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顛傳像形術--薛顛的晃


編者按:傳統武術是中華神傳文化的一個瑰寶,現在中國大陸產生的所謂的新武術,強調表演性,缺乏實戰性,更沒有修煉的內涵。定於今年下半年開賽的第二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是全球武林的大盛事,其宗旨是:"以繼承中華傳統武術精華、促進交流、弘揚中華神傳文化、提高武術技藝和武德為目的﹐通過中華傳統武術比賽﹐展現中華文武道德的傳統理念。"那麼,什麼是傳統武術呢?被譽為"中華武學最後一個高峰期的最後一位見證者"李仲軒老人口述的和與之相關的文章,希望對我們認識什麼是傳統武術有所助宜。

全文包括李仲軒老前輩生前所發表的全部24篇文章和在李老去世後才得以發表的遺作五篇,以及唐家後人的一篇《唐傳形意八卦掌》,總計30篇。分為尚式形意、唐傳形意、薛顛像形術和李仲軒前輩遺作、形意拳相關文章五大類。

19.薛顛的晃

晃法不是搖晃的晃(huang),而是虛晃一槍的晃(huang)。薛顛的像形術公開時,並沒有引起非議,因為形意門承認它。作為形意拳的旁支,與形意拳的淵源,在拳架上表現得最明顯的就是晃法。

形意拳看似單純,其實精細,有許多小動作,比如炮拳的落式兩臂一磕,不是砸胳膊,而是一手的拳尖磕在另一手小臂的大筋上,劈拳的起式也要用指尖搓著這根大筋。對此,董秀升為李存義整理的《岳氏形意拳五行精義》上畫得很清楚,雖然有的地方畫清楚了卻沒寫,寫清楚了卻沒畫,但讀者要懂得以文索圖、以圖索文,就知道這本書將功架交了底。

形意拳是屬蛇的,蛇就一塊肉,爬樹游水,什麼都干了,形意拳一個五行功架,什麼都練到了,樁法、內功從裡出,打法、演法從裡出,唐維祿、傅昌榮、孫祿堂練形意拳甚至練出輕功來了。五行拳是拳母,一輩子離不開,上手就受益。將五行拳的小動作都學到,方能出形意的功夫。十二形就是從五行拳裡變出來的,而練像形術的人能變回五行拳,一練起來,就知道兩者是一個脈。

以上說的是練武練通了以後的情況,但在練武的過程中,象形術作為一個可以標新立異的拳學,有其特殊的教法。老輩人覺得薛顛法眼高,認為像形術將形意拳升華了一些,我揣摩不是指像形術比形意拳出的功夫大,而是指這個教法能提拔人。尚雲祥的教法是經驗感染,點滴之間就給出個整東西,唐維祿把同門師兄弟的好東西都摘進了自家門,要什麼有什麼,作徒弟的玩成什麼樣,他都能把你推上道。

薛顛的教法是立了一個新的功架,但我的個人體會是,練像形術的功架反而對形意拳體會更深,這立新架的教法很卓越,讓人自己摸出來。比如我年輕時在像形術上得了領悟,以後練武卻只是集中在形意的崩拳、蛇形上,與人交手也就是崩拳和蛇形便夠了。但我的崩拳一動,裡面就有像形術的飛雲搖晃旋含著,如果非要我用像形術打人,飛法一挑,形意拳的劈崩鑽炮橫都動了。

只用崩拳和蛇形,是我多年練武比武自然形成的。我的崩拳、蛇形都只是看似崩拳、蛇形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順手就行了。學武得整個地學,煉功夫的時候,一個動作,什麼都練在裡頭,比武的時候也要整個地比,什麼都帶著,管它用的是崩拳還是劈拳,一出手就是整個形意拳。

這是練武人最終必須達到的,而在習武之初,只用崩拳、蛇形,就是另一個說法了。練形意的人是屬蛇的,因為形意拳打法的初步,先要作到"無處不蛇形″。首先形意拳是"地行術″,蛇是肚皮不離地,一鼓肚皮就蜿蜒上了,形意拳是腳不離地,腳下一鼓就換了身形。形意拳是一動就有步數,身形得換在點上,看著你的動靜,變得越快越好越小越好,猶如好朋友見面一下就搭上了肩膀,得一下就近了敵身。

