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郎平渴望再结婚


这些是在光环和荣耀之外的一些细微的琐事,但是在这细微之中,我们读懂了,原来生活中的郎平也这么恬淡,温情,慈爱,友善而又女人味儿十足......

2009年11月26日消息,他们,是她遇到压力时的一个减压和倾诉的港湾;他们,是她生活中的依靠和寄托;当然,他们,也带给了她太多的感动,记忆,泪与欢笑......

姐姐郎洪

郎平和姐姐郎洪之间的关系很好,打电话和姐姐聊天是她遇到压力时的一种减压方式。郎洪也经常待在美国陪妹妹,有时间的时候,她会帮郎平炒上几个拿手菜,还会陪郎平去度假。在姐姐郎洪看来,郎平做事又特别认真,不管干什么,干了就一定要干好。小时候姐妹二人往相册上粘相角,挣零花钱,一大盒才给一角六,俩人晚上偷偷地粘,不敢让妈妈知道。"我干活比较糙,郎平看我粘得不好,一个个都给挑了出来:你这不行!我说,一两个没粘好怕什么,那么多呢,谁还给你一个个检查?她不干,非让我返工,她自己就粘得特别认真。"现在的郎平很羡慕姐姐的生活方式,"人家也不干什么大事业,平平稳稳地过日子,该过节过节,该下班就下班,下班到家,有丈夫、有女儿,老少一起生活,心宽体胖,多好。"

女儿浪浪

女儿无疑是郎平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当初辞去中国女排主教练一职,除了身体欠佳的原因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女儿。在2005年初,郎平开始考虑并最终接受美国排协请其出任美国女排主教练的邀请,也是为了女儿考虑。

和妈妈差不多高,黑黑的皮肤,微笑时露出雪白的牙齿,郎平的女儿白浪已是一个17岁的大姑娘了。女儿原来打篮球,现在开始打排球了,明年高考,估计郎平执教完本赛季后要好好陪她。郎平说自己从不干涉女儿的爱好,但女儿选择排球后,郎平心里还是暗自高兴了好一阵子。

前夫白帆

郎平的前丈夫叫白帆,前北京八一手球队的大前锋,身高1米90左右;1987年郎平出国前他们在北京举行盛大婚礼,然而这对儿令人羡慕的排坛情侣最终未能在生活的道路上继续携手走下去,1995年二人正式分道扬镳。"当时大家都玩得挺好的,感情也不错,但是后面真正生活在一起,也可能是我变了,就是这个东西很难说,自己在不同的年龄需要是不同的。"回忆往事,现在的郎平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

前男友

与白帆离婚后,郎平还曾有一位身高1.96米的美国男朋友。这位美国人是学政治经济学的博士生,十分喜爱体育,喜欢郎平,这份情缘因郎平回国执教中国队而终结。当时,朗平义无返顾地回国接下了已经走下坡路的中国女排,她和"1.96米"因此分隔两地。一份本来有可能瓜熟帝落的感情就这么没了。"因执教中国女排,我必须离开美国。我跟他说等我两年,可他不同意,我想两年都等不了,还能过一辈子吗?" 郎平这样解释到。

"兄弟"陈忠和

" 和平大战"曾一度被球迷所津津乐道之,但是二人之间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战争"可言,反而是江湖情意深厚。说起两人之间的渊源则还要回到18岁郎平进入国家队那年,当时陈忠和在国家队里担任陪练,郎平和陈忠和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郎平曾说自己和陈忠和建立了非常深厚的革命情感,陈忠和现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正是郎平教出来的,在郎平回国出任中国队主教练之前,陈忠和做起了她的助理教练。即使是在"和平大战"的年代,已经成为中美两队主教练的两人,还是会在球场叙叙旧,陈忠和有时还会开玩笑地用"领导"来称呼郎平,就像他当年那么叫的。

"父亲"袁伟民

袁伟民把郎平带到了国家队,也带领着郎平从一个辉煌走向另外一个辉煌,可以说郎平今天取得一切,和袁指导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年的她曾当过袁指导的"女儿",有一次郎平过生日,队友都来为她庆祝,而袁指导就在她身边不经意地说一句,"今天天气还真不错,因为今天我女儿过生日。"当时郎平没听清楚,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想明白袁指导的话,我的眼睛也一下子就湿润了......



