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郎平渴望再結婚


這些是在光環和榮耀之外的一些細微的瑣事,但是在這細微之中,我們讀懂了,原來生活中的郎平也這麼恬淡,溫情,慈愛,友善而又女人味兒十足......

2009年11月26日消息,他們,是她遇到壓力時的一個減壓和傾訴的港灣;他們,是她生活中的依靠和寄託;當然,他們,也帶給了她太多的感動,記憶,淚與歡笑......

姐姐郎洪

郎平和姐姐郎洪之間的關係很好,打電話和姐姐聊天是她遇到壓力時的一種減壓方式。郎洪也經常待在美國陪妹妹,有時間的時候,她會幫郎平炒上幾個拿手菜,還會陪郎平去度假。在姐姐郎洪看來,郎平做事又特別認真,不管幹什麼,干了就一定要干好。小時候姐妹二人往相冊上粘相角,掙零花錢,一大盒才給一角六,倆人晚上偷偷地粘,不敢讓媽媽知道。"我幹活比較糙,郎平看我粘得不好,一個個都給挑了出來:你這不行!我說,一兩個沒粘好怕什麼,那麼多呢,誰還給你一個個檢查?她不干,非讓我返工,她自己就粘得特別認真。"現在的郎平很羨慕姐姐的生活方式,"人家也不幹什麼大事業,平平穩穩地過日子,該過節過節,該下班就下班,下班到家,有丈夫、有女兒,老少一起生活,心寬體胖,多好。"

女兒浪浪

女兒無疑是郎平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當初辭去中國女排主教練一職,除了身體欠佳的原因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女兒。在2005年初,郎平開始考慮並最終接受美國排協請其出任美國女排主教練的邀請,也是為了女兒考慮。

和媽媽差不多高,黑黑的皮膚,微笑時露出雪白的牙齒,郎平的女兒白浪已是一個17歲的大姑娘了。女兒原來打籃球,現在開始打排球了,明年高考,估計郎平執教完本賽季後要好好陪她。郎平說自己從不干涉女兒的愛好,但女兒選擇排球後,郎平心裏還是暗自高興了好一陣子。

前夫白帆

郎平的前丈夫叫白帆,前北京八一手球隊的大前鋒,身高1米90左右;1987年郎平出國前他們在北京舉行盛大婚禮,然而這對兒令人羨慕的排壇情侶最終未能在生活的道路上繼續攜手走下去,1995年二人正式分道揚鑣。"當時大家都玩得挺好的,感情也不錯,但是後面真正生活在一起,也可能是我變了,就是這個東西很難說,自己在不同的年齡需要是不同的。"回憶往事,現在的郎平已經學會了坦然面對。

前男友

與白帆離婚後,郎平還曾有一位身高1.96米的美國男朋友。這位美國人是學政治經濟學的博士生,十分喜愛體育,喜歡郎平,這份情緣因郎平回國執教中國隊而終結。當時,朗平義無返顧地回國接下了已經走下坡路的中國女排,她和"1.96米"因此分隔兩地。一份本來有可能瓜熟帝落的感情就這麼沒了。"因執教中國女排,我必須離開美國。我跟他說等我兩年,可他不同意,我想兩年都等不了,還能過一輩子嗎?" 郎平這樣解釋到。

"兄弟"陳忠和

" 和平大戰"曾一度被球迷所津津樂道之,但是二人之間實際上並沒有所謂的"戰爭"可言,反而是江湖情意深厚。說起兩人之間的淵源則還要回到18歲郎平進入國家隊那年,當時陳忠和在國家隊裡擔任陪練,郎平和陳忠和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緣。郎平曾說自己和陳忠和建立了非常深厚的革命情感,陳忠和現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正是郎平教出來的,在郎平回國出任中國隊主教練之前,陳忠和做起了她的助理教練。即使是在"和平大戰"的年代,已經成為中美兩隊主教練的兩人,還是會在球場敘敘舊,陳忠和有時還會開玩笑地用"領導"來稱呼郎平,就像他當年那麼叫的。

"父親"袁偉民

袁偉民把郎平帶到了國家隊,也帶領著郎平從一個輝煌走向另外一個輝煌,可以說郎平今天取得一切,和袁指導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也許很多人都不知道,當年的她曾當過袁指導的"女兒",有一次郎平過生日,隊友都來為她慶祝,而袁指導就在她身邊不經意地說一句,"今天天氣還真不錯,因為今天我女兒過生日。"當時郎平沒聽清楚,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想明白袁指導的話,我的眼睛也一下子就濕潤了......



