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中國百姓活得連牲口都不如

2009-12-26 21:51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淒風苦雨又一年。儘管網際網路上高聳著一面"偉大的牆",儘管國內媒體在專制的淫威下經常被迫裝聾作啞,但在信息時代,沒有多少人間罪惡能真正逃脫得了被曝光和被記錄。歷史的長卷一一記下了各種令人髮指的暴行,也記錄著人民的苦難,苦難深重得已是慘不忍言。

在此我們撇開驚心慘目和風雨淒淒不談,單說網上有篇文章,題為《像牲口一樣活著》,說的是越來越多的中國百姓,已被不顧國家前程和人民福祉的匪類逼入生存絕境的泥潭,不得不像牲口一樣活著。該文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百姓的心聲,讀後令人心有慼慼,無限感慨。

長嘆之餘,不能往深層去想,一想,就會覺得用"像牲口一樣活著"來形容國人的生存情景,其實仍然高估了暴政奴隸的"幸福指數",仍不足以傾筐倒篋展現這個非人間的滿目淒涼。絕大多數的中國百姓,事實上現在不是"像牲口一樣活著",而已是活得連牲口都不如!

人類的社會屬性,決定了社會成員不但有物質層面的需求,還有精神層面的需求,其間包括對尊嚴的需求、對自由的需求、對安全感的需求......當這些需求基本無法得到滿足時,一個社會必然充斥焦慮、不安、不滿、憤怒等情緒,要構建非對抗性社會,也就成了痴人說夢。

悲聲載道乃中國常態。那些瘋狂踐踏民生、民權的匪類,在黑夜已然蛻化成了披著人皮的豺狼,他們和既得利益者狼狽為奸,個個嘴角掛著人血,在人民的苦難面前,來勢洶洶,表露得何等凶狂。倘使僅只是把人民當作牲口來圈養,當今中國或不至於危機四伏、天怒人怨。

這些披著人皮的豺狼,在對人民敲骨吸髓之餘,長期以來把人民視為盲人,他們吸乾了人民的血汗,轉而忸怩作態,在人民面前自稱"公僕"。然而人盡皆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乃"紙上的權力",真正當家作主的是他們,這個家主僕顛倒得久已。

既然他們儼然是這個國家的主宰,而且已經"能幹"到了"上管天,下管地,中管生殖器"的地步,那麼多少也該有點當家的樣子吧?可這60年來,他們幹了些什麼呢?所謂"建國"史,說到底是一部血淚史,一字一淚,寫盡了人間地獄的悲慘,翻到60頁,我已不忍卒讀。

他們在中國一度殺得屍橫遍野,殺得血流成河,之後自我表揚說,他們把中國人民給"解放"了。"解放"的結果,是民權盡失,並且推行搜刮政策,給百姓搬來了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這樣5座大山,壓得人民喘不過氣來,感覺自己活得連牲口都不如!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在學習勞作的過程中,至少會得到農夫的精心呵護,而不至於被剝膚及髓。然而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百姓,在供子女唸書的過程中,卻往往要被匪類掏空所有。不過就是讓子女多念了幾年書而已啊,中國百姓竟然要遭受如此空前殘酷的盤剝。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奉獻勞動力之餘,但凡有了傷痛,農夫必然會給牲口請個獸醫,不可能眼睜睜看著牲口等死。可苦難的中國人民,即使是在"崛起"了的"盛世",竟然還是沒有起碼的醫療保障。醫院張開了血盆大口,多少病患欲哭無淚,就那樣只有憤而等死。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勞作之餘,農夫不會讓其露宿山野。而活得不如牲口的中國納稅人,如今不敢奢望政府讓房價降下來,唯望瘋漲的房價別漲得太快,國人往往得耗盡幾代人的積蓄,才能勉強擁有一棲身之所,而且這昂貴的"窩",只有50年或70年的"使用期"。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雖則口不能言,在遭受了豺狼虎豹的欺凌之後,起碼可以在農夫面前哀鳴或是淌淚。然而,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百姓,一旦踏上了上訪這條不歸路,在北京"訪"出的,竟然會是被敷衍、被毆打、被綁架甚至被勞教這樣一種雪上加霜的結局。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儘管不會吟誦讚美詩,但一概可以自由地發出牠們的聲音。沒有哪個變態的農夫,會要求牲口們都得齊聲吟唱讚美詩。可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學人,只是因為撰文表達了不同的觀點,在"和諧社會"要麼被陰毒迫害,要麼乾脆被投進了監獄。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雖不能用文字表達思想,但也有其獨有的思維能力和愛憎,焉有變態之農夫,會想到要給牲口"統一思想",或是令牠們的信仰整齊劃一?可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百姓,這些年來,為堅守思想自由與信仰自由,卻往往得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

