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法國回來 中法差距實在太大了!


盧浮宮

(盧浮宮)

這回去法國七天,去了巴黎、馬賽、里昂、瑟堡四個地方,前天剛回來,感覺中法差距實在太大了。

我去的四個城市,巴黎、馬賽、里昂都是大都市,瑟堡是小城市,大約相當於我國的一個縣城的規模,人口約不超過十萬,但不論大都市還是小城市,給我的感覺就是乾淨,真的實在太乾淨了,地面上幾乎一塵不染,

我在法國七天,皮鞋沒擦過,出去什麼樣回來基本什麼樣。

第二個感覺,學校實在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學校沒有圍牆,像個大公園,我們去了巴黎的一所普通學校,法語翻譯過來大約叫克雷麥爾(抱歉,不能打法語)學校,大約相當於我們一所中專或專科學校,他們的圖書館我想大約相當於我們一個省級圖書館的規模,校園的環境,絕對比我們任何一個公園好,校園有公共汽車,不要錢,招手就停,也從來不問乘車人的身份。最讓我震撼的,是學生宿舍,絕對相當於我國三星級賓館的水平(據我們一起去的人說,比我國絕大多數三星級賓館都好),一進門,就是地毯,走廊上全是沙發,學生公寓兩人一套,一個大起居室,兩個小臥,一個衛生間,全是地毯,面積大約在五十平方左右,學生公寓設備非常齊全,從各種小吃到超級市場到燒烤,全部能在公寓裡買到,水、電、熱、房租(壓根就沒有房租的概念),全免費,很多學生公寓衛生間裡的燈已經開了五六年,一分鐘都沒關過,因為不要錢,水是熱水和冷水,二十四小時供應。

巴黎的戴高樂將軍廣場和盧浮宮,面積之大令人難以想像,尤其是戴高樂將軍廣場,十二個小時不停地走,只逛了一半左右,漢白玉和鍍金的雕塑(鍍的都是純金,有些就是真金),成千上萬,保存得非常好,相比之下,天安門廣場就像個鄉下打穀場,真的,以前說故宮是世界第幾大奇蹟,和人家比起來,真是太陰暗,太狹窄了。故宮和盧浮宮宮的建築年代相差並不遠,但人家已經可以建造幾百個絕不重複的噴泉和寬暢到令人難以想像的飯廳,只要去過這兩個地方不存偏見的話,文明的差距一目瞭然。

法國的物價非常貴,在巴黎,一瓶普通的礦泉水大約要三十元人民幣(九十盧布左右),一盤青菜大約要五十到八十人民幣,隨便吃一頓飯,大約要八百到兩千人民幣(吃得非常一般),但法國人的福利非常好,水費全免,電費非常便宜(每度大約相當於零點幾分人民幣),天然氣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氣基本也相當於不收費。每個法國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別墅,可以終身享,死後由政府收回。醫療全部免費,而且是百分之百免費,只要是法國國籍,我們非常詳細地問了,全免,一個法郎都不收,所有的病,全部的人,沒有任何例外。教育,除了私立學校以外,全免,無一例外,無任何一所學校例外。當時我們問,假如有學校亂收費呢?他們呆了半天,說,不清楚會怎麼處置,因為沒發生過這種事。

去之前聽說法國警察非常腐敗,對中國人不友好,黑社會盛行,等實際到了法國,感覺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法國警察非常有禮貌,非常友好,除了不願說英語。我們在巴黎問過一回路,一個警察非常仔細地聽我們說了半天,但他不願意聽英語,當然更不懂漢語,但他依舊非常耐心地聽,沒有一點耐煩的樣子,最後弄清楚我們是中國,於是馬上和警察局聯繫,最後聯繫了中國大使館,問我們需要什麼幫助,並說,假如不能確定,可以先去警察局休息。

法國人的素質之高,令我們這些中國人真的感到非常慚愧。在巴黎,根本不需要打車,只要一招手,就會有車停下來,坐上就走,有些收錢,有些不收錢,收錢的也便宜,因為法國的城市都非常大,巴黎有很多人都兼職當出租車,政府從來不管。當然,很多人是真心幫助你,不要錢,而且,有時候你去的地方和他不同路,他還會為你繞一下,路上我們說起國內釣魚執法,他們驚呆了,認為簡直是美國泡沫科幻片裡的事情。

車自各種各樣,有林肯,有拉達,也有豐田,什麼車都能打到。

巴黎的地鐵,深大約有一百米左右,共四層,電梯上人們都自覺地站到右邊,左邊經常空無一人,後來才發現,左邊是應急通道,是供那些有急事的人臨時使用的,偶爾會有人急匆匆地從左邊跑過,不論多麼擠,人們都要留出一個通道,非常自覺。

巴黎的凱旋門,原本以為非常大,結果一看,連中華世紀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小了,但名氣卻天壤之別。盧浮宮也可以隨便進,遊人可以隨意地拍照遊玩,沒有人來干涉,只是有一幢辦公樓,只能去到隔著一條街的地方,有紅線,一過去,就有人吹哨子,提醒你不要過街(但沒有警察過來),那條街大約六七米寬,連聲人行道也就十米左右吧,經過詢問才知道,那是總統辦公樓,薩科奇總統的辦公樓就在二樓,每個人都能看見他辦公室的窗子,距離普通遊人的直線距離不過十五六米,當時我們開玩笑說,力氣大些的人估計都可以把手榴彈丟進去。

