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抗日名將張靈甫(三)常勝軍命斷何人之手(組圖)

2010-03-15 21:20 作者: 齊佳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代名將張靈甫
一代名將張靈甫

74師是抗日鐵軍,是國軍的軍魂,而74師軍長張靈甫更因抗日重要戰役屢屢獲勝,而被稱為「常勝將軍」。當國共交戰,74師被共軍殲於孟良崮的消息傳開時,卻有兩個人大吃一驚。一個是蔣中正,他聽到噩耗,悲憤欲絕、老淚縱橫說道「以我絕對優勢之革命武力,竟為劣勢烏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損失,能不令人哀痛!」另一個是毛澤東,接到戰報時竟不敢相信的說「這個粟裕居然真能‘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令人不得不好奇這個人稱常勝將軍的張靈甫究竟是為何命喪孟良崮的呢?

共軍引發內戰 卻被常勝將軍逼走山東

在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國民政府因國家財政困難而裁軍,大力消減軍隊及地方部隊。以轉業或資遣方式,裁汰官兵180萬人。主因是國家支付不起龐大的軍費開銷。但是中共卻趁此將其收編。1945年底至1946年初,中共開始到處叛亂,阻擋破壞國軍接收日軍降地,國民政府忍無可忍,不得不應戰。

抗日名將張靈甫將軍
張靈甫

其實早在1944年底張靈甫在陸軍大學學習時,就曾向蔣介石進諫:「中國當前之患,不在日寇之侵略,而在中共之叛亂,現中共趁我抗戰之機,不聽命令,擴張實力,規避作戰,若抗戰勝利,彼必師俄共故智,乘戰後疲憊,起而叛變,望早為之計。」但因國民政府在抗戰中早已打的精疲力竭,因此不願再戰。

而在抗戰中已養精蓄銳的共軍卻選擇在此時向政府軍大舉進攻,發動了內戰。在1946年7月,第74軍被調至蘇北前線。張靈甫率74軍先後攻佔被中共佔據的淮安、淮陰等重鎮和十幾座縣城,聲名大振。另外,在10月則僅花了14天時間強攻下中共軍事要地漣水。因此,在此戰役後共軍不得不從蘇北撤退,被迫進入山東。

隱匿國防部特務 擬定送死計畫

雖然常勝將軍張靈甫節節收復失地,致使共軍被迫進入山東。但怎麼也沒想到這節節的勝利,卻反而導致張靈甫因此而命喪黃泉。

由於國防部有關人員對魯南山區地形不熟,因而被共軍特務利用,擬定了置張靈甫軍於死地的作戰計畫:命令張靈甫軍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受縱隊司令李天霞指揮及支援。令駐湯頭鎮張淦縱隊,向界湖擔任右翼策應。令駐蒙陰黃百韜軍向北桃墟擔任左翼策應。

但魯南山區儘是崎嶇的山路,第74軍人馬擁擠,宿營、補給均極其困難。到處都是岩石,很難構筑工事,大炮不能靈活運動,拉拉推推,幾乎變成了累贅和廢物。對這種逢山不能開路,遇水(汶河)搭不成橋的絕境,第74軍將士都有怨言。

據隨軍國民政府官員毛森的回憶錄說,張靈甫當時曾牢騷滿腹地說:「我是重裝備部隊,如在平原作戰,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在迫我進入山區作戰,等於牽大水牛上石頭山。有人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吧!"

