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將「中華民國頌」改為「中華民族頌」背後的陰謀

中共的歌曲統戰

2010-04-04 14:25 作者: 凌雲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六四詩集

中共擅長迷惑中華兒女,對於一切不利於其黨統治的事情,一律不計一切代價打壓,圖為「六四詩集」,中共認為會影響中共政局的穩定,在尚未出版就展開大規模查扣行動,仍然無法壓制在中國地下蔓延,這種對「六四」的錯誤仍採取打壓,令一群愛國青年仍然不得平反

這是六十年前的往事,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秋,抗戰開始,我奉命在敵後擔任與日寇和中共的鬥爭雙重任務,對中共利用歌曲進行統戰活動,頗有所知。來美後,對中共過去的歌曲統戰,頗能盡心於歷史性資料之蒐集。數年所得,編輯一厚冊應世,書名「抗戰時期中共演唱的歌曲」。我願將自己對中共歌曲統戰活動,作一綜合性說明,以饗讀者:

不容諱言歷史證明,中共利用音樂歌曲進行統戰是成功的

中共堅守的原則是歌曲為政治目標服務,它的政治目標,也就是所謂的「戰略目標」,戰略目標是變對日戰爭為推翻蔣政權的內戰,簡略的說就是「奪取政權」。不論是軍事、政治、經濟、教育、文化,一切要為「政治目標」服務。中共的歌曲創作與表現,就成為中共運用的,銳利的前鋒的,心理作戰工具。主觀的意圖在鞏固自己的心防,客觀的用心在於瓦解對方陣營。它以抗日戰爭為掩護的鬥爭形式,以謀求自身的生存與發展,進而壯大自己的力量,以準備進行對國民政府的全面作戰。歷史的事實,無情地揭穿了中共的實質。

中共編製的歌曲,目的是誘導音樂歌曲人才投入中共懷抱

量的方面為數不少,我曾作過約略統計在一六O首左右(截至1937年)。因為作品多,卻反映了一向共認的事實,就是粗製濫造,引陋就簡,也因此許多歌曲已不再演唱,但中共充分利用滲透分化,誘導音樂歌曲人才投入中共懷抱,如「延安頌」、「八路軍進行曲」、「黃河大合唱」、「流亡三部曲」、「太行山上」等的作者。這些作品在三十年代,引起國人普遍反響。但就中共所製作的一百六十部歌曲中,這樣的作品比重甚輕,其聲價多是暫時的,以田漢、聶耳所作的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原本是電影「壯志凌雲」的插曲,民國二十四年五月發表於「國通書報」,在內容上激勵國人抗敵禦侮的鬥志,卻有功能,對培養情操,陶冶性行,調劑身心,則缺乏雋永的效用。

音樂專家評:中華民國的國歌與中華文化惇厚的精神相符,而中共國歌鼓吹鬥爭並曾一度禁唱

中華民國國歌歌詞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

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

夙夜匪懈,主義是從。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

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中共國歌歌詞(上面歌詞為田漢原始版本,下面歌詞是1978年-1982年曾遭竄改使用的版本)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

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

建設祖國保衛祖國英勇地鬥爭。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千秋萬代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前進! 前進! 進!

許多音樂歌曲作家,曾把中華民國國歌和中共的國歌作過一番比較,感認中華民國的國歌,就其詞曲方面比較,它具有莊肅正義的氣魄,建設性、前瞻性內涵,以及仁厚的風格,無疑的是偉大的歷史性作品,尤其「以建民國,以進大同」,這是三民主義追求的理想,也是國家奮鬥的目標,而且聲韻雄壯,足顯國威。反觀中共的國歌,雖然曲調激昂為眾所共認,其內容則有瑕疵,以主觀情勢言,中共已成為大陸權力主宰,歌詞中所謂的「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那是抗戰時中國的處境,歌詞中「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仍有灌輸國人黷武思想之意向,非仁政之至意,也無建設中國遠景的表態。這種侷限於歷史怨恨的思想,充分表現了中共狹隘偏激的特質,與中華文化和中華惇厚的精神,大相逕庭。這種中共的所謂搞運動、搞鬥爭關係緊密難以分開,因此中華民國的國歌和中共的國歌,在質量上難以相提並論。同時「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歌詞為田漢所編寫,在中共進行瘋狂的文化大革命鬥爭中,田漢遭受紅衛兵慘酷的迫害致死,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為田漢編撰,一度禁止演唱,田漢罪行獲得平反,義勇軍進行曲又恢復演唱,中共視國歌當兒戲,也令識者引為笑談。