牛、馬、驢、騾等等牲口,在日薄西山的黃昏,無一例外能跟著農夫無拘無礙回家。可是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遊子,不過是因為有著不同的信仰或是政治取向,竟會被"負責任的大國"剝奪回家的權利!被拒於國門之外的李劍虹、馮正虎們,怎麼就沒有了回家的權利?

我"莫名其妙"家破人亡,飽遭迫害,一個月寫篇文章以示活著,竟不時被拜訪、被關心、被訓斥、被警告......別說我廖祖笙是一名作家,哪怕是牛、馬、驢、騾,一個月哼上幾聲,當也不算鴰噪吧?我怎麼就沒有了寫作的權利和自由?是誰,給了他們逼我裝啞巴的權力?

兔死狐悲,通人性的牛、馬、驢、騾等等牲口,較之山中野獸,會有更細膩的辨識和感情線條。可部分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人,在長期的血腥統治和巨大的生存壓力下,卻可憐得常常迷失了人類的走向,他們在黑夜或違心選擇了助紂為虐,或成了暴政手中的提線木偶。
......

這部血淚史,蘸著血淚寫到今天,只怕是頑石讀了,也會不禁流下淚來。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中國百姓,在荊棘滿途中掙紮著走到今天,總算是領受了被"解放"的"幸福滋味",總算是見識了"偉大、光榮和正確"!給喝過狼奶的人再灌服殘暴與謊言的迷藥,還有用嗎?

這部血淚史,蘸著血淚寫到今天,不但一頁頁寫滿了人間地獄的鬼哭天愁,字裡行間也遍見統治集團的無德無能。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會有什麼樣的黨天下與政府。暗無天日中,活得連牲口都不如、已紛紛淪為暴政奴隸的中國百姓,不能只是看到了淪陷,也當覺醒和反思。

這部血淚史,蘸著血淚寫到今天,記錄的是政治上的獨裁和經濟上的掠奪。就在十室九匱、逼良為娼、逼出人命的血淚現實如此清晰呈現的今年,我們看到他們又免除了非洲32個國家150筆到期債務!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然而他們對內對外,卻是這樣兩副嘴臉!
......

你我絕非這部血淚史單純的讀者。暮色一旦湮沒了叢林,食人獸們就時時刻刻在肆無忌憚上演弱肉強食的瘋狂。在他們已悍然將罪惡的吸管深深插入每一個家庭心臟的時代,你我經受的是相同的苦難,只是感知苦難的深淺有所區別罷了。沒有多少生靈,會是黑夜的幸運者。

在社會公平正義蕩然無存、各種國家機器已然變異成了絞肉機的荒唐歲月,鮮有例外,你的人生照樣充滿了凶險,你無法確保你今天擁有的,明天還將繼續擁有,你也完全可能因病致貧,也可能銜冤負屈......對生活的恐懼,對未來的恐懼,於是就這樣牢牢抓住了你的今生。

因此,我們需要共同保有人類的理性和尊嚴,共同掙脫苦難的宿命,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活得起碼還像個人樣,而不至於活得連牲口都不如。中國,是全中國人民的中國,需要大家去保潔。一點一滴的善行,不但事關你今生的福祉,也事關國家的前程,事關你子孫的幸福!

因此,請銘記:許多權利和自由在我們與生俱來,不可予奪。我們不但有拒絕活得連牲口都不如的權利和自由,也有拒絕為著飯碗一個甘當走狗的權利和自由。當種種權利和自由被法西斯主義的新變種幾乎剝奪殆盡時,時代便賦予了國人莊嚴的使命,我們必須爭取和捍衛!

寫於2009年12月26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