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山西疫苗事件的幕後黑手就是這三個人



本來是預防乙型腦炎的疫苗,兒童注射後卻感染了腦炎,發生腦萎縮,甚至死亡,這實在是太可怕的事了。很多人把山西問題疫苗事件和**事件相提並論,其實這是看輕了問題。因為,家長對於奶粉是有選擇權的,對國產奶粉不放心,可以選擇進口奶粉,或者乾脆母乳餵養,而對於疫苗,是沒有任何自由選擇權的。

簡而言之,官商勾結導致壟斷必然導致腐敗,這就是山西疫苗事件的幕後黑手,具體而言,幕後黑手就是北京華衛公司的董事長田建國和山西省衛生廳副廳長李書凱、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相勾結,以市場之名,行壟斷之實,利用公權力瘋狂聚斂財富。

王克勤半年調查到的內容,山西衛生廳竟然能在一天內鑑定為謠言。需要政府部門解決一點問題,他們總是敷衍塞責,拖的遙遙無期,但是一旦需要闢謠,他僅 2001年在王克勤的筆下送進監獄的黑惡分子就達160多人。王克勤是中國「身價」最高的記者,因為當年有黑社會揚言出價500萬買他的人頭,但他生活卻非常清貧。他因為得罪了黑社會,曾連續8個月沒有一分錢的工資收入,還被原單位開除,一個人流落北京。
  
自從3月17日《中國經濟時報》發多大9個整版的篇幅發表該報首席記者王克勤的長篇報導《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之後,山西問題疫苗事件愈演愈烈。昨天的消息,數名來自山西各地的家長來到山西省衛生廳門口,希望衛生廳能為他們孩子死亡或病殘的原因給出解釋。結果等了一個半小時也沒等到傳說中的領導出現,還有家長因為想進入衛生廳大院,當場被衛生廳的工作人員推倒在地。數名家長向法院起訴山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簡稱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北京華衛公司),均未能立案。
  
整個山西問題疫苗事件,是王克勤在山西曆時半年調查發現,近百名兒童疑因注射了問題疫苗而致死、致殘或引發各種後遺症。王克勤獲得了這些死亡兒童的病歷,並訪問了其中的36戶家庭,取得了第一手的證據。
  
本來,嚴格按照衛生部頒布的標準生產、儲存、注射的疫苗,理論上幾乎不可能發生不良反應,即使發生,也在可控範圍內。而現在如此大面積發生不良反應,而且多達數百人,關鍵原因,就在於這些疫苗全部遭到「高溫暴露」。
  
「高溫暴露」是個醫學術語,並不是說這些疫苗被放到開水裡去煮了,而是疫苗作為一種蛋白質,需要在低溫下儲存,而這些疫苗曾經長時間暴露在常溫下,貼上 「山西疾控專用」的標籤。沒有貼標籤的疫苗,不准使用。山西省疾控中心物業科副科長衛軍利證實:他曾親眼看到成箱的疫苗從冷庫搬到還沒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樓一樓,讓人在疫苗盒子上貼「山西疾控專用」的標籤。
  
這些本來應該儲存在冷庫、冰箱的疫苗,在長時間暴露於常溫下,到底發生了什麼反應,對人體有什麼危害,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為什麼非得冒著這樣的風險貼這個標籤呢?原因很簡單,從2005年底開始,山西省疾控中心確定「衛生部部屬企業」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負責疫苗的供應、配送和管理。說得通俗點,就是整個山西省的疫苗都被這個公司壟斷了。王克勤的調查發現,這個號稱「衛生部部屬企業」的北京華衛公司,竟然是個私人企業,還是個空殼公司,註冊資金只有50萬元,但從2006年開始壟斷山西全省的疫苗後,以每年「承包費用」380萬元的成本,獲利已經超過一個億。這些行為,完全違反相關法規,應該追究刑事責任。山西省衛生廳副廳長李書凱曾公開聲稱,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是「衛生部的大公司」,但事實上,這家公司根本就沒有疫苗經營資格。
  
從2007年開始,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長陳濤安就不斷向太原市檢察院、山西省紀委、山西省檢察院實名舉報問題疫苗,總共舉報了30餘次。但結果是,2007年由省衛生廳組織的調查組調查認為,「與接種疫苗無因果關係」,「檢測結果全部合格,表明疫苗是安全的」。疾控中心本來就是衛生廳的下屬單位,如果舉報的情況屬實,衛生廳長都得下臺,所以自己人來查自己人,當然是沒有問題。

陳安濤因為不斷舉報,先是被調到疾控中心的後勤物業管理科工作,用陳自己的話說,就是「專業清掃垃圾」,然後長期「被休假」,領導讓他不用來上班了。陳濤安發現通過這樣的途徑不能解決問題,這才把資料交給了《中國經濟時報》首席記者王克勤。
  
可能預感到要出事,將二類疫苗的經營權承包給北京華衛公司的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53歲未到退休年齡,就於2009年12月提前退休,隨後,栗文元前往澳大利亞旅遊,至今未歸。據記者從山西省疾控中心瞭解到,栗文元確已赴澳洲旅遊,而且是一家三口共同前往。也就是說,一家人全跑了。眾所周知,澳大利亞是國內貪官最喜歡逃亡的國家之一。
  
最為可笑的是,王克勤的調查歷時半年,篇幅長達9個整版,山西方面竟然在報導發表的17日當天晚上就高調予以否認,稱「山西省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現聚集性異常反應的報告」,並在18日發表長文,稱「報導基本不實」,對於報導中提到的15名致傷致殘兒童,山西省方面已調查到其中10名,只有1人被鑑定為疫苗接種異常反應,且並非系「高溫疫苗」所致。王克勤半年調查到的內容,山西衛生廳竟然能在一天內鑑定為謠言。需要政府部門解決一點問題,他們總是敷衍塞責,拖的遙遙無期,但是一旦需要闢謠,他們總是效率非常高,簡直是神速。果然,不出我所料,據媒體揭露,闢謠報導中提及的家長,山西省衛生廳是在闢謠報導發表之後才去找過他們核實情況。
  
讓我非常敬佩的是,在面對山西方面高調否認之後,各個門戶網站紛紛刪除山西疫苗報導的情況下,《中國經濟時報》以報社名義,發表嚴正聲明,表示對該報導負全部法律責任——「我們願對報導涉及的全部事實承擔法律責任。期望有關方面能夠正視報導所反映的問題,本著對人民負責、對事實負責的態度,展開客觀公正、深入細緻的調查核實,作出令公眾滿意的處理。」
  
當然,可以想像,連這個嚴正聲名,在很多門戶網站也被刪除了。
  
王克勤是我非常敬仰的記者,是中國當代最著名的揭黑記者,被譽為「中國的林肯·斯蒂芬斯」(美國著名的揭黑記者),他當年的名作《蘭州證券黑市狂洗「股民」》、《甘肅回收市場黑幕》、《北京出租車業壟斷黑幕》等,可以說是震驚中外,是中國揭黑報導的標桿。
  

  • 標籤 關鍵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