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佳之友郟嘯寅歸來(多圖)

2009-07-29 03:11 作者: 石扉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郟嘯寅,大膽刁民

郟嘯寅,蘇州失業青年。2008年7月6日深夜被警方帶走。

官方報導:製造"警察打傷楊佳生殖器"惡性謠言的犯罪嫌疑人郟嘯寅在蘇州落網,據交待,他在網上看到閘北襲警案的報導後,為擴大自身在網上的影響,故意編撰了所謂"楊佳在被閘北分局留置盤查中遭毆打,致使其生殖器受損,無法生育,故而報復殺人"的謠言,從而引發了網上的大範圍傳播。

姓名:郟嘯寅
網民:大膽刁民
性別:男
年齡:23歲
籍貫:蘇州
畢業:蘇州經貿職業技術學院
工作:光大銀行某支行保安,三個月辭職後失業
個性:十分內向,非常不愛說話
愛好:上網、打遊戲
父親:郟啟宏
母親:張蓓蓓
家住:蘇州市滄浪區裡河新村宿舍樓的一樓

楊佳案"造謠者郟嘯寅"歸來
石扉客.745.

報導發表後,才有機會面對面見到報導中的核心人物,對一個記者來說,這是件令人遺憾的事情。如果見到的真人和你在報導中描述的對象有不小的偏差,那更會有一種讓人沮喪的感覺。想起7年前我做所謂"網路爭議第一案"湖南黃靜案時,當事人之一姜俊武還羈押在看守所,一直到2年後的2004年春天第二次採訪該案時,才有機會見到已取保候審的姜,聽他親自描述事發當晚的各種情形,回答外界的各種疑問。

而一年前採寫《楊佳案"造謠者"郟嘯寅》這篇報導時,也碰到了同樣的情況。我趕到蘇州郟家時,這個在楊佳案發後第二天發帖說楊襲警動機是被警察毆傷生殖器的蘇州青年,早已經和楊佳一起被羈押在上海市看守所數月之久。

看他的照片,這是一個頗為斯文和陽光的江南秀氣青年。這個在出事前本就悄無聲息的23歲高職畢業生,在出事後更陷入了一個悄無聲息的暗場。所以採訪中我最大的苦惱,是沒有人能準確描繪出他的性格特徵,更沒有人知道他在網路上介入到楊佳案中的前因後果。

他老實本分的父母基本不知道兒子到底在想什麼;他的同班同學覺得這種事情落到他頭上簡直是不可想像;他的班主任感嘆這是個極其內向的孩子,"你不去找他,他絕不會來找你";按照警方安排在看守所見過他一面的上海官方媒體記者的印象裡,郟嘯寅不過是一個涉世未深的青年,"因貪玩而創下大禍,現在甚是悔恨。"

從各方信息源拼湊到一起的形象,我眼裡和報導中呈現出來的楊佳案"造謠者"郟嘯寅,是個不小心犯了錯的脆弱的孩子,沉浸在網路世界裡不能自拔。當然在我看來,這僅僅是錯,決不是罪,對公權力的任何批評都不應該承受任何牢獄之災,而當時我最大的擔心,是很害怕這次牢獄之災徹毀了這個孩子的未來。這種猝然而至的打擊,通常會導致兩種人格變異,或者是徹底的憤怒和偏激,或者是徹底的自閉和抑鬱。但他還僅僅是一個23歲的青年,大好年華。

這種擔心一直持續到報導在9月發表後的10月,那是義務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成功介入到這個案件裡來時。律師是我的朋友張培鴻,到上海市看守所見到了郟,這也是數月來郟嘯寅第一次見到在法律意義上和他利益一致的人。從看守所會見出來後來,培鴻很欣慰的告訴我,郟嘯寅的狀況遠比我們想像的要樂觀,鎮定而思路清晰,很快就能判斷出周遭形勢。

此後是漫長的等待,忽而有消息說年底就要放人,忽而又有消息說暫時放不了。郟的父母更是接到警方電話,囑最近在家裡等消息。大家都明白在法律意義上上海當局已很難坐實郟嘯寅的罪名,所以不過是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結案的問題,接下來的共同擔心則是包括律師和媒體在內的外界,如何小心翼翼的介入此案,方不至招致當局惱羞成怒下的猛烈反彈,從而累及郟本人。

