疑——賀龍家裡從來不挂毛澤東的像;全國學毛選時,賀龍卻說「應當好好學習劉主席著作」;毛澤東接見運動員,賀龍站在門口,10分鐘就走了;有一次,運動會上高奏《東方紅》,賀龍起身就走;毛澤東擺家宴過生日,賀龍稱身體不好沒去,可是卻在家裡打撲克;批判劉、鄧,賀龍不發言,毛澤東逼他發言,賀龍卻說:「我上不了綱喲」。因此,毛澤東懷疑賀龍是另外一個彭德懷,必欲除之,讓人揭發他「二月兵變」、想當主席。

林公開大批彭德懷,私下裡卻說彭的「萬言書是對的,就是急了點。」林彪在文化大革命中把毛吹成「中國幾千年,世界幾百年才出一個的天才」,但私下裡卻說「劉少奇在理論上比毛主席講得透」,「劉少奇、鄧小平是好同志,拿掉劉沒有道理。」林彪個性清高,聶榮臻說:元帥中,只有林彪、彭德懷兩個敢頂撞毛主席。林彪反對出兵朝鮮,拒絕率兵入朝;反對大躍進,說毛澤東「憑空想胡來」。1966年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毛澤東讓林彪當接班人,林彪推辭不受,還寫了一份報告繼續推辭。毛在這個報告上作了批示,堅持讓林彪作接班人,林彪竟把毛的「欽批」報告撕碎扔進了痰盂。

毛澤東強迫林彪做接班人,但林彪或許是因為身體不好,他是寡慾的,他多次聲明不當國家主席;林彪主持中央軍委工作,但卻把日常工作委託給了葉劍英。從 1967年到1970年,林彪僅一次在住地召見過軍委辦事組的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丘會作,約20分鐘,談的僅僅是防止蘇聯對北京的突然襲擊;黃永勝當軍委辦事組組長和總參謀長前後,林彪只見過他兩次,林彪從未單獨接見過吳法憲,對李作鵬也僅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過一次,丘會作在文革期間從來沒有面見林彪的機會。林彪甚至在文革數年也沒有對軍委辦事組下達過像樣的命令。可就是這樣一些零散的人,被毛澤東捏造為「林彪反革命集團」。

原來,林彪與「四人幫」等毛澤東的走狗水火不容。林彪集團的人都是受到毛澤東、四人幫的殘酷打擊而投靠林彪的。黃永勝直到1980年出庭受審時還大罵江青「大流氓!大壞蛋!」吳法憲、李作鵬、丘會作等人皆是受盡批鬥凌辱,後來被林彪暗中保護了起來。林彪他們稱江青為「白花蛇」,張春橋為「眼鏡蛇」,姚文元為「響尾蛇」。 林彪多次當眾大罵江青,還說要「斃了她」;一次,陳伯達想辭掉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職務,可林彪勸他:「你不佔住這個位子,她(江青)就會上去,禍害的人會更多」;只是因為江是毛的夫人,林彪又要讓葉群與江青套關係。1971年,林在蘇州大哭一場,提出要「清君側」,搞掉張春橋等幾個姦佞,搞掉 「三蛇」,架空毛,實施「新政」,「新政第一條就是:中止文革,搞民富國強。」

據林彪秘書張雲生的回憶錄:林彪與毛澤東最大的矛盾是在起草中共九大報告中。毛讓林彪主持起草該報告,林彪、陳伯達起草了題為《為把我國建設成為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鬥》的報告,提出國內的主要矛盾不是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矛盾,而是「先進的社會制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的矛盾」,所以應當集中精力「發展生產」,應當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搞「民富國強。」陳伯達也說:「還是應當搞好生產,發展生產,提高勞動生產率。盡搞運動,運動就像伯恩斯坦說的運動是一切,目的是沒有的。」毛澤東看了報告初稿以後大怒,決定另起爐灶,讓張春橋、姚文元重新起草政治報告。張、姚起草的報告由林彪在大會上宣讀,當時林彪面色鐵青,肺都要氣炸了。念完報告回到家裡,葉群說:「我真擔心,你都念錯了。」林彪說:「多念錯一點才好呢!」

