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書生:中國大陸有點歲數的人都知道的怪事

黨領導種田為什麼農業反而上不去呢

2009-01-16 13:32 作者: 一介書生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大陸有點歲數的人都知道,鄧小平搞的農村承包制實際上就是黨不再管農民怎樣種地了,怎樣種地由農民自己決定,結果農業反而有了一個大的提高。有個碩士研究生的學位論文是研究為什麼三中全會後中國農業上去了,農民"富"起來了?(其實說"富"真是太誇張了)他的結論是:改革開放解放了農業生產力。既然是解放,那就說明以前有束縛,才需要解放啊。大家想一想,那改革前是誰束縛了農業生產力呢?

其實那個束縛就是黨的領導,文革期間,越嚴格執行黨的政策的地區如安徽,湖南等地就是越窮,農業發展越落後;而文革期間各級幹部不那麼起勁執行黨的政策的地區,如浙江和蘇南經濟就好一些,改革後發展快一些。為什麼黨不再管農民怎樣種田,農業反而上去了,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剛畢業時參加的一些農業工作的經歷回答了我的這個疑惑。其實原因很簡單!

我剛畢業那幾年,參加了一個省裡的農業技術扶貧項目,直接和縣鄉一級分管農業的領導和技術人員一起工作,一下子從書齋直接接觸到社會很富有中國特色的一面,真是感慨萬千!現在多少年過去了,有時候我頭腦中還會翻出來一些當時的情景,寫出來給大家看看。如果我們歲數差不多,說不定您也有類似經歷呢。

那時,我雖然才剛剛畢業,但是在縣鄉工作時,一概被稱為"專家"、"教授",主要因為是"省裡 "派下來的,那就身份不一般了。中國很重視"身份"的。即使我是個小蘿蔔頭,但是有機會和省裡領導在一起,說不定哪天說點話就能起作用,至少不能把我搞毛了,那天瞅機會搗他們一下就夠他們吃一壺的;還有說不定有一天我就變成他們的上級了。所以我雖然還很年輕,還是被有些另眼相看的。

我和那些分管農業的領導接觸很多,經歷了一些趣聞,挺有意思。

那是大約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去的那個縣是農業大縣,雖然承包到戶了,領導還是想搞點政績,最好與科學化掛鉤,所以我們這些科學化的"專家","教授"代表來了。我們的任務是負責縣委朱書記的豐產田,要保證技術服務。那時候這個貧窮縣因為以農業為主,所以主要領導都各自負責一片豐產田,面積有大有小,大到八千畝,小到五百畝,能進入豐產田的都有一些好處,如低價化肥,農藥,種子,機耕等等,有些服務免費!領導要的是高產,上電視、報紙宣傳,這些是政績。當然很少是領導自己去管了,都是下面的人負責。有一次書記心血來潮,聽說早播好,要早播小麥,這樣小麥生長季節長一些,有利於高產,也能搞出科學種田的道道,與 "科學化"掛上鉤。但是書記要求早播太早了,我們從技術角度上認為這樣小麥越冬是個問題,但是書記指示已定,哪個敢去討沒趣。就早播吧。結果在冬前小麥就有點拔節的苗頭,這樣的麥苗很難抵禦低溫的,但是綠油油的好看。別人的麥苗還是稀稀拉拉的,書記的麥苗已經一片綠了,長的也高。大家齊誇書記就是書記,有魄力!才有這樣好的麥苗!結果電視臺來了,專門介紹了書記為了農業發展,鑽研農業新科技,並且取得了好的成績,明年豐收在望!我們知道,早播算個屁新技術,冬前麥苗長的這麼高不好,遇上低溫就完蛋!如果冬季沒有低溫就算書記運氣了。

果然,寒潮一到,我們到田間取麥苗回去檢驗,看到小麥幼穗(將來長成麥穗的那個小穗子)被凍死了,麥苗葉子還可以,沒死。但是我們知道產量會大受影響,也沒人敢告訴書記去。我畢竟是個菜鳥,不懂啊,就有點著急,問農業局的一個副局長,他是朱書記這片豐產田的主管。他不太願意回答,就含含糊糊的說,不要急,沒關係。反正我們下來是鍛練,每天還拿8塊錢補助,幾乎天天有吃喝,豐產田搞好了當然好了,搞壞了也不影響我半點毫毛,他們都不急,我為什麼著急呢。繼續打牌、吃飯、喝酒吧。

說到這裡,我說說我們這些農業技術人員和當地農業技術幹部一天都幹了些啥。我們住在當地招待所,費用由豐產田項目出,豐產田項目的錢哪來的?說是農民糧食每斤糧食裡面有一分錢用來做這些事的,每斤一分錢雖然少,但是糧食總量大呀,所以錢也就不少了,我們吃住那點錢算什麼。知道農民為什麼窮?一層一層的剝皮,這也是一小層。上午到辦公室,領導說今天到哪個鄉鎮,秘書就電話通知他們,告訴他們有幾個人去,帶隊的最高級別領導是誰,幾點到,那里根據領導級別和人數好預定招待規格。混一會兒就出發了,到了鄉鎮大家聊天,找個房間打牌,打乒乓球,不知不覺吃飯時間到了,吃飯去。別看那些鄉鎮很窮,都有最少一個好酒店,進入空調包間,裡面和鄉鎮的景色真是差別很大呀。喝酒是作為領導的一個基本素質,基本能力,練出來的,酒桌上也能說,我這個書生只有聽的份了。領導對於酒量大的"小專家"印象特別深,特別好,酒量大好像就是能力大,喝酒痛快、乾脆好像就是有魄力。哎,我沒有酒量,又沒有魄力,領導對我不太在意,我是"小專家 "裡面很普通的了。有兩個"小專家"酒量大,也有魄力,領導就特別記的這兩個,可惜兩個有魄力的"小專家"後來都得了胃病,喝酒太多太頻了,其中一個很嚴重,據說學校評職稱的時候考慮他為打開工作局面而應酬,得了胃病,所以儘管他文章不夠,還是特別照顧他評上職稱了,把酒喝好也是為了工作嗎。順便說一句,我一開始覺的這樣公款吃喝不好,但是吃多了之後吃上癮了,哪個單位招待的好就覺的他們對工作很重視,招待不好的就不願去,不重視我們?有什麼好處如項目,大家不約而同的要放到招待好的單位去。

