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大講死人的實用價值(圖)

認清毛澤東系列節目的第27集


這裡是認清毛澤東系列節目的第27集。在這一集我們向大家介紹在大躍進運動中,毛澤東是怎樣用人民公社把中國農民變成了農奴。。這次節目內容來自著名作家張戎女士的著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的第四十章 --"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的後半部分。


大躍進中還有一場災難:大煉鋼鐵。毛規定一九五八年中國鋼鐵產量為一千零七十萬□。這個指標是這樣來的:六月十九日晚,在中南海的游泳池旁,毛問冶金部長:"去年是五百三,今年可不可以翻一番?"冶金部長迎合說:"好吧!"

正規的鋼鐵廠受命"多裝快煉",日夜加班連軸轉。但"洋爐子"不管怎樣被濫用,還是遠不能完成毛的指標。毛叫全國人民造"土爐子"。被"強制性"(毛的話)捲進土法煉鋼的人起碼有九千萬。

煉鋼需要廢鐵,人們家裡的鐵器便交了出去,有用沒用的都交,哪怕生活必需品,像門上的鐵環,做飯的鐵鍋鐵鏟。寶貴的農具也填進了怎麼也填不滿的土高爐。為了大煉鋼鐵需要的燃料,長滿森林的山被砍禿,農民的草房被扒掉。人們一天二十四小時圍著土高爐轉。收穫季節到了,收莊稼只剩下婦女兒童,大片莊稼爛在地裡。

毛一心惦記著他的"一千零七十萬噸",每次見到管經濟的人,他都要拿手指頭當計算器,一根根扳著算時間:今年還剩多少天?"鋼鐵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到年底,《人民日報》終於以套紅標題報導指標達到。但就像毛自己承認的:"只有四成是好的。"這四成實際上是正規鋼廠煉出來的。土高爐出產的最多不過是生鐵,大多連生鐵也夠不上,是些毫無用處的"牛屎疙瘩"。

至一九五八年底,中國上馬修建的大型企業高達一千六百三十九座,然而,只有二十八座建成投產。多數成了"鬍子工程",半途而廢的比比皆是。被浪費掉的設備不少是花巨資從蘇聯買來的,因為沒有基礎設施而閑置一旁,任其生鏽報廢。毛不惜一切代價的貪多求快,反而使他的軍事大國夢更加遙遠。生產出來的飛機、坦克、軍艦一直受到質量問題的困擾。毛要送給胡志明一架直升飛機,飛機倒是運到邊界了,但工廠不敢送出手,怕胡坐上去機毀人亡。

大躍進時,人們真是累到了極點。毛說:"不休息,這是共產主義精神。"他不斷要大家互相"競賽,、"挑戰"。只見水利工地上,肚子裡空空如也的男女老少一天十多個小時,或挑著一百來斤的擔子奔跑,或掙紮著飛快地挖土。山路上挑水澆莊稼的人們也在小跑。守著土高爐的人就更不用說了,高爐雖是廢物,可是不能停火,人們得晝夜往裡填東填西,往外刨這刨那,常見有人累昏在地。

一九五八年夏天,中國實行農村人民公社,把全國幾億農民集中在兩萬六千多個公社中。毛說公社的好處是:"大,好管","便於管理"。經過毛修改、被他稱為 "寶貝"的公社章程,規定社員的生活全部圍繞著一個中心:勞動。社員得"交出全部自留地,並且將私有的房基、牲畜、林木等生產資料轉為全社公有"。他們得 "根據有利生產和便於領導的原則"集中居住。他們必須"積極參加勞動"服從指揮調動"。人民公社實質上就是一個個大勞動營,人民公社制就是農奴制,五億五千萬中國農民成了農奴。

毛甚至設想過取消中國農民的姓名,而代之以號碼。這一設想在河南等地試行過,地裡勞動的人們,背上縫著大號碼。毛要抹掉他們,人"的象徵,把他們變成一群埋頭苦幹的牛馬。社員只能在公共食堂吃飯。在家開夥不但不允許,連鍋、灶都被砸了。不出工就沒有飯吃。"扣飯"成了常見的懲罰,基層幹部不高興誰了,就叫誰挨餓。

為了吃上飯,無奈的農民往往搬到食堂去住,男女老少擠在一處,隱私當然是沒有的,家庭生活也無從談起。各自的房屋因無人照料,在風吹雨打中坍去。劉少奇一九六一年春返鄉視察的記錄上,有一個天華大隊,公社化前有一千四百一十五間房屋,到一九六一年,只剩下破爛不堪的六百二十一間。

公共食堂初建時,正是毛澤東宣布中國糧食太多時,基層幹部於是放手讓農民敞開肚子吃。這樣的吃法只持續了一兩個月。至今相當多的人仍以為敞開肚子吃是大飢荒的原因,其實它只是讓大飢荒來得更早更猛,一九五八年尚未過完就已經有大批人餓死。三年後,毛滿心不情願地同意解散食堂時,農民歡喜之餘,卻發愁無鍋無灶,有的無家可歸。