據最近開禁的《林彪工作札記》:林對毛「文革」中的陰謀瞭如指掌,如林彪札記中記載: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風吹得很勁。毛提出,讓葉群多關心政治大事,創條件參加實際一線面上工作。問了葉群行政級別,說:「十四級,太低、太低!」毛的辦公室主任是七級、八級。毛說:「不能再乾等著,國慶節後準備對各大區第一書記放炮,提出:中央出修正主義造反,中央不正確的就可以不執行,不要迷信中央,不要怕兵變,不要怕亂,不要怕造反。大亂才能大治,是我革命鬥爭實踐中的思想理論結晶」。毛要從輿論上、組織上發動進攻,要整人,要搞垮人了。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老毛施陽謀外出,由劉(少奇)主持中央會議,經劉除「彭、羅、陸、楊」作第一步,再通過毛的政治鬥爭綱領文件,剷除劉、周、鄧,這是毛的陰謀。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七日:毛已決意要除劉、鄧。劉鄧提議,六一年八月召開黨的九大。毛說:要請長假調理。六四年五月,政治局提出:八大至今已八年,要召開九大。毛說:要返故鄉休息。毛指:六一年是要復辟搞修正主義,六四年是排斥毛奪權。

一九六七年一月九日:一月革命,上海奪權鬥爭,是「B52」(毛澤東)授權眼鏡蛇(張春橋)、婆娘(江青)搞的。全國各處,從上至下、天南地北展開奪權鬥爭。誰奪誰的權?婆娘代「B52」到處放炮,到處打、砸、搶、抓、鬥,到處埋下仇恨種子。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日:局勢繼續亂,二十五個省區告急癱瘓。動用武裝部門、保衛部門武器參與武鬥。雙方都堅持忠於同一個神,同一個魂,同一個旨。

九大之後,毛決心除掉林(毛最終逼死林彪,出於三大原因:林彪的以經濟建設為重心的思想與毛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思想嚴重衝突,為了自己身後不被否定,毛必須在打倒劉少奇之後乘勝追擊,打倒林彪,甚至後來試圖打倒周恩來;當初為了打倒劉少奇,毛澤東秘令林彪坐鎮中央軍委,為他掌握軍隊,結果軍委辦事組都是林彪的人;毛認為批判張春橋的「二月逆流」是林彪推動的,當時以林彪為代表的「槍桿子」與以張春橋為代表的「筆桿子」水火不容),林多次求見毛而不得,林彪甚至為此大哭了一場。一次,江青讓林彪到釣魚臺,林以為毛要接見,匆匆趕去,結果只是跟江青照了相,沒有見到毛澤東,林彪氣憤填膺。毛始終不給林彪任何解釋的機會。廬山會議上,本來是康生首先提出要設國家主席,林彪從未提出,而且多次表態:如果設立國家主席,由毛主席擔任,我林彪絕對不當。但毛澤東要藉機打倒林彪,他跑到南方大肆進行非組織活動,到處聲稱:有人想分裂中央,想當國家主席。

毛澤東逼迫林彪出逃,林彪不想認罪,認罪了必然是劉少奇、彭德懷的下場。林彪說:「反正活不了多久了,死也死在這裡。一是坐牢,二是從容就義」。(以上均見林彪秘書的回憶錄)中央本可以阻止林彪從北戴河出走,當時全國的飛機都禁止升空,唯獨允許林彪的飛機起飛,毛澤東還十分瀟灑地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其實,毛胸有成竹,飛機上早就安了定時炸彈。