5月11日晚,74師尚未行動前,中共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便收到內線送來的國軍作戰計畫,粟裕決定「萬人從中取上將首級",決心用二十萬人圍攻張靈甫3萬人。

發現事有蹊蹺 卻遭駁回

在孟良崮會戰前的那天晚上,國民政府的一些隨軍官員也發現了情況不對,立即向湯恩伯總司令報告了情況:中共黨軍陳毅部有二十萬人,都隱伏在坦埠附近,汶河水位雖然不深,但沙灘廣闊,通過廣闊的沙灘,非常艱苦,74軍暴露在二十萬敵軍火力面前,太危險了,而其他諸如李天霞、張淦、黃百韜等部隊不是地形上受高山限制,就是距離太遙遠,恐怕無法來得及策應支持。

湯恩伯聽後非常不安,立刻用電話向國防部參謀次長、當時的作戰廳長劉斐作了通報,但此舉卻遭劉斐回話制止:「這是最高統帥的決定,命令既下,不能更改。現主席已休息,不便驚動他。」

雖後來又打電話向徐州的顧祝同報告,但顧祝同則回答:作戰命令直達各整編師(即有關各軍部),徐州陸總及你的兵團部,只是指示照辦,負責督戰,明晨即開始行動,照命令行事吧!

共軍二十萬人海戰術 張靈甫捨身成仁

一代名將張靈甫
張靈甫

第二天當張靈甫開始渡河後,就隨即遭到中共黨軍的攻擊。中共黨軍用人海戰術消耗74軍彈藥,用迫擊炮炸破岩石,山石崩裂,使拉大炮的千百馬匹狂奔,大批人馬傷亡,危急時刻,張靈甫組織部隊進行了頑強而嚴密的抗擊。中共黨軍不惜以人海戰術作代價組織了一次次衝鋒,均被第74軍逐次擊退,中共黨軍的屍體堆成了山,但是山上無水無樹,國民政府軍在烈日曝晒下飢渴難忍,最後以馬尿馬血解渴,水冷式重機槍也因槍管燒紅而啞了。血戰四晝夜之後彈盡糧絕。當共軍蜂擁而至時,通往74師指揮部的山谷,屍體堆了近7米高,山岩被染紅……。孟良崮漫山遍野都是血水,據說如今山上的土石仍然都是血紅的顏色。

據參加過孟良崮會戰的中共軍頭回憶起當時對戰的情節,仍對74師心有餘悸:「74師太能打了,就算是敗局已定,他們也會拚命打下去。那時我們進攻部隊的傷亡已經非常慘重,遠遠超過了幾個74師,已經打得心驚膽寒,如果國民黨的其他部隊早來幾個小時,可能結局就完全不同!」

最後,因74師被團團包圍又等不到援軍的情況下,軍長張靈甫在向國民政府國防部發出最後一封捨身成仁的電報後,與副軍長蔡仁傑、師長盧醒等集體自殺,時為民國36年(1947)5月16日。

國防部隱匿特務 直指劉斐

那麼究竟是誰制訂了這次的攻擊計畫,好置張靈甫於死地呢?事情在劉斐投共後有了揭曉。原來當時的國防部參謀次長、掌握國民黨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黨!

據當時的國防部次長劉士毅回憶,當時國防部三位次長與三位參謀次長為了檢討軍事情勢,每週六聚餐一次,地點多在自己的辦公室,以便面談連絡一切。但每次會後劉斐都會對我們說,他被剿匪軍事弄得頭痛,需要去上海輕鬆輕鬆。我們不疑有他,直到他投匪後,我們才發現他是潛伏在政府中替匪做工作的人員。而他的每週說是去上海輕鬆,實際便是去傳遞情報。

周恩來也曾經說過:"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

此事後來也在毛澤東的一席話後得到印證。曾經有些共干想清算劉斐,但毛澤東在答覆黨員這些責難時,把當年的秘密公開了出來,他說:「你們不要以為國家對劉斐同志太好了,其實今天我們能夠解放全國,劉斐同志是曾經立下了大大的功勞的,因為他曾經冒了非常大的危險,勇敢的把國民黨所有的軍事作戰計畫,通通供給了我們,我們才能按原定計畫把國民黨打垮。"(1949年後劉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國防部研究組組長、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兼水利部長,政恊副主席、人大常委等職。)

而當時若沒有劉斐提供的這個作戰計畫及通風報信,人稱常勝將軍的張靈甫也許就不會命喪孟良崮了。

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