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流:國家主席胡錦濤請你下令逮捕我

2010-04-17 22:12 作者: 鐵流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尊敬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

你好!

您身挑國家大梁,手操千緒,日理萬機,系黨國命運於一身,本不應打擾,但又不能不打擾。我不知道主席閣下為什麼老放不過我們這批右派老人?

眾所周知,50多年前我們這批50多萬忠於國家、忠於民族,追隨共產黨的革命者,卻被毛澤東的「陽謀」淪為共和國「賤民」,整整被殘害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倖存下來熬到他壽終正寢後的「改正」,想不到餘年仍然如此不幸?!

是我們反對了主席閣下倡導「以人為本」的「和諧社會」?還是破壞了主席「科學發展觀」的治國謀略?為什麼老是再一再二再三地打壓監控我們,而且節節升級加速控管。過去我是所在地通州區「維穩辦」重點「關照」對象,自3月27日「茶敘」後,陡然升級成了中央和北京市的「關照」重點了,真是太少看重鐵流了,使我有點受寵若驚!

今天(4月16)晚9點,我購好北京去上海的動列車票,行前又受到截阻。上午十一點北京市公安局一處孫科長打來電話:黃老,你今晚要去上海開會嗎?

我回說:不是開會,是去看一位身患癌症的老人,順道看看朋友。

他說:你不能去。我問為什麼?他說,電話上說不清楚,等你睡了午覺後下午三點來家看你。

我在陽光屋備好茶水,歡迎貴客光臨。下午三點,執行公幹傳達上級指示的北京市局孫科長、國安局焦帥和通州一位國安老熟人,來到寒舍。三位都是年輕後生,總年齡加在一起約長我十餘歲,兒孫輩的人了。說得不好聽一點,是兒孫輩管爺爺們的事,多麼滑稽?

孫科長開門見山說:黃老,你今晚不能去上海,去了也沒有人接待你。

我問:為什麼?

孫科長說:沒什麼,就是不能去。還說,從今天起,我們公安局不管你了,把你交給了國安。

我沖焦帥一笑說:昨天我在京城俱樂部一見你,就知道你是國安的。

他問:你怎麼看出來的。

我說:我是記者出身有職業眼光,幹你們這行的不是追蹤,就是臥底,或搞暗殺,臉色總是陰陰地少有笑,所以不如孫科長氣度明亮。

他承認他是國安的。

我問:國安是專管危害國家安全和顛覆國家的人,難道我們右派相聚一下談談往事,是否顛覆了國家政權請明示。

他說:我們只要求你今晚不能去上海,沒有說你顛覆國家。
我又問:在你眼裡我是什麼人?

他說:你思維敏捷,見多識廣,有學問,從內心說,我很同情你們的不幸。

我道:既然這樣為什麼老盯著我們不放?

他回答:這是我們的工作任務。

我還能說什麼呢?

兩年多來我對監控打壓已成習慣,毫無恐懼之心。我光明做人,嚴守法紀,有什麼怕的?但對限制我去上海的行為表示出強烈義憤!我說你們太過分了,去香港不讓去,去埃及旅遊不讓去,現在連上海也不讓去,我還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到底犯了什麼?你們乾脆逮捕我算了。

他們不回答,說沒有逮捕你,有什麼要求我們會如實向領導反映。

我道:限制我的正常人身自由不等於就是逮捕嗎?!

接著,我重申了我「三個區分」、「三個承認」、「三個要求」、「三個反對」的人生原則與行為底線:

三個區分:把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和改革開放的共產黨區分開;把建國的前30年和後的30年區分開;把改革開放的成果和改革開放的缺點與失誤區分開。

三個承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個人一切言行須在憲法框架內;承認中共是現階段國家的執政黨,不能去反對侮謾,做得對的支持,做得不對的批評;承認共產黨在一天一天進步,在改善國計民生。

三個要求:要求徹底「否認反右鬥爭」;要求為受害人賠禮道歉;要求發還20餘年扣發、停發的工資。

三個反對:反對封殺掩蓋歷史真相;反對把毛澤東頭像長期掛在天安門;反對毛派極左勢力復活。

我請他們全部錄音,把我說的話如實向上面反映。如果黨政高層認為我的這些觀點是「顛覆國家政權」,請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公開下令逮捕我,用不著限制我人生的正常行動和監控我的通訊設施。無論個人和國家都要光明磊落,按法律辦事,這就是我要寫給國家主席胡錦濤第十封公開信的內容。焦帥先生陰陰一問:何時寫?我說今晚寫。他又問:寫了第十封信後還寫不寫?我朗朗一笑道:如果逮捕了我當然就寫不成了,不逮捕我會繼續寫,直寫到右派問題徹底解決為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我還問他們:我們和你們的矛盾到底是敵我矛盾還是人民內部矛盾?三人眾口一詞:人民內部矛盾。

我道:那就對了。解決敵我矛盾用軍隊,監獄,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用人民幣。我們都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們被整了幾十年,關了幾十年,後來給予「改正」,恢復了工齡、職務、組織關係,所扣發、停發的工資卻不補發,你們能接受嗎?

我一再表示:只要補發了這筆工資,我可以再不發聲,老死書齋潛心寫作。我如果拿到所補到的工資全部捐獻給「希望工程」,而且願意幫助政府做這件撫平歷史創傷的事情。他們有些不解問:那你為什麼?社會的公平公義!

我是個言必行,行必果的人,縱如此殺頭坐監也不後悔!兩小時「關懷」結束,送三人出門,我拍了拍焦帥肩頭:小夥子,下次再來臉上多一點陽光少一點陰冷,我會回你一個燦爛。

冒犯了主席閣下,羅羅索索寫了些言不成的東西。

上書人:鐵流,本名黃澤榮

2010年4月16日晚於北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