文革中,一份批判文革的信——《中國共產黨非常中央委員會致全黨的公開信》傳到林彪處,林聽講後一言不發,但隨後又把信要了去,說「再看看」,可見,這封信引起了林彪的共鳴。林彪曾說:「文化大革命,要變成‘武化’大革命嘍!」林彪兒子林立果等人在《571工程紀要》中寫道:「十多年來,國民經濟停滯不前」,「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統治集團內部上層很腐敗,昏庸無能」,「他們的革命對象實際上是中國人民,而首當其衝的是軍隊和他們持不同意見的人」,「他們的社會主義實質是社會法西斯主義」,「他們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把黨和國家政治生活變成封建專制獨裁式的家長制生活。」 (以上參見〈毛家灣記實〉,中央黨史出版社)

毛澤東禍國殃民幾十年,把陳獨秀創立的具有民主、自由、平等理念的先進的中國共產黨一度引向了歧途,其教訓是深刻的、悲慘的,也是多方面的。

教訓之一:天堂與地獄——天堂與地獄是可以辯證轉換的,人民急於進入天堂,必然墮入地獄;當人們興高采烈奔赴烏托邦後,才發現這裡是煉獄;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叫他瘋狂。

教訓之二:目標與手段——中國文化往往把目標與手段分離,只要目標是崇高的,手段可以是卑鄙的,「只要目的正確,可以不擇手段」,所以,中國人容忍暴力,崇尚陰謀主義;毛澤東為了建立理想社會,可以名正言順地進行專政與鎮壓。現在我們認識到:目標的合理性與手段的合法性必須統一。

教訓之三:人治與法治——中國文化是人治文化,毛澤東繼承了人治的傳統,聲稱自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他砸爛公檢法,批評資產階級法權,推崇法家的重刑主義,只把法律作為統治者鎮壓人民的手段;憲法不能保護國家主席,更不能保護普通民眾;毛澤東摒棄法治,等於讓中國與現代文明分道揚鑣、背道而馳。

教訓之四:革命與改良——清末新政進行了廣泛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改革,1978年之後中國的改革開放基本上也是成功的,但是100多年來,中國的大部分時間盛行激進主義與暴力革命,和平年代也要進行「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結果欲速而不達,釀成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重大人禍。事實說明,激進與革命只是社會的臨時態,漸進與改良或改革才是社會的常態。

教訓之五:主權與人權——古代中國沒有國家主權觀念,近代以來則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氾濫成災,似乎只要祭起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大旗,卑鄙的可以瞬間轉變為崇高的,非法的可以轉變為合法的,反動的可以轉變為進步的。毛澤東也正是高擎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大旗,進行閉關鎖國、暴力專政、肆意侵犯人權的。現在我們明白:只有保護人權,才會有真正的人民主權;只有尊重人格,才會有國格。

教訓之六:人民與敵人——為了實行獨裁,消滅異己,進行階級鬥爭,毛澤東製造出大規模的敵人;他不需要經過選舉或者任何法定的程序,就能聲稱代表國民,是「人民公僕」,然後消滅另一部分國民。人民,人民,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教訓之七:國有與私有——毛澤東以建立國有、消滅私有為己任;名義上「國有」是全體人民所有,實際上是官員控制國民的工具,是專制政治的基礎,是「通往奴役之路」;只有資源、財富歸民間所有,才能夠建立起民主社會;國有必然造成官本位和特權,造成嚴重的權力掠奪與剝削。

教訓之八:計畫經濟與市場經濟——計畫經濟對數以百萬計的企業的產供銷人財物進行管制是建立在信息對稱(官員能夠全面瞭解企業、消費者、經濟各部門的所有信息)、官員的智能無限的基礎上的,由於這一基礎不可能存在,所以計畫經濟必然是低效率的,而且,計畫經濟成為毛澤東控制整個社會、控制每個國民的經濟基礎;而真正的市場經濟是建立在民有的基礎上的,它與民主政治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的。

