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一危橋只剩鐵架 每天仍有上千工人闖橋(圖)


核心提示:重慶市江北區鐵山坪街道的人行石橋,於本月20日"壽終正寢",被明令禁止通行。要到河對岸上班上學,須繞行20分鐘路程。為節省出行路程和時間,不少人決定冒險,或從千瘡百孔的危橋上穿越,或從橋下湍急的棟樑河灘趟過。

重慶一危橋只剩鐵架 每天仍有上千工人闖橋(圖)

然而,石橋兩岸的三千住戶和工人,對於突如其來的"封橋"顯得並不接受和適應:因為交通捷徑被封鎖,要到河對岸上班上學,須繞行20分鐘路程。為了節省出行路程和時間,不少人決定冒險:或從千瘡百孔的危橋上穿越(如圖),或從橋下湍急的棟樑河灘趟過!

驚險危橋阻不斷膽大者

東風橋是連接鐵山坪街道正街社區和重慶長航東風船舶公司廠區的人行橋,始建於1958年,1973年進行過一次翻修加固後維持使用至今。

記者昨日來到該橋,橋兩端豎起擋板和禁行通告。橋長25米、寬1.5米,護欄已鏽跡斑斑,橋面石板不僅千瘡百孔,還有一處8米長的陷阱,只留下幾條一掌寬的鋼筋架。橋下是棟樑河,入夏以來,河水上漲了兩米多,形成一道瀑布直衝下近10米高的堡坎,匯入長江唐家沱水域入口。

上午11時許,東風船舶公司下班,不少工人彙集於東風橋下。他們挽起褲管脫掉鞋襪,再用手抓住繫在橋墩上的一組繩索,挨個趟進河中緩緩邁向對岸,湍急的河水淹沒過了他們的小腿。

"5天來,我們天天都這樣趟河上下班,每天往返兩趟。"何師傅說,"頭兩天過河時,石板上的青苔滑得很,險些把人衝到瀑布下,所以我們專門在橋墩繫了‘保險繩',可以抓著繩子過河;現在青苔都被踩平了,不再打滑,但還是要小心水流,否則衝下坎就沒命了!"

一刻鐘後,由於橋下排隊要過河的人太多,有兩名膽大的工人為趕時間,索性從橋上翻越兩米高的擋板,踩上巴掌寬的鋼筋架,像走平衡木一樣從"鏤空"的橋面上穿過。但快到另一端橋頭時,險情突然發生:一白衣男子稍不留神腳步一踩空,頓時失去平衡,眼看就要跌落橋下,萬分幸運的是他一個側身,匍匐在另3條鋼筋架上,用手死死抓住了救命鋼架,然後穩住重心手腳並用,總算"爬"過了橋去。

儘管命懸一線,儘管工人們也提心吊膽地抱怨著,但他們沒人"後退"。據記者統計,40分鐘內,近300名工人從這座危橋的上下方通過。

工廠保衛攔不住過河人

工人們為何要冒著生命危險從危橋上下方通過呢?難道此處是工人們下班的必經之路?

"廠區正門外還有座大塘口大橋,同樣連接廠區和棟樑河對岸的正街社區,可供人車通行,但有些工人嫌路遠,所以冒險走捷徑!"11時45分,東風船舶公司保衛人員趕到橋邊勸阻工人,但毫無效果。

保衛介紹,東風橋被鑑定為危橋後,從本月20日起進行了"封橋",大部分工友理解,開始繞道大塘口大橋出行,但仍有不少人因住在東風橋對岸新民路,為省時間和路程,撬開了擋板繼續走危橋捷徑。保衛稱,發現有工人仍在"鋌而走險"後,工廠為保障安全還專門進行了"斷路":僱人把東風橋兩端的石板撬空,希望斷掉危橋通路。但工人們一意孤行,又從橋下打起了主意,同樣險情重重。

對此,冒險的工友和當地人表示,以前走東風橋兩分鐘即可回家,如今雖可繞大塘口大橋,但要多花20分鐘時間頂著烈日步行,所以寧願冒險。他們更希望當地政府和工廠能照顧大家的利益,對東風橋進行修固、恢復通行。

重建大橋需要花兩百萬

隨後,記者從鐵山坪街道辦事處獲悉,對於東風橋封閉後當地居民出行難的問題,街道安全生產辦公室陳老師介紹,6月初街道發現東風橋存在安全隱患,先後發函給石橋主體責任單位東風船舶工業公司以及區安監局等單位,請專家到場勘查。東風船舶公司廠辦秘書萬老師補充道:隨後,公司請橋樑專家勘查,結論為"東風橋鏽蝕嚴重,已無修復價值,建議拆除";而若要重建新橋,費用接近200萬元,這讓工廠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今,面對隨時可能出現安全事故的現狀,工廠擔憂。他們表示,將再次進行上報和研討,爭取盡快確定東風橋的去留;在最終決議出臺前,將增派人手勸阻當地人冒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