好,吃好喝足了,大家滿面紅光出了酒店,回到休息處,打牌!有點醉意打牌很舒服,或者幾個人躺著聊天。不知不覺快要三四點鐘了,工作去囉,開著車子跑到豐產田轉一圈,有時候到田邊看看,採點樣品回去,有時候就坐在車裡看看,好,沒問題,打道回府。到招待所也快五點了,一天工作完成了。幾片豐產田這麼跑跑就算工作了。

這樣到了五月份了,書記的豐產田徹底沒指望了,早播導致幼穗凍死,那些分薛沒用了,從新長新的分薛就差多了,麥穗小的可憐。技術員準備了三份技術數據,減產的、基本和去年持平的,還有一個增產的,就聽領導的口風,領導說增產就拿增產的數據,多年經驗了,領導要什麼數據都有,現成的,這可是有科學依據的數據,還有我們的科學分析,圖表等等像模像樣的。但是豐產田不行怎麼辦呢?一次農業局那個副局長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技術員說,某某地方的小麥長的很好,豐產在望,大家心照不宣的說,那就算那個地方是朱書記的豐產田吧!這個辦法嚇了我一跳,這麼有創意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可能他們以前不急是早就有這個辦法了,以前就是這麼干的。我是菜鳥,又冒了一句:那朱書記豐產田那裡要有牌子呀。豐產田前面一般都有一個或幾個大的水泥牌,據說要不少多錢造呢。局長發話了"那簡單,給那裡弄個牌子就是了。

驗收了!要幾家單位來驗收,兩個麵包車坐了不少人,都是專家。一起去了那個立了牌子的農田,小麥長的還真不錯。數了穗數,採了一些麥穗回去數粒數,秤千粒重,計算產量。沒想到穗數大家隨便說,回去也沒有認真數、秤。坐下來吃飯,這次飯級別很高,此後還有禮物,人手一份,連司機也有,不知道有簽字權的評估專家是否還有更多的好處。

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評估專家和我們坐下來討論產量定多高比較適合,徵求我們意見要多高產量。局長確定了一個數字,說不要定太高,明年還要提高呢,給明年留點餘地。然後簽字等等。我看的目瞪口呆,原來這樣驗收啊。我們任務順利完成了,書記的早播科學方法試驗成功了!電視臺拍了錄像,報紙拍了照片,專家驗收達標了,還有我們的科學數據和分析,大豐收了!

至於朱書記豐產田小麥由於領導隨意的錯誤決策導致的農民損失,那就沒有人管了,那是農民的事情,管我們什麼事。我後來聽說那裡的農民有的一邊收小麥一邊哭,我問:不就損失了一些產量嗎,值的哭嗎?農技員告訴我,那是他們的口糧和錢袋呀,糧食少了意味著這一年吃的要少了,家裡買鹽,小孩上學,點燈用油(因為有些家交不起電費,所以還用油燈)要用錢,只能用糧食換,糧食少了農民當然哭了(這些年過去了,那裡農民生活應該好些了吧,但願)。這時我真感覺我們這樣確實在犯罪啊,其中一些農民的錢也花在我身上,也有犯罪感哪。

但是這樣的事情不斷的延續著,這些項目一直在延續,書記願意,局長願意,鄉鎮領導願意,最基層的大隊書記也願意。只要有項目,就有錢(經費),他們就有活干。我記的那個大隊書記還爭取了給我們"專家"在大隊工作需要的住房的經費,儘管我們一天也沒有在那裡住過。造這個房子的同時,他兒子家也同時造房,建築材料同時拉到他家,那個住房配傢俱的時候傢俱也同時拉到他兒子家中。大家心照不宣。各人得各人的好處,不然沒事不能歇著,折騰來折騰去不就是為了那點好處嗎,不折騰還不好撈油水呢。我看中共最近講的"不折騰"不可能實現,那些官員在折騰中才能撈呀。

黨管農業為什麼越管越差?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大家胡弄,沒有一個人會為農民負責,腦袋一拍一個主意,損失是農民的,大家只在做表面文章,明明損失了也能描成大的"政績"。正如有的國營企業差不多,廠子搞差了換個地方還是官,苦來苦去是工人,甚至有的廠子效益很差,工人發不出工資來,領導卻肥的流油呢,那時有句話叫做:"窮廟富方丈"。有多少真正為人民謀福利的"公僕" 呢!"為人民服務"也就是說說吧,騙騙老百姓,黨也沒有認真的要"為人民服務",老百姓被騙這麼多年也不指望黨"為人民服務"了。

說實在的,從某種角度上來講,所謂改革開放只不過是執行共產黨政策不那麼嚴格了,黨管的少些了吧。要徹底解放中國大陸的生產力,就要徹底改革,那就是黨徹底不要管了,可是"管"卻是黨所需要的,是關係到黨的生命的,只要黨存在,要徹底解放生產力,這就是無解的難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