好消息終於在1月13日傳來,警方通知郟家去上海領人。這次釋放在意料之中,但意料之外的是並不是無罪釋放,而是加了個為期一年的取保候審期限。讓培鴻惱怒的是,郟被保釋這天,甚至連身為律師的他都不知情。在郟父親的記事本上,我看到他的記錄,警方要求他寫下保證書,"不向任何人談及此事,包括夫妻雙方親屬。"這意味著如果接受媒體採訪,可能會帶來風險。

聽到電話裡郟母緊張的聲音,我放棄了再寫一篇楊佳案"造謠者"回家的計畫。直到風頭過後的2009年春節,我才在郟家見到了我的採訪對象。這個想像中的小夥子,完全顛覆了我採寫報導時的綜合感受,和培鴻的描述差不多,這的確是個價值觀堅定、思路清晰的年輕人,並不是一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網蟲,也不是一個沒心沒肺的八零後。他對時事有自己的準確判斷,也清楚自己的現實處境,也有對未來的設想。

最讓我欣慰的是,我沒看到六個多月的牢獄之災在他身上所施加的影響,他沒有想像中受害者的憤怒和偏激,更不萎靡和頹唐。他很冷靜的講述看守所期間的經歷,如何被層層提審,在開始的幾個月如何和重刑犯羈押在一起,到最後幾個月又如何和外籍犯人關在一起,甚至成為管理他們的監倉小組長。回憶他承受的可能要判重刑的壓力,和背著十幾條人命的殺人犯背靠背睡在一起的恐懼,"我那時才知道這個大城市治安的另一面"。以及最後終於見到律師並準確判斷出律師是自己人的開心。

只有在這時,我才知道這個"大膽刁民"(他的ID)肇事之由,並不是發主貼,而不過是在他做版主的各類帖子裡發了一些跟帖。他感嘆網路監控技術的天羅地網,老大哥的無所不能,他在網上的每一個痕跡,每一句話,包括每一次聊天記錄都被找到並列印出來厚厚的一摞。

在描述這一切的時候,這個細心的小夥子小心翼翼的支開父母,他不想老人知道這些後更擔心。讓人刮目相看的是,他還知道從監獄裡允許收看的電視新聞裡分析出樂觀元素,對自己的處境有從容的判斷和設想。"我那時看了報導的幾個誹謗案,知道自己性質和他們一樣,按照法律一定不可能判刑。"他笑稱也做好了最壞後果出現時的對策,"如果萬一判刑了,我一定會起訴聚友網。"他說這個想法也是從網路上收集的資料和經驗所致,因為聚友網的老闆是國際媒體大亨,只有告他國際媒體會關注,"如果是國內的門戶網站,我就想都不想,官司肯定打不起來。"

我在想,眼前的郟嘯寅,和我一年前稿子裡的郟,差異之大其實是兩個人。如果條件許可,我想他其實會是個很好的網路新聞編輯,至不濟也是個盡職盡責的網管。但他至今無業,只能整天呆在家裡。

他最終獲得完全的自由是上個月22日,恰在楊佳案事發一週年的8天前。這一天,郟嘯寅接到電話,讓去上海市中山北一路803號一趟,那是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所在地。他在那裡拿到了取消取保候審正式釋放的決定書,載明"情節輕微,不予處理"。

而我寫下這篇文字的時候,也恰是一年前他被批准逮捕的日子,去年今日的7月13日。此後直至今年1月13日他被辦理取保候審時,這個蘇州青年被羈押了整整190天。

年初在西安召開的一次深度報導年會上,展江教授曾經提到一個心願,希望調查性報導的記者們要多留心一下那些在言論自由領域受到公權力傷害的所謂"造謠者"們在公眾關注淡去後的境況,他當時舉出無錫藍藻事件被處罰的首發簡訊者,幾乎消失在人間,無人知道其境遇。

楊佳案已經過去一年了,這一年中各類挑戰新聞人敏感神經的大事件層出不窮,對職業記者來說,對一個新聞事件的狂熱興趣和內心衝動往往在片子播了,稿子見報了後迅速淡去;對公眾來說,該案早已慢慢淡出視線,時過境遷之後,不知道還有幾個人記得這個因在聚友網發帖被抓進監獄的小夥子?唯有對當事人來說,會留下影響其一生的深深烙印。郟嘯寅母親告訴我,這一年對這個三口之家猶如一場噩夢,好不容易盼到噩夢醒來,寧願看到兒子每天在家裡睡覺,也不希望孩子再去接觸網路。

石扉客2009/7/13,刪節板發於本期南都週刊記者生涯


来源:轉帖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