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疫苗轟動國際 共產黨突然蒸發

2010-03-30 21:51 作者: 宇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事關人民生命安全的、轟動全世界的毒疫苗事件,從發端的2008年11月,到今年被徹底披露,良心記者和總編窮追不舍,全社會從百姓到媒體甚至部分喉舌中良心人的力挺嚴查,全社會的眾口一聲地聲討和呼籲,直到當事記者王克勤於3月19日直接呼籲中央介入,至今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除了我們已知的人民憤怒,良心記者和律師在義無反顧地申張正義,山西省的中共組織黔驢技窮依然唐塞外糊弄企圖矇混過關外,你見不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偉大光榮正確的「組織」 的半點影子,也沒有一個代表人民的黨的領導出面做點什麼。

人們說,政府蒸發了,組織隱形了。中央在哪裡?

組織,被中共已經神化和神秘化了的名詞,必將成為人類歷史上一個著名詞彙。「組織」或者「組織上」用以中共自指,就是整個的共產黨,及各級組織。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各級組織,都是至高無上的。在實際應用中,它不但有著勿庸質疑的權威,而且它還能夠根據具體需要進行顯現或者隱形,備顯神秘、撲朔迷離。

十年前有一則來自於中共的中央組織機構內部的政治笑話:一隻色狼和一隻財狼(財,通音「豺」)被人打得四處逃竄,整整在山裡呆了十幾年,不知人間變化,找不到組織了。一天它們正在山裡覓食,巧遇三個國家領導人:布希、普京和江三婊。兩隻狼餓極了,將三個逼到岩邊要開吃。三人抗議。狼竟然挺民主,說,你們說說,如果有充分理由就不吃你們。

布希說,我是美國人民選出來的,美國是全世界的民主國家的首領,帶領著全世界人民走向富裕和文明,沒有我全世界人民能幹嗎?狼一想,也對。這麼重要的人,吃了他不就跟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結仇了嗎?只得作罷。面對凶相畢露的狼,普京說,我剛當選總統。我們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國家,也是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我們國家剛走上民主道路,經濟也將要步入正規,沒有我,俄羅斯怎樣崛起?狼一想,是啊,俄羅斯也不能沒有他。

兩狼來到江三婊跟前,嘴巴大張,牙齒朝著江。「我是江總,小英子不能沒有我。」「OH,NONONO,這麼大歲數還挺強大?!」狼擺手。「人……人……人民需要我改革開放共同致富。」「啊啊?什麼叫改革開放?」「我我我……」就在江最後「我我我」將要就義之際,急中生智,想起歷代中共魁首傳下來的「密中之秘」,大呼:「共產襠萬歲!萬歲!!萬萬歲!!!」

色狼和財狼大驚失色,口中囁嚅,心情激動,身體後傾,張臂相擁:「江總,俺們終於找到組織了!!!」

人民就是這樣用幽默刻劃中共,諷諭它是貪圖財色的黑心組織。

其實人們也明白它可不只是一個貪圖了得。它絕對是古今中外厚黑學大師級團體,視財如命的貪腐集團,心狠手辣的黑社會組織,玩弄陰謀詭計的絕世高手,流氓成性的採花大盜。它的一切作為和不作為,全是看能否為這個組織或組織中的個人賺取便宜,至少是不吃虧。

有這樣一條規律,這個叫作「組織」的東西永遠會去遵循。是不是有形,得看是你需要它還是它需要你。它需要你時,它是有形的,人民也是有形的,人民甚至可以具體到每一個人,都是人民,都要為有形具體的組織做貢獻,支持它。當你需要它時,組織是無形的,人民也是無形的。你永遠找不到一個叫做組織的東西是什麼,在哪裡,怎樣給它反映情況。這時候,人民是無形的,你有多少人,都不是人民。誰也不能自稱人民,但無形的組織卻在這時代表了人民。

它需要你幫它得天下肝腦塗地時,它是有形的。此時任何一個中共個人都是組織;當它需要你感對它感恩戴德時,它是有形的:「我代表組織上向你宣布為你平反昭雪」。你能不對組織感恩戴德?當它需要對你進行打擊時,它是有形的。你無處不感受到它的凶狠和殘酷。當它要求你對組織負責時,它是有形的。你如果不對組織負責,這個組織中的任何一級任何一員都會採取種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叫你主動對它負責。