(二)生活中的郎平:留戀老北京生活 怕被人叫大媽

摘下鐵鎯頭的面具,生活的她竟然也這麼簡單,另類,而又不乏可愛和浪漫。也許,這才是郎平最需要的生活,最真實的自我。

1 性格開朗常自嘲是無名鼠輩

帶著娛樂精神的人是懂得自嘲的,而有真實的性情的。生活中的郎平是個很直爽很有親和力的人,作為頂級明星卻絲毫沒有架子,這一點相比那些讓人望而卻步,保鏢如雲的明星來說確實是個另類,也十分的難得。更有意思的是,1960年出生屬老鼠的她還曾自嘲是"無名鼠輩",這些的調侃或許很多明星們還真不敢。

2 和女兒白浪的朋友關係

她們是母女關係,但是又是最好的朋友。把自己的女兒當朋友,這樣的教育方式估計國人是很少有的。是的,郎平對女兒的教育基本是美國式的,和女兒以朋友身份相處,這樣也消除了很多長幼尊卑之分,自然也讓二人的關係更加親近了些,當然,他們的話題雖多,但是有些問題還是要可知的,比如女兒早戀的問題,做母親的她還是要嚴加管教的。

3 "也許我得上徵友網站"

郎平經歷過失敗婚姻,婚姻這事本來是她最不願意提的,但她也渴望愛情,渴望組一個家,相信這也是每一個女人的期望。有時面對自己的感情問題時,郎平也絲毫不隱晦,她曾經和記者開玩笑,上交友網站?為什麼不!這話,能從鐵鎯頭說出來,還著實讓人有些意想不到。其實,這看似玩笑,說來也正常......

4 留戀老北京生活

雖然在國外多年,但是家鄉的"味兒"是很難變的。對於郎平來說,她最留戀的就是故鄉北京的生活,媽媽做的茴香餡餃子、老玉米、熗土豆絲、番茄圓白菜、雞蛋炒米飯這些是他最愛。她也是個很孝順的女兒,父母漸老,郎平雖然每年回國,但畢竟不能長期留在身邊,他很內疚,"其實我也挺擔心老爸老媽的。他們歲數都不小了,等浪浪上了大學,我就盡量多待在國內。這麼多年,一直都是老爸老媽為我操心,我都沒有好好陪過他們。"

5 古道熱腸,成立郎平基金會

郎平對女排隊員很關心,當年為馮坤趙芮芮到美國治傷出過很多力,受此啟發,她後來成立了"郎平基金會";該基金會的初衷是為通過自己的影響力籌集善款,幫助長期受傷病影響的運動員,改善他們的生活質量。提高中國醫療技術水平,以及為中國貧困地區的學校和四川地震災區提供運動器材等。"基金會籌錢並不容易,但是我希望通過這個開始,慢慢做起來,等奧運會以後有時間了我會更加努力地籌款,好好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運動員。"郎平在博客裡這樣寫到。

6 最怕別人叫大媽

郎平也愛美,平時很注意保持自己的體形。不過由於運動生涯中常年艱苦的拚搏透支了她的健康,她的腰椎、頸椎、膝關節、髖關節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病,膝蓋的老化程度已經超過六七十歲的老人。而她現在身體的"發福"也讓她十分苦惱,所以郎平雖然愛好美食卻從不放縱胃口,晚上盡量不吃飯,只吃青菜色拉或者水果,"當然有時我看到特別好吃的飯也會控制不住,偶爾破例。"每次出現在公眾場合時,都引來不少球迷要求籤名合影,有人對她直呼其名,也有人叫她"郎平姐姐",郎平半開玩笑地說,"叫姐姐還行,可別有人叫我大媽喲!"當上教練後郎平才開始化一點淡妝,雖然稍微注重打扮一下,但看起來也是女人味十足。


来源:北青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