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大亨」李培英 死於高官內鬥之「陰謀」(多圖)

2009-08-08 09:26 作者: 王亦笑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機場大亨」李培英 死於高官內鬥之「陰謀」
首都機場集團公司原董事長李培英

【看中國記者王亦笑報導】一審被判死刑,二審維持原判!現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首都場集團公司原董事長李培英於8月7日在濟南被執行死刑。60花甲之年,李培英成了中國民航系統有史以來第一個被判死刑的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然而死者已矣,留下迷霧重重,撥開迷霧卻披露出更大的陰謀。

政績

從一個農民之子到商界精英,在李培英的家鄉河北省廣平縣人們的眼中,農民出身的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成功人士。從首都機場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到首家跨區域的機場集團公司成立,再到北京、天津、重慶、湖北、貴州、江西、吉林、遼寧8省市機場被首都機 場集團公司全資、控股、參股,託管內蒙古機場集團和黑龍江機場集團。

在擔任首都機場董事長期間,李培英作出了很多重大決策,為提高首都機場的資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譬如,機場成立時註冊資金是38個億,後來逐漸發展增加到50億 元,現在首都機場自有資產達到了860多億元。曾經頂著他人的不同意見,收購了全國各地的一些機場。機場作為稀缺、不可再生資源,其升值潛力是巨大的。一個個大手筆,一次次漂亮的收購,這是李培英在位時最重要的政績。如此大規模的擴張, 讓李培英無比風光,並一度贏得了"機場大亨"的美譽。

罪行--"貪污"

在1995年1月至2003年11月間,李培英利用擔任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副總經理,北京首都機場集團公司副總經理、總裁、總經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股份公司董事長等的職務之便受賄2661.44萬元,貪污8250萬元,涉案數額總計1.09億元。

李培英案的"突破口"是從中國華聞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王政那裡打開的。審計時發現,首 都機場有一筆巨額資金在王政那裡,賬面顯示是15億元,是首都機場委託王政理財,後轉化為公司間的債權債務關係。在繼續追查這15億元的資金來源時,審計 人員發現其中9億元是從首都機場的賬戶上轉過去的,6億元是從中國民族國際信託投資公司轉去的。而銀行賬戶顯示,中國民族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只通過銀行轉賬 3.38億元,另外2.62億元來源不明。

經進一步審查,2.62億元的來龍去脈很快就清楚了。原來,首都機場在委託中國民族國際信託 投資公司理財時,投入了6億元資金,但股市風雲變幻,最後只剩下3.38億元。後首都機場終止了與中國民族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的理財協議,轉而委託由王政控 制的北京廣聯經濟開發有限公司理財,並要求北京廣聯經濟開發有限公司承擔2.62億元的虧損。另外,首都機場再給北京廣聯經濟開發有限公司9億元理財資 金,這樣李培英就與王政簽署了15億元的委託理財協議。而這2.62億元的虧空,被北京廣聯經濟開發有限公司以融資成本的方式予以平賬。

問題出在2.62億元的虧損當中。這個虧損是以"打包"方式出現的,就是中國民族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給首都機場理財時,共計出現了2.62億元的虧損,在細查每一筆虧損時,其中有8250萬元是被李培英分三次轉走的,並不是理財虧損。

李培英從6億元的委託理財資金中轉出的8250萬元,被濟南中院認定為貪污。

罪行-"受賄"

李培英的受賄犯罪集中在1995年1月至2003年11月。當時首都機場"錢太多了",便成立了一個投資公司,目的是讓"錢生錢"。偵查機關認定,李培英先後11次收受陳小平、麥炳輝、胡和建、覃輝、蔡漢德、王政等7人財物共計2661.44萬元。

1994年7月,深圳市經濟協作發展公司總經理陳小平急需2000萬元資金,找到李培英幫 忙。李培英安排首都機場財務處以"以存定貸"的方式,將首都機場的公款2000萬元借給陳小平,期限一年。到期後,陳小平除歸還本金外,還給首都機場利息 63萬元,貸款服務費用192萬元,合計255萬元。其中的192萬元進入了機場小金庫。為此,李培英於1995年1月在深圳晶都酒店收受陳小平30萬 元。

2000年9月,北京嘉利恆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和建,從首都國際機場拆借資金6000萬元用於房地產開發。2003年3月,胡和建通過香港匯豐銀行個人賬戶,匯給在美國讀書的李培英的兒子李慶10萬美元。

2002年6月至2003年9月,李培英接受卓京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覃輝的請託,先後4 次安排首都機場為其拆借了資金6.3億元。為表示感謝,2002年7月,覃輝匯給李培英在美國的兒子李慶100萬美元。2002年4月及2003年11 月,李培英先後兩次向覃輝索要1040萬元,其中的1000萬元轉往香港用於償還賭債。覃輝累計向李培英行賄1867.68萬元,佔到李培英受賄總金額的70%。

此外,李培英受賄案中還有一名"污點證人"蔡漢德。2002年5月至2004年8月,李培英接受香港繁榮投資有限公司負責人蔡漢德的請託,與繁榮公司簽訂 最高額5億元的投資協議。李培英先後3次為繁榮公司及其合作公司從首都機場拆借資金共計9.5億元。李培英接受蔡漢德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534.24萬 元。但是,據李培英供述,蔡漢德曾經欠首都機場1.025億元的債務,這筆債務後來被李培英動用家族的錢償還了,因此蔡漢德對李培英負有1.025億元的債務。

認罪

對8250萬元貪污贓款,李培英作了如實供述。偵查機關認為,李培英能夠如實供認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

另外,對於受賄贓款,李培英除了替蔡漢德償還首都機場的億元債務外,其家人還替李培英退贓6000多萬元,累計1.7億元左右。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被告人親屬主動為被告人退繳贓款應如何處理的批復》,被告人退贓較好的,可依法適用從寬處罰。據此,偵查機關認定,李培英積極退繳贓款。