戴高樂將軍廣場側面有一幢白色小樓,很小,有個俄語叫什麼樓,比較拗口,沒記住。這裡是菲永總理的辦公室,這裡的管理就更鬆了,遊人可以直接上到樓梯,只有一個警衛,絕對不來管你,只要你別進到大門裡面去,但是也很少有人去,法國好像對此並不感興趣,只有一些外國遊客去照相,法國導遊說菲永總理一直很隨和,巴黎人時不時都會看到他去上班,走凱旋門的一個側門,很多時候沒有警車開道,也從來不住在盧浮宮。

法國的城市街道都非常寬,城市一般限速都是八十公里左右,但行人從斑馬線過馬路非常安全,有紅燈的地方,只要紅燈一亮,車子絕對停住,不管有人沒人,沒紅燈的地方,只要你從斑馬線一過馬路,車子離你非常遠的地方就開始減速,你只要一猶豫,司機就會非常友好地朝你揮手,讓你先過,態度非常和藹耐心。這個現象我在幾個城市都試過,有人說,這是假的,但我告訴你,至少在法國,這是千真萬確的,我們回來的時候,因為去趕飛機,到乘車的地方要過一條馬路,斑馬線有點遠,有人建議不要繞,直接過去,當時馬路上沒有車,但法國導遊堅定地說:寧可誤了飛機,也要走斑馬線。

法國人非常尊重婦女,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你是乘車還是在街邊休息,只要女的一過來,男的全部起來讓坐,無一例外,最典型是在公交車上,只要女的一上來,全部男人都條件反射試的站起來,從小學生到白髮蒼蒼的老人,馬上全部站起來,坐一次公交車要站起坐下很多次,最後我們都懶得坐了。

法國人每個人好像都帶著垃圾袋,擦臉的吃剩的反正只要不用的,全部放垃圾袋裡,一遇到垃圾桶就丟進去。法國很多地方不能抽煙,在一些商場或公共場所,都有一些水缸一樣的煙灰崗,男男女女一群人圍著抽煙,非常自覺,導遊說就連巴黎的市長議員,都要到這裡抽煙,因為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抽,大家都很坦然,沒什麼怨言。

法國很多地方都有排隊現象,法國人對排隊習以為常,非常守紀律,沒有一個插隊的。在盧浮宮,艾菲爾鐵塔,因為限制人數,所以要排隊,大家都非常自覺,耐心地等著,而且每個人排每個人的隊,幾個小時,非常安靜,很多人拿著書在看。在盧浮宮裡,有很多雕塑是不能用手摸的,這些雕塑旁邊有些有人守,有些沒人守,我觀察了一下,沒有一個人去摸。當時有一個純金的雕塑,我們以為沒人,就伸手去摸,剛一觸摸到,就聽見哨子聲(很奇怪,法國很多地方都喜歡用哨子),我們才發覺有個老兄嘴裡含著哨子,警惕地看著我們。後來我們發覺,這位老兄實在很機械,假如你作勢去摸,但沒摸到你就停住,他就只是盯著你,不吹哨,我們試了幾次,都是如此,最後大家都笑了,

旁邊的那些法國也無奈地笑了(但絕對是善意的,沒有絲毫的敵對態度),我們也不好意思再逗他了。

法國有兩樣東西很多,二戰紀念館和戴高樂雕塑,法國人結婚都要去二戰紀念館獻花,並在長明燈前默哀,而且法國法律規定只有新人才能靠近長明燈,其他人不能靠近,巴黎的二戰紀念館規模宏大,最醒目的是,裡面刻滿了戰死者的名字,每個戰役都很多油畫來表現,旁邊的拄子或牆壁上全部密密麻麻的名子,從將軍到士兵,沒有任何區別。戴高樂雕塑則讓我很奇怪,我原來以為都被撤除了,問導遊,他說確實拆了很多,但也保留了一些,我問為什麼要保留,他說因為法國還有很多人喜歡他,他們就不希望拆除,這些人的權利必須得到保障,"這很奇怪嗎?"他反問。議會每年都有人提議把戴高樂的遺體遷走,但每年都遷不走,因為總有很多人反對,每年都有人到戴高樂將軍廣場祭拜,反對遷走,祭拜的人不但有老人,也有學生甚至還有歌星,比較有趣的是,很多美國人英國人俄羅斯人也反對遷走戴高樂遺體,而且人很多,比法國人還起勁,說這是全人類的遺產,不能由法國自己說了算,議會通不過,政府也沒辦法。

法國人身體非常好,很多白髮蒼蒼的老人,走路非常快捷,法國像學校醫院法院都沒有退休制度,都是終身制,只要你自己願意,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沒人趕你走。

法國街上最有特權的人,是孕婦,只要孕婦一出現,那場面,絕對象我們的領導出巡,人們紛紛往路兩邊讓,還不停地小身提醒,聽導遊說孕婦在巴黎確實是特殊人群,只要她願意,隨時有警車為她服務,一個法郎都不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