身形得靈活,身子靈活腦子就有靈性,古譜說:"寧在一思進,不在一思停。″猶如蛇在地上盤來繞去,比武時不能想,步數不能斷,沒招也忙活,忙活來忙活去地就打了人了。所謂"合身輾轉不停勢,舒展之下敵命亡″,比武不會換身形不行,蛇形就是練這個打這個。

形意拳的身法不彎腰不伸腿,從不岔胯,從這個身形換成另一個身形,就是舒展。身形舒展了勁也就舒展了,碰上就傷,所以形意拳練時怪模怪樣的,打時還怪模怪樣就不對了,舒展是比武要訣。練得越難看,打得越漂亮,這才是形意拳。

形意的拳母是五行拳,而五行的拳母是橫拳,橫拳屬土,萬物歸於土,土含育萬物,生發著劈崩鑽炮,所以橫拳是無形的,橫拳勁是形意拳最獨特的東西。薛顛在《像形術》上說,練拳既不是練重也不是練輕,而是練一個能輕能重的東西。

比如像形術飛法輕靈,一挑即撤,搖法沉厚,貼身摔人,但飛法一挑,碰上就是重創,從搖法裡可以打出很快的拳頭。勉強說來,橫拳就是這個"能″。

橫拳是無形的,而有形的橫拳就是蛇形,一橫身子,就有了兜裹丟頂。我年輕時與人試手(試手是試試,較量是拚命),一下把人打出去了,自己卻奇怪上了:

"這是個什麼動作?″回味一下覺得像是蛇形,連帶著橫拳也明白了。

以練八卦出名的申劍俠有個侄子叫申萬林,隨唐維祿習武,一年初二給唐師拜年,唐師說:"我也給人拜年,跟著我走吧。″唐師有個朋友是開鏢局的,一去拜年,知道一夥跤場的人幾天前到鏢局打架,把鏢局弄得要停業。唐師就管鏢局要了三塊大洋,帶著申萬林去了跤場,說:"一個跤三塊錢,賭不賭?″

形意拳的功夫在腳下,摔跤也是腳下功夫,繞著圈子跳跨,當時賭跤的規矩是"穿上搭練,摔死無論″。唐師和申萬林都是兩條大長腿,唐師手小,而申萬林是大手大腳,他不會摔跤,下了跤場就跟人耍蛇形,走幾步就把人甩出去了。

跤場管事的人攔住他,說:"賭三十塊,再來一跤。″其實整個跤場也沒三十塊大洋,是管事的人急了,請出個能手,申萬林一撞他,感到跟城牆似的,但換了幾次身形,還是用蛇形勝了。唐師也沒要錢,把來意一說,跤場就表示不再找鏢局的麻煩了。對於蛇形,薛顛說:"一動手,就是這事,沒旁的事。″像形術的搖法對練蛇形有啟發,蛇形也對搖法有啟發。其實任何一個法都打不了人,打人的是以法練出來的功夫,有了功夫人就活了,天地開闊,無所不是。

至於我所擅長的崩拳,也可以說是蛇形。郭雲深有"半套崩拳打遍天下″的名譽,他歸附在一品官金祿門下,在滄州打死了人,縣官在監獄旁給他蓋了院子,關了兩年,算是償還了人命。由於金祿總在光緒父親奕面前說郭功夫高,出獄後,奕就讓郭雲深教他,郭雲深來時給王爺磕了頭,就說:"我這拳是拜師磕著頭學來的,我不能磕著頭教出去。″王爺就免了郭雲深以後再磕頭。崩拳古傳有九法,郭雲深教形意的行勁,必然教到崩拳的旋環崩(轉環崩),教到這就不願意教了,說:"您不用學那麼多,我包你半套崩拳打遍天下。″

崩拳比武最方便,伸手就是,崩拳如箭,發中同時,這份利索是高東西,沒法練,修為到了才能有。我習崩拳的感悟在轉環崩上,轉環崩是槍法,槍法中有轉環槍,就是一槍刺過去,被對方兵器架住,不用換動作,槍桿子一轉就勢扎過去。將這無形的大槍桿子旋起來,就是轉環崩。轉環崩厲害了,等於耍大槍。這個轉環崩似乎是蛇形。

把直來直去的拳打轉了,把轉著的拳打直了,這是崩拳的練法。尚雲祥的崩拳如箭,我只能作到耍大槍,尚師說:"練得多,還得知道的廣,最要緊得有個獨門的。″練拳得找機緣,找出個怎麼練怎麼上癮的拳架,一猛子扎進去,練的時候一通百通,比武的時候也就一通百通了,手伸在哪都降人。別人一站到你面前就覺得委屈,這才是形意拳。

