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旒生專欄】《文成天下》之天一神水

2010-04-20 06:49 作者: 林旒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個題目借古龍小說中語。

隨歲月之長,我越發覺得現在所住的地方以前風景的可愛,這也許是原來的所謂現代化的東西太少的緣故。

現在覺得其山,其水,其鳥,其獸,其林、其人物都有說不出的雋永,特別是從城外出來的橋下面的那一段的水,幾乎難以比喻。

這橋是我祖上修的,下面全系石岩,春來諸季,橋下的水各現靈色,或如祖母綠,或如天青,或如碧琉璃,或如翡,或如翠,或如其他的水精寳貨,眾色鮮潔,衍成諸品,其純也無塵,其靜也無波,春來有彩羽的翩躚,秋來有紅樹的倒影,至於在冬月卻有點點輕雪的裝飾,儼然宋人所畫,雖然還有濃黑的烏鴉站在左右。

如在春天,大約也就是在現在的樣子,其水色似乎特別的溫潤,立於其旁,自然被其雋永所化,如凡夫詫眼於水底的龍宮,比比絳珠仙草,無一是人間所有,但不覺其幽冷,如撫女兒之手還有一些忐忑在裡面;可如是秋日,那就有些孤獨的意味在裡面了,此時的水色未免有點冰涼,對於我就開始有三分的拘謹,徘徊其上,莫能有造次了,自然,在秋日的佳節有時是落霞的曛染,那又是另一種境界,而大多數卻是柳宗元寒江獨釣,水裡也不見魚,也不見蝦,只偶爾可以看見疏疏的水草,但是因為沒有什麼風,所以也沒看見它們的蕩漾。

冬天下雪的時候,我也會在橋頭停下來觀賞,可我是茫然的,儘管有時是凜凜雪意,那個時候的水,卻是如飽藏了人間悲涼的高士,獨立而傲慢,全然不把附近的行人放在眼裡,於是黑色的烏鴉叫了起來,不過此時也真是靜,靜、靜、靜,瀰漫在幾乎整個的小城。

在過去,我往往選在春日裡去徜徉,也掬一葉清水來飲,也在日光斑駁之下為其青與夢樣的水色所迷離,因它是透明的,它是嫩綠的,因它是無塵的,它是青碧的,因它是閃亮的,它是蔚藍的,譬如新雨過後的彩虹分出的層層妙色,那可真是沒有辦法來比喻。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31&t=5699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