如果人民要求組織對人民做點什麼時,你找不到組織在哪。誰也不會自稱組織。誰也不會對你負責。你請組織上幫忙解決住房問題、下崗問題、工資問題、拆遷問題、佔地問題,它是無形的。你找不到誰是組織。在這些事中,如果不牽扯投入,不牽扯危險,不牽扯自己利益,又能為組織加分,你有可能有幸看到有形的組織。

當你追究組織上的責任時,就是它隱形最為高明和最為迅速的時候。你絕對找不到一絲一毫誰是組織的蛛絲馬跡,找不到誰應該對錯殺的所謂「反革命」、錯判的「右派」,「走資派」,餓死的的百姓、冤死的天安門冤魂負責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負責。

這就形成了一種在國外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任何的罪惡和錯誤,都找不到可以問責的主體。沒有人為文革擔責,所謂的林彪「四人幫」,都只是替罪羊,都不是最高決策者。他們現在多半死了,更可以一推了之。而且後來打倒林彪「四人幫」的人,也是當時文革的決策者之一。他們不但不為文革擔責,卻在坐享著人民對它「撥亂反正」的感恩戴德。

他們負責的只是人們對他折騰人民告一段落之後,換言之,就是在他們糟蹋完了中國之後,稍加整理收拾的所謂改革開放,被他自己譽為功績。它只需要你對它這一段所謂功績的感恩戴德,而閉口不提就連它自己都全面否定的文革罪惡。連「文革」這一詞彙,也成為敏感詞彙,在眾多的論壇和博客中不被允許,有關文革的深度報導從來都是諱莫如深。

歷來的政治運動都是如此。最接近現在的政治運動是鎮壓六四和法輪功。這兩次,這個組織是以人民的名義出現的——它代表了人民。它將人民的意志綁架,將自己的意志強行加於人民的身上,成語叫「強姦民意」,就是這個意思。這個組織說:人民需要要穩定,中國的發展需要穩定,穩定壓倒一切。人民認為那是動亂和暴亂。人民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和暴亂;人民認為法輪功是是什麼什麼教——無論有幾千萬人還是多少,都不能代表人民。而這後面是什麼???是這個無形的組織全面的政治動員、謊言抹黑、暴力壓制和經濟封鎖等有形的鎮壓。你不同意這個組織的做法和想法,或不表態,不贊成,它就給你撤職查辦,開除下崗,甚至真的株連九族,連孩子上學當兵都不成。對六四和法輪功,它做到了迫害的極致。無形的極致做到了有形的極致。

前些日子聽到有中共要為六四平反的傳言。這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只要它認為能夠換取更大利益,能夠延續中共的苟延殘喘,能夠為中共加分。如果真的能夠平反六四,可以想見,你找不到劊子手,找不到任何為此事負責的責任人。只有幾個小嘍囉去頂帳。這個組織卻可以作為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神一般的東西讓人膜拜。因為這樣大的錯誤它都能「胸懷寬廣地」予以糾正,那還不偉大得不知天高地厚了?於是皆大歡喜。人民被這樣廉價地封口。你在網上絕對找不到多少可以允許的關於六四的不利共產黨的報導。而且更可想見,如果你非要挖個什麼舊聞出出組織的醜,那麼有種種不同的罪名能將你輕易地扔進監獄。在這,無形的組織維護著有形的組織。游擊戰術可是它的拿手好戲。

中共是一個邪惡的魂靈,絕對不是一件衣服。任何人被它侵入,就只能變壞。絕對沒有可能像衣服一樣,一個好人穿上了,它變好了。不是的,它只能腐蝕人,沒有人能改造它。它游刃有餘地遊走在有形與無形之間,是它僵而不死的訣竅。欺騙和謊言一再地輕易地讓人上當,就是因為人們太善良了,它封鎖消息,讓人看不到真相,人們不把它看得那麼壞。當知內情的人說出它的醜事時,雖然這些事一點沒誇大,全是事實,但許多人就是打死也不相信。人們不相信世間還有這麼邪惡的東西,正是它利用人們的善心得以成功欺騙世人。

如果人們都明白了中共所有的作為和不作為都是為了自己,它所宣稱的為人民和代表人民完全是謊言和強暴,如果人民能夠自覺地用實際行動與之劃清界限,自覺退出它的邪惡組織,哪怕是匿名的,它就失去了忽悠人民的殺手鐧,失去了為它壯聲威的後盾,失去了它賴以依附的細胞,中共就不再會是一個可以隱形的怪物,而只能成為晒在人民智慧目光之下的乾枯殭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