"崩拳有九,鑽拳有六″,鑽拳的六個變招中,學會了兩個就全有了。一個是前手壓住對方,扯帶得後手攆錐子似地攆進去。另一個是,前手一晃,你就撞在他後手上了,變魔術一般,不是障眼法,而是他換了身形。兩者的前後虛實不同。整體說來,鑽拳不是鑽拳頭,是鑽身子。

舊時代北京很冷,冬天商店掛著沉甸甸的棉帘子,人進商店,前手一撩門帘,身子就往裡鑽,身子一動,手上搭的份量就卸了,人進了門帘子也剛好落下,有道縫就進了人。這是生活裡轉換虛實的現象,形意拳的"換形″也是這個。

像形術的晃法類似鑽拳的這一變。一晃即逝,讓人摸不著你的實在,說不實在,虛裡面隨時出實在。捕住實在一較勁,實在又跑了,能跑在你前頭也就打了你。所以像形術的晃法不是搖晃,而是虛晃一槍。

像形術的拳架沒形意拳精細,它就給出個大的動態趨勢,該練什麼自己玩去。這個基本的動態,《像形術》一書中畫得很明白,至於它所引發的變化,就沒法一一畫了,否則讀者無所適從,反而不利於自學,所以它的拳架一定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薛顛寫書就是希望不會武的讀者也能夠自學,強國強種。

我覺得練形意拳人有可能自學成功,而沒練過形意拳的人便不好說了。先不管這個理想能否實現,明白了薛顛寫書是這麼個做法,對於揣摩此書會有幫助。而師傅教徒弟,會和書面教授不同,所以我所學的晃法比書上的拳架略有不同,披露出來,希望能對現在照書自學的人提供個參考。

薛顛傳我的晃法是,一個類似於鑽拳的動作,接一個類似於虎扑的動作,再接一個類似於虎托的動作,週而復始。練的就是移形換影,跑實在。三個動作,變化無窮,虛實不定。開始練時可以將實在"跑″在虎扑上,鑽拳一晃,兩手就扑上敵胸膛,要實在得能穿膛破胸。虎托可以更實在,也可以將實在跑了,兩手一攪和,變扑為托,實在就不知道給兜到哪去了。就著這個糊塗勁,又晃上了鑽拳。

注意,形意拳因為小動作多,所以練時越是一招一式越長功夫,而像形術不是一招一式的,晃法的三個動作是一個動態,鑽拳、虎扑、虎托都含在這一個動態裡。可以說它就是一個虎扑,只不過虎扑的起手勢游移了點,可以說它就是一個鑽拳,只不過鑽拳的落勢有點拖泥帶水,可以說它是虎托,只不過托得有點不著邊際。說它什麼都不對,勉強稱為晃法。

以上講的是拳法,拳的根本是"舌頂上顎,提肛,氣降丹田″,沒有這個,練拳等於瞎跑趟,較上丹田有立竿見影之效,動手能增兩百斤力氣,不較丹田,比武要尋思怎麼動勁,而較上丹田,不知不覺就動上了勁。練拳有練悚了的,一練拳就害怕,這是不較丹田的緣故,練得自己中氣不足,憑空消耗。較丹田還能治病,我五十幾歲得重病,兩個月低燒,渾身疼,就較丹田來止痛,跟抽鴉片一樣上癮,哪裡痛就自然地調節上哪。

但手電筒筒不能總開著,丹田也不能總較著,該關就關。練拳是靈活的事,自己照顧自己。尚師不站樁不推手,身子一動,劈崩鑽炮橫就有了。我向薛顛習武後,將薛顛教的都向尚師作了匯報。尚師聽了我學的樁法,就說:"站完樁練練熊形合頁掌,有好處。″合頁就是門開合的鐵片子。

這個熊形的動作就是兩手在腦門前來迴盪悠,忽然向左右撐出去再縮回來,繼續蕩悠。站樁孕育有開合力,這個熊形能把站樁修得的功夫啟發出來。尚師有言:

"全會則精。″全都會了,自然就精明,精明瞭,隨便練點什麼就全都練上了。不能融會貫通,就練不了形意拳,對於修習形意的人,象形術是個啟發。


【第二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網址:http://martialarts.ntdtv.com/


来源:武林志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