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嘉人》驚艷寫真講述娛樂圈的生存日記(組圖)


 

從《武林外傳》的郭芙蓉、《潛伏》的「翠萍」到職場險惡生存的「杜拉拉」,姚晨並不屬於主流類型演員,卻讓人過目不忘。理所當然地躥紅,快樂爽朗卻 不用力過猛。這個痛快而知足的女人,儼然是每個毛孔都透著風的現代俠女,她從起點開始,就猶如懷揣著通關秘笈,咧開大嘴,一路坦途,有驚無險。「命運只負 責洗牌,玩牌的永遠是自己。」


自述一:我之前學的是民族舞,想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去演戲。

「考電影學院,可能是我人生中惟一做過的帶著冒險色彩的事情,我之前學的是民族舞,想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去演戲,只是因為跳絕望了,撓頭的時候就想,不如搏一搏去考電影學院,一不小心就考上了。」

轉型在十多歲的少年身上往往只是靈光一現,或一念之差。14歲的她獨自一人在北京學了四年舞蹈,畢業後回到福建。「跳舞這事兒,真是需要天賦, 努力了,但是別人就是做得比你好。」於是開始報考表演學院。小小年紀的她心中自有透徹的看法,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適合什麼,但至少知道不適合什麼。不去較 勁,便打開另外一扇門和其他可能性。


似乎她一直只是不停做選擇,而非努力往上走,她的邏輯看似簡單,「跳舞不適合我了,那就換一個。如果發現表演也不適合我了,我就去學裁縫做衣 服。」然而,說得出這種話的人,大多是真幸運或真自信。她只輕描淡寫說著年少時考電影學院是靈光一現,沒有肆意渲染當初為了這個「突然」的決定揹負債務的 那段過往。

那時的姚晨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還有喜劇天賦,她出演過的角色清一色正劇,正角兒,「我想往徐帆的青衣發展,例如《暗戀桃花源》的雲之凡或《麥克白》中的麥克白夫人。那時候想,演情景劇多沒水平啊,不招待見。」

《武林外傳》單挑春晚收視率,《潛伏》爆冷絕勝大熱的《我的團長我的團》,書榜最熱的《杜拉拉升職記》搬上話劇舞臺指定她作為女主角。喜劇人才可遇不可求,天分使然,屬於老天賞飯吃的類型。搞笑天賦驚人乍現,徹底顛覆她的型路。

而姚晨絕不是那種眼珠溜溜轉到處藏心思、讓人忍不住要防備的人,好演員的底子必須是天真的白板,空白到可以容納進任何角色,徹底相信自己是某 人,演完之後又須擦得一乾二淨。這種天真超越年齡、性別甚至道德。「50%的天分,30%的努力,20%的機會。」所有的幸運都是因為她後來才知道,自己 的50%在哪裡。


自述二:我用自己的氣場把孫紅雷徹底壓住。

《武林外傳》之前,編劇寧財神就是她的好朋友,他寫這個劇本的時候還一度打趣,嫌棄姚晨不夠好看,想成為花魁,還需要一萬年,根本沒打算讓她演 芙蓉,可她一句頂回頭,「我和你長得多有夫妻相啊(是挺像……),你說我醜就是說自己丑!」於是,我們最終沒有看到一個花瓶般輕聲細語的「排山倒海」,而 是那個咧著大嘴瞪出眼珠、喜感十足的郭芙蓉。

「第一次見導演姜偉,他並不認為我行,以為這就是一個瘋癲妞,結果他有點意外——我很安靜,他沒有當場就敲定「翠萍」非我莫屬,回家之後我也沒 有打電話試探、套近乎,但他事後跟我說,那時頗為意外我也會有這麼平靜淡定的狀態,不如試試吧。」姚晨說拿到這個角色是導演的一念之差,「沒有想到,《潛 伏》把我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後來拍完戲,孫紅雷對她說:「希望你是一個好演員,而不僅僅是個明星」,她更願意把它解讀為 —— 姚晨你值得走更遠。