(二)生活中的郎平:留恋老北京生活 怕被人叫大妈

摘下铁榔头的面具,生活的她竟然也这么简单,另类,而又不乏可爱和浪漫。也许,这才是郎平最需要的生活,最真实的自我。

1 性格开朗常自嘲是无名鼠辈

带着娱乐精神的人是懂得自嘲的,而有真实的性情的。生活中的郎平是个很直爽很有亲和力的人,作为顶级明星却丝毫没有架子,这一点相比那些让人望而却步,保镖如云的明星来说确实是个另类,也十分的难得。更有意思的是,1960年出生属老鼠的她还曾自嘲是"无名鼠辈",这些的调侃或许很多明星们还真不敢。

2 和女儿白浪的朋友关系

她们是母女关系,但是又是最好的朋友。把自己的女儿当朋友,这样的教育方式估计国人是很少有的。是的,郎平对女儿的教育基本是美国式的,和女儿以朋友身份相处,这样也消除了很多长幼尊卑之分,自然也让二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当然,他们的话题虽多,但是有些问题还是要可知的,比如女儿早恋的问题,做母亲的她还是要严加管教的。

3 "也许我得上征友网站"

郎平经历过失败婚姻,婚姻这事本来是她最不愿意提的,但她也渴望爱情,渴望组一个家,相信这也是每一个女人的期望。有时面对自己的感情问题时,郎平也丝毫不隐晦,她曾经和记者开玩笑,上交友网站?为什么不!这话,能从铁榔头说出来,还着实让人有些意想不到。其实,这看似玩笑,说来也正常......

4 留恋老北京生活

虽然在国外多年,但是家乡的"味儿"是很难变的。对于郎平来说,她最留恋的就是故乡北京的生活,妈妈做的茴香馅饺子、老玉米、炝土豆丝、番茄圆白菜、鸡蛋炒米饭这些是他最爱。她也是个很孝顺的女儿,父母渐老,郎平虽然每年回国,但毕竟不能长期留在身边,他很内疚,"其实我也挺担心老爸老妈的。他们岁数都不小了,等浪浪上了大学,我就尽量多待在国内。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老爸老妈为我操心,我都没有好好陪过他们。"

5 古道热肠,成立郎平基金会

郎平对女排队员很关心,当年为冯坤赵芮芮到美国治伤出过很多力,受此启发,她后来成立了"郎平基金会";该基金会的初衷是为通过自己的影响力筹集善款,帮助长期受伤病影响的运动员,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提高中国医疗技术水平,以及为中国贫困地区的学校和四川地震灾区提供运动器材等。"基金会筹钱并不容易,但是我希望通过这个开始,慢慢做起来,等奥运会以后有时间了我会更加努力地筹款,好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运动员。"郎平在博客里这样写到。

6 最怕别人叫大妈

郎平也爱美,平时很注意保持自己的体形。不过由于运动生涯中常年艰苦的拼搏透支了她的健康,她的腰椎、颈椎、膝关节、髋关节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病,膝盖的老化程度已经超过六七十岁的老人。而她现在身体的"发福"也让她十分苦恼,所以郎平虽然爱好美食却从不放纵胃口,晚上尽量不吃饭,只吃青菜色拉或者水果,"当然有时我看到特别好吃的饭也会控制不住,偶尔破例。"每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时,都引来不少球迷要求签名合影,有人对她直呼其名,也有人叫她"郎平姐姐",郎平半开玩笑地说,"叫姐姐还行,可别有人叫我大妈哟!"当上教练后郎平才开始化一点淡妆,虽然稍微注重打扮一下,但看起来也是女人味十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