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被疑因不願「獻身」教授 畢業論文遭卡


女生不願"獻身"教授,畢業論文遭卡?

女大學生稱被教授騷擾,寧波某高校流言四起 本報記者展開調查

一名普通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參加一次普通的論文答辯,卻因為二辯沒通過拿不到畢業證書,一氣之下,將自己之前的"遭遇"一紙訴狀交給校長,統統抖了出來......

一個月的時間,在寧波某所高校內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一名女大學生為了通過論文,不惜"獻身"給論文答辯組組長的上級領導、曾經要求她與其保持曖昧關係的教授。

結果到頭來,論文還是一場空......

對於這樣的傳言,本報記者昨天深入該校調查,力圖還原真相。昨天下午,該女大學生與記者對話時坦言,教授頻頻騷擾自己,確有其事。但"獻身"一說,不存在。

本文人物一覽 (註:本文涉及的學校及當事人雙方,均為化名)

H教授 寧波某高校法學院公共管理系主任。事發後,據說已準備離開學校

S學生 法學院應屆畢業生,大三時曾上過H教授的課程

Z教授 H教授下屬,S學生論文答辯組組長

S學生自述

大三第一個學期時,H教授成為我的學科老師。第一天上課,H教授給我的印象是講課很有水平,為人和藹,平易近人。

課間休息5分鐘,H教授主動和學生攀談,我也在內。當他得知我來自青海,他來自甘肅,算半個老鄉後,H教授立即要我留個電話號碼給他,方便以後交流,我答應了。沒過幾天,H教授給我打電話,約我出去吃飯。我當時的想法是,能夠遠在他鄉遇到一個老鄉、學科教授,這本身就是一種緣分,何況H教授理論水平很高,對我學業也是一種幫助。

教授餐館表白被我婉拒

在學校附近一個小餐館內,我們面對面交談。期間,H教授一個勁和我談感情問題,說自己跑到寧波來,人生地不熟,沒異性朋友;夫妻之間關係不和睦,自己很苦惱;來寧波前有個很好的"異性"朋友,但對方已嫁人......我聽了一頭霧水,不明白他和我說這些幹什麼,但又不好表態,只能當一個傾聽者。談了一個多小時,H 教授最後暗示我-----能不能讓我填補他的感情空白!我一聽這話,明白了他為何要約我出來見面,於是委婉拒絕了。我說,你這個年齡都可以當我爸了。臨走前,H教授很氣憤,他拋下一句話:"你在學校日子還很長,將來你會為現在的決定而後悔。"

回寢室後,我把H教授約我見面的事和同學說,大家都勸我別答應他。說是這麼說,但我擔心他這門課程我過不了。同學又說了,只要你期末考好好考,白紙黑字在上面,他不會讓你過不了。

論文未過疑是教授報復

拒絕了H教授後一個星期,收到他發來的簡訊,再次詢問我能不能當他情人,我還是委婉拒絕。這些簡訊我原本都保留著,但手機被偷了,證據也就沒了。期末考試,H教授的課程我通過了,之前的擔心看來是多餘。這以後,H教授就沒再來騷擾我。

今年年初,H教授給我電話,問我願不願意畢業後到他那裡當個主任秘書,單獨為他服務。我一聽"單獨",堅決不去。後來H教授和我說,"我這麼幫你,你卻不懂得珍惜......"

一轉眼,我即將畢業。我開始擔心起論文答辯。論文導師雖然不是H教授,但我的論文答辯組組長Z教授,是H教授的下屬......

6月份,論文一辯我沒有通過。我承認,因為找工作我寫的論文也許不夠好,沒通過是情理之中。但我還是情不自禁地將論文和H教授聯繫起來,為此,我主動給H教授打電話,詢問為何沒過。他說,你論文沒什麼問題,就是結構太混亂,調整一下秩序即可。論文二辯,答辯組組長Z教授當著我的面說沒問題,我放心了,以為可以拿畢業證了。沒幾天,班裡的學習委員問我,你是要結業證書還是延遲畢業,我不明白什麼意思,詢問詳細情況後才知道自己論文二辯還是沒過。

