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第4天 烏魯木齊仍重兵把守氣氛緊張


 
頭戴鋼盔的軍人有的手持棍棒,有的拿著盾牌,排著隊伍向前推進。(法新社)
 
星期三(8日),烏魯木齊流血衝突事件進入第四天。烏巿氣氛仍然緊張,巿內佈滿數以萬計軍警,大批軍車及防暴裝甲車街上戒備,部分地區實施戒嚴。

週三早上八時,當宵禁令結束後,數以萬計配備各種防暴裝備的武警,在烏魯木齊市區佈防。曾經發生多人死傷的人民廣場及解放路一帶,更是戒備森嚴,防暴警察持盾牌,大約每廿米一個人,重重包圍整個廣場四周,氣氛緊張。

烏魯木齊市不少商店星期三仍然關門,市中心的農貿市場攤位近三分之一是空的,而蔬果價格比平時倍增。現在烏魯木齊最擁擠的地方是機場和附近的酒店旅舍——那裡擠滿了擔心人身安全而急於離開的乘客。

星期三,市內多處地方仍出現漢人與維吾爾族人打罵的零星爭執事件。下午,在人民路與解放北路交界,多名漢族人追打一名維族女子,其後有近百名漢族人聚集圍觀,近300名武警到場將漢族人驅趕。法新社記者報導稱,他們目擊了兩個漢人將維吾爾男子打倒在地。

不 管是維族人還是漢族人都表示對安全感到擔心。當地居民張小姐說,數十年來從未見過氣氛如此緊張,她盡量減少外出,並已購備食水及日常日品,以備不時之需。 張小姐還說,網際網路早已被當局切斷封死,無法與境外朋友聯繫。商店仍然關門,只有少數超市開門,食品都被搶購一空。  

據外電報導,街頭分別有大批持棍棒等武器的漢人和維族人聚集。市民陳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公安已對他們表示,如果受到攻擊,可以打死對方:「漢族人基本上也團結起來了,也 要打(維族),有點亂了套,現在我們不敢出屋,出屋也是一幫人,都拿著棍子,拿著刀,警察不管,警察之前說了,見到之後,對有動向的,打死。」

網上有消息指,位於烏魯木齊市二道橋附近的家樂福分店,週二下午三時許發生爆炸,多人死傷。但由於市內的電話網路差不多全部癱瘓,媒體記者多次致電該店、附近的民居及醫院,但一直無法打通。

週一發生抗議者跟武警衝突的南疆重鎮喀什實行戒嚴後,街上一片靜寂。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說,喀什市區的大街小巷除了巡邏的軍警,見不到行人,店舖都關門歇業。  

此外,由大陸法律學者思寧主辦的思寧廣播電臺,上週六剛開始正式播音,星期二就被國家廣電總局下令關閉。該網路廣播以討論法治熱點事件為主要內容,原計畫星期二晚討論烏魯木齊騷亂事件。

當局威脅「處極刑」

中 國政府週三再次把新疆騷亂的矛頭指向流亡海外的新疆前首富熱比婭。《人民日報》週三發表評論員文章,呼籲各民族共同反對境外敵對勢力。文章稱,在這個緊要 關頭,不論什麼民族,都應團結一致,把矛頭對準境內外敵對勢力和打砸搶燒的犯罪份子,這是對包括新疆在內的中華民族的最大利益。

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週三在記者會上更強調,將嚴懲作案者,對「暴徒」處以極刑。

不 過世維大會則指責中共企圖轉移視線。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說,北京把自己的民族政策失誤歸咎於民族矛盾和海外維吾爾組織,無助解決目前困局。他說:中共想把 維族人不滿政府的壓制政策,歸咎為維吾爾人和漢族之間的種族衝突問題,以擺脫自己長久以來對維吾爾人的信仰、文化採取滅絕行為的責任。

有網民也認為,這次事件凸顯了中共的民族政策失誤。有網民指出,強勢民族得不到少數民族的信任就是民族政策的失敗。歷朝歷代,解決民族矛盾都是少取多予,但北京卻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懂壓制,並不斷把漢人移居當地,侵佔當地資源,導致今天的局面。

亦有市民對外媒表示,我們以前都很平靜的,我們都與維族人一起工作,為何現時會這樣,如果政府早知騷亂事件是有人策動煽動的,為何你不站出來化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