餓得虛弱無力的農民還得干沈重的體力勞動。不干不行,有幹部監督,用安徽鳳陽一個副大隊長的話說:"群眾是奴隸,不打罵不扣飯就不行。"基層幹部的窮凶極惡往往也是不得已,他們不這樣做就會失掉監工頭的特權,自己和全家就會淪入"奴隸"的境地。

這些幹部也是獄卒,把農民死死關在他們的村子裡。中國傳統上老百姓遇到天災人禍還可以有"逃荒"一條生路,毛政權把這叫作"盲目外流"而一再嚴禁,有農民這樣痛訴:"日本鬼子來,我們還可以跑,今年(一九六。年)我們哪都跑不掉,活活在家被管死了。我家六口人,死掉四口人。"

由於飢餓,農民不得不"偷"自己辛勤種植的糧食,特別是還不懂事的孩子。基層幹部的一個主要任務是抓偷。八十年代的調查報告《鄉村三十年》裡有這樣一些記錄:喬山大隊總支書記、大隊長"一天就活埋四個小孩,埋達腰深才被家人苦苦哀求扒出來。"段橋生產隊長"用繩勒社員楊四喜小孩的脖子,放下後已斷氣(後被救)"!。殷澗公社趙窯生產隊長,逮住一個偷青的小孩,用刀砸劈了小孩的四個手指"。

城裡人的肉食定量一九五七年一人一年還有五點一公斤,到一九六零年降到只有一點五公斤。政府要人們吃"代食品",其中一種是像魚籽似的含有蛋白質的小球藻,養在人尿中,吃起來非常噁心。周恩來帶頭品嚐了這"食物"後,全國城市居民的蛋白質來源就指望它了。

波及全國的大飢荒自一九五八年起,持續至一九六一年,以一九六零年為最烈。這一年,根據中共自己的統計數字,人均熱卡吸收量僅達一千五百三十四點八。城市家庭婦女的熱卡量,據一向為中共代言的美國作家韓素音說,最高不過一千二百。而在臭名昭著的納粹集中營奧斯威辛(Auschwitz),苦役犯的每日熱卡量還有一千三百到一千七百。為了活命,有被逼得吃人肉的。《鄉村三十年》記載:安徽省鳳陽縣僅一九六零年春就"出現了人吃人的殘酷事件六十三起",其中一對夫婦,將親生的八歲男孩小青勒死煮著吃了"。

在所有這一切發生的同時,中國的倉庫裡囤滿了等待出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由軍隊或民兵把守。波蘭學生羅文斯基親眼看見"水果成噸的爛掉"。可是上面有規定:"餓死不開倉。"為時四年的大躍進使大約三千八百萬中國人餓死、累死。

這個數字是這樣算出來的。根據一九九五年出版的,由中國人口學家楊子慧等編著的《中國歷代人口統計資料》,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一年中國人口死亡率分別為:百分之一點二,百分之一點四五,百分之四點三四,百分之二點八三。在它們前後三年的死亡率平均百分之一點零三(一九五七:百分之一點零八,一九六二:百分之一,一九六三:百分之一)。比平均死亡率高出的就是非正常死亡率。用非正常死亡率去除這四年的中國人口,得出非正常死亡人數共三干七百六十七萬。

這個數字被劉少奇證實:他在大飢荒中的一九六一年初告訴蘇聯大使契爾沃年科,已經有三千萬人非正常死亡。

這是二十世紀最大的飢荒。而這完全是人為的,是蓄意的。中國的糧食出口僅一九五八、一九五九兩年就高達七百萬噸,可以為三干八百萬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熱卡。這還不包括肉類、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沒有出口,中國人一個人也不會餓死。

大躍進一開頭,毛就告誡中共高層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準備。在為大躍進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他大談死亡是"白喜事":"是喜事,確實是喜事。你們設想,如果孔夫子還在,也在懷仁堂開會,他二干多歲了,就很不妙。講辯證法,又不贊成死亡,是形而上學。""[莊子死了妻子以後)鼓盆而歌是正確的""人死應開慶祝會"。

乍一聽來,毛好像是信口開河講哲理。但這代表他的政策。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被帶去看餓死的人堆時,幾乎是在重複毛的話:'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那個人保就哪天不死!"有些地區規定死人後"不准哭","不准帶孝"。

毛甚至還大講死人的實用價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他對八屆六中全會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

毛多次說過為了他的目標,他準備以無數中國人的生命作代價。一九五七年,他在莫斯科對蘇聯領導人說:"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在 "八大,二次會議上,他說:"人口消滅一半在中國歷史上有過好幾次。"他從漢武帝說到宋朝,都是幾千萬幾千萬地死人。"原子仗現在沒有經驗,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

毛知道他搞大躍進,中國會死多少人。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毛對中共高層講:除了"大辦水利"以外,"還要各種各樣的任務,鋼鐵、銅、鋁、煤炭、運輸、加工工業、化學工業,需要人很多,這樣一來,我看搞起來,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萬人。"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