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瓜案:薛妻內褲檢出另兩男性DNA(圖)




檢察官阿榮·帕金斯起訴薛乃印於2007年9月11日, 用領帶勒死了妻子劉安安。薛在9月15日將女兒拋棄在墨爾本後,飛往美國。在2008年2月,薛在美國喬治亞州的切伯利被抓獲。

本週,薛乃印涉嫌殺妻案進入第三週的審理,法醫鑑定結果提供了一項令人意外的數據:在對劉安安裸屍旁發現的一條紅色內褲上,檢測出除薛乃印之外的另外兩名男性的DNA。

警官悠萬·安哥布瑞切特(Uvaan Engelbrecht)與一同在場的警官安德魯·歐文斯(Andrew Owens)向法庭描述了當時發現劉安安屍體的情況。劉安安的屍體呈俯臥狀,臉朝向左側,除了雙手上的一副白色手套外,全身裸露。一根黃色的領帶除了繞頸之外,還蓋住了劉安安的眼睛;左臂及上身被一件綠色的男性睡袍遮蓋著,下身覆蓋一件黑色男性茄克。此外,在劉安安的屍體旁還有一卷女性的衣物,包括一條粉色睡褲,一條紅色內褲及一件淺紫色內衣。另外還有一件棕色的男性茄克衫,在其左口袋中還有兩枚男性戒指,其中一枚是結婚戒。

法醫檢驗中心向法庭提供了一份32頁的DNA檢測報告,包括對屍體和衣物的不同部位,以及薛劉房間內的部分區域進行DNA取樣。對化驗結果的分析,綠色睡袍和黑色的茄克與薛的DNA非常相近,而其他女性衣物與劉安安的DNA相近。但另外兩樣衣物卻給出令人匪夷的結果:在對紅色內褲的腰帶部位取樣後,檢測出除薛乃印以外,還有至少兩名其他男性的DNA,而劉安安頸上繞著的領帶上,也檢測出除薛的DNA之外,另外一名男性的DNA。而薛乃印的男性房客張正業(音譯)的 DNA,與發現的DNA毫無關聯。

法醫鑑定中心的薩麗安·哈比森女士(Sally-Ann Harbison)表示,一般男性的DNA在經過一次水洗之後,就不存在了。因為薛乃印與劉安安一直住在一起,所以在領帶及內褲上檢測出薛的DNA並不奇怪。但在一件經常洗的內褲上,卻有著與劉不住在一起的其他男性的DNA,卻是非常少見。

檢察官阿榮·帕金斯(Aron Parkins)起訴薛乃印於2007年9月11日,用領帶勒死了妻子劉安安。薛在9月15日將女兒拋棄在墨爾本後,飛往美國。但幾個月後,在2008年2月,薛在美國喬治亞州的切伯利被抓獲。

病理學家提摩西·寇梅爾(Timothy Koelmeyer)星期二告訴法庭,他相信劉是被從後面用領帶勒死的。

薛的律師克瑞斯·考姆斯基(Chris Comeskey)則針對法醫鑑定結果提出疑問,考姆斯基認為劉可能在性活動中死於意外,並舉了一個先前的例證。

當薛的律師問寇梅爾醫生是否能夠排除這種意外死亡的可能性時,寇梅爾有些猶豫,他認為這取決於陪審團的看法,但他表示,如果他必須回答這個問題,他只能說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他更傾向於劉不是意外死亡。

2007年9月15日,繼小南瓜被遺棄在墨爾本火車站之後,紐西蘭警察開始查找其母劉安安的下落 。9月19日,在查無線索後,警方將注意鎖定在停泊在薛家外面的薛的工作車上,打開後在該車的後尾箱內發現了劉安安的裸屍,並立即開始了法醫鑑定。

由12名女性組成的陪審團的法庭審理已進入第三個星期,估計將於本週結案。


来源:epochtimes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