通過法學院一位女老師,我瞭解到論文沒通過的原因-----院裡有指標,必須要有人不能通過。當時幾個答辯組的老師集體討論,誰是通不過的人。其他組老師都不願報學生名字,唯獨Z教授,很乾脆地將我的論文扔出來,說就這個不及格。我找到Z教授,詢問他為何這麼做,他支支吾吾不肯說,似乎有難言之隱。我將深受 H教授騷擾的苦衷告訴這位女老師,誰知她向我透露了一個驚天秘密:她也是H教授的受害人,遭遇和我一樣。苦於H教授是領導,敢怒不敢言。

為論文"獻身"子烏虛有

我越想越氣,寫了份材料當面提交給校長申訴。校長說,他們會成立調查小組調查我的論文。至於H教授性騷擾,拿不出確鑿證據,很難處理。

7月底,學校調查小組報告出來了。調查組從我論文每字每句做出解釋,問題出在哪裡,我無話可說。之後,法學院黨委書記找我談心,讓我不要有心理陰影,好好準備論文三辯,爭取10月份拿到畢業證;至於H教授的問題,因為沒有證據,就埋藏心底吧。

至於所謂的為論文"獻身"一說,我不承認有這樣的事。我不會為了一篇論文、一張畢業證做出這樣愚蠢的事。學校裡的謠言就隨它去吧,我不會介意

實地走訪

H教授常對女生做"親昵"動作

在該校網站上,記者搜索到了有關H教授的生平資料。

H教授,出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經過自身的努力,在所研究的專業領域裡,已具有了一定的權威。來寧波之前,H教授先後在甘肅、廣東執教。據悉,該事件之前他正競聘法學院副院長一職。

部分暑期實習留守學校的法學院學生回憶,H教授給學生上的課,多為政策科學方面的相關課程。由於H教授講法生動有趣,深入淺出,很受學生們的喜歡。平時,H 教授從不擺教授的架子,待人接物,都很親和,尤其是對待學生,很願意跟學生們做交流,當成自己孩子對待。但H教授有一個"特點",時不時會對女生做出比較 "親昵"的動作,拍拍肩膀、捏捏胳膊、摸摸臉蛋等,感覺怪怪的。

對於所謂的S學生為了論文二辯,委曲求全地"犧牲"了自己一說,法學院學生均表示,"只是聽說,S學生鬧得很凶,把所有的一切都抖了出來。"

對話H教授

"這個學生行為不檢點,到處亂說"

對於S學生所敘述的一切,記者試圖和H教授本人當面求證。可惜的是,昨天一整天我們都無法找到其人。他的手機也在記者發了條簡訊表明身份之後,迅速變成"關機"。

原以為,H教授就這麼"人間蒸發"了。晚上9點,H教授用另一個手機號碼給我們發來簡訊,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採訪。對於S學生將自己的遭遇上告校長一事,H教授起初說自己不知道,無可奉告。但當記者執意要求將此事來龍去脈簡單敘述一遍後,H教授態度大轉變,他表示,這個事情學校會處理,公安機關會處理,只要S學生將自己騷擾她的證據拿出來即可。"這個學生行為不檢點,到處亂說。"H教授有點激動。

對於自己一年前邀請S學生吃飯,討論感情一說,H教授顯得很不屑一顧,"憑我這個身份,會和學生一起吃飯?"至於發簡訊騷擾S學生、論文"獻身"等傳聞,H教授索性挂斷電話,拒絕回答。

校方表態

"獻身"說法是無稽之談

成立多人調查小組,對S學生的論文,從頭到尾反複閱讀;找來S學生本人,當著她的面,一字一句地解析論文,實事求是地解答為何通不過。這就是S學生所在學校,對"論文事件"的處理態度。S學生表示,她能夠接受這樣的調查結果,相信調查組老師是公平、公正的。

有關校內的傳聞,法學院負責人表示,一是S學生拿不出證據,無法證明H教授對其性騷擾;層層調查證明S學生論文通不過,與H教授沒有任何瓜葛,他不是"設卡 "人,兩者不能混為一談。至於所謂的S學生"獻身"說法,這更是無稽之談。"如果S學生有證據,可以直接向公安機關報案,不必通過學校,因為她已經畢業。 "該負責人解釋。

H教授何去何從問題,法學院負責人說,截至昨天,他還是學校的人。未來如何,學校不能定奪其去留,是走還是留要看他本人意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