中共的流氓手段也體現在音樂創作中

中共因為是獨裁製體制,他們主張現時利益,因此為了達到現時利益的目標,對所謂手段、謊言、欺騙等並不以卑劣為羞恥,反以之為榮,在我蒐集中共演唱歌曲中,發現有的歌曲在大陸出版的歌曲中,已不復見,我以為有加以說明原委的必要:

一:「人人都愛他」歌曲

「吹起軍號打起鼓,蔣委員長調隊伍。

人強馬壯真威風,要打退東洋鬼子兵。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領袖人人都愛他。

吹起軍號打起鑼,賣國賊漢奸坐大車,

五花大綁家家喜,看我們政府擾綱紀。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政府人人都愛他。

拿著大刀背起槍,一對一對的上戰場,

各省軍隊組織起,學會了游擊好自衛。

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軍隊人人都愛他。」

這首歌曲於民國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秋,在中共的「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廣為演唱,中共的第三軍分區有三個團(十、十一、十二)十二個連的兵力,民國二十七年秋,第三軍分區以連為軍位舉行歌唱比賽。比賽演唱的歌曲就是「人人都愛他」。這首歌曲的一段歌詞是「吹起軍號打起鼓,蔣委員長調隊伍。人強馬壯真威風,要打退東洋鬼子兵。桃呀桃杏花,李子花,抗日的領袖人人都愛他。」

當時中共控制的軍隊和民眾都在熱烈的演唱這首歌曲,我覺察中共的矇騙企圖,因為當時廣泛的地區。到處都有國民黨及同情支持國民黨人士,以及國民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這首歌曲演唱的時間很短暫,就被中共停止了,很顯然的中共在敵後對國民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進行蠶食鯨吞,也很快的收到了他們以為的顯著成效。一位「人人都愛他」的蔣委員長。在中共的控制區,逐漸改變了被人崇敬的聲價,變成了被人詛咒的惡魔。

二:「反對一黨專政」歌(附原歌曲詞)

「老鄉們,團結起,反對一黨專政。

要民主,要選舉,大家一齊來救中國。」

中共演唱這首歌曲的主旨,是在反對「中國國民黨的一黨專政」,這一歌曲是用民間小調添新詞而成,再晉察冀地區廣泛演唱,而且演唱時間較久,至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中共發動全面戰爭,這首歌曲也就消聲匿跡於無形,遍查中共出版之歌集並無「反對一黨專政」歌曲之名,原因很簡單,中共已經明目張膽的宣布完要施行共產黨專政,共產黨委書記就是大陸政治的太上皇。

三:「打擊頑固份子」歌曲

「呸!呸!呸!頑固份子見了鬼,

調轉了槍口來對內,

妥協投降開倒車,

我們大家齊反對齊反對齊反對!

打!打!打!頑固份子找摩擦,

挑戰把國共來分家,

阻礙軍民打日本,

我們大家來打擊它打擊它打擊它!」

這首歌曲又稱「反摩擦歌」,歌唱的當時(民國二十八年夏,公元一九三九年),河北、山東、山西,中共正對抗日武裝進行瘋狂的攻擊,河北省張蔭梧在冀中被擊潰,率殘部轉戰至河南林縣,山東省政府主席秦啟榮被攻擊而陣亡,山西新軍叛變,國軍六十一軍朱懷冰遭攻擊,損失慘重,中共攻擊和解決國軍,只是實行其戰略要求,利用抗戰壯大本身力量,準備未來推翻國民政府的全面作戰,中共慣用的技倆如諺語所云:「惡人先告狀」。河北、山東、山西的抗日武裝遭到毀滅性攻擊,中共除了以歌曲宣傳抗日武裝的領導人物為頑固份子外,並在他控制的地區內瘋狂的大肆口頭宣傳張蔭梧,秦啟榮為「摩擦專家」,用心之狡詐與險毒可見一斑。

