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維錄:有感於季羨林的逝世(圖)

2009-07-13 21:50 作者: 曹維錄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季羨林畫像
季羨林畫像安迪繪

國學大師季羨林去世了,就在我動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剛剛去世了幾個小時,身上還帶有活著時的餘溫。

季羨林終年98歲,這個歲數去世,已經是很高壽了,如果按中國的傳統來說,是"老喜喪"。季老是致力於中國傳統文化傳播的人,並認為21世紀是東方文化的世紀,相信季老也應該認同"老喜喪"的說法。季羨林該經歷的都經歷了,是到了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了。

季羨林去世,為自己的人生劃了句號,他是北大的招牌,他的死是不是給北大也劃了句號?

百年北大,幾乎沒有多少正面的東西留給世人。成立初期,就成了"嫖客和賭棍之窩",是紈絝子弟聚集的貴族學校,學生以嫖和賭名聞京城;1919年發起過以"打、砸、搶、燒"為明顯特徵的"五、四"運動,成為中國共產主義的發祥地;李大釗、陳獨秀、張國濤等中國共產黨最早的發起人從北大走出,危害全國;1957年部分教師向當局告發學生,不少學生因此被劃為"右派",遭到開除、流放;被毛澤東譽為"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的寫作者聶元子等人就是北大教師,後來又有學生出賣自己老師;還出現了奉命被強姦的學生瀋崇、把作網路企業形象代言人第一次領到的報酬交黨費的弓林、挑動人們對美國仇恨,自己卻嫁美國人當美國公民的馬楠、污蔑老上訪民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問題"的教授孫東東......

北大沒有思想,只有精神,沒有學術,只有激情;向外輸出精神和激情,培養無知無畏的"愛國主義"憤青成了北大最為鮮明的特色。在一次評比中,北大在亞洲排行榜上名列第七,南京大學不服氣,認為自己比北大學術成績更大。從學術上講可能是這樣,但要論對國民的影響,南大遠不及北大。

據說北大校址原來曾是馬神廟,馬神廟當然信奉的是馬神,信馬神當然就是馬教,這一聯想讓人吃驚不小,是偶然的巧合還是冥冥之中有定數,北大成為中國共產主義(馬教)的策源地難道真有神秘力量在暗中安排?

季羨林無論是學術上還是名利上都是在發展到頂峰的時候離開了人世,北京大學教授、中國文化書院院務委員會主席、中科院院士、中國語言學家、文學翻譯家、梵文、巴利文專家,作家,名銜一大堆。但是季羨林的一生卻是坎坷的一生,他幾乎就可以說是中國知識份子的縮影。在中國,生活得最痛苦的還得說是知識份子,特別是一些頭腦還算清醒的知識份子,中國知識份子是中國悲劇的主角。

1949年中共沒費一槍一彈進入北京,一直對國民黨腐敗現象不滿的季羨林對這個即將誕生的新政權充滿了期待。他和許許多多對中共沒有清醒認識的知識份子一樣,以為可以在新生的中共政權中施展自己才能了,心情激動,熱血沸騰。當時很多知識份子被國民政府接到南方,季羨林雖然因名氣不夠大,不在被接之列,但如果他主動去南方為政府工作,南方肯定是歡迎的,但他沒有去。

沒有和國民政府走的季羨林受盡了各種磨難,舉凡中國知識份子在中國承受的苦難他都經歷了。文革中他也想自殺,但被紅衛兵暴打後他想開了:人生苦難也不過就如此,挺一挺也就過去了。所以後來他就再沒想過自殺。沒有自殺的季羨林也不敢對比國民黨更腐敗百倍的中共政權表示不滿,靠說違心的話又多活了幾十年。

從"好死不如賴活著"的角度說,季羨林是賺了;從活得有尊嚴角度說,季羨林活得值不值還有待另說。

季羨林喜歡收藏字畫,而且品位極高,藏品最下底線是齊白石。去年12月《央視尋寳》在河北廊坊發現齊白石的《春聲》畫軸,被定為國寳。就是說季羨林收藏的都是國寳。可是季羨林國寳居然被盜賣了,負有盜竊嫌疑的就是北大黨官之妻楊銳。楊銳名義上是季羨林秘書,實際上就是北大安插在季羨林身邊的"影子"領導,兼當管家婆,她握有季羨林住宅的鑰匙。

據知情人指控,楊銳不僅有盜賣季羨林藏品之嫌,還有虐待季羨林行為,甚至給98歲的季羨林吃飯店打包回來雞骨頭。季羨林雖然很有涵養,但也忍不住了,他指責楊銳說:"你這是餵狗呀?狗也不吃,為什麼給我吃?"

季羨林藏品被盜賣由於事涉高官之妻,各方都不下力追查,最後也沒有結果。季羨林說:"那些字畫,我不想追了。可是我怎麼才能擺脫這個秘書呀?她丈夫是北大副書記呀。北大不會同意換她。"秘書最後在溫家寳的過問下換掉了,秘書可以換掉,但一個無形的更大的監控卻無法換掉。

去年12月17日的《新民晚報》一篇名為《季羨林父子》的文章,文章中說了一件事:季羨林得知小孫子要來看望自己時,竟然拿不出100塊錢的紅包給小孫子。文章說,季羨林每年稿費上百萬,居然窮得連一百元的紅包也拿不出來,是護工借了3000元錢給他,才不致使他處於尷尬的局面。據人們猜測,造成這種原因可能有兩種情況:一是出版社隱瞞印數,惡意拖欠稿費;二是季老身邊,潛伏著幾隻血吸蟲。

晚年的季羨林所寫東西,幾乎沒有什麼價值,都不過是為了應付某些人和某組織"主旋律"奉命之作,實在沒有讀的必要。我們看季羨林的如下言論:

溫家寳在探視季時說:幾千年來,我們國家都是災難和文明進步伴隨在一起的。有一位名人說過:一個民族經歷一場巨大災難,一定會用文明來補償。季羨林馬上說:"是恩格斯的話",並補充:"國家領導人不好當。治亂世易,治盛世難,治理我們這樣一個大國,更難。"

這是在說中國當前是"盛世",而且是一個"盛世"大國。

2009年01月18日,在北京301醫院,季羨林說:我這活了100歲了,一個是從東亞病夫一直到今天,改革開放,你要沒有這個改革開放,這個雄心壯志,也沒有今天這樣的經濟發展。不是我們自己在吹,現在世界上的事情,無論多大多小的事,離開中國解決不了的。

中國的改革開放,即使是從經濟角度講,也沒有回到了49年前的開放水平,"東亞病夫"並沒有經歷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飢荒,沒有中共,中國早就經濟飛速發展了。世界上的事,沒有中共會解決的更好,柬埔寨本來是個無辜的民族,卻因為中共輸出革命導致一百多萬人被殺害。

季羨林說:平生愛國,不甘後人,即使把我燒成灰,我也是愛國的!

這話很有北大特色,是在向黨表忠心,誰都知道中共總是把自己同國家綁架在一起,在現實語境下,愛國的實質是愛黨。

季羨林在美國的孫女要公開致信北大,證明被北大"供養"的季羨林,是被北大綁架了,連親屬都不能隨時見面。

季羨林屬於北大,屬於政府,他是北大和政府的牌坊,晚年他生活在高官們的包圍中,按照一些人的意志寫作和生活,向世人述說著北大和中國政府的偉大和清白。

一個人90多歲了還不能生活在自由和真實之中,這樣的人活著你說值不值呢?有感於此,寫此文以作紀念。

2009年7月11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