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岡副市長死亡疑雲 如何讓人不抑鬱

2009-12-22 18:41 作者: 肖餘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26日凌晨,湖南武岡市副市長楊寬生在自家樓下死亡,距今已近1個月。12月21日,楊寬生的妻子劉月紅,在廣州一家賓館內面對全國各地的20餘家媒體,對武岡警方有關"楊寬生系精神抑鬱自殺身亡"的結論提出質疑。

一個副市長,在沒有前兆的情況下,突然精神抑鬱,以驚人的毅力、反常的行為結束自己的生命,別說家屬接受不了,就是公眾也為之糾結不已。在跳樓自殺前,他先是幾乎砍斷了自己的手腕,又試圖觸電自殺,未果,然後才決然跳樓。如此離奇的死法,讓人驚愕。楊寬生的動機據說非常明確:精神抑鬱。我不知道,是不是動機不明或者說不清動機的人自殺,都可以讓他們"抑鬱",這樣才順理成章呢?

不少非正常死亡案件,讓人百思不解,相比較而言更為敏感,公眾關注度更高、更不合情理的副市長楊寬生的自殺,僅僅給出一個簡單的精神抑鬱導致跳樓自殺的理由,只能讓公眾也跟著一起抑鬱。一個即將當上市長的人,突然抑鬱自殺,如果沒有詳盡的證據示人,想讓人不懷疑都難。在這種情況下,有關部門的做法略嫌簡單,也過於武斷。

從楊寬生的妻子劉月紅披露的相關材料來看,楊寬生可能捲入了官場權力之爭而受到牽連,這是公眾從材料中得出的直觀印象。當然,這也只是一家之言。問題是,面對楊妻的舉報以及呼號,有關部門不可置之不理,也不可強力施壓讓其閉口。要知道,還原楊寬生死亡的真實原因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而挽回公眾由此迷案產生的對政府部門的不信任感則更為重要。有什麼比政府的公信受到公眾質疑危害更大的呢?因此,湖南有關部門應比楊的妻子更積極地追查,不惜力氣還原真相,為挽回政府清譽而努力不止。不過,就目前來看,有關方面下的工夫還不足以服眾。是不屑於,不願意,抑或是不敢呢?對已經疑慮滿腹的公眾來說,或許會選 "不憚於最大的惡意"來猜度,這也是常情。

一個副市長抑鬱了,是他個人的悲劇,而如果讓公眾為此跟著抑鬱,則是社會的悲劇。這個道理,不難理解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