判決

2009年1月21日,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濟南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培英犯貪污罪、受賄罪一案,並於2月6日作出判決,認定被告人李培 英犯貪污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犯受賄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決定執行死刑,剝 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09年7月6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首都機場集團公司原總經理、董事長李培英案作出二審裁定,維持一審判決。法院認定李培英犯受賄罪和貪污罪,其中受賄2661萬餘元,貪污8250萬元,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死刑於2009年8月7日在濟南被執行。

迷霧--"隱形富翁"覃輝

與受賄近2億的中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死緩"的命運大不相同的是,李培英案同樣涉贓款上億,卻被毅然決然的執行了"死刑"。究竟是什麼決定了李培英"必死"的命運?

「機場大亨」李培英 死於高官內鬥之「陰謀」
覃輝

讓我們先來看看這個神通廣大的"隱形富翁"覃輝。判決書稱,李培英共受賄2661.44萬元,其中覃輝累計向李培英行賄1867.68萬元,佔到李培英受賄總金額的70%。這個傳媒大亨、北京超級富豪覃輝,在張恩照案中同樣因數額特別巨大的行賄被捕後,然而離奇的是,作為案件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在被捕後卻能被神秘力量偷偷放出,並能在被邊防控制的情況下,離關出境,進行人間蒸發。

「機場大亨」李培英 死於高官內鬥之「陰謀」
"天上人間"俱樂部美女如雲

覃輝之所以能量巨大,皆因平日在其所開設的"天上人間"俱樂部,"天上人間"是中國最豪華的娛樂場所,是北京娛樂場所的NO.1,俱樂部內美女如雲。覃輝因此結識了很多中紀委、公檢法司和政府部門的大頭小腦,更對中紀委人員進行了無微不致的"照顧",每次覃輝都親自安排,務必做到讓這些大爺們玩得開心,走得放心。"天上人間"於是在業內有"北京紅樓"的說法。所以,覃輝的靠山直接就是查辦腐敗的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在黨權大於一切,且高層權力鬥爭激化的背景下,中紀委具有生殺欲奪高於所有政府機構的大權。於是,"隱形富翁"覃輝也上演了一處"賴昌星"式的大逃脫。

正是這個沒有到庭的覃輝,只憑他的一紙數額特別巨大的行賄證言,李培英被判了死刑,李培英的辯護律師以證據不足為由提出異議,認為該項錯誤認定事關人命,請求二審法院依職權調取證據,查明事實。然而二審依舊不予理睬,維持原判。

迷霧-"污點證人"蔡漢德

李培英受賄案中還有一名"污點證人"蔡漢德,也是在提供了相關證言之後,又神秘地失蹤了,現因涉嫌詐騙犯罪正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緝。而這個人還欠有李培英家族1億多元,完全有可能希望李培英被判重刑永遠不要出來,從而逃避自己對李培英家族的債務。

一個案子中,兩個重要的行賄證人都在提供證言後不見了,而對於這樣兩個無法到庭的嫌疑人的證言,法院居然就輕率地採信了。最令人不解的是,如果中紀委的辦案手段、辦案人員都光明磊落,不怕見光,認為覃輝、蔡漢德的證言沒有問題,為什麼不敢讓其當庭對質,接受律師和法官的提問?而是秘密打招呼,放這些本身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一走了之?這本身也說明我們的某些辦案人員心太虛,見不得光。

陰謀

據覃輝身邊的人透露,覃輝逃跑出國前夜,曾心有餘悸地對身邊人講:"在配合中紀委雙規調查這種事上,我是老運動員了,所以一進去我就下跪求饒,痛哭流涕, 先落個好印象。進去後我才知道,李培英他媽的犯傻,瞎仗義,替陳良宇頂雷,這下子跟最高層的權力鬥爭扯上了,上面是一定要辦他的。專案組負責人明確對我 說,只要我配合,就會讓我遠走高飛。否則就讓我破產蹲大獄,把我老婆孩子都弄進來,把你們這些人也弄進去。沒辦法,就算我能頂,也沒用,幫不了李培英,還 得把我全家和所有這一攤子全搭進去。思前想後,只能是先自保了,只好對不起培英大哥了,我只好按他們的要求提供證據,在中紀委提供的指證材料上簽了字。我 算是明白了,在中國誰是真正的大爺了。"

《民主與法制時報》報導也佐證了覃輝私底下的說法,李培英惹禍上身,全因為上海社保案案發後,李用首都機場的資金為涉案的 中國華聞控股有限公司堵塞資金漏洞--首都機場斥資11.2億元,收購了中國華聞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華聞傳媒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3億股份。李的不 聰明之處,就在於太過仗義,在風頭浪尖上無知地捲入了高層的權力鬥爭。當時,查陳良宇已成為中紀委奉命行事的頭等大事,誰擋道就辦誰。

據中紀委內部人士透露,李培英一進入中紀委視線,中紀委副書記,主抓陳良宇案的何勇,就定下了調子,說這個人關係太廣,上上下下認識那麼多人,包括中央領導。知道那麼多事,一定要嚴查嚴辦。於是,一個司級幹部,被關在秦城監獄,"享受副部級待遇"。兩審的最終結果都是"死"!

可以說,李培英一案,審批過程不過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李培英的"死刑"根本就是早有預謀,並不是說李培英並不該死,畢竟錯已犯下,鐵證如山,然而與李培英有著相同"罪行"的高官可以不死,偏偏李培英卻必死無疑,可見李培英並非死於其所犯之罪行,而是死於中共高官內鬥,換句話說,誰讓他投錯了高山,站錯了立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