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嬌可能變成什麼樣!營救鄧玉嬌的最佳途徑


玉嬌案一審判決下來後,就有網友明確指出,鄧玉嬌案遠未結束。從目前透露出來的情況看,鄧玉嬌的失蹤,更佐證了這一說法。回顧整個案情,再看玉嬌案的走向,已經能夠完全清晰的看出鄧玉嬌被患精神病的必然了。

當然,這個案件早已不是小小的巴東能左右得了的。從精神病專家的鑑定,到判決的結果,包括律師的訟詞,無一不是被精心設計好了的。再到後來鄧玉嬌接受採訪時的布局及鄧玉嬌的失蹤,有哪一樣跑出了中共的魔掌呢?

此案遠未結束。中共仍然在"做案"。玉嬌案開中共案後繼續"做案"之先河。前幾天公眾視野裡的鄧玉嬌與母親牽手走出審判廳,還堂而皇之的接受媒體的採訪。在相當多的民眾心裏,也默認了這樣的結果,因為在中共治下,逼使中共迫於民意壓力而作出部分的妥協已是相當不易的了。可是在鄧玉嬌接受採訪後,鄧母卻不見了女兒。什麼原因呢?原來是中共在大施"善心",正在免費給鄧玉嬌治精神病呢。

我說"免費"是有根據的。一是鄧玉嬌沒有資金來源。當初她報案後被帶上警車走時,還給她媽留了一個欠條,讓媽媽替她還帳,她哪裡來錢?二是連自己的家人都沒有接到交錢給她治病的通知,中共能不是在免費給她"治療"嗎?

當然,這樣的免費必定帶有強制的色彩。一個正常的人被當作精神病患者治療,她能願意嗎?她能去配合嗎?可是那是她說了算的嗎?她不真正的"患"上精神病,中共"做案"就不徹底,中共又怎麼能放心呢?

中共有什麼不放心的?中共當然不放心了。她要把案件的實情說出去怎麼辦?那可不只是她揮刀刺淫棍的一個過程,在精神病院,在看守所,醫生對她強制的過程,律師和她談話的實情,甚至包括政府掮客遊說的經過,她能不說出去嗎?她可能因為中共的淫威要挾靜默一時,可是她一旦全面的瞭解了全國民眾對她的傾心營救時,她還會沉默下去嗎?要知道,敢於揮刀刺色狼的女俠可是有一定的性格的啊。

這就是中共最不放心的地方。她說出去的後果是什麼?民眾還會聽信政府的"辯解"嗎?那包含著中共全部"做案"的經過。鄧玉嬌刺殺淫官一案已經注定是一個冤案了,那中共對鄧玉嬌案"做案"的一案呢?雖然,中共的"做案"在目前的中國還沒有這樣的法庭能夠對它進行審判,可是民間的道德法庭不是已經開始了嗎?

所以,鄧玉嬌被患精神病是唯一的選擇。

還有一個說法,鄧玉嬌的被釋,是中共官方部分官員心中隱隱的痛。不是已經有地方官員在毆打記者時口出狂言了嗎?鄧貴大、黃德志的後人們不是也放出話了嗎?要整死這個敢於刺殺自己同伴或自己前輩的鄧玉嬌!

對於地方當局來說,雖然對鄧玉嬌恨的要死,但是他們也明白一個道理,那是不能殺的。殺了一個鄧玉嬌,激起的全國民憤肯定不是地方當局的頭頭腦腦們所能想像得了的,那可不只是自己的官職保不保的問題,很可能成為民眾從意識到行動徹底摒棄中共的契機。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既不能讓其死,又不能讓其把真情說出去,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得精神病。

我給大家舉一個湖北省被中共用精神病折磨的實例,看看中共是怎樣使用精神病來使人喪失神智的。

據"明慧網報導",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八寶刀村的劉曉蓮,是一個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1958年邪黨搞大煉鋼鐵時,雙眼突然疼痛難當,半個月痛瞎了一隻右眼。1995年修煉大法,只有半個月,她的那只瞎眼睛亮了。2000年12月,善良、耿直的劉曉蓮老人到北京為法輪功、為師父上訪。但是她被地方惡警劫持到了看守所,並被實施了殘酷的酷刑。2002年6月28日那天下大雨,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長)、鄧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主管女號)、宋玉珍(市看守所女號管教幹部)等人對劉曉蓮老人下了毒手。錢玉蘭對她說:"你煉功快癱了,領導說要給你打點補藥治療。"老人說:"我不是煉功致殘的,是你們用酷刑迫害致殘的。"邪黨惡徒們把老人劫持到了婦幼保健院強行注射藥物,致使老人家頭部出血,雙耳像爆炸一樣陣陣地痛,上吐下瀉多次昏死過去。

2006年4月劉曉蓮老人在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公安特務誘捕。赤壁市公安局以精神病為藉口將其非法關押在赤壁蒲圻紡織總廠醫院精神病專科摧殘。劉曉蓮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針注射、灌毒藥丸子、高壓電、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種種迫害。

精神病醫院的惡醫張姓主任等四人是迫害老人的魁首。惡醫張主任與赤壁鎮邪黨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鎮拿6000 元錢來殘害老人的生命。惡醫張主任及其幫凶使用高壓電擊、電針劉曉蓮老人4個小時、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致使她整個身體發黑,與黑人沒什麼兩樣。這次老人被毒昏了兩天兩夜,待清醒時卻不能說話了,成啞巴了。

兩年多來,劉曉蓮老人受盡了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腫,進食困難,生命奄奄一息,醫生確信只能活二十幾天了,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將她放回家。老人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離世。

這就是中共用精神病折磨人致死的一個病例。要把一個正常的人變成精神病患者,那可不是一句話的事,必須施以破壞中樞神經的大劑量藥物進行摧殘。要知道,這時候對鄧玉嬌用藥治療是得到官方的權威認定的:精神病鑑定的結果已經出來了,並且已經在一審時發揮作用了,鄧玉嬌不患精神病怎麼行?那您說現在的鄧玉嬌是不是處在十分危急之中?

怎麼辦?向中共呼籲能行嗎?即使把地方官員給換個遍,也沒有人敢翻鄧玉嬌案,因為對鄧玉嬌案的定性來自於中共的政法委,誰有這個膽,誰又有這個能力翻案呢?

最好的辦法還是向當初營救鄧玉嬌時一樣,發出民眾心底的聲音,讓浩蕩的民意衝垮中共的底線。中共最害怕的是什麼?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民眾對它的公開唾棄。當因鄧玉嬌案引發的拋棄中共聲音強大時,中共自然就會鬆手對鄧玉嬌的迫害。

那麼怎樣表達公眾對中共的拋棄?怎樣發出最強大的聲音來?當前中共最畏懼的事莫過於《九評》引發的三退大潮了。幾年來,三退大潮在中國民間看似風平浪靜的海面下早已成為一股強有力的解體中共的暗流。中共高層不敢正視,底層的官員也只能是睜隻眼閉隻眼,聽任這股暗流的默然壯大卻無可奈何。那麼民眾的聲音如果從一個側面表達出來對中共的不信任、不服從、不配合,進而發展成為對中共的徹底拋棄,中共的執政基礎不就被徹底摧毀了嗎?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士清醒的越多,中共越害怕。那麼,我們就運用好這一天賜良機吧。


来源:阿波羅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