教訓之九: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毛澤東把社會主義弄成了封建主義、專制主義,把資本主義看作萬惡之源,但是實際上只有憲政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自由社會主義才是符合人類文明的發展潮流的,憲政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自由社會主義可以與資本主義有效互補。

教訓之十: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一味地宣稱集體主義,強制集體化,反而會導致損公肥私、怠工懶政的道德墮落,整個社會走向極端個人主義;崇尚個人主義,保護個人權利,反而會形成「自由人的聯合」,走向新的集體主義,如北歐國家。

教訓之十一:道德之國與無德之國——不以法治國,而片面地以德治國、以領袖的思想治國,最終會成為無德之國,道德終究只是陰謀與暴力的遮羞布;如果假設統治者、官員是人性本善、是明君、好官、君子,不需要對之進行權力制約、制度監督,那麼君子終將變成小人,君子國終將成為小人國。相反,先假設統治者、官員人性本惡、可能做壞事,必須對之制約、監督,那麼小人才能變成君子。

教訓之十二:宗教神與人間神——西方人崇拜上帝,認為人都是犯有原罪的、存在缺點的,不能崇拜任何個人;而中國文化中沒有上帝的位置,往往在世俗中尋找救世主與人間神,毛澤東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大搞個人崇拜。漢民族也是基本沒有宗教信仰的民族,天不怕地不怕,不相信神的監督、上帝的懲罰,因此做事不擇手段。中國人缺少除了世俗利益之外的純粹信仰。

烏有之鄉的極左派們利用改革開放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創立毛邪教,欲再次掀起全民的個人崇拜運動,把獨裁者美化為人間神。清醒的中國人啊,必須予以強烈的譴責和抵制!

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主要是由於沒有對毛體制進行有效的改革造成的,毛澤東以其計畫經濟體制、資源壟斷體制、話語壟斷體制、文字獄體制、戶籍制度、人民公社制度、票證制度、等級供給與保障制度、勞改制度、勞教制度、領袖崇拜及黑箱治國方式等把人民都變成了他的奴隸,而今中國的特權、腐敗、兩極分化、弱勢群體、道德淪喪無一不是其產物,只不過,計畫經濟時期這些問題被壓制或者通過毛的運動被整肅,而市場經濟時期問題被放大了而已。市場經濟時期不可能再以運動的方式整肅腐敗,而只能通過法治、制度來解決,這也是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的巨大的社會進步。

我們主張公平、正義、共富的「好的改革」,主張憲政社會主義的中派,支持政府的既反極右、也反極左的立場;我們反對維護特權、進行掠奪、貧富分化的「壞的改革」,同時我們反對復辟倒退、創立邪教、將現政府描繪成「修正主義叛徒集團」的極左思潮。

2009-1-7





附文

---烏有之鄉創立邪教的奇文:

烏有之鄉倡議:緬懷毛主席日常化!


毛主席誕辰115週年之際,全國各地網友紛紛集會緬懷毛主席。有鑒於此,我們倡議,將緬懷毛主席的活動日常化!

凡是熱愛毛主席、崇拜毛主席的各地網友,只要湊夠9人以上,建議每半個月聚會一次,地點可以在會議室,也可以在家,也可以在操場、公園,也可以野外。每次聚會可以安排9項儀程:

1、到場時,相互握手,相互祝福:"主席保佑!";

2、齊唱國際歌,三段都要唱,放聲地,壯嚴地;

3、念一段毛主席語錄,主持人負責解釋這段語錄與當前形勢、與日常生活的關係;

4、放一段錄音或錄像,或讀一篇文章:有關文革和改革;

5、結合語錄、錄音、錄像、文章,各自談心得體會。特別是有勇氣懺悔,反省自己過去對毛主席的誤解。

6、交流當前工作與生活的體會,交流困難、問題,尋找解決辦法,增強信心和力量。逐漸形成在思想上相互關心,在生活上相互幫助的友愛氛圍。

7、表演唱,自選曲目,讚美毛主席和中國革命的歌;詩朗頌,毛主席的詩,或讚美毛主席的詩。

8、齊唱東方紅,三段都要唱,放聲地,深情地;

9、告別,共同呼喊:"毛主席萬歲!人民萬歲!為人民服務!"