「我喜歡的演員是凱特布蘭切特,能把自己藏進角色又鋒芒畢現。」姚晨對角色的拿捏合度,讓編劇和導演們喜出望外,她不但進入了,還超越了——「 郭芙蓉」和「翠萍」的角色在不少圈內人的評價裡都突出了「超越」二字,甚至有人說她跳脫了女演員不是紅玫瑰就是白玫瑰的窠臼。「很多人看了《武林外傳》跟 我說,你肯定超越不了郭芙蓉了,結果《潛伏》把她們看傻了,然後又很多人說你肯定超越不了翠萍了,呵呵,等著瞧唄。」


有沒有想過告別諧星戲路?「我不擅長計畫,往往在面前有一條路,走起來也挺舒服,我就不自覺地走上去,然後別人看到了幫總結,但我並沒有刻意要 往哪個方向去……我接戲最重要看劇本,劇本足夠好,什麼都好說。就算是學生作品,沒有片酬的,但是劇本特別紮實,我也會接。為什麼要排斥特長呢?人就要做 自己擅長的事情嘛,我很信服命運。」

命運就像是一條充滿礁石的河流,她懂得順水推舟,沿著命運的脈絡繞道前行,順勢進入代言明星的行列,與姚明、劉翔一起代言國際頂尖品牌 visa。廣告花絮中,姚晨變身俠女,靛紫色長袍中國風十足,大嘴的狡黠笑容依舊,既時尚又平民,據說visa的高層中不乏姚晨的死忠粉絲。

「你相信麼? 我去年到香港之前都不知道visa是什麼,被酒店要求用visa付賬,我一頭霧水還是同行的朋友幫我解了圍,但兩個月後我竟然接到了visa的代言。 」期間沒有公關的反覆斡旋和討價還價,自然而然得好像瓜熟蒂落。

確然,姚晨不是拾級而上她一飛衝天,我們沒有看到過她坐在導演大腿上的照片,沒有聽過或真或假負面又或離譜的緋聞,甚至沒有看到她上竄下跳於宣傳期。閑暇無事的時候,她還是那個蹲在家裡默默收拾DVD的小女人。「你知道,我的成名之作是那個喜感十足的郭芙蓉,幾乎所有人都覺得特傻特樂,這個型 一旦定局了,就省卻了很多‘麻煩’。」


自述三:「再有成就,你總要回家,對不對?」

問及情感起伏,她說起大學室友潘星誼(曾飾演《金粉世家》三姨太)的逝世,頓覺生命無常,「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們知道後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定 有別的隱情,可是她真的就那樣走了,那麼年輕的生命…。幾天後我還夢見她,第二天立刻打電話給潘星誼的父親,他泣不成聲,我結結實實地直面了生命的稍縱即逝。」

而之前都是莽撞地活著不痛不痒,說她樂觀,姚晨自嘲是「腦容量小」,連情路坎坷也存不住,這算是福建女人的傳統,最好不過相夫教子從一而終 是義務。

24歲就把自己嫁掉,和丈夫凌霄肅是同學,相愛、結婚,那麼多年過去:「如果一個女人全身心扑在演戲上,婚姻生活就毀掉了。」姚晨對婚姻的看法特別不女權,所謂成就斐然都是在別人眼中而已。

「再有成就,你總要回家,對不對?」

女人比男人名氣大,對於大多數丈夫而言都是一種壓力,她坦然反問:「到時候,我生孩子在家裡呆著,還不是都得靠他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時段。 」


朋友們都說,在凌霄肅跟前姚晨是一個絕對的小女人,又不顧忌地說好,並不故弄玄虛將他隱藏起來,「他短跑相當厲害,北京的大學生運動會他總是跑第 一。」

我們漸漸聊起愛情:「我聽過一個故事,說一對夫妻去登山登到最高的時候,丈夫的環扣突然鬆脫往下墜去,太太也毫不猶豫地鬆開了自己的環扣…。如果換做我和凌霄肅,我也會做同樣的選擇!有愛情,然後守護它,人生至少要有一些可以信任的事情。」

為什麼能夠徹底的信任他?:「那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信仰。」一個女人該在什麼樣的時候抓住什麼,她都順勢抓住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