中共特意營造音樂家投奔中共的假象

有人認為為什麼有的音樂家投奔中共,原因是中共是以抗日作為宣傳訴求,一般人士以為參加中共,就是抗日愛國的表現。我所蒐集的一百六十餘首的歌曲,有的作者不能說是歌曲作家,原因是作者名不見經傳,作品又少,多採用現成的曲調而填詞。畢竟音樂是一門專門學問,真正的藝術創作,才能流傳百世。中共在它控制地區初期所演唱的歌曲,很多是國民政府抗戰前所演唱的,例如作曲家黃自先生,他是一位純誠愛國的人士,黃自先生的歌曲,大多由韋瀚章先生作詞,他的學生劉雪庵、林聲翕、陳田鶴、江定仙、張昊、賀綠汀等,都在音樂事業有所成就。這些人中,除賀綠汀外,其它諸君都不是中共黨員,還有趙元任先生,趙元任先生是語言學家,對推行國語運動,功勛卓越,他雖然不是國民黨員,也絕不是共產黨員。一直擔任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的院士,直到病逝。陶知行黎錦暉,一位是教育家,一位是藝術家,中共慣技是吹捧拉攏,並冠以民主人士,社會賢達,進步人士等高帽,造成其為中立人士的形象,所以中共出版的歌集上,即使有這些人士的芳名,都不代表他們是共產黨,否則就正中中共下懷,死者有知,難以瞑目。

中共也有不少歌曲人才,但影響力最大的田漢(中共國歌作者)下場淒慘

有的早在抗戰前即投入中共懷抱,如田漢、洗星海、呂驥、光未燃、聶耳等。其中以田漢年長資深,也有些號召力和影響力,他在中共的音樂界具有領導地位,除了在抗戰前投入中共懷抱的音樂歌曲界人士外,中共自己也吸收培養了些幹部,如塞克、鄭律成、張非、李偉、久鳴、孟波等,這些人在對日抗戰前,多沒有什麼名氣,群眾對鄭律成印象較深刻,因為他著作的「延安頌」所產生的統戰效用甚大。

中共的歌曲統戰,特別對知識份子產生的效用大而且普遍

知識份子是社會發展的導引,尤其是對農村,有著啟迪和激發作用,一方面激勵了國內抗日的氣焰,另一方面掩飾了中共壯大自己力量的行徑,日寇發動侵華戰爭之初,敵後眾多知識青年,多為中共所網羅。喜好音樂人士,在中共的誘騙下,紛紛投入中共懷抱。中共在它的控制區,可以隨心所欲地進行它的統戰浩劫。中共的統戰專家周恩來,在重慶訓示他的黨羽說:「必須使合法的鬥爭與非法的鬥爭相結合。」周恩來強調:「在文藝界廣泛結交朋友,不能爭取成為黨員,也要作為同路人。」中共集團發揮了高度的組織效能,音樂方面就是以盡力網路人才為目標。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以前,中共發現音樂歌曲用於所謂「革命戰爭」效用甚巨,於是在音樂歌曲方面極盡統戰之能事。

國民政府的做法,有難以諉避的過失

沒有對文化界作整體的規劃,缺乏組織性強有力的輔導,宣傳工作不深入,做法保守、被動,因此在文化戰線上處於被動,也因此在對中共的鬥爭上遭受挫敗。

中共解放大陸後,文化戰線一面肅殺;中華民國反成中華音樂中流砥柱

在文化戰線上,有了實質的轉變,中共在文化戰線上已找不到攻擊中華民國的得力藉口,自然就達不到煽動人心,製造混亂的企圖。大陸音樂歌唱界,何嘗不想對中共暴政奉承一番,只可惜乏味可陳,音樂歌唱的創作少之又少,在在顯示中共強力統治,人命危賤,人才凋零,思想枯涸的實質,反觀中華民國的音樂歌唱界,在先進黃友棣、韋瀚章、林聲翕、李抱忱、李中和等諸君的指導下,培養了不少的音樂歌唱人才,音樂歌唱作品如雨後春筍般地產生:如「中華民國頌」、「梅花」、「中華民昨讚」、「杜鵑花」、「歸不得故鄉」、「木蘭詞」、「祖國戀」、「龍的傳人」、「金門頌」、「偉大的中華」、「美哉臺灣」、「戰士之歌」、「綠島小夜曲」、「蘭花草」等,作品意境幽美,詞韻鏗鏘,對人性之陶冶,皆富惇厚善良之浸潤,廉頑勵懦亦有功馬。

鄧小平秉持中共一貫「下山摘桃子」的傳統,改「中華民國頌」為「中華民族頌」

中共首腦鄧小平聽了「中華民國頌」這首歌後,感慨萬千,自嘆中共統治大陸四十多年,卻創作不出像「中華民國頌」這樣聲詞俱佳的歌曲,他告訴他的黨徒把「中華民國頌」改為「中華民族頌」,雖然只是一字之差,卻可據為已有,從鄧小平竄改意圖,可證其師承有自,不愧為統戰能手。
 

来源:大紀元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