日常生活中,我們倡議可以力所能及地做到以下各點:

1、在左前胸佩帶毛主席像章;春夏秋冬,婚喪嫁娶,勞動開會,除晚上睡覺時間,一切時間、一切地點、一切場合,都要自豪地佩帶毛主席像章。遇到有人詢問, 就是我們做解釋、爭取工作的好時機。許多司機已經自發掛起了毛主席,保佑他們行車安全。要爭取每一輛車挂毛主席像。佩帶毛主席像後,要注意主動讓座,幫助 孤寡老人,模範遵守社會秩序。

2、在京的,每年清明節,9月9日、12月26日,集體到毛主席紀念堂瞻仰毛主席遺容。

a) 瞻仰前,先到國旗下集合,面向國旗和天安門前的毛主席像,唱國際歌,標準如常;

b) 瞻仰時,集體準備一束鮮花或花藍,掛上最想對毛主席說的話,放到毛主席塑像前;

c) 瞻仰後,在正陽門下集合,齊唱東方紅,標準如常;

d) 瞻仰結束,選定一個恰當地點,進行例行的第2至6項;

不在京的,如附近有毛主席塑像或烈士陵園的,參照在京瞻仰遺容的辦法進行;

3、如附近有毛主席塑像的,應負責清洗塑像上的污物,保持塑像的清潔;經常在塑像前擺放一束鮮花;如附近沒有毛主席塑像的,應設法爭取當地政府、企業、街道、村委會新修毛主席塑像,或者動員普通群眾集資修建。

4、凡電視臺播放有關毛主席記錄片的時間,事先相互告知,有條件的,優先共同收看,討論體會;亦可在家收看,爭取家人的轉變;

5、凡電視臺、電臺、報紙、雜誌上播放、刊登內容或文章,辱罵、歪曲毛主席形象的,一定要打電話或寫信給電視臺、電臺、報紙、雜誌表達我們的抗議,讓群眾的聲音震懾媒體。

6、凡在網際網路上看到辱罵、歪曲、妖魔化毛主席文章的,一定要回罵他們。有寫作能力的,要停下手頭的事情,反駁他們,哪怕是三言兩語。要學會利用現成的擁 毛文章、書籍、觀點去反駁那些他們。要認清楚,漢奸、買辦、賣國賊、腐敗勢力畢竟是少數,多數人都是被他們洗了腦,受了他們所操縱的輿論控制。

7、有手機的,應當利用節假日問候機會,發送與毛澤東思想相關的簡訊。

8、利用節假日,結伴徒步行走,或騎自行車旅行,實踐毛主席"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的思想。同時,深入農村、山區,既欣賞祖國的大好河山,又瞭解了社會現狀,民心人情。

9、爭取寫出自己認識毛主席的心路歷程,到網上到處張貼。也要有勇氣告訴周圍的普通人。首先暢開自己的心扉,才有可能找到朋友和同志。不要怕別人嘲笑!要有自信。該受嘲笑的,正是嘲笑者。

10、看到打動自己的文章,聽到打動自己的錄音或錄像,要勇於向周圍人傳播,爭取更多的人佩帶上毛主席像章。更勇敢的,還可以穿印有毛主席頭像或為人民服務字樣的T恤衫。

11、春節到來,選購毛主席的掛歷、年畫、賀年卡,有條件的還可以送親友。

12、平時,爭取能到公園或操場齊唱紅歌,注意吸引普通公眾參加。有條件的朋友,利用自己主持會議或儀式的機會,讓各地黨的會議都唱齊國際歌三段。在唱東方紅的場合,唱齊東方紅三段。


烏有之鄉敬議

2008年1月5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