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刀霜劍前相逼(09年-上訪苦旅之一)

2009-12-02 04:52 作者: 劉啞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9年11月18號晚上9點多鐘,56歲的我,在女兒陳美含神秘失蹤近20個月後、在給中國政府各級的有關部門寫了無數封掛號信(包括請求上海公安對陳美含神秘失蹤給予立案、請求江蘇無錫法院對自已身份證被無錫政府信訪辦處長扣押給予立案均無答覆後),與另外兩位訪民(為的是相互有個照顧)又一次踏上了艱難的朝聖之旅!

冷絲絲的夜晚,在火車站的人來人往中,如置身在戰爭的兵荒馬亂年代,又似在異國他鄉的避難中......

2007年寒假去北京,天真活潑的女兒在身邊,不時還從書包裡翻出課本在溫習,而對政府的信任、期待,也使得我們尚且抱著希望,女兒在路上還不時說"媽媽,我可要加油了,否則是進不了好學校......""我爭取在下學期將鋼琴10級考出來......"。我還想著趁這次去北京能夠帶我這個太過文弱的女兒去長城、故宮、博物館感受一下那裡的氣氛,我甚至連"上訪"二字的特定含意都不知道,連國家信訪辦都是通過114查詢............

而經歷了被綁架、被搶劫、被抄家、被恐嚇、被警告、被騷擾再經歷女兒神秘失蹤,無身份證、無分文收入的我此時地,站在火車站的大廳,毫無出行的興奮唯有無盡的哀愁和悲傷,祖國啊,我的祖國在哪裡,我的孩子在哪裡!
為了節省,年過半百的我們也只能夠買了一張坐票,從09-11月18號的22點坐到次日上午11點多,挺在空氣混濁、狹小的位置上,一夜輾轉反側,不能安寧!

下了火車,顧不上休息和吃飯,只想著哪一個政府的窗口今天是不接待?應該先往哪一個部門去?
在火車站旁邊的一個複印店,因為對方複印的材料不清楚,我只婉轉的提了一下,老闆立刻下了驅逐令"走吧走吧,你這上訪的材料我們這還不讓複印呢!"(5角一張都不清楚還如此態度,可見天子腳下的"群眾"被教育後對於上訪人的歧視情緒、而招待所拒絕上訪人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下午跟隨著同伴來到了南站附近找住宿,在一個狹小,連路面都高低不平的小巷裡,找到了一個15元一夜的棲身處,非但沒有洗澡的地方連廁所都沒有,條件之艱苦可想而知,而"訪民"們都也習以為常(駐京辦也瞭如指掌)。如果有人明知道訪民的艱難而硬將去北京上訪的百姓說成"精神病"或者"給政府添麻煩",也就可見這些人早就沒心、沒肺、沒人性,更妄談"心為民所想、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是誰逼得傷痕纍纍的百姓千里迢迢、餐風露宿到北京?!

當晚,一個房間三張床,一張床上兩個人,連被褥是否清潔是否更換也不敢計較,還得去很遠的地方如廁,簡單洗漱就馬馬虎虎躺下了!

